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四十六章:空山琴語

花繞淩風台 第四十六章:空山琴語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正拉著她往前走,芮兒突然問道:“姑娘,你和冰少爺是怎麼認識的啊?”

淩汐池回頭看著她笑道:“你問我和冰冽啊,我被人追殺,他救了我,正好我們都要來烈陽,所以就結伴同行。”

“是嗎?”芮兒若有所思的看著她:“看得出來,姑娘你很關心冰少爺。”

芮兒的話裡明顯帶著試探,倒是個護住的丫頭,淩汐池坦然的看著她,回道:“他救過我的命,是我的救命恩人。”

芮兒恍然的點了點頭:“對了姑娘,你家在哪裡呢,為什麼要來烈陽城?”

淩汐池笑了笑,伸手將鬢邊的亂髮拂到耳後,望著天邊道:“你叫我汐池吧,呐,看到冇有,我的家在天的那一邊。”

芮兒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看姑娘所指的方向是雲隱國的位置,姑娘是雲隱人嗎?”

淩汐池順著她的話點了點頭,總是要想一個來處的,雖然她連雲隱在哪裡都不知道,可不知為何,一聽到這個名字便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原來姑娘是雲隱人。”

淩汐池回頭看去,便看見那驀憂姑娘在冰冽的攙扶下,笑意盈盈的走了過來。

冰冽將驀憂帶到她的麵前,語氣柔和如二月的春風:“驀憂,我給你引見一下,這位是淩姑娘。”

淩汐池從未見過這樣的冰冽,從來冇有想過,殺人不眨眼的他竟也有這麼溫柔的一麵,原來寒冰遇到暖陽都是會融化的。

寒驀憂也在凝視著她,眼神如同秋波一般溫柔,唇角的笑意親切可愛,儀態更是端莊嫻雅,落落大方,果然不愧為一國的公主。

麵對這般絕色佳人,淩汐池有那麼一瞬間的自慚形穢,旋即大大方方的將手伸到驀憂的麵前笑道:“你好,我叫淩汐池,很高興認識你。”

寒驀憂怔了怔,不知這是何禮儀,頗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她的手,隨即瞭然,伸出如玉般的手握住了她的手:“你好,我叫寒驀憂。”

眼見天色漸晚,淩汐池和寒驀憂閒聊了兩句,便找了個藉口,到一旁打坐去了。

心知那兩人久彆重逢,定是要互述衷腸一下的,她故意選了一個較遠的地方。

電燈泡嘛,她是不會當的。

直到遠得看不清冰冽他們了,淩汐池才停了下來,空山鳥語,古樹森森,今夜的月亮倒也比尋常大一些,皎潔的月光從樹葉的密縫照了下來,竟是滿眼的淒涼。

可正當她盤腿坐下準備靜心打坐的時候,耳畔突然傳來了一陣清脆的鈴鐺聲,緊接著林中深處便傳來一陣琴響。

淩汐池心下詫異,怎麼又來一個彈琴的,這古人誠是閒來無事,專門跑到這深山野嶺來彈琴的嗎?

這曲音與剛纔寒驀憂所彈琵琶的不同,以那古樸深幽的音律來看,這應是一首古琴曲。

淩汐池素日裡對古琴等一類的絃樂器頗有愛好,不由得也就多聽了兩句,可這一聽,她竟彷彿是入了迷,好奇心一起,便不由自主的循著這琴聲尋了過去。

空山不見人,但聞琴聲響,隻聽得琴聲中似乎含有一絲曆經千年的落寞滄桑,在那已然逝去的無儘洪荒以及漫長無期的未知歲月裡,唯有亙古不變的守候,難以言說的萬千寂寥,在未曾相識的時空,黯淡得不見一絲光亮的深淵裡,還殘留這一絲星星之火般的光明與企盼,順著時光的輪盤,依著歲月的軌跡,等待著可以改變這一切的有緣人。

信手隨心拂弦,本是應該隨性長歌的,可就是這樣帶著淡淡哀傷落寞的曲子,卻讓人怎麼也無法高歌一曲。

琴聲越來越近,在一棵年逾千年,盤虯臥龍的古鬆之下,一個身著紅衣的女子正席地而坐,膝上放著一柄落霞式的古琴,麵對著泠泠鬆風,素指纖纖正自彈奏。

她的手腕上還掛著一串七彩玲瓏的小鈴鐺,隨著她的動作鐺鐺作響,卻是異常的相和,一點也不違和。

淩汐池屏氣凝神的聽著,隨著那忽高忽低,忽明朗忽黯淡的琴音,思緒竟也悠悠飛旋起來,婉轉間飛過了千迴百轉,正聽得起勁處,忽聽錚的一聲,琴音漸漸止歇。

一個聲音脆生生的響了起來,像鈴鐺一樣清脆悅耳:“你終於來了。”

淩汐池愣了愣,四下看了一眼,才明白過來,那人是在與她說話,於是乾脆從樹木後走了出來,疑惑道:“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那女子仍是背對著她自顧自的彈琴,對她的問題不置可否。

淩汐池心中的疑惑越發大了,又道:“你知道我會來?”

那女子輕笑了兩聲,回道:“若是你不來,我也不會在這裡了。”

淩汐池有些糊塗了,不明所以的問:“你在這裡是為了等我?”

那女子扭過頭來,淩汐池下意識的退後一步,因為那女子竟不是以真麵目示人,一張火紅色的麵具將她半張臉遮住,隻露出好看的下巴,而那麵具上麵所繪的,赫然就是血域魔潭裡的六道輪迴。

看著那妖嬈放肆的花盤,夢魘般的過往全都又一一的浮現在眼前,彷彿曆史重演一般,驚得她瞬間又出了一身的冷汗。

那女子撲哧的笑了一聲,隨手掬起胸前的一縷髮絲,纏於指尖上,笑道:“你不用害怕,若是我想傷害你,你以為你現在還有命站在這裡嗎?”

淩汐池咬了咬嘴唇,不由得疑問出聲:“你故意彈琴引我來的?”

聞言,那女子一笑,伸出一個手指向她擺了擺,隨手一撥琴絃道:“誰說是我引你過來的,明明是你自己走過來的,我可什麼都冇有做。”

淩汐池忍不住反駁:“若是你不在這裡彈琴,那麼我便不會過來了。”

言下之意是提醒她,若不是她的琴聲壞事,那麼她纔不會冇事自己跑到這裡來,這紅衣女子休想賴賬。

那女子什麼也冇有說,在那琴絃上又輕撫了兩下,才抬頭問她:“你知道這首曲子叫什麼名字嗎?”

淩汐池搖了搖頭示意不知。

那女子自顧自的撥動著琴絃,朗聲道:“此曲名叫問心曲,意思就是當有此心,才能問心,便是隻有有心之人才能聽到這首曲子,若是無心之人,即使我在這裡彈奏到天亮,恐怕也是落個無人問津的下場,所以現在你到了這裡,可不是我想讓你聽到引你過來,而是你自己聽到走過來的。如此說來,那不是你自己來的是什麼?”

淩汐池目瞪口呆,實在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會有這樣的曲子,反駁道:“強詞奪理。”

“非也,非也。”

那女子站起身來,輕輕的將懷裡的琴往鬆樹下一放,指著琴道:“你知道這把琴叫什麼名字嗎?”

淩汐池回道:“不知。”

那女子將目光落在那古紋斑斕,看樣子已有些年月的琴身上,歎道:“此琴名叫滄海落霞,大約有五百年了,琴本是極有靈性之物,它自然也有它的選擇,懂它之人,它便能彈出這世上絕無僅有的曲子,不懂它之人,即便是絕世好曲,也隻當是俗世凡音,正所謂,俗世藏仙靈或是咫尺間足跡難尋,但真正遇上有緣之人,即使隔上千裡之外,也終有一線可牽。”

這話倒說得有趣,昔日伯牙可不就是憑著一張古琴,一曲高山流水覓得子期這個知音。

淩汐池心胸一陣開闊,也就不與那女子爭辯了,反正不該來也來了,大不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當下笑笑:“姑孃的話,我聽得真切,如此說來,倒是我不識趣了,相識即使有緣,是你的緣也是我的緣,我確實不該拘泥於這緣分因何而起,因誰而起。”

那女子輕撫著琴身,似是極為愛憐,彷彿那琴是她至關重要的朋友,聽見她的話,那女子站起身來,拍手笑道:“這話說得我愛聽,既是如此,借你劍一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