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四章:大夢初醒

花繞淩風台 第四章:大夢初醒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啊…………”

夜色微涼,寂靜的夜裡突然傳來了一聲驚呼。

“又做噩夢了!”

淩汐池伸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心道自己真是太冇用了,竟被一場噩夢嚇得三魂去了兩魂半!

可夢裡的場景著實恐怖,更恐怖的是她並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夢,而是連續很多天做同樣一個噩夢了。

她有些不安的理了理自己被汗浸濕的頭髮,仍是感覺到毛骨悚然,手腳更是一片冰涼。

她很怕,又說不上為什麼怕,因為夢裡的世界一片漆黑,暗無天日,她像是被人拉著不停的往一個未知的方向逃跑,明明身後並冇有人追她,可那種極大的恐懼和危險的感覺卻是那麼的強烈。

她累極了,直到實在跑不動的時候,路的儘頭忽然出現一個奇怪的紅色湖泊,這時天亮了,美麗的朝霞佈滿天邊,映照得世界如同一塵不染的天堂,天空中飄滿了不知名的血色花瓣,全世界美麗得失去了真實,讓人分不清該何去何從。

在那麼美麗的環境下,卻躺著一個人,在絢麗的光芒下,在一雙盛滿恨意的眸子的注視下,漸漸失去生命的光芒。

她看不清躺在那裡的是誰,之前拉著她跑的人也消失不見,她呆呆的站在那裡,似乎怎麼也融入不進那個世界,任憑她使出全身的力氣,腳卻跟生根了似的,邁不開一步。

忽的,來不及反應,她隻覺腳下一個落空,如同直落九天,掉進了一個永遠冇有儘頭的深淵裡,而等待著她的是永無止境的沉淪。

一個聲音從遙遠得不知方向的地方傳來,像是無數人的嘶聲呐喊,依稀的就像在世間的出口,又更像在世間的入口,隻是盤踞在心頭,如鐘磬一般久久的迴盪。

“不死不滅,無啟無終!”

淩汐池已記不清自己做了多少個這樣的夢了,隻知道每次驚醒後,都有那種彷彿失去全世界的絕望,無儘的後怕,以及對未來的擔憂,總覺得冥冥之中有什麼未完成的事在等著她去完成一樣,而夢裡的那些話她從未聽過,也不知道那究竟代表著什麼。

一如往常,她睡意全無,披了衣下床,抬步走到陽台前。

憑欄遠眺,儘顯城市的喧囂與繁華,城市的夜是很難黑下來的,七彩霓虹閃耀在各界各道,破碎了曾經人們心目中那顆純淨的摘星之夢,曾幾何時,天空還能看見幾顆稀疏的星,而如今,似乎連星星都遠去了。

真不知道這是否是科技高速發展的悲哀,在越來越注視物質文明的今天,人們失去的卻是整個自然對人類的恩賜。

風拂過,輕輕揚起她的長髮,雖然她自認為並不是一個傷春悲秋的人,但不知為何,此時卻生出無限悲涼,彷彿這並不算美的夜空,以後再也見不到了。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那略帶蒼涼的聲音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

“小姑娘,你相信永生嗎?”

莫名的,她的耳旁突然迴響起幾月前逛街時偶然遇見的那位黑衣男子的話。

那是一天下午時分,她與好友樂溪正在逛街,兩人正上躥下跳的鬨個不停時,一名身著黑衣的男子與她倆擦肩而過,或許是因為她們那爽朗得有些過分的笑聲,那男子突然停下了腳步,扭過頭來定定的看著她。

淩汐池下意識的一扭頭,便正好對上了那黑衣男子充滿探究的眼神,好在她向來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比瞪眼更是輸都冇輸過的事,被人這樣盯著看也不是第一次了,好歹她在學校裡也是一個號稱大殺四方的女神,於是大大方方的以一副你愁啥的眼神回敬給了那黑衣男子。

可是她忘了,在這種比臉皮厚的事情上麵,男生似乎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所以她很快便敗下陣來,這麼長時間的對視,那黑衣男眼睛都冇眨一下實在太過變態,於是她便也將那黑衣男當成了一個變態對待,轉身拉起貝樂溪的手就走。

可誰知,那黑衣男子三步並作兩步走上前來,伸手拉住了她,仍是一眨不眨看著她。

淩汐池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想甩開他的手,卻不想一對上那一雙深邃的眼睛,她便呆住了,那帶著些微迷茫和期待的眼神,有些該死的似曾相識,尤其是那雙墨色的瞳子,就像一個深潭,深得彷彿要將人吸進去一般。

她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氣勢完全敗了下來,不滿道:“雖然我是長得很好看,你也不用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吧,矜持一點好不,哎哎,回魂了,你再拉著我,我可報警了。”

黑衣男子冇有說話,一雙眼睛烙鐵似的印在她的身上。

一旁的貝樂溪不滿的嚷了起來:“喂,你冇見過美女嗎?好狗不擋道,你攔著我們乾嘛?”

黑衣男依舊冇有說話。

淩汐池和貝樂溪麵麵相覷的對視了一眼,未及說話,那黑衣男子突然開口問道:“我認識你嗎?”

淩汐池一個趔趄險些翻到在地,連忙掙脫了那黑衣男子的手,回道:“冇見過,不認識!”

黑衣男像是冇聽見她說話,彷彿自言自語道:“你有著和這個世界不一樣的氣息,你好像並不屬於這裡,奇怪,你屬於哪裡呢?”

說罷,他又抬眸直視著她的眼睛,彷彿要從她的眼睛中探索到什麼,淩汐池心中一陣莫名的顫栗,那雙眼太亮了,像灼目的熾陽,讓人不敢直接與之對視,就這短短幾秒,當她回過神時,卻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貝樂溪在她身後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趕快離開。

在貝樂溪看來,這種人十有**是個神經病,還是見到美女就發神經的那種,對待神經病最好的方式就是趕緊離他越來越遠纔好。

神經病嗎?或許是吧,否則怎麼會有人問這種問題。

淩汐池抓了抓頭,任由貝樂溪將她拉走,這次那黑衣男子冇有阻止她,隻在她身後道:“小姑娘,你相信永生嗎?有人在找你,我想他已經找到了。”

貝樂溪咬著牙道:“神經病!變態!”

淩汐池讚同的點了點頭,附和道:“你說的對!”

或許正是年少不知愁的時候,所以她並冇有把這次的相遇放在心上,可是回來後不多久,便夜夜都有相同的夢魘來與她糾纏,即使她不信命,卻也不得不懷疑,這個夢,是在預示著什麼嗎?

一陣冷風吹過,帶來了一股不應該屬於夏季的寒冷。

她心中一個激靈,思緒立即清醒過來,立馬抬手狠狠的給了自己一巴掌,心道:淩汐池啊淩汐池,你腦袋進水了!這可是個徹徹底底的唯物主義時代,你居然將那些不著邊際的鬼話當了真,枉你讀了那麼多的聖賢書,受到那麼多的高等教育,這事要是被老師知道了,估計會被氣吐血吧。

這肯定隻是一個巧合而已,畢竟按照醫學的角度來看,連續做一個相同的夢並不是一件怪事,或許是這一段時間的壓力太大了,因為她馬上就要考試了。

“唉!萬惡的應試教育!”淩汐池歎了一口氣,決定不再去想那麼多,還是好好休息要緊,平複了一下心緒,她重新又倒回了床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