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三十八章:黑色的花

花繞淩風台 第三十八章:黑色的花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看得正起勁,這可是江湖實戰,又不用她自己打怪升級,就這樣看看,也能賺點經驗,隱約中隻聽見那弄寒公子的聲音響起:“這裡就交給你們三人了,我先走一步。”

緊接著,一道身影如行雲流水一般一滑,滑到她身邊,一把扯過她的手,飛身離去,眨眼就到了數丈之外,耳畔隻餘那叫淺畫的姑娘憤怒的聲音遠遠響起:“月弄寒,不要讓我再找到你……”

淩汐池也驚叫:“你…你…你做什麼,讓我看完這一場啊!”

“喂,你是不是該放開我了?”

淩汐池被月弄寒拉著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心中咒罵連連,真是見鬼了,冇幫手的時候他不跑,現在幫手來了,他倒跑得就跟被狗攆的兔子似的。

月弄寒扭頭看了她一眼,臉色愈加蒼白,直到確定冇有人跟著他們,他才停下,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你怎麼了?”淩汐池驚叫一聲,伸手扶住他,月弄寒衝她擺擺手,立即盤腿坐下,運功調節了一下氣息,伸手從懷裡掏出一粒藥丸服下,蒼白的臉色微微的紅潤了一些。

淩汐池舒了一口氣,心知他已經冇事了,道:“好了,我們現在什麼誤會都冇有了,我可以走了嗎?”

經過剛纔的事,她已經明白,剛纔月弄寒並非是故意針對他,隻是他已察覺被人跟蹤,卻苦於那些人一直不現身,剛好自己好巧不巧的闖了過去,正好被他用來引出那些跟蹤他的人,把她拉進水裡,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也算是保護了她。

月弄寒以手撐住下巴,煞有介事的看著她,聲音清朗如風:“我現在全身無力,可能還會有人來追我,我很危險,你能不能等會兒再走”。

不得不承認,麵前的人的確長得相當的不錯,髮束紫帶,白衣著體,容若美玉,氣態雍容而又瀟灑隨意。

“哦,不能!”

淩汐池很乾脆的拒絕,開玩笑吧,還有人來追,此時不走更待何時,她可不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女俠,即使要拔刀相助那也得是確定自己能打得過對方纔行。

月弄寒直起身:“可是我現在真的很危險,我剛纔還救你來著,俗話說滴水之恩湧泉相報,你可不能不講江湖道義。”

難道她看起來很像一個很講道義的人嗎?

淩汐池覺得這個人有點眼瞎,道義這東西嘛,有能力的時候可以講講,陶冶情操,高大情懷,現在的她自顧都不暇了,哪有那閒工夫去管他。

於是她很認真的做了一個決定:“我可從來不講道義的。“

月弄寒長歎一聲,神情極為的無可奈何,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頭不知好歹的白眼狼。

不等他說話,淩汐池便站起身來道:“謝謝你救了我,不過我也是因為你才差點慘遭橫禍,那個,我就不怪你了,畢竟我也是一個很大度的人。至於你救我嘛,那也是你應該做的,權當我們扯平了,你好好保重,我先撤了。”

正轉身離去,月弄寒的聲音在身後不緊不慢的響起:“現在要走,恐怕走不了。”

淩汐池腳步一頓,回頭不明所以的看著他,不及細問,遠遠的就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

果然又有人追來了,她握緊了手中的劍,正思量著該怎樣去應對,月弄寒突然拉住她的手,朝林中深處溜去。

淩汐池的心咚咚咚的打鼓,剛纔那陣腳步聲絕對不是那群怪人的,也不是行影三傑的,更加不可能是冰冽的。

那來人是誰?他們對付得了嗎?

正當一顆心七上八下的時候,遠遠的傳來了說話聲:“媽的,明明看見公子鑽進了這片林子,要是這次找不到他,主上不扒了我們的皮纔怪,這次無論如何都要找到公子,打暈了扛也要扛回去。”

原來是來找月弄寒的,淩汐池懸著的心終於落下來,這才發現自己握著劍的手心裡全是汗,看來她這心理素質還是不過關啊!

看著一臉如臨大敵的月弄寒,她停下腳步道:“喂,不用跑了,來找你的。”

月弄寒手指壓唇,噓了一聲,壓低聲音道:“幫幫忙,彆出聲。”

淩汐池有些糊塗了,這月弄寒到底什麼來頭,這麼多人來找他要把他帶回家,可他寧願在外流浪,被人追殺,都不願和他們回去。

聯想到剛纔那黑衣人要捉他時與他的對話,淩汐池思緒轉了轉,忽然就想通了,莫非他不回家是因為家裡給他安排了一樁他不願意的婚事,難道這就是電視劇裡常演的逃婚橋段,這下她來了興趣,故事情節在腦海中轉了轉,立馬就有了寫小說的素材。

正暗自思忖,一陣清新的風颳了過來,淩汐池的精神為之一振,這風,好像是湖風?這裡有湖?

思及至此,她連忙拉住月弄寒,壓低聲音道:“跟我來。”

拉著他迎著風颳過來的方向走過去,不多久一個方圓數十裡的湖泊就出現在眼前,淩汐池捏著下巴想了想,衝月弄寒道:“我這個人一向是主張自由戀愛的,看到你這樣被逼迫,心中也是不忍,每個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所以我決定幫你一把,日後是福是禍就看你的造化了,你把衣服脫下來。”

月弄寒的臉一紅,手握成拳放在唇上輕咳一聲,四下看了一眼道:“不是吧,在這裡。”

淩汐池不解的看著他:“在這裡怎麼了,讓你脫你就脫,一個大男人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都還冇說什麼呢!”

話音剛落,她覺得有些不對勁,再一看月弄寒那一張笑得不懷好意的臉,瞬間明白過來,頓時臉一燙,連口齒都不利索了:“你……你……你可彆亂想啊,我可對你冇有想法,不,不,你還是彆脫了。”

月弄寒一邊解衣服一邊善解人意:“既是美人讓我寬衣解帶,我很是樂意,你這……我到底是脫還是不脫啊!”

淩汐池的臉紅得彷彿能滴出血來,總算明白了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連忙向後退了一步道:“脫……脫吧,冇叫你脫完,你彆脫太多了,把外衣脫下來就好了”

月弄寒哈哈笑了兩聲,將外衣脫下來塞到她的手裡,笑道:“悉聽尊便。”

淩汐池狠狠的瞪了他兩眼,找來兩支木杈,將衣服支好,扔進水裡,又隨腳將一塊石頭踢進水中,在水花四濺當中,月弄寒倒也聰明,慘叫得很逼真:“救命啊,本公子落水了。”

果不其然,不多一會兒,耳旁漸漸傳來了一陣陣的呐喊,林中分散各處的人全部聚集了起來:“糟了,公子掉進湖裡了,來人,快將公子救起來。”

隻聽一陣陣跳水聲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其中夾雜著一兩聲的驚叫:“我找到公子的衣服了!”

“水底下冇人!”

“再找!”

“公子是不是被水沖走了。”

直到跑得遠的再也聽不到聲音了,月弄寒的氣色也恢複了不少,擠眉弄眼的湊了過來,用手碰了碰她:“你剛纔說的那番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對本公子一見鐘情,看上我了。”

淩汐池看著他吊兒郎當的樣子就來氣,怒道:“老孃冇看上你,你少自作多情。”

月弄寒嘖嘖嘖的搖了搖頭:“怎的這麼粗魯,我覺得我們應該認識一下,喏,你聽到了,我叫月弄寒,你叫什麼名字。”

淩汐池狠狠的瞪了他兩眼,並不理他,回道:“我可不想認識你。”

這時,月弄寒的臉色一變,像是發現了什麼,突然將淩汐池拉向自己的身後,右掌掌力一凝,朝兩人的右後方擊了過去。

一朵黑色的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那裡,像幽靈一般緩緩向他們二人漂浮而來,旋轉間,一縷縷真氣像漣漪一般蕩向四方。

那是內力凝結而成的花,看似漂亮,實則危險無比。

這也是淩汐池第一次見識到如此蓬勃的內力。

隻聽轟得一聲輕響,月弄寒的掌力與那朵花撞在一起,在那朵花消散的同時,月弄寒也被震退了四五步,哇的一聲吐了一大口鮮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