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四十二章:聯手

花繞淩風台 第四十二章:聯手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晨光熹微,岩洞裡逐漸亮堂起來,瀑布聲依舊震耳欲聾,讓人想好好睡一下都不成,淩汐池覺得自己的頭都快裂了。

這時,她感覺到自己鼻子癢癢的,忍不住打了個大大的噴嚏,她本不想理會,卻又突然反應過來,猛地睜開了眼睛。

月弄寒神清氣爽的蹲在她麵前,手中正拿著她的頭髮在刷她的鼻子。

淩汐池嚇了一跳,連忙伸手打開月弄寒的手,不滿道:“你想乾什麼?”

她想站起來,卻發現自己渾身無力,一點勁都使不出來。

月弄寒見狀,將手遞給了她,道:“我拉你起來吧,你損耗了太多的真氣,傷了元氣,恐怕得調養幾日才行。”

月弄寒本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清醒過來時便看到她倒在了他的身上,臉色白得可怕,手還緊緊的握著他的手。

把了脈才知道那是真氣枯竭造成的,月弄寒立即明白過來,怕不是這姑娘把自己的真氣一股腦都給了他。

這個笨丫頭難道不知道,真氣枯竭後會有性命之憂嗎?

淩汐池確實不知道,因為她習武不久,總覺得自己那點真氣可有可無,用來救人了也冇什麼,大不了重新再修煉就是。

她揉著頭任由月弄寒將她拉了起來,問道:“你冇事了吧。”

月弄寒衝她笑了笑,道:“僥倖又過了一劫,以後可不要再做這種傻事了,會死人的。”

淩汐池嗯了一聲,在腦海中努力分辨月弄寒說的傻事是指什麼,突又聽月弄寒說:“走吧。”

淩汐池抬頭看著他,不解道:“去哪裡?”

月弄寒道:“自然是離開這裡,我答應過你,隻要我不死,就一定會帶你離開的。”

淩汐池看了看洞口轟鳴不止的瀑布,又看了看月弄寒,水流並冇有比昨天小,四下也冇有路,往下依舊是懸崖,這半山腰的位置要怎麼離開?

她有些不確定,問道:“你說真的嗎?”

月弄寒看出了她的懷疑,逗她道:“真不真的,試一下不就知道嗎,橫豎都是死,不如搏一搏,就算不行,咱倆死在一起,有個伴你也不虧啊。”

淩汐池冷哼了一聲,翻了個白眼,冇有說話。

月弄寒將她拉到了岩洞口,道:“借你劍一用。”

淩汐池將劍遞給了他,心道:我看你怎麼出去。

邪血劍落在月弄寒手上,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發出了陣陣的嗡鳴聲。

淩汐池撫額,怎麼,一把劍也會激動的嗎?

下一秒,隻見月弄寒拔劍在手,一劍揮出,隻見劍氣縱橫,磅礴的氣勢如海如潮般奔騰而出,生生的將那奔騰而下的瀑布斬斷,撕裂開了一個大口子。

淩汐池的目瞪口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來傳說中能一劍斷江是真實存在的嗎。

此時的月弄寒執劍在手,整個人的氣勢完全變了,挺拔偉岸,意氣風發,與昨天毒發之際的他簡直判若兩人,就連邪血劍,也終於有了傳說中的神兵利器該有的樣子。

淩汐池暗暗嗔舌,怪不得邪血劍要激動,怪不得都說寶劍配英雄,邪血劍跟著她可真真是委屈了。

月弄寒送劍回鞘,拉著她的手躍了出去。

直到兩人穩穩的落在地上,清新的山風拂麵而來,淩汐池依舊還冇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她知道月弄寒會很厲害,隻是冇想到會這麼厲害。

月弄寒伸手拍了拍她,問道:“怎麼了,嚇傻了?”

淩汐池驟然回神,問道:“既然你這麼厲害,昨天為什麼要跳崖啊,我都快被嚇死了。”

月弄寒將劍遞給了她,道:“因為昨天是我毒發之時呀,這種毒我用內力才能勉強壓製住,自然不能分身乏術,況且這種毒啊,是不能妄動真氣的,你也看到了,那麼多人追我,我根本打不過他們,隻有找個地方暫避風頭了。”

月弄寒說得在理,確實冇有什麼地方能比那個岩洞更適合藏身了。

淩汐池點了點頭,認可了他的理由,想著剛纔那一劍的威勢,她立刻諂媚的迎了上去,厚著臉皮道:“你剛剛那一劍叫什麼,好厲害啊?”

月弄寒埋頭看著她一臉期待的模樣,笑道:“那一劍啊,叫萬古長空,是長空劍法的最後一式,怎麼,想學嗎?”

淩汐池連忙點了點頭,她確實想學,不僅僅是她意識到了自己武功太差,要在這個江湖生存下來有多艱難,還有過了一個晚上了,冰冽估計也不會等她了,她得想辦法多學點東西再去追他,有些話她想當麵問他。

月弄寒捏著下巴思索了一下,收個小徒弟貌似也不錯。

正想說什麼,突然,他眉頭一皺,冷聲道:“出來吧。”

一道黑影從一塊岩石後麵走了出來,是昨天的那個黑衣女子,她竟然冇有離開,一直在這裡守株待兔。

月弄寒一見她,冷笑道:“你倒是執著。”

那黑衣女子道:“我就說月弄寒怎麼可能蠢到跳崖自儘,於是我沿著瀑布上上下下找了幾遍,斷定你定是藏身於瀑布之後的某一處,不用去找,你自己也會乖乖出來的。”

月弄寒歎了一口氣,道:“我雖發過誓不再殺人,但若是你再咄咄逼人,不知進退的話,我會破例一次。”

黑衣女子笑道:“月公子無須動怒,我們追你也隻是想和你交個朋友,既然月公子不願意,我們也不會勉強。這樣吧,我們做個交易,我放你離開,撤回我們所有的人,你把你身邊那個姑娘交給我。”

見月弄寒扭頭看向她,淩汐池連忙雙手護住自己,道:“月弄寒,我還用真氣救你來著,你可不能不講武德。”

月弄寒噗呲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頭,笑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勉為其難保你一次吧。”

黑衣女子道:“月公子,你可要想清楚了,當真要與我們為敵嗎?”

月弄寒冷哼道:“難道我們還能做朋友?”

說罷,他微微抬腿,凝聚功力於腿上,全身化作一道殘影,朝那黑衣女子攻去。

淩汐池見他施展過這種腿法,速度極快,極為淩厲,尤其是在月弄寒現在不被毒束縛的情況下,更為的霸道。

那黑衣女子指力一繞,頓時從她的指尖飛出了五朵九心曼陀羅,以五行的方位組成了一個陣法,將月弄寒圍困在其中。

隻見五朵原本小小的花一經祭出,遇風則長,瞬間變得像一堵牆般大,每一片旋轉的花瓣變得如鋼刀一般鋒利,朝月弄寒慢慢聚攏。

那黑衣女子拔劍出鞘,輕盈的身子在那花上虛踏一步,如蛺蝶穿花一般朝月弄寒攻去,眨眼之間便纏住了月弄寒。

這時,隻聽她冷聲道:“冰冽,還不動手!”

淩汐池聞言,隻覺一股血衝上了腦門,回頭一看,隻見那岩石後又緩緩的走出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真的是冰冽!

太陽已逐漸升高,初秋的陽光還帶著暖意,可再暖的陽光似乎也暖不了那白衣青年冰冷的眼眸。

淩汐池不知道該說什麼,看著冰冽一步步的走向她,她不自覺的按上了手中邪血劍的劍柄。

冰冽眼眸一緊,腳步一滯,淩汐池的動作似乎刺傷了他,他停下來冇再前進。

黑衣女子又催促道:“冰冽,你還在等什麼?”

冰冽抿緊了唇,他看了看淩汐池,又看了看在一旁纏鬥的兩人,伸手拔出了劍,卻不是攻向了淩汐池,而是朝那黑衣女子攻去。

空氣驟然冷了下來,讓人如置冰天雪地,一道亮眼的劍光閃過,天空彷彿有雪落了下來,雪花揮灑之處,草木碎石皆瞬間被絞碎,化作虀粉。

淩汐池吃了一驚,冰冽從未教過她這套劍法,這套劍法起劍剛厲霸道,結劍卻帶著陰寒之氣,甚至連周邊的樹木草叢也凝結了一層淡淡的冰霜,莫非這就是曝寒劍,一曝之下十裡寒之。

那黑衣女子大驚失色,怒道:“冰冽,你居然對我動手,你是要背叛主公嗎?你可知你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

冰冽道:“是又如何,殺了你,不就冇人知道了。”

前後一夾擊,那黑衣女子自然討不了好,慌忙之中,她的右手結了一個印,原本圍困著月弄寒的五朵曼陀羅瞬間合成一朵,朝冰冽飛了過來,阻擋住了冰冽的劍氣。

另一邊,她揮劍阻擋了月弄寒的進攻,兩人動作都極快,那黑衣女子劍法狠厲,月弄寒腿勁雄渾,瞬間漫天劍影腿影閃過,兩道人影糾纏在一起,分不清誰是誰,勁風四麵波及,隻聽得哢嚓幾聲響起,離他們較近的幾棵樹皆被齊刷刷的削斷,轟然倒地。

淩汐池心驚肉跳的看著,見冰冽一劍斬滅那朵黑色的曼陀羅花,劍光一凝,冰雪驟然又起。

那黑衣女子見冰冽又要用曝寒劍法,月弄寒此時也淩空一腿朝她踢來,她突然放棄了抵抗,雙掌一封,硬生生的捱了月弄寒那一腿,一道血泉自她的口中噴出,而她也藉助著月弄寒的腿力,瞬間倒退了數十丈遠。

落地之後,她當機立斷的雙手結了個印,頓時無數的黑色曼陀羅飛出,一部分朝冰冽和月弄寒襲來,一部分則包裹住那黑衣女子,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月弄寒看著那黑衣女子消失的方向,喃喃道:“一個護法都能有如此功力,看來這冥界不容小覷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