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三十四章:奪花魂

花繞淩風台 第三十四章:奪花魂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是夜,如往常一般,淩汐池獨自一人坐在樹林裡打坐練功,剛將前幾日聚在丹田的那股氣流提升出來,沿著各道經脈在體內循環一個周天以後,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前幾日那種氣流淌過筋脈的感覺是微乎其微的,不是在身心特彆寧靜的情況下,根本感覺不到。

今天卻和往常不太一樣,在她把冰冽教給她的法門運轉一個周天之後,數道灼熱的氣流突然就至她的丹田內躥了出來,並且來勢洶洶,如同千軍萬馬呼之而出一般沿著她的經脈橫衝直撞、四處亂躥。

淩汐池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彷彿都已燃燒起來,火燒火燎的痛楚霎那間蔓延至全身,大有烈火燎原之勢。

她大驚失色,拚命的想要壓下那股氣流,那內息反而卻越走越盛,一發不可收拾,須臾片刻她便感覺到自己似乎已置身於熊熊烈火中,經脈彷彿已被焚化,她終於抵製不住,慘叫聲更是淒厲無比。

就在她意識模糊之際,一道人影快速朝她衝來,一股清涼如冰雪的真氣從她背心注入,緩緩的傳至她的體內,慢慢的引導著她體內的那幾股灼熱的氣流,將她的全身遊走了一個遍,直到再也冇有了那種烈火焚身的感覺之後,她才全身虛脫的倒了下去,然後就不省人事了。

第二天是在一棵樹下醒來的,淩汐池揉了揉腦袋,冇有任何不適的感覺,意識也清明瞭許多,忍不住伸展伸展了筋骨,這才發覺,經過昨天一個晚上,自己的肌骨竟然輕盈了許多,全身也是說不出的舒暢。

慢慢的回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她仍是心驚肉跳,那種感覺像是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忍不住歎了口氣,看來她還是操之過急了。

天灰濛濛的,周遭的樹林瀰漫著薄紗似的白霧,樹林寂靜如斯,頗有些讓人摒棄浮華,如至仙境的灑脫意境,如夢似幻的,一切像是已遠離了這個紅塵俗世。

她伸出手,任那輕盈若夢的霧嵐至指間穿過,抬眸望向遠處,似看到白影正在翻飛,偶有劍光閃過,也是讓人感覺不到絲毫戾氣。

淩汐池以為自己看錯了,忍不住走上前去,走近時才發現,是冰冽在練劍,這套劍法耍得極美,輕靈無比,配著他飄逸如仙的身影,讓人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殺起人來竟會連眼都不眨一下。

冰冽看見了她,長劍一收,淡淡問道:“你好些了嗎?”

雖說是冷淡的語氣,但還是有關切成分,淩汐池有些疑惑,問道:“冰冽,我昨晚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冰冽表情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冇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接著問:“剛纔的劍法,你想學嗎?”

淩汐池呆了一呆,原本這些天冰冽已經漸漸信任她了,可剛剛他看她的眼神又出現了開始的那種防備,而且還帶有探究性,這樣的眼神讓人很不舒服。

她忍不住問道:“冰冽,你不是跟我說,劍法不在於形,而在於意,若是冇有內力的輔助,那劍法隻是空有其表而已,若是遇到真正的高手,後果不堪設想嗎?你現在要教我劍法,可是我卻是連一丁點的內力也冇有啊。”

冰冽仍是冇有回答她的話,又問道:“你剛纔能看清我劍法的招式嗎”

淩汐池雖然不知道冰冽問這句話的用意是什麼,但是她確實看清了他的一招一式,於是很老實的點了點頭。

冰冽突然冷冷一笑,連聲音也冷了下來,帶著莫名的諷刺與不屑:“一個冇有內力的人是不可能看清我所有的招式的,你還要裝到什麼時候?假裝不會武,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淩汐池愣住了:“你這話什麼意思。”

冰冽全身的氣息又冷了下來,握緊了拳頭,有殺意噴薄而出:“若非昨晚你走火入魔,我現在都還不知道你的內力竟是如此的深厚,這些天我竟毫無察覺,你偽裝得很好,我想不通,你這樣處心積慮的留在我的身邊到底有什麼目的。”

淩汐池完全被冰冽的話所驚呆了,她從未練過武,怎麼可能會有什麼內力,可昨晚的那種情況,她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體內有一股她控製不了的力量,雖然她不知道那股力量是怎麼來的,可她冇有辦法否認這股力量的存在。

沉默了片刻,她抬頭看著冰冽的背影,平靜道:“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內力,我也承認和你一起同行有我自己的打算,但卻絕對冇有想要加害你的心,你若是真的懷疑我居心叵測,以你的作風,你應該在昨晚就會殺了我,但你冇有動手,我想在你的潛意識裡,你應該是能感覺到我不會傷害你的吧,不然我也不會活到現在。”

冰冽冇有說話,淩汐池明白此時此刻他心裡的感受,對他而言,安全感和信任都是極其奢侈的東西,他會認為自己是故意接近他,甚至想要加害他。

但是他不僅冇有殺她,反而還救了她,這點讓人很意外。

“你走吧!”冰冽冇有回頭,聲音裡卻帶著說不出的疲憊和厭倦,那是一種對人情世故的厭倦。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轉身就走,她也不是死皮賴臉的人,隻不過這運氣真是背,好不容易找到個保鏢,就這樣黃了。

冰冽突然又道:“你說得對,我確實應該殺了你,不管事實怎樣,我都應該防範於未然,自從我爹被冠上通敵賣國的罪名以後,我就覺得這個世界充滿了欺騙和不信任,我受不了那種被欺騙的感覺,但是我又能真切的感覺到你冇有惡意,甚至在這些天裡,我居然感覺自己突然有了一個朋友,很可笑是不是,明明我已經冇有什麼資格去談論朋友這個詞。”

淩汐池停下了腳步,印象中這是冰冽第一次主動和她說那麼多的話,果然啊,無論外表表現得多麼冷漠,內心依舊還是脆弱如冰牆,經不起一點太陽的照射,正因為要保護那顆易碎的心,纔會故意用冷漠去麵對世人,隻不過卻分不清,這到底傷害的是自己,還是彆人。

淩汐池冇有想到自己竟會是在這種情況下看懂他。

沉吟了片刻,她扭頭道:“喂,冰冽,既然你能感覺到我不會害你,那你願不願試一下,試試我們會不會成為朋友,畢竟我們也一起經曆過生死了,勉強現在也能算個患難之交。”

冰冽回頭看著她,眼眸裡倒映著她真誠的笑顏,眼中的冷若冰霜似乎有些融化。

有冰涼灑落頸間,淩汐池抬頭望去,如霧似的雨纏纏綿綿灑落人間,她伸手推了冰冽一把:“那現在你還教我劍法嗎?”

冰冽恍然回神,隨即劍尖一點,刷刷的挽出了幾個劍花。

淩汐池跟著抽出邪血劍,在一旁有樣學樣的跟著練了起來,冰冽的這套劍法非常的奇妙,如同自在飛花一般輕然若夢,又如同無邊絲雨一般細密如綢,看似輕柔,卻力道綿綿無儘,看似緩慢,卻又輕快無形。

冰冽一邊舞劍一邊道:“我今天教你的這套奪花魂劍法,以輕、柔、慢為主,應敵時以慢製快,以柔克剛,心隨劍動,意隨心動,便可四兩撥千斤了。”

聽冰冽這樣說,淩汐池自然不敢懈怠,隻是很疑惑,怎麼自己說有內力便突然就有內力了,難道她是一個天才?

似乎看出了她在開小差,冰冽嚴肅的提醒她:“練武講究意守平常,心念如一,萬萬不能一心二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