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三百零五章:神蛇族

花繞淩風台 第三百零五章:神蛇族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8 22:47:20 來源:言情API

“接下來……”她轉頭看向了淩汐池,輕輕一笑,露出了兩顆小虎牙,說道:“輪到你了。”

“你究竟是什麼人?”淩汐池冷冷的看著她。

那女子朝前走了兩步,說道:“打得過我的寶寶,看來你跟之前進來的那些廢物不一樣。”

淩汐池摩挲著手中的邪血劍,說道:“我不僅打得過你的寶寶,我打你也冇問題。”

她抬眸看著那女子,又道:“你最好老實交代,你究竟是什麼人,是不是瀧日國派來的,南風鎮的瘟疫是不是你們散播出去的。”

那女子聞言,眉頭微微一挑,譏諷一笑:“瀧日國,什麼廢物玩意兒?”

“……”

“我乃神蛇族護衛者風聆,”那女子緩緩的走近她,手中的弓泛著強悍而又凜冽的殺氣,唇角弧度微揚,有一種說不出的肆意張狂,“擅入此林者,死!”

“就憑你?”淩汐池冷笑了一聲,揚起了手中的邪血劍,猛然反應過來,狐疑道:“你剛纔說你是什麼族?”

神蛇族?

若是她冇記錯的話,琴漓陌曾經說起她的先祖的時候,便跟她提過,他們曾隱居在一個叫神蛇族的地方。

難道曾經的神蛇族一直隱居在這片月神林裡?

那自稱風聆的女子視線落在她手中的劍上,倨傲的眸子裡閃過了一抹莫名的光。

淩汐池不想跟她廢話,她準備先動手把這女子擒下了再說。

那女子嘴角的笑意越來越大。

這時,隻聽四周傳來了一陣奇怪的窸窣聲,淩汐池隻覺背脊一涼,連忙轉過身去。

撲鼻的腥風一陣陣的撲麵而來,那種鱗片與地麵摩擦的聲音彷彿夢魘一般鑽入了她的耳中,她永遠都不會忘記,那是巨蛇遊動時發出的聲音。

地麵晃動了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破土而出,淩汐池埋頭一看,險些將她嚇得魂飛魄散,隻見在她四周,濕潤的泥土漸漸被拱開,呈現出彎彎曲曲的盤旋狀,在漸漸破開的土地表層,又是一條大蟒漸漸的從泥土中現出身來。

它有著水桶一般粗的身體,紅色的鱗片在暗夜中散發著暗紅色的光,一看就是毒得不能再毒的蛇。

淩汐池的頭又開始暈了,握著劍的手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她現在手軟腳軟全身都軟,想跑可腿就像生了根似的怎麼也抬不起來,她怎麼也冇想到,她會在這裡遇上她命裡的剋星——蛇!

她以為她已經不怕蛇了,至少在這種環境下她的膽子應該還是會有點用的,可遇上了才知道她還是怕呀,這麼恐怖的東西她怎麼能不怕呢?

一顆碩大的蛇頭忽然從地麵探出,在她麵前高高的豎起了身體,吐著烏黑的蛇信,一雙眼睛陰毒的看著她,她隻覺得麵前腥風一撲,連慘叫都來不及,便乾淨利落的昏了過去。

“切,膽小鬼!這點本事還敢威脅我。”

風聆走到那暈倒的女子身邊,用腳碰了碰她,又摸了摸那條赤蟒的頭,嘉許的說道:“乾得不錯!”

赤蟒一聽,全身晃動了兩下,乖乖的將身體盤了起來,像條哈巴狗一般使勁把腦袋往她的手上蹭,好似希望她能多摸它一會兒,一雙眼睛半眯著,轉向了一旁正在大喘氣的大猩猩,眼神中帶著幾分莫名其妙的得意和挑釁,那眼神好似在說,看吧,還得我出馬才行,你這個垃圾。

大猩猩憤怒極了,跳上來一拳就將赤蟒的頭打到了一邊,赤蟒也不甘示弱,尾巴一甩便纏在了大猩猩身上,兩頭猛獸頓時纏鬥在了一起,隻見大猩猩一會兒將巨蟒纏在腰上當腰帶,一會兒將蛇頭摁在地上摩擦,赤蟒也不甘示弱,一會兒將大猩猩勒得直翻白眼,一會兒又用尾巴給了它兩個大耳巴子。

就在它們戰得正酣的時候,一條小黑蛇鬼鬼祟祟的從地上昏迷的少女懷中溜了出來,正欲開逃的時候,一隻手適時的抓住了它。

小黑蛇嚇得纏在她手上,眼睛骨碌碌的轉,小腦袋上下不停的點著,像是在磕頭求饒一般。

“切,這麼慫!黑靈蛇做成你這樣,真是丟臉。”

風聆嘲笑了一聲,看向了那倆正鬥得天昏地暗的猛獸,喝止道:“你們差不多得了。”

大猩猩和赤蟒頓時乖了下來。

風聆指了指大猩猩,命令道:“寶寶,把她扛回去。”

“至於你……”她看向了手中的小黑蛇,露出了可愛的虎牙,說道:“你來告訴我她究竟是什麼人好不好?”

淩汐池是被痛醒的,醒來時覺得全身就像被人亂棍打了一通,骨頭都快要散架了一般,四周更是一片黑暗,她倒在黑暗之中,忽然想起了那條赤蟒,當下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被它給生吞了,此刻已經到了陰曹地府,可身上那劇烈的疼痛卻又在提醒她,她還活著。

那她現在這是在哪裡?

她挪動著身子想要站起來看一看,可這不動不要緊,一動便將她嚇了一跳,她躺在地上,全身竟然使不上一點力,尤其是手和腳俱已被綁住了,將她捆得緊緊的,動也動不得。

她嘗試著想要將綁住她手腳的繩索掙斷,可那繩子不知道是用什麼東西做的,她越用力反而收得越緊。

她在地上滾了兩下,臉摩擦到了地麵,這才感覺到身下軟軟的,好像鋪滿了什麼毛。

淩汐池心中一涼,她現在倒是不害怕自己是不是到陰曹地府了,如果到了陰曹地府還好,那至少死得乾乾脆脆,她現在怕的是,這軟軟的地方,該不會是那風聆將她綁了隨手扔進了什麼動物的窩裡吧!

要真是那樣,那她可不就慘了,這可是要隨時麵臨著被當成食物吃掉的危險。

淩汐池越想越覺得膽寒,不顧一切的到處滾了起來,誰知她滾得太厲害,頭磕碰在了一塊硬邦邦的東西上麵,她被撞得眼冒金星,痛得忍不住叫了一身。

就在這時,耳旁忽然傳來了吱呀的一聲,一團光闖入了她的視線中,長久不見光,她隻覺得那光十分刺眼,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她的腦中一個激靈,這裡有光!

這裡不是動物的窩,這裡是人的窩!

她連忙又睜開了眼睛,由於已經適應了眼前的光,她已經感覺不那麼刺眼了,四下看了一眼,才發現自己是在一間極其簡單的木屋裡,屋子裡基本冇有什麼擺設,除了簡簡單單的一張勉強可以稱之為桌子的桌子,桌子上的幾隻土陶杯和幾張粗糙的竹凳外,便什麼也冇有了。

地麵倒是挺豪華的,鋪的是各種各樣動物的皮毛,其中不乏老虎豹子的皮,可就是因為這樣,這裡處處透著一股野蠻與落後的氣息。

正四下打量時,一大串嘰裡咕嚕的聲音響起,一個女人手執著燭台站在門口,那是一個和那風聆差不多打扮的女人,黝黑的皮膚,高大堅實的身材,全身上下僅僅用一塊獸皮將重要的部位遮住,脖子上掛著一串獸骨製成的項鍊,手上帶著一隻同樣的手鍊,腳踝上甚至還帶著一串骨頭做成的腳鏈。

淩汐池忍不住嚥了咽口水,視線落在了她的臉上,與她那稍顯殘暴的目光對視。

與風聆一樣,那女子鼻子很高很挺拔,嘴唇也很厚,五官並不精緻,是一種大刀闊斧的粗獷美,一點都不符合天水人的相貌特征。

她想起了風聆的話,莫非這裡就是神蛇族?

她真的來到了葉琴涯和靈邪曾經隱居過的地方?

那女人狠狠的瞪著她,一副十分嫌惡的表情,口中一直重複著一句她聽不懂的話。

“啊?”淩汐池眯著眼睛,直衝她搖頭,示意她聽不懂。

那女的乾脆不說了,放下了手中燭台,伸手將她一把從地上拽了起來。

她的力氣可真大呀,動作十分野蠻,淩汐池被她扯得胳膊都快掉了,忍不住齜牙咧嘴道:“輕點,輕點。”

那女的不理她,朝外麵喊了一嗓子,立時有四五個和她一樣打扮的女人衝了進來,也不管淩汐池願不願意,抬手的抬手,抬腳的抬腳,將被五花大綁的她直接抬了出去。

淩汐池一邊掙紮一邊驚叫:“你們乾什麼?你們要帶我去哪裡?你們這群野蠻人到底知不知道什麼是待客之道啊?”

那幾個女人完全不理會她的掙紮和控訴,抬起她直接走進了另一間熱氣騰騰的房間裡,還冇等她反應過來,她便被扔進了一隻裝滿熱水的木桶裡。

一進水中,她隻覺得綁住自己手腳的繩索一鬆,她心中一喜,跳起來正欲出手,可她的手剛探出去,一隻如蒲扇一樣的手掌揮了過來,重重的落在了她的臉上。

淩汐池直接被那一巴掌打懵了,更讓她發懵的是,她的功力居然又又又不見了!

那幾個女人毫不費力的摁著她,極其粗魯的將她身上的衣服扒了下來,淩汐池一邊掙紮一邊尖叫:“你們到底要乾什麼,放開我,放開我!”

其中一個女人嫌她聒噪,一把將她摁進了水裡,雙手齊上陣上上下下將她搓洗了一個遍,又將她從水中撈了出來,淩汐池抱著雙手,緊緊的護著自己,不停的顫抖著,冇有功力的她看起來實在是弱小可憐又無助!

另一個女人捧著一件紅色的衣裙走了過來,二話不說就往她的身上套,淩汐池努力告訴自己現在要冷靜下來,反正她現在打也打不過,罵也罵不過,於是很識時務者為俊傑的不鬨了,乖乖的任由她們給她穿衣打扮。

這裡看起來雖然很原始落後,可這件衣服卻與她們身上所著的服飾大為不同,衣服是用絲綢和輕紗製成的,那衣服的款式也與外麵的不同,一襲紅色的露臍上衣輕輕箍在她的上半身,衣上是一顆顆墜了紅寶石的流蘇,一動便輕拂在她那盈盈一握的腰肢上,這件衣服冇有衣袖,精緻的鎖骨和香肩完全露在外麵,一紅一白兩條輕紗纏繞在她的手臂上,妥帖的垂墜下來,紅色長裙搖曳在地,像花瓣一樣撒開,依稀可見裡麵的白色輕紗。

她的一頭青絲完全未束,紅色的頭紗從頭頂直垂到腳後跟,額前墜了一串紅寶石製成的額飾,脖間腕間同樣帶著紅寶石製成的項鍊和手鍊,她們甚至還在腳踝上替她繫上了一枚花朵狀的鈴鐺,每動一下,那鈴鐺便會發出清脆而又縹緲的鈴聲。

明明是嫵媚至極的裝扮,落在她的身上時,卻顯得她就像開在雪山巔峰的紅蓮,既皎潔又純淨。

淩汐池心中暗道不好,完了完了,這些人將她打扮成這樣到底要乾嘛?

那群女人將她打扮好了後,直接就將她推出了門,她踉蹌了一下,放眼一看,一排排紅彤彤的火把照亮了整片大地,藉著火光,她才發現這裡的房屋建築有點類似於她曾經見過的土樓,外圓內方,中間便是一個偌大的廣場,廣場上麵站滿了和那些女人一樣打扮的男男女女,一個個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而那廣場的中央……

淩汐池有些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睛,確定自己冇看錯後,她隻覺腦子裡轟的一聲,頓時一片空白。

那廣場中央赫然矗立著一尊女神像,而那女神像就是無數次在她記憶中出現的蛇女娘娘。

這裡居然是真實存在的!

她居然來到了這裡!她居然真的來到了這裡!

就在她腦子裡一陣一陣的發懵的時候,一個女人直接押著她走進了那群人的中間,走到了那尊蛇女雕像下麵。

在那雕像的對麵,則矗立著兩座高高的木塔,木塔的結構很奇怪,並列在一條直線上,顯得莊嚴而又肅穆,木塔頂各放了一枚古樸的銅鏡,而就在兩座木塔的前方與它們呈等腰三角形的那個點上,則高高的豎起了一根圓形石柱,石柱上麵刻著兩條帶著羽毛的飛蛇,張開大嘴,吐出舌頭,一副騰雲駕霧的模樣。

在石柱的頂端則豎立著兩塊刻著奇怪紋路和符號的石板,兩塊石板緊緊的並列在一起,中間的空缺恰好就是一把劍的形狀,而邪血劍,此時就被放在那兩塊石板的中間。

兩束不知道從哪裡打來的光照在邪血劍的身上,地麵垂下的倒影,恰恰便是兩條彎彎曲曲的蛇,猶如兩條巨大的蟒蛇活生生的從石柱上麵遊了下來,正匍匐在地上向那座蛇女像跪拜行禮。

淩汐池訥訥的順著那兩束光看過去,這才發現,那打在邪血劍上麵的光,就是那兩座木塔上麵發出來的,那光的來源,正好就是那兩麵銅鏡。

這時,耳旁忽然傳來了一陣激烈的歡呼聲,這歡呼聲瞬間將她拉回到了現實當中,她扭頭一看,隻見廣場中幾百人像是遇上了什麼值得慶賀的事情,大聲呼喊著,有規律的揮舞著手中的火把。

看著他們那如狼似虎的眼神,高興得就像在舉行著什麼盛大的宴會,淩汐池心中一個激靈,他們將她打扮成這樣,該不會是要用她來祭祀什麼吧。

她現在這副打扮,可不就是活生生的一個祭品的模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