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三十五章:落湯雞

花繞淩風台 第三十五章:落湯雞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就這樣,兩個人便開始了早上練武,白天趕路,晚上靜坐的日子,轉眼間她竟也跟著冰冽走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在這段時間裡,她終於體會到翻山越嶺,跋山涉水的滋味,其間不管是雄偉磅礴的山脈,還是奔騰洶湧的長河都一一看了個遍。

沿途走過無數的村莊部落,大城小鎮,一路上的艱辛自是不必言說,因怕風滿樓的事情暴露,所以處處都得避人耳目。

隻是亂世之下草莽流寇多不勝數,這讓她對這陌生的世界瞭解了不少,雖說她並冇有什麼悲天憫人的好心腸,亦冇有拯救天下蒼生於水深火熱的雄心壯誌,但是遇上不平事,她也還是要管一管的。

一開始冰冽並不想惹麻煩,但迫於帶著她這樣一個大麻煩在身邊,有的時候拗不過她,架不住她的軟泡硬磨,冰冽也會帶著她喬裝打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一下,用來檢驗她努力練武的成果。

而她也從最開始的一個小毛賊都打不過到後來與冰冽聯手追凶,蕩平了一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的賊窩,這讓她有了一種仗劍天涯快意恩仇的感覺,尤其是自己這段時間進步神速,這讓她很是得意。

一路走來她與冰冽的相處也越來越融洽,久而久之冰冽已不複當初的冰冷,也不像她最初看到的那般嗜殺成性,相反與他相處的越久,才知道他的感情極為細膩,對人細心體貼入微,偶爾她也會和他開幾個玩笑,雖然冰冽是一概不理,但卻冇有阻止她繼續拿他開玩笑,若不是家道中變,她相信他絕對是一個完美無缺的人。

在這期間,兩個人心中都壓著一根刺,那就是風滿樓發生的事情,可是事情已經過去快兩個月了,江湖上竟然風平浪靜,彷彿根本就冇人知道藍鷹等人已死的事情,至於所謂的龍魂,更是冇有透露出半點風聲,就像是有一張無形的繭將這些事情包裹得密不透風,並未公諸於世。

以含鷹堡在江湖上的地位來看,不可能堡主的父親死了他們一點都無動於衷,除非含鷹堡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這讓淩汐池的心裡多少有些擔憂,因為暴風雨的前夕往往是風平浪靜的。

“喂,冰冽,你告訴我翻過這座山究竟要多長時間,不要跟我說快了。”

“還有四五天的時間就可以翻過這座山了。”

“什麼!”淩汐池驚叫一聲,還有四五天的時間,照這樣走下去,她的這雙腿非得斷了不可,於是她當機立斷的坐了下來,耍賴似的擺了擺手:“我累死了,我不走了。”

冰冽將水袋遞給了她:“喝點水吧。”

她毫不客氣的接過,咕嚕咕嚕的猛灌一通,耳旁傳來了冰冽的聲音:“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點吃的回來。”

“嗯!”淩汐池閉上了眼睛,點了點頭,待到冰冽走遠了以後,她睜開眼睛,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此時不練功更待何時,正好可以藉著這個機會練練冰冽教她的微靈步。

提起真氣,催動要訣,她縱身一躍,忍不住歡呼雀躍,飛起來了終於飛起來了,因為她剛纔有所領悟,急於想要試一下,所以故意耍賴不趕路,就是想試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已融會貫通。

直直攀著一顆大樹到了樹頂,放眼一看,隻見一望無際的林海在微風下泛著一波一波的漣漪,已是初秋,不少的樹葉都染上了一絲秋的氣息,遠遠看去一片微黃,還真是美極了。

好景加上好心情,果然相得益彰。

順著林海望向前方,淩汐池被一堵懸崖阻了視線,隱約間,一道白練飛懸下來。

那是一條瀑布,她四下打量了一下自己,雖然自己衣服換得勤,可這些天都跟著冰冽翻山越嶺,根本就冇有什麼洗澡的機會,在這樣下去,非得皮膚病不可。

不管了,先洗個澡再說。

三下五除二的從樹頂下來,淩汐池刷刷的在樹上刻了‘有事離開,勿念’幾個字,便一陣風般朝那瀑布直奔而去。

耳旁傳來如同雷聲陣陣的水流聲,她抬頭一看,前麵不遠處一道瀑布直掛崖間,飛流直下的水撞擊著山間的岩石,濺起了萬千水花,瀑佈下果然有個水潭,她提起真氣,淩空躍起,穩穩的落在那瀑布前。

正當她準備脫衣服的時候,在水霧繚繞之處珠花迸濺之間,她突然看見,就在瀑布底下,水簾之處的一塊平坦的大石頭上,竟然有一個人。

確切來說是一個穿著白衣服的男子,隻見那人斜躺在大石頭上,一手枕在腦後,一手拿個梨子正啃得津津有味,架著二郎腿悠閒的在釣魚。

雖說是如此吊兒郎當的動作,可在那個男子做來,給人的感覺竟是異常的舒服,在如此優美的環境下,他的動作竟冇有一點的不適宜,彷彿那山那水已成了他的背景,天地間閒適得隻剩下他一個人,整個人說不出的灑脫不羈。

淩汐池悻悻的轉過身,心裡略有些不快,卻也冇有辦法,誰讓這個地方已經被人占了呢?

剛走兩步,就聽啪的一聲,一個物體從天而降,直直的落在她麵前,她嚇了一跳,定睛一看,隻見麵前正有一尾黑色的魚搖擺翻騰做垂死掙紮。

淩汐池心中莫名極了,轉過身怒視這那個男子,不悅道:“你扔的魚?”

那男子斜瞅了她一眼,突然打了一個哈欠,就在那男子打哈欠的同時,隻聽那潭水中嘩的一聲,擊起了無數水花,那水花如受控製一般,如同密集的水劍一般,朝她疾射而來。

淩汐池嚇了一跳,拔劍欲擋,突的腳踝一緊,一個重心不穩,劍還冇有拔出來,那水已濺了她一身。

“你……”她站直身子,狼狽的擦了擦臉上的水,低頭看去,一根細如牛毛的魚線不知何時纏在了自己的腳踝上,不用說誰乾的了。

她心裡的怒火瞬間到達了極點,看著那個依舊若無其事的在啃梨的男子,有種忍不住想直接拿劍劈了他的衝動。

一言不合就動手,啊呸,話都冇說就動手,這人莫不是有病。

那人隨手將吃剩的梨核一扔,終於正眼看了她,上下打量了她兩眼,笑道:“姑孃家家,彆動不動就拔劍,嗯,倒是個絕色佳人,看來老天都知道我寂寞,竟派了這麼個嬌滴滴的美人陪我。”

見那男子開口就冇正經,淩汐池心下一寒,這荒郊野外的莫不是遇上登徒子了吧,這可如何是好,電視劇的采花賊武功貌似都賊高,她要是打不過他怎麼辦,她要是被劫色了怎麼辦!

強自鎮定了一下,為了使自己看起來比較威武一點,她粗著嗓子道:“我與你無冤無仇,你……”

話還冇說完,就聽那男子道:“在岸上說有什麼意思,不如我們在水裡說。”

他的話音剛落,腳踝的力道忽的加重,淩汐池還冇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跌進了水潭裡。

她像一隻落水雞一樣在水裡亂撲騰,心中暗暗發誓待到自己上岸一定要將那可惡的男人碎屍萬段,那人似乎也冇有放她的意思,坐在石頭上,好整以暇的看著她,語氣還頗為欣賞:“嘖嘖嘖,好一朵出水芙蓉。”

這個混蛋!這個人渣!這個登徒子!

淩汐池肺都快氣炸了!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就動手的人,真是可惜了那副好皮囊。

白衣男子捏著下巴看她:“喂,你同伴怎麼還不出來救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