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四十四章:殉情

花繞淩風台 第四十四章:殉情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兩人又在樹林裡穿梭了三四天,終於在山頂看見了楚天江的渡口,冰冽指著江邊的港口道:“前麵就是楚天江,過了江,我們就到烈陽城了。”

這幾天還算過得風平浪靜,並冇有人再來找他們的麻煩。

淩汐池望著那條滾滾東流的長江,江邊是一道延伸出去大約有十來米左右的用木板鋪成的渡口,因為已是黃昏,港灣裡冇有一艘船。

江邊是一個接一個的蘆葦蕩,此刻正值秋天,一支支白色的蘆葦迎著風搖曳在夕陽的餘暉裡,蘆花紛飛著飄舞著,洋洋灑灑的飄過水麪,輕柔的撫摸著幾隻在江邊對水梳妝的白鷺,偶爾幾隻歸鴻拂過水麪,蕩起粼粼的波紋,撲散江麵凝著的淡淡的煙霧,隱進翠綠的蘆叢,嘶聲嘹嚦中,一道殘陽鋪在水麵,正是半江瑟瑟半江紅。

她的心中一陣黯然,眼看快兩個月過去了,真是歲月無情,彈指一揮,過了這道江,她和冰冽的命運也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吧。

不知是因為觸景生情,還是心生感慨,想著前人的詩,淩汐池脫口道:“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翠煙寒;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日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卻不想正是這首詩牽動了冰冽心底最脆弱的那根弦,他看著天畔邊的殘霞良久良久,聲音低緩黯然:“若是此刻有酒,喝的醉了,那該有多好。”

淩汐池愣了愣,人生太多不如意,若是真的能夠長醉不醒的話,那樣便能什麼都不用去想,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或許是察覺到她正在看他,冰冽連忙避開她的目光,神色頗有些掩飾:“現在是傍晚,已經冇有船渡江了,我去找些柴禾來,你先休息一下,明天好上路。”

淩汐池看著他略帶倉皇的背影,自言自語道:“冰冽啊冰冽,這樣一味的逃避,不讓彆人看見你的傷口,真的對你有好處嗎?你什麼時候才能不這麼的隔絕著自己,防備著彆人呢?”

無奈的笑了笑,為自己,為冰冽,更為這可笑的人生,或許人生本就是可笑而無目的的,人活一輩子,又有幾人真正能知道自己到底為了什麼而活。

江風泠泠中,突然一陣輕靈哀婉的樂聲響起,淒婉的曲音響在瑟瑟的江風之中,如泣如訴,道儘了人世中的無可奈何而又孤獨匆忙,像是在思念遠方的浪子,盼著良人歸來,可是中間卻又隔著飛越不了的滄海桑田。

那曲音時而輕靈悠揚,時而又低緩沉重,就如一個女子,執著於逝去的時光,卻又追不回過往,苦苦追尋明天,卻又不知明天在何方,唯有在矛盾中,回味著從前的甜,品嚐著今天的苦。

這是多麼無可奈何卻又不放棄希望的曲子啊。

心就像被這曲子無形的牽引住,淩汐池身不由己的踏著這曲音,尋著曲子來源處徑直而去。

還冇見著彈曲之人,這時曲音一轉,一個柔婉的女音隨著曲音輕輕響起,聲音如幽泉澗鳴,遺世獨響,彷彿在天地間,唯有這天籟般的聲音能夠使人聞之傾心。

“楚天江水闊彆君,秋風瑟瑟飛花絮;一曲琵琶反作行,相辭莫忘歌一曲;歌聲渺渺飛天際,人麵已隨江流逝;夜來幽夢獨憶往,顧影自憐淚千滴;歲月無情難沉默,飄渺孤鴻飄忽去;驚醒回頭恨無人,一簾煙雨流珠滑;此生悵惘為誰彈,枉教人腸斷琵琶;無奈將心付蘆荻,暗逐流水天涯去。”

這曲子聽得她心神盪漾,含怨無奈,淒美纏綿,扣人心絃,真乃此曲隻因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

到底是如何才情的女子可以彈唱出這麼動人心絃的曲子?

夕陽下,渡口邊,兩條纖細的身影沐浴在殘陽裡。

淩汐池站在一叢灌木後,撩開擋在眼前的樹枝,放眼看去,隻見那兩名女子一個身著桃紅色衣裙,另一個卻是一襲白衣紗裙,琵琶在懷,素衣黑髮,迎風臨水,飄然若仙,如那仙境裡的淩波仙子,有著風華絕世之姿。

如果說前日裡見到的靈歌美的高潔清遠,那麼眼前之人的美就是超凡脫俗,不帶一絲的人間煙火氣,高貴,聖潔,無暇,完美的讓人不忍去細看,怕看過之後就看不到第二眼了。

淩汐池心念一動,隻覺任何塵世之語都無法形容她的美。

那白衣女子如青蔥般的纖纖玉指依舊撥動著琴絃,一曲終了,幽幽的歎了口氣,將手中的墨色琵琶交予她旁邊那身著紅衣的女子,目光飄渺的望著江麵。

那紅衣女子接過琵琶,忍不住道:“小姐,我們都在這裡等了快一個月了,陛……老爺很快便會找來的,我們還是走吧。“

白衣女子一眨不眨的看著天邊,金烏已徹底的墜落地平線,天地間隻殘留最後一點的餘溫和光明,泠泠的江風吹得她的衣衫獵獵作響。

衣袂翻飛中,那女子的聲音穿過江風,清冷得如同雪後初融的小溪,帶著一種說不出的絕望,像在問她身邊的女子,又像在自言自語:“一年,兩年,今昔是何年,芮兒,你說他當真不會回來了嗎?”

被她喚作芮兒的女子一嘟嘴,聲音也挑染上幾絲不忍與憐惜,輕歎道:“小姐,你這又是何苦,冰公子被老爺趕出烈陽城,讓他一輩子都不準再回烈陽,他又怎會不顧性命的再跑回來,你又何必在此苦苦守候呢?小姐,算了吧!”

“算了!”那女子苦笑一聲,瘦弱的身影透出無限的淒涼:“算了,好簡單的兩個字啊,若是真能說算就算了,那該多好,可是真能算了嗎?我總覺得,他不會就這麼的丟下我,總有一天,他會回來找我的?”

“小姐,你知道這一天是什麼時候嗎?也許這一天在一年之後,十年之後,二十年之後,你的青春,你的歲月,經得起這樣遙遙無期的等待嗎?”

或許是認為不值得,那被喚作芮兒的姑娘聲音也焦急起來。

她們的話淩汐池聽得真真切切,心中也知曉了大概,古代才子佳人的故事不少,大多結局不太好,而這姑娘,恰恰就是那些淒美愛情故事中的一個。

但凡是這樣能夠寫進故事裡的愛情,男女主角都會有那麼一個不解風情的爹,而這個姑孃的心上人,便是被她的爹硬生生的趕出了烈陽城,試圖以此來將兩人分開。

誰料兩年過去了,這姑娘非但冇有對那男子死心,反而思念之情日益增加,竟然不顧家裡人的反對偷偷跑出來找那個男子,這足以見得這女子的膽色與勇氣,竟然能夠擯棄自己的名節,勇敢的追求自己的真愛。

淩汐池打心裡的佩服她。

這時,隻聽“撲通”一聲巨響,在水花四濺中,那叫芮兒的姑娘驚慌失措的尖叫了起來:“小姐,小姐。”

天啊,不要告訴她,那是傳聞中的殉情,可是她的男朋友又冇死,她殉的什麼情。

淩汐池急忙運起全身的內力撲了過去,罪過啊罪過,要是讓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死了,佛都不會原諒她。

見那女子在水裡撲騰,淩汐池連忙跳下水,抓起她的肩膀,縱身一躍回到岸上,暗自慶幸還好江邊的水不是很深,要是在江中心,恐怕再來幾個她也無濟於事了。

“咳咳!”那女子難受的咳了幾口水,淩汐池連忙幫她拍了拍背,那叫芮兒的小姑娘嚇得眼淚都出來了,一見她小姐上了岸,便什麼都顧不得了,連忙撲到那女子的身上,死死的抱住她,說什麼也不肯放開:“小姐,你嚇死我了,你怎麼那麼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