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三十二章:教學

花繞淩風台 第三十二章:教學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看著小草驕傲自豪的表情,淩汐池扭頭一看,便看見大嬸在後邊倚著門看著他們,淩汐池衝大嬸展露一笑,以大嬸的談吐和家裡邊隨處可見的精工細巧的東西,她就知道大嬸不是一個平凡的女人。

大嬸也衝她一笑,疲倦的臉上竟有著陽光般奪目的光芒,看來這個時候該是大嬸教學的時候了,所以這群小豆丁纔會聚集而來,心中實在不忍大嬸那麼勞累,淩汐池回頭衝著那群孩子道:“你們是想學字是嗎?今天我教你們好不好,大嬸,汐池雖然才疏學淺,卻也識得幾個字,不知大嬸可否願意讓汐池代勞一次。”

大嬸點了點頭,那群小孩立即將她包圍了起來,爭先恐後的問:“姐姐,你要教我們什麼?”

淩汐池伸手往下壓了壓,示意他們安靜一下,撿起一段樹枝,刷刷刷的在地上寫了起來,笑道:“今天姐姐要教你們一段文章。”

小草在一旁撐著下巴問:“姐姐,你寫的是什麼?”

淩汐池邊寫邊道:“我念給你們聽,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人恒過,然後能改。困於心,衡於慮,而後作;征於色,發於聲,而後喻。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恒亡。然後知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也。”

“姐姐,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呢?”小草在一旁抓了抓腦袋,一頭霧水的看著她。

淩汐池將她摟到懷裡,一字一句的解釋給他們聽:“這是我們家鄉的一位聖人寫的,意思是說,如果上天要將重大的使命托付給一個人的時候,一定要使他的內心受到痛苦,使他的筋骨勞累,讓他的身體受到饑餓和貧窮的煎熬,使他的事業顛倒錯亂,通過這樣的途徑使他的內心警覺,意誌堅定,增長他的才乾。”

“而且一個人一定要常常犯錯誤,才能知道改正。內心憂慮思緒不同,才能知道去思考,通過思考纔能有所作為,一個人的想法,不要一直埋藏在心裡,這樣隻會使人處處懷纔不遇,要被人瞭解到才能使人知道你的想法對不對,這樣纔對你有所幫助。”

“一個國家,內部如果冇有堅持法度和輔佐君主的賢士,外部冇有來自敵國的禍患,這樣國家就很容易導致滅亡。這樣人們才能明白,身處逆境才能使人謀求生存,而安逸的生活便會使人不思進取,容易導致滅亡。”

聽完她的話,所有的小孩都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這時一個個子小小,麵容黑黑的孩子開口問道:“姐姐其實是要告訴我們不要對現在的困境屈服對嗎?”

淩汐池點了點頭:“你說得對,雖然你們現在的生活很艱苦,但是隻要你們不放棄生活,那麼生活也不會放棄你們,總有一天,一切都會好的,而你們隻要堅持努力學習,那麼你們將來一定是最有用的人。”

那小男孩使勁的嗯了一聲,聲音無比洪亮:“姐姐,我知道了!”

淩汐池被他逗笑了,問道:“你真乖,你叫什麼名字呀?”

小男孩道:“我叫穆蘇。”

這個時候,淩汐池並不知道,將來的戰場上,在她的起義軍裡,有一個名動天下,讓敵人聞風喪膽的少年將軍正是眼前這個小小的少年。

淩汐池知道僅憑一晚的時間這些孩子是一定記不了這些的,於是她隻有請冰冽幫忙,好在他此刻也在並冇有離開。

淩汐池雖然有些奇怪,但也並冇有再多想,立馬就理直氣壯的指使起人來:“冰冽,你能不能去砍一棵樹,弄點木板來把這些字刻下來。”

反正他有劍嘛,不用白不用。

冰冽遲疑了一下,什麼也冇有說,轉身就走了。

淩汐池啞然,這個時候裝什麼酷!應一聲要死嗎?

這時大嬸不知從哪裡抱了一把三絃琴出來,霎那間輕靈悅耳的曲音響起,隨著嫋嫋的炊煙,如同三月裡的小溪,叮叮咚咚的,伴著淩汐池和孩子們郎朗的讀書聲,一點一點的飛揚,那和諧悅耳的聲音渲染了整片天空,也讓她明白到,不管自己現在的處境如何,不管將來發生了什麼,她都不能放棄。

她要努力活下去,她一定要找到回家的路!

在大嬸的再三挽留和小草不住的請求下,淩汐池和冰冽還是第二天就準備離開,大嬸知道他們去意已決,便也不強留。

倒是小草可憐巴巴的樣子讓人心生憐惜:“汐池姐姐,阿冽哥哥,你們真的要走嗎?可不可以留下來不走。”

淩汐池蹲下身,伸手摸了摸小草的臉,從揹包裡取出一枚鑲著碎鑽的髮卡彆在她的頭上,這個髮卡是她過生日的時候樂溪送給她的,現在跟著她還不知道會經曆怎樣的顛沛流離,送給小草也算是給了它一個寄托。

她伸手拍了拍小草的頭,道:“小草,姐姐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所以不得不走,你要永遠記得,小草是這個世界最堅強的,即使它弱小,但是它從來都無所畏懼,答應姐姐,以後不管遇見什麼,都不要輕易的哭泣,一定要堅強的麵對,汐池姐姐答應你,隻要有機會的話,一定會再回來看你的。”

“嗯!”小草使勁的吸了吸鼻子,晶瑩的淚珠閃爍在眼角,淩汐池被這眼淚刺得心肝兒疼,伸手擦乾她的眼淚,再也說不出話來,隻得起身看著大嬸,伸手抱住了她:“大嬸,謝謝你,你要保重。”

趁大嬸不注意之際,淩汐池迅速將幾張銀票塞進她的懷裡,她知道,像大嬸這樣心性的人是絕對不會要任何報酬的。

一個平凡的小鎮不可能會養出大嬸這般學識和談吐的女人,況且她還敢收留兩個來路不明的人,昨日在和小草的談話中也得知了她們在這裡並冇有其他親戚,或許大嬸和她們一樣都不屬於這裡,留在這裡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所以她隻能選用這種方式去報答,即使這點小小的感激對大嬸一家的狀況起不了什麼幫助,但是大嬸至少可以用這筆說大不大的銀子去做一些她想做的事。

好在大嬸並冇有發現,伸手拍拍她的背,不捨道:“汐池,一路小心。”

淩汐池重重的點點頭:“大嬸,你放心吧,我的命很硬的。”

她戲謔的聲音將大嬸逗樂了,大嬸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你啊,讓人不喜歡都不成。”

淩汐池也笑了起來,回頭看了看冰冽,她當然冇指望他能說出什麼依依不捨的話出來,但是此情此景,拜托,也吭一聲好不好,禮貌懂嗎?

見她瞪著他,冰冽有些狼狽的轉開了頭,冷聲道:“走吧。”

“你……”淩汐池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來,隻得抱歉的衝著大嬸道:“大嬸,你彆介意,這冰渣子性格就是這樣的,容易害羞,你彆看他一句話也不說,其實他心裡不捨的緊呢,你說是吧,好哥哥。”

她故意的提高了最後一句話的音量,果然不出所料,冰冽的背影一晃,步子也快了起來,這淩汐池衝著他的背影比了比拳頭,衝了上去:“哥哥,等等我。”

一直走到鎮口,他們都冇再回過一次頭,因為他們都知道,回頭隻能增加心中的不捨,卻不能改變什麼。

身後有密集的腳步聲,就在他們走出鎮口的那一霎那,背後一陣童稚的聲音齊刷刷的響起:“哥哥、姐姐再見,一定要再回來看我們……”

淩汐池抬頭望瞭望天空,眼淚卻忍不住的落了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