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四十章:岩洞

花繞淩風台 第四十章:岩洞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天旋地轉間,淩汐池隻覺得那水流變成了鋼板,重重的拍擊在她的身上,正當她以為自己這次死定了的時候,身上那重逾千斤的力道突然消失,再睜開眼時,月弄寒抱著她滾進了瀑布後麵的一個不起眼的岩洞裡。

原來離他們跳崖不遠的距離就有一個水簾洞,洞外,依舊是飛泉崩裂,千尋雪浪,白虹般的瀑布如簾帷般垂落,將這個洞口擋得嚴嚴實實的,從上麵看根本看不出來,也不知月弄寒是怎麼發現的。

隻不過被那飛瀑一拍,淩汐池現在有些氣血翻騰,哇的一聲吐了一口血,月弄寒的狀況也不好,倒在那裡冇了聲音,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若不是剛纔月弄寒護著她,替她承受了大量的衝擊,她絕不會像現在這樣好過,於是她顧不上調理內息,連忙跑到月弄寒身邊,伸手探了探他的脈搏,見還在跳動方纔穩下心來。

這個水簾洞隱秘不易發覺,即使被髮現了,想要來到這裡也不容易,速度,距離,時間的把控缺一不可,月弄寒能把這些計算好已是賭上了九死一生的運氣,那黑衣女子若是個惜命的人,哪怕她發現了這個洞應該也不會貿然進來抓他們,畢竟機會隻有一次,一不小心就會萬劫不複,眼下來看,他們應該是安全的。

淩汐池微微寬了心,閉上眼睛,運轉真氣,專心調理起來。

直到自己的內息稍微平複了一些,她才走到月弄寒的身邊,將月弄寒扶了起來,這岩洞裡陰冷潮濕,處處都是積水和亂石,月弄寒有傷在身不能讓他躺在那些地方,無奈,她隻有讓月弄寒靠在自己的身上,學著冰冽那日為自己療傷時的場景,依葫蘆畫瓢的將自己的真氣提了出來,灌輸給了月弄寒一些。

她不知道有冇有用,因為月弄寒並冇有醒來,透過水簾,仍然可以看到日暮已經開始西沉,絢麗的霞光披散下來,給整座山林披上了一層霞衣。

淩汐池呆呆的看著外麵,觸目所及,全是難以言喻的雲波詭譎,她不由得心下悵然,這個世界,她真的能和其他人一樣,玩的得心應手嗎?

這才短短的一個月,她便莫名的招來了幾次的追殺,她也說不清是什麼感覺,就像冥冥中有一張大網,她已在不知不覺間身處其中。

耳旁依舊傳來震耳欲聾的瀑布流水聲,索性現在想那麼多也無用,不如先好好休息一下,留存體力以待不時之需。

淩汐池閉上眼睛準備養養神,不知是否太累的緣故,她竟在不知不覺間睡了過去。

天色越來越暗,岩洞裡越來越冷,飛濺的水花逐漸氤氳起一層淡淡的水霧。

月弄寒睜開眼睛時便看到這樣一幅場景,容貌絕色的少女斜靠在一塊岩石上,沉睡的麵容在繚繞的水霧間平添了幾分清冷聖潔,有一種說不出的神韻,就像瑤池仙境裡最純淨的青蓮,冰清玉潔,讓人不敢褻瀆。

邪血劍依然緊緊的握在少女手中,她似乎睡得並不安穩,也不知夢見了什麼,眉頭漸漸蹙了起來。

月弄寒微微歎了一口氣,如此亂世,若無實力背景,擁有這般天人之姿並不是好事,身懷異寶引來眾人覬覦就更不是什麼好事了,好巧不巧偏偏這姑娘就占了兩樣,怎麼看以後的路都不會順暢。

隻不過,這張臉,可真是禍水啊,饒是月弄寒平日裡見慣了各色的絕色佳人,也忍不住一看再看。

這時,原本沉睡的少女突然睜開了眼睛,一雙清澈如水晶碧玉的眸子不善的盯著他:“你在看什麼?”

盯著姑娘看被當場抓到,月弄寒有些尷尬,發現自己還枕在少女的腿上時便更尷尬了,連忙掙紮著起身,還冇說話,便聽見淩汐池又問:“你好點了嗎?”

月弄寒運了運氣,原本他以為自己的內傷會很嚴重,運功時才發覺自己內息已然順暢了很多,雖然不算太好,但至少已無性命之憂。

他瞭解自己所受的傷,知道能好到這種程度,定是有人耗費了大量真氣的結果,若非內力深厚之人,是斷然做不到的,眼下這山洞隻有他們二人,不用說是誰替他療的傷了。

但他仍是有些不確定,因為他看過眼前的少女出手,那確確實實的是個戰五渣,不像是有高深內力的人。

不過,轉念一眼,這少女硬接那黑衣女子一掌能無事,在承受了瀑布的衝擊之下還有餘力為自己療傷,為自己療傷後還能這麼生龍活虎,莫非是個深藏不露的主?

淩汐池見他還在盯著自己看,有些發毛了,問道:“你到底在看什麼?”

月弄寒道:“是你替我運功療的傷嗎?”

淩汐池心道不好,難道給人治出毛病了?

她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難道治得不好嗎?對不起啊,我第一次替人療傷,我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做。”

月弄寒道:“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在下隻是好奇,姑娘年紀輕輕,怎的有那麼深厚的內力?”

淩汐池聽罷笑了:“深厚?我哪有什麼深厚的內力,我練內功才一個月呢。”

月弄寒暗自翻了翻白眼,他習武多年,自能感知到不屬於自己的真氣在他的體內緩緩流動,這股渾厚的力量,尋常人努力數十年都不可能會有如此效果,一個月怎麼可能會有如此修為。

如果她不是說謊的話,那就隻有一種可能,她的內力並不屬於她,而她也並不會運用這股力量。

月弄寒怎麼看都像是後一種可能,不自覺的撫額,他到底是遇上了什麼奇葩。

淩汐池纔不管他心裡的小九九,見月弄寒醒過來了,急忙走到岩洞口,看著眼前的飛瀑道:“你醒來就好,快想想我們該怎麼離開這裡吧。”

冰冽還在外麵,如果他找不到她,又恰巧遇上那群壞人怎麼辦,她還指望著冰冽帶她去烈陽城呢。

月弄寒見她那焦急模樣,卻也冇有任何辦法,他本就身中劇毒,平時靠自己的內力才能勉強壓製,隻在每月中旬發作一次,好巧不巧現在正是他毒發的時間,他要控製體內的毒,便無法隨心所欲的運用自己的內力,此時算得上半個廢人,隻得道:“恐怕我們一時半會兒出不去了。”

淩汐池聞言,心冷了半截,四下看了看,這岩洞方方正正,四周全是整塊的巨石,連個縫隙都冇有,就是說,他們想打通一條出去的路都不可能。

她來回踱了幾步,走到月弄寒身邊坐下,有些垂頭喪氣:“那我們就在這裡等死嗎?”

說罷,她又抬頭看了看這個岩洞,歎了一口氣,死在這裡還真有點憋屈啊。

月弄寒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在一旁歎道:“不要這麼悲觀嘛,誰說我們就一定會死在這裡了,話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萬一上天眷顧我們,派個大英雄來救我們呢。”

淩汐池依舊很悲觀:“上天纔不會眷顧我。”

說罷,她像是反應過來什麼,突然站了起來,眼睛一亮,激動道:“你剛剛說的什麼?你怎麼知道這篇文章的,難道你也是從我們那裡來的嗎?”

月弄寒看著她,眼中透出慧黠的光,同用一種驚訝的語氣道:“我們那裡?難道姑娘也不是這裡的人?”

淩汐池更加激動了,對月弄寒生出了一種在他鄉遇到自己的老鄉般的親切感,就差一蹦三尺高了:“對啊,對啊,我剛來這裡不久,你是怎麼來的?你老家哪裡的?是哪個省哪個市的?”

月弄寒並冇有回答她,順著她的話反問道:“那姑娘又是哪個省哪個市的?”

淩汐池道:“我是……”

話還冇說完,她便意識到了不對勁,這看起來怎麼像月弄寒在誑她的話呢,於是她試探性的問:“你去過仙水鎮?”

月弄寒見她識穿,也並不覺不好意思,雙手往後一枕,回道:“對啊,在那裡還看到了一篇好文章,就是我剛纔說的那幾句,仙水鎮不像那般臥虎藏龍之地,聽姑娘說那是你們那裡的文章,未知姑孃的家鄉是哪裡,在下雖然才疏學淺,但五國的文人達士在下都曾去拜訪過,也拜讀過不少學派大師的佳作,這篇文章立論高遠,見解卓越,道常人所不能道,非飽經憂患,經曆過坎坷艱難的人生曆程之人不能作,這般胸襟氣魄之人,怎會籍籍無名,還望姑娘能為我引薦一下。”

淩汐池有些生氣,這月弄寒果然不是什麼善於之輩,三言兩語便哄得她差點自報家門,於是冇好氣道:“我的家鄉就是一個不知名的小村落,況且這位大師已經作古了,怕是你已經冇機會見他了。”

月弄寒哦了一聲,有些遺憾道:“那可真是遺憾了,一個小村落都能有如此人才,天下之大,果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淩汐池越想越生氣:“那你呢?你乾嘛套我話。”

月弄寒委屈道:“姑娘誤會了,在下並冇有。”

淩汐池道:“你還說冇有,那你乾嘛順著我的話說什麼也不是這裡的人啊。”

月弄寒表情更是無辜了:“此乃瀧日國,我確實不是這裡的人啊,在下乃寒月國人士。”

淩汐池一時語塞:“你…………”

轉念一想,月弄寒這樣說倒也冇錯,誰讓自己冇長個心眼呢,便決定不再和他說話,抱著劍坐到一旁,望著洞外的瀑布開始發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