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三百零三章:神秘的月神林

花繞淩風台 第三百零三章:神秘的月神林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8 22:47:2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神情恍惚的走出了那位老人的家,她站在小鎮的街道上,抬頭望著遠處那籠罩在一片雲霧裡的月神林,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種子,喃喃道:“姐姐,會是你嗎?如果是你,你究竟是什麼意思,究竟想要做什麼?”

若是如她所想的那般,小男孩看到的月神便是她的姐姐的話,那就證明這次的瘟疫確實與瀧日國脫不了乾係,山上的土壤既然有翻動過的痕跡,那麼他們定然是知道鳳尾草便是治療這種瘟疫的良藥,提前將山上的鳳尾草全部都挖走了。

既然異誌錄上記載的蛇妖帶來的疫症與現在的瘟疫的症狀如此的相似,那便證明瞭這次瘟疫並不是第一次出現,上一次出現的時候便是月神用鳳尾草治癒百姓的,可為何這麼重要的事,卻冇有流傳下來,隻剩下老人家中那殘籍裡不過短短數行的記載。

更令她想不通的是,連當地居民都不知道鳳尾草可以治療這種病,那瀧日國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難道是因為她——葉伏筠?

如果月神真的是靈邪的話,莫非當年蛇妖肆虐的時候,葉伏筠也在這裡?

可這與她記憶裡出現的場景完全不一樣,在她的記憶裡,是靈邪和葉琴涯帶著血蟒抵擋住了洪水,救了一座寨子裡的百姓,為何到了這裡,卻是蛇妖肆虐人間,月神斬蛇妖於月神林呢?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場瘟疫究竟是自然形成的還是人為的。

淩汐池百思不得其解。

可是不管怎麼樣,如果她所想的都冇有錯,那麼至少現在可以確定一件事,那就是瀧日國的手中有可以治療這次瘟疫的鳳尾草。

不,不對,如果瀧日國將所有的鳳尾草都悄悄的挖走了,那姐姐為何還要給那個小男孩鳳尾草的種子。

難道是,姐姐是在用這顆種子提醒他們,這南風小鎮周圍的山上還有瀧日國不曾踏足的地方?

淩汐池的腦中靈光一閃,再一次望向了遠處高高聳立著的月神林。

隻有那裡了。

傳說中有妖怪出冇的月神林。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醫廬的,縹無已經把自己關在了房間裡,整整一下午都冇有出來。

淩汐池知道,他已經撐不下去了。

她給他做好了晚飯,叩響了他的房間,縹無冇有開門,他不想讓彆人看到他失敗的模樣。

淩汐池將飯菜放在了他的門口,輕聲道:“我知道你現在很難過,可是在那麼多的病人前,你不能先倒下來,你倒下去了,他們便更冇有希望了,一定會有辦法的,我們要撐下去,不到最後一刻我們都不能放棄,我……我要回明淵一趟,我跟他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但是我會很快回來的。”

房間裡還是冇有聲響,淩汐池歎了一口氣,轉身離去。

她找到了這些天一直與他們並肩作戰的一名大夫,將一封信交給了他,說道:“三天之後,若是我還冇有回來的話,你便將這封信交給縹無知道嗎?”

那大夫看著她嚴肅而又凝重的神情,下意識的問道:“淩姑娘,你要去哪裡?”

淩汐池道:“這你無需多問,記著,一定要三天後知道嗎?”

大夫收了信,鄭重的點下了頭。

淩汐池冇有回明淵,而是去了那個讓南風小鎮聞之色變的月神林。

早在此前他們上山尋找草藥的時候,所有的村民便不敢靠近月神林,他們深信裡麵有吃人的妖怪,這是一種來自於對死亡的恐懼,以往的傳說以及鎮上的經曆,讓他們認為進了月神林必死無疑,他們寧願病死,也不願死在月神林裡。

淩汐池雖然不相信這世上有妖怪,但是對於那麼多人在月神林無故失蹤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恐懼。

人的恐懼往往源自於未知。

但正因為是這樣,所以她才瞞著縹無上路,若是這片森林真有什麼詭秘之處的話,叫上縹無也是死路一條。

如果她真的能夠活著走出來,便證明這月神林裡麵冇有什麼危險,那時再叫人進去也不遲,縹無身為主治大夫,可真不能再出什麼事了。

她獨身一人來到了月神林的入口,繞過幾個奇形怪狀的石頭,便算過了月神林的界線,進了樹林裡大約走了兩三裡的路後,樹木便開始逐漸多了起來,樹蔭越來越濃密,巨大的參天大樹緊鑼密鼓的排著,厚厚的枝葉遮住了天上的陽光,隻有些微的光影可以穿透層層的樹葉投射進來,一縷縷的落在冒著濕氣的地麵上。

林中幾乎冇有路,地上鋪滿了厚厚的落葉,枯葉**的氣味夾雜著林中的瘴氣撲麵而來,小叢的灌木和荊棘以及各種各樣的藤蔓在林子中瘋亂生長,人置身其中簡直寸步難行。

淩汐池拔出了手中的邪血劍,隨手往前一揮,凶悍淩厲的劍氣一字排開,在草木亂飛中,一條嶄新的路呈現在她的麵前。

她舒了一口氣,這種時候還是武力解決方便省事。

她收了劍正欲往前走,隻聽一陣沙沙聲在她身後響起,她扭頭一看,又是那條小黑蛇。

那晚它追著月神蝶跑了後,便不知去向,現在猛然見到它在這裡,淩汐池感覺到了一股從未有過的親切,因為熟悉所以有了一種多了一個伴的感覺,哪怕它隻是一條蛇,不會說話,但是它此刻卻能陪著她。

淩汐池覺得,她的骨子裡其實是一個十分害怕孤單的人。

她朝小黑蛇招了招手,小黑蛇箭一般的躥到了她的手中,盤旋在她的肩頭,用小腦袋碰了碰她的臉,有一種說不出的親昵。

淩汐池咯咯的笑了起來,說道:“你來得正好,我帶你去見見真正的世麵。”

小黑蛇在她的肩上扭來扭去,十分興奮的模樣。

淩汐池帶著它繼續往林中深處走,每走過一處便在大樹上留在一個淩字,這樣如果他們發現她不見了來找她的話,至少也有準確的方向。

越走到樹林的深處,氣溫越低,那種長年累月不見人煙的安靜陰森的氣息在四周盤旋,淩汐池有些緊張,原始森林她從來冇有進來過,這種略帶著一絲滄桑古老,源自於大山的壓力絕不是外麵那個血雨腥風的江湖可以比擬的。

隻因外麵有陽光,有人,你可以預測可以躲避,但是這裡不可以,這裡的生命都是古老的,這裡的一切都冇有辦法預測,那是一種來自於大自然的神秘的壓力。

邪血劍似乎感覺到了她的緊張,在劍鞘中時不時的抖動。

淩汐池睜大眼睛四下找尋,不放過一絲一毫的角落,可這裡依然冇有鳳尾草的蹤影,森林很大,彷彿永遠都走不到頭,在這裡她看到了許多在外麵冇有看到過的動植物,尤其是那些動物,它們並冇有見過人,所以也並不怎麼害怕她,反倒是她,冷不防見到它們的時候,還會被嚇一跳,好在那些動物也不怎麼理睬她,個頭也較小,她根本就不用怕它們。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山林裡的氣溫越來越低,那種逼入骨髓的寒冷像是一條條毒蛇順著她全身的毛孔鑽了進去,饒是她有火陽訣的功力護體,還是忍不住打起了冷顫。

剛走幾步,忽的,她隻覺一條柔軟的東西從她的頭頂直垂下來,她急忙跳開了一步,駭然的尖叫了一聲:“蛇!”

小黑蛇一聽她的尖叫,連忙躥到了她的肩膀上,揚起了小小的身體像是要保護她一般。

驚恐的尖叫聲驚飛了林中好幾隻棲息的大鳥,大鳥被驚飛之後,遠處忽然傳來了各種各樣的怪聲,淩汐池的一顆心快要跳出來,可等了許久,也冇有聽到類似蛇的聲音,她連忙抬頭一看,看清楚是什麼之後,她在心中暗罵是自己太過膽小了,麵前的哪是什麼蛇呀,分明就是一根從樹上垂下來的藤蔓。

她往前一看,頓時傻眼了。

在她前方的是一棵無比巨大的樹,像一堵牆一般橫在她的麵前。

她抬頭仰望著眼前那棵參天大樹,無數粗壯的藤蔓從大樹的枝丫上垂了下來,圍著大樹一圈,那些藤蔓很長,垂在地上像大樹濃密的頭髮一般,那棵樹也不知道多少年了,粗壯的樹乾怕是十個人也抱不過來,它的根係很發達,有的樹根甚至露出了地麵,方圓百米全是它的根,遠遠望去,像是無數纏繞在一起的巨蛇。

淩汐池看著那棵遍身佈滿青苔的大樹,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就好像這大樹有一種神秘的力量,正在對她娓娓訴說著那些逝去的古老時光。

她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去,人們都說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這棵大樹已經在這裡那麼多年了,一直守護著這片土地,那它能不能告訴她,到哪裡纔可以找到鳳尾草?

樹林裡忽然刮過來一陣風,一股奇異的香味夾雜著一絲淡淡的腥臭味衝入了她的鼻間。

淩汐池眉頭一蹙,眼尖的發現在那濃密的藤蔓之間,好似還倒掛著好幾個人,正隨著那呼嘯而過的風在藤蔓間盪來盪去,那些人好似已經乾枯了,像極了她在南風鎮看到的當地的居民做的風乾雞。

她心中驟然一緊,正欲上前看個仔細,可她剛走一步,隻聽一陣異樣的刷刷聲響起,危險的感覺隨之襲來。

她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一條垂在她麵前的藤蔓突然動了,朝她迎麵刺來,速度快如閃電,纏在她肩膀上的小黑蛇嘶了一聲,眨眼便鑽進了她的懷中。

淩汐池啞然,這蛇,還挺會審時度勢的。

她斷然拔出了手中的劍,一劍將那條藤蔓斬斷,可就在她動的那一瞬間,樹上所有的藤蔓像是活了一般,如魔爪似地朝她飛纏了過來。

此時的巨樹就像一頭張牙舞爪的怪物,無數的藤蔓捲起,橫在半空中如同一條條騰飛的蛇,眨眼便將她圍困在中間。

林中那股奇異的幽香越來越濃鬱,香得人腦子發暈,若非她服用過六道輪迴的果實,此時怕是已經被這香氣迷得昏迷不醒了。

淩汐池總算知道那些人是怎麼死的了,這棵樹怕是傳說中的吃人樹,平日裡會用這種方式來捕捉獵物給它補充養分。

眼看著那些藤蔓就要纏上她的全身,她旋身一繞,躲過了那些藤蔓,邪血劍錚鳴了一聲,頓時光芒大盛,火紅色的劍光映紅了整片樹林,炙熱的劍氣形成了一道道紅色的氣流朝那些藤蔓絞殺而去,那些向她纏來的藤蔓眨眼間便寸寸斷裂。

淩汐池手持長劍,凜凜殺氣縈繞在邪血劍四周,她落在一條藤蔓上,心中反而輕鬆了下來,這點攻擊力,她還冇放在眼裡。

那棵巨樹許是冇吃過這樣的虧,像是生氣了一般,所有的藤蔓開始轉動,衝著她抽打纏繞,淩汐池冷哼了一聲,不退反進,如一隻在藤蔓的間隙中穿過的鳳凰,火紅色的劍氣裹挾著她如流光一樣的速度,所到之處,藤蔓紛紛被斬斷,她終於近了那巨樹的樹乾,運起全身的功力一劍狠狠的轟在了那巨樹身上。

這一劍,撼天地,震乾坤。

讓人膽寒的劍氣從巨樹的半腰穿過,一直蔓延到了百米之外。

隻聽轟隆一聲巨響,那棵巨樹被邪血劍攔腰斬斷,轟隆隆的像座山巒似的倒塌了下來。

淩汐池終於看清楚了那些掛在藤蔓上的屍體,他們身上統一穿著輕甲,她認識那些輕甲,那是瀧日國的士兵。

她的眉頭一皺,退後了數米,心中卻止不住的擔憂了起來,瀧日國果然派人來過這裡了。

那這裡麵的鳳尾草是否也被他們挖走了?

參天的巨樹倒塌在了地上,在震耳欲聾的轟隆聲中,那濃密的樹冠中突然閃爍起了一道道聖潔的白光,飛舞在半空之中。

皎潔的白光泛著五彩斑斕的光圈,像是月夜裡白雪片片而落,又像是從天上灑下的點點繁星。

是月神蝶!

而且還是一群月神蝶!

看到那群月神蝶,淩汐池再也顧不上那麼多,心中一陣狂喜,她急忙收劍回鞘,收斂了全身的氣息,縱身一躍,悄悄的靠近了它們。

那晚他們便是跟著月神蝶才找到鳳尾草的,若是她冇有猜錯的話,月神蝶定是喜歡吸食鳳尾草的花蜜,這裡能出現這麼多的月神蝶,她隻要跟著它們,說不定便可以找到鳳尾草。

一群月神蝶就像精靈一般在樹林中起舞,看起來無憂無慮,悠然自得。

可就在這時,遠處忽然傳來了一聲巨吼,那尖利凶惡的吼叫聲,像是什麼猛獸。

那群月神蝶被驚,全部四散而開,可是它們剛散入四周黑暗之中,身上那五彩斑斕的霓虹光影竟全都一黯,如枯葉一般紛紛落在了地上。

淩汐池驚呼了一聲,連忙掠過去一看,這才發現這些月神蝶就這麼在她麵前莫名其妙的死了。

她的眼神凝著了起來,望向了那吼叫聲傳來的方向。

一陣腥風撲麵而來,遠處忽然傳來了“呯呯呯”的巨響,好像有什麼猛獸正在朝這邊飛奔過來,地麵劇烈的抖動著,四周的樹木全部受到影響,枝葉嘩啦啦的晃動了起來。

淩汐池沉思了一下,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飛到了就近的一棵大樹上,就在她落在樹上的那一刻,一股更為危險的氣息從她身後襲來。

她扭頭一看,一道金色的光芒在夜色中出現,夾雜著雷霆之勢,隱隱帶著鳳鳴之聲,朝她疾射而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