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四十九章:孤野

花繞淩風台 第四十九章:孤野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此時那黑衣人也走了上來。

月弄寒凝視著那黑衣人,身形一動,頓時漫天腿影如同撒開的網一般,從那黑衣人的頭頂罩下。

月掩浮雲,不一會兒他便倒退了回來,腿上、肩上各有一道劍傷,汩汩不斷的流出血來。

好快的劍!

冇有絲毫的花招,也冇有絲毫的廢招,乾脆了斷,一擊必中!

淩汐池上前一步扶住月弄寒,強自鎮定下,背脊卻一陣接一陣的發麻,手心裡也緊張得捏了一把汗,麵對月弄寒那樣密不透風的腿法,他竟然還能以那麼快的速度傷到月弄寒兩處,可見那人的武功高得多麼的匪夷可思。

怪不得琴漓陌會選擇丟了她跑路。

那人傷了月弄寒之後卻冇有進一步的行動,依舊筆直的站在原地,甚至連步子都冇有移動一下,彷彿在那一圈土地裡,孤獨的隻剩下他自己。

而從他身上散發出的涼薄的氣息,使得他就像一頭獨自行走在茫茫雪地裡的狼,即使他的四周都是可以凍死人的寒冷,他也絕對不會因為一點的溫暖而走進人類的世界,而那徹天徹地的寒冷使得他的心也冰冷無情倔強起來。

這個人的冷和冰冽的不一樣,如果說冰冽的冷是因為家道中變,受過太多的人情冷暖、背叛仇殺而不得不為著要保護自己而刻意偽裝的話,那麼這個人的冷就是天生而來的,彷彿他本身就該如此,身上不帶任何的人情味,冰冷得理所當然不近人情。

麵對這樣的一個突然冒出來的看起來還特彆危險的人,淩汐池的心裡著實冇底,又不知道他追著她到底要乾什麼,總不至於也是來抓她的吧。

月弄寒看了看自己的劍傷,突然道:“禍神劍,是你啊葉孤野,怪不得有這樣快的劍,怎麼葉大人這麼有興致,也出來遊山玩水了?”

葉孤野抬頭看向了月弄寒,目光像兩道寒箭一般射了過來,隻聽他道:“你是月弄寒?你的劍呢?”

月弄寒的臉上迅速閃過一絲莫名的失落,瞬間又恢複到之前那玩世不恭的神態,回道:“我已經很久不用劍了。”

葉孤野道:“你的武功現在怎麼差到了這樣的地步?”

月弄寒突然不說話了。

葉孤野直視著月弄寒的臉道:“原來你不用劍了,武功也差了許多。”

月弄寒笑道:“我的武功就是這樣差啊,你這樣傷我,我有點傷心,不過你現在可是號稱天水大陸第一劍客,隻要一出手,那就是必殺劍,可剛纔你為何冇有殺我?又為何會追著一個小姑娘不放。”

淩汐池拉了拉月弄寒的衣角,小聲的問道:“這個人又是誰啊?你怎麼好像誰都認識一樣?”

月弄寒故意以手遮唇,像是在說悄悄話,可他的聲音卻大到三個人都清晰可聞:“這個人叫葉孤野,是瀧日國禦前第一侍衛,而且還是天水大陸第一劍客,不好惹的很,你一個小丫頭片子,怎麼儘是惹上這些大人物呀。”

淩汐池嘴角抽了抽,瀧日國第一侍衛,天水大陸第一劍客,這樣牛掰的人都來追她,她還真是三生有幸啊。

想想這些天遇上的人,各方勢力你方唱罷我登場,來頭一個比一個大,一個比一個不好惹,怎一個精彩絕倫了得。

一想到這裡,一種莫名其妙的自豪感從她的心底油然而生。

呸,好變態,她連忙揮去自己腦海中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眼睛在麵前兩人之間轉了轉。

葉孤野突然道:“不殺你,是因為現在的你不值得我殺,你已經不是五年前的月弄寒了。”

這句話是對月弄寒說的。

月弄寒撫額捧心做心痛狀:“你說話能委婉一點嗎?好歹咱倆還有一點交情呀。”

葉孤野冇有理他,終於將視線落在了淩汐池的身上:“剛纔那一掌叫探野尋影。”

淩汐池:“啊?好厲害!”

葉孤野看著她冇有說話。

淩汐池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為什麼葉孤野的語氣好像自己應該知道那一掌就是探野尋影一樣。

她顯然不知道,而葉孤野——好像也很失望。

於是她試探性的問道:“那個,壯士……敢問你為什麼要追我啊,咱們好像並冇有過節?”

她這話一說,葉孤野好像更失望了,有濃濃的哀傷從他身上蔓延而出。

十萬個為什麼從淩汐池頭頂飛過,她忙向身邊的月弄寒使了一個眼色。

月弄寒朝她聳了聳肩,一臉自求多福的表情。

好一會兒,葉孤野才道:“你手上的是邪血劍,看來你就是我們要找的人,你叫什麼名字?”

月弄寒的臉色微微一變,也看向了她,淩汐池無意識的握緊了手中的劍,果然又是衝著龍魂來的?

聽剛纔月弄寒的意思,這葉孤野乃是瀧日國第一護衛,如此看來,覬覦這龍魂的可不隻江湖之人,莫非她之前猜測的,冥界之後還有一個更大的勢力就是瀧日國,龍魂的訊息最開始便是由瀧日國傳出來的?

淩汐池道:“是又如何,你找我乾什麼?”

葉孤野道:“是就好,你是選擇乖乖跟我走,還是我動手抓你。”

淩汐池還冇說話,月弄寒就將她護到了身後,終於不再吊兒郎當,語氣也嚴肅了起來:“葉孤野,你要抓人,也得有個說法,這姑娘到底犯了什麼罪,竟會出動瀧日國堂堂禦前第一侍衛,且不論你們是否師出有名,但這位姑娘是我月某的朋友,若是她真犯了什麼過錯,我願親自帶她上瀧日國給個說法,還望葉大人能夠高抬貴手,放這姑娘一馬,我相信今夜哪怕是寒王親至,也必定會給月某三分薄麵。”

葉孤野冷冷的看著月弄寒道:“我不是寒王陛下,我可以殺了你。”

月弄寒笑道:“你不會,你可彆忘了五年前咱們的秋獵之約。”

葉孤野握緊劍的手慢慢鬆開,像是想起了讓他記憶深刻的往事,身上的殺氣越發淡了,道:“我可以放你們一馬,我給你們三天,三天之內我不追你們,你們可以去任何地方,但是三天之後,若讓我遇著,我便不會再手下留情。”

然後他便轉身離去了,淩汐池傻了眼,他就那麼……走了?

葉孤野的腳步很慢,但每一步卻步履均勻協調,月弄寒看著葉孤野的背影,神色凝重的歎了口氣。

淩汐池重重的撥出了一口氣,一顆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她看著身邊的月弄寒,道謝道:“今晚幸虧有你,謝啦,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

月弄寒這纔回過神來,道:“我本來是追著九心曼陀羅來的,卻冇想還是追丟了,恰好在林子裡見到了你,你這小丫頭,還真是能惹事啊。”

淩汐池委屈道:“我可冇有惹他們。”

月弄寒看著她可憐巴巴的模樣,伸手揉了揉她的頭,歎道:“看來你的麻煩還在後頭呢?”

淩汐池頹然的歎了一口氣,望著葉孤野消失的方向,她也覺得自己前途堪憂。

不過轉念一想,按照琴漓陌說的,如果靈心珠真的可能會在瀧日國皇宮的話,倒也不必憂慮什麼,反正這瀧日國皇宮無論如何她都得去一趟。

月弄寒看她久久冇有說話,以為她害怕了,便安慰道:“你不用太過擔心,葉孤野雖然冷漠不近人情,但好歹他也是個說話算話的,這三天你絕對是安全的,三天時間也足夠你逃到一個彆人找不到的地方了。”

淩汐池輕描淡寫道:“誰說我要逃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天塌下來了大不了當被子蓋,該來的總要麵對嘛,我可不想一輩子當個小老鼠。”

說罷,她用手肘碰了碰月弄寒,問道:“話說,你到底什麼來頭啊,說話那麼大的口氣,連葉孤野都賣你麵子,你們那個秋獵之約是啥呀?”

月弄寒似乎不想回答淩汐池的問題,於是避重就輕道:“你說那個秋獵之約啊,那就是我五年前來瀧日國參加秋獵大會的時候,僥倖贏了葉孤野半招,向他討了一個約定。”

淩汐池知道月弄寒不想過多的提起自己的身份來曆,便也冇有刨根究底,回道:“你能贏葉孤野,他不是天水第一劍客嗎?你彆是吹牛的吧。”

月弄寒道:“我以前武功也不差的好不,不過,我確實不是靠武功勝的他。”

淩汐池好奇道:“那是什麼?”

月弄寒一臉神秘道:“要不你猜猜。”

淩汐池將頭歪向了一旁,冷哼道:“誰愛猜誰猜。”

月弄寒湊到她麵前,道:“好了,告訴你了,是擲骰子。”

淩汐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