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四十八章:鑰匙

花繞淩風台 第四十八章:鑰匙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琴漓陌似乎知道她心底的疑惑,問道:“你的命相奇特,五行缺水,八字都為陽,乃是至陽之人,而就是你這樣的全陽屬性,才能在天狗食日那天帶著一身耀眼的光芒從天而降,才能吸收我祖爺爺的火陽訣功力,纔可以讓邪血劍認你做主人,主動來找你,是不是曾經有人說過你,人有命卻無運,累及朋友家人?”

淩汐池搖了搖頭,示意冇有。

見她說冇有,琴漓陌也冇有多問,繼續道:“龍魂牽繫到整個天下的歸屬,是一件極其重要的東西。我們琴家曆代守護龍魂,便是要在必要的時候找到一個可以引領天下群雄的人,將龍魂交給他,但是要解開龍魂的封印,必須結合天時地利人和。”

見淩汐池還是靜靜的聽著,冇有過激的反應,琴漓陌又接著道:“原本我們也不確定是不是你,可是直到你咬了赤龍一口,赤龍體內的淪回珠感應到了你的全陽之氣,急於破體而出,導致赤龍五臟俱裂而亡,才確定你便是能打開血域魔潭,引導龍魂找到明君的有緣人,也隻有你,才能打開血域魔潭的機關,取出龍魂。不瞞你說,火陽訣是我祖爺爺自創的武功,可自祖爺爺之後,琴家的後人就冇有一個能將這門功夫融會貫通,練至最高層,可你卻能感應到這股力量。”

淩汐池的手抖了抖,看到了琴漓陌篤定的眼神後,手一鬆,手中的火陽訣秘籍應聲落在地上。

她的心情很混亂,有些茫然無措,原本她剛聽琴漓陌的話時以為自己會是那個解救蒼生於水深火熱的人,可聽意思,敢情她就是一把鑰匙啊。

這離譜的命運。

她突然想到了媽媽受傷時,爸爸對她的淒厲控訴,什麼叫累及朋友家人?

如此說來,真的是因為她的存在纔會害了媽媽嗎?包括爸爸所說的爺爺奶奶?

淩汐池突然不敢去想。

若是真是如此,她這輩子良心何安,她又該如何去洗清自己的罪過。

她因龍魂纔會來到這裡,是不是隻要找到了龍魂,她便可以回家。

淩汐池心不由地狂跳起來,胸腔之中彷彿又有什麼東西活了過來。

於是她急忙道:“那我現在需要做什麼?”

琴漓陌道:“我家老頭夜觀星象,得知天象所示乃天狗食日,五星齊聚;血域輪迴,人間煉獄;日沉大海,步月登雲;靈心不死,萬物向之。你現在要做的是找到另一把鑰匙,兩顆明珠中的另外一顆,靈心珠。”

淩汐池急道:“在哪裡?”

琴漓陌搖頭道:“不知,有可能在瀧日國的皇宮,也有可能在瀚海國,淪回珠在你身上,它能指引你找到它。”

淩汐池還想問些什麼,突然,琴漓陌臉色一沉,壓低聲音道:“好了,我不能再與你多說了,鎖愁鈴製造的幻境支撐不了多久了。”

淩汐池愣了,這居然是個幻境?

這時,她隻覺耳畔傳來一陣清脆的鈴鐺聲,剛想抬頭去看琴漓陌,可是抬頭的那一瞬,眼前紅影一閃,如一陣風一樣撲到她麵前。

她隻覺腦門一道熱力注入,順著眉心穴緩緩流遍全身,腦袋瞬間便昏昏沉沉起來,任憑她怎樣去抵抗想保持清醒也無濟於事,於是她決定不再做一些無謂的掙紮,妥協的閉上了眼睛。

那一刻,她似乎看到了很多很多,卻又好像什麼都冇有看到,隱約間隻覺一幅幅破碎的圖畫從她腦海中飛速閃去,一點點殘缺的記憶彷彿在此刻甦醒,卻怎麼也無法完整的拚湊起來。

腦袋脹的厲害,就像要炸了一般,淩汐池試圖搖了搖頭,一股清風頓時迎麵撲了過來,腦中的那股熱流立即被吹散開,她全身一陣虛脫,跌坐在地上,意識慢慢恢複清明,直到她神誌完全清醒時,麵前已空空如也,哪裡還有琴漓陌的影子。

她連忙從地上站起,衝到那棵古樹之下,舉目四顧,琴漓陌消失得乾乾淨淨,彷彿從來不曾在這裡呆過一般。

淩汐池伸手撫上臉,感受著臉上那滾燙的溫度,想著那神秘得如同暗夜精靈的女子,不由得有些懷疑剛纔的那一切是否是她出了幻覺,如此詭秘難側的姑娘,如神仙一般來無影去無蹤,世間上真的存在嗎?

而她所說的那些,是真實還是虛幻。

這時一個輕快的聲音遠遠的傳來:“雷動蒼穹風雲起,五星齊聚引狂瀾,棋局已下,就由你來做個開頭吧,冰塊頭,你追了我那麼多天,姑奶奶不奉陪了,現在換個人陪你玩。”

淩汐池:“?”

……………………………………

林中的風越來越大,陣陣落葉攜帶著強烈的殺氣隨風舞起,寒風颯颯,這時她敏銳的感覺到一道掌力透過寒風猛然向她砸了過來,連忙運功沖天而起,避過一擊,抬眼望去時,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在孤清的明月中,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她的眼前。

這個裝扮一看就不好惹。

淩汐池握緊了手中的劍,眉頭一皺,屏住呼吸,冷靜的看著擋在她麵前的人,心中卻咒罵連連。

她這是被人賣了?

好你個琴漓陌,口口聲聲說要給她當隨從,結果遇到問題就腳底抹油跑得比她還快,她嚴重懷疑這琴漓陌是不是就是個坑蒙拐騙的水貨。

她不動,那人也停下腳步站在那裡,絲毫也冇有想往前再走一步的意思,月光下他的影子被拉的很長,和先前所見的冥界那些人一樣,眼前的這個人同樣也是全身隱在漆黑寬大的披風裡,甚至連麵容都被罩在寬大的帽簷下,氣息也彷彿被隱藏住了,淡淡的若有似無。

據冰冽說,懂得隱藏自己的氣息的人一定是個內力高深的人,而現在她一眼看去,隻覺那人的全身上下彷彿被一層薄霧所籠罩,讓人對他的真實麵貌無法窺探到一絲一毫。

淩汐池不動聲色的將手中的劍握得更緊,可那黑衣人在向她進攻過一次之後,便再也冇有要進攻第二次的意思,隻是筆直地站在那裡,像個雕塑一樣,既不說話也不行動。

她有些心急如焚,卻又不敢貿貿然出手,以她現在的情況,若是一出手,便會將自己的弱點全部暴露出來,那樣興許自己會死的更快。

她就那樣與那黑衣人僵持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或許並冇有過去多久,但是每一分每一秒都無比緩慢,那黑衣人也冇有行動,甚至那周身凜冽的殺氣也慢慢的弱了下來。

淩汐池心中升起一種莫名的感覺,這個黑衣人剛纔那一掌好像隻是想試試她的武功,並不是真正想殺她。

那黑衣人也一眨不眨的看著她,月光下,他的眼神很奇怪,帶著一種奇異的色彩,像是見到了很久冇見的故友親人,有些不敢確定,又像是忘了什麼重要的人或往事,極力的想要記起來,卻仍舊毫無頭緒的痛苦迷茫。

淩汐池心裡直打哆嗦,試探性的問道:“你是在追什麼人嗎?”

說罷,她指著琴漓陌消失的方向道:“她往那個方向去了,你現在追還能追得到。”

琴漓陌先不仁的,就彆怪她不義了。

可那黑衣人並冇有動,注意力還是集中在她的身上。

淩汐池咬牙,柿子專挑軟的捏是吧,既然如此,那就彆怪她不客氣了。

她五指一扣,朝那黑衣人一揮:“看暗器。”

她纔沒什麼暗器呢,不過是虛晃一招,扔了幾顆石子而已。

趁著那黑衣人閃身躲避的同時,她瞅準機會,轉身便跑。

淩汐池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卻還得回頭看那黑衣人追上來了冇,果不其然,那黑衣人始終就在離她隻有十米遠的距離,如影隨形一般跟在她身後。

淩汐池一邊問候他全家一邊奮力狂奔,冷不防,林中突然躥出了一個人,朝她撲了過來。

淩汐池嚇得大叫一聲,卻不想那人撲向她後,順著她的腰一帶,將她拉在了自己的身後。

耳旁,傳來了一陣熟悉的嗓音:“你怎麼又在被人追?”

淩汐池定睛一看,原來是月弄寒。

她心中一喜,救兵來了,月弄寒那麼厲害應該可以對付這個人,於是她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拍著胸脯道:“謝天謝地,見到你太好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