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五十章:寒月

花繞淩風台 第五十章:寒月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眼看著葉孤野消失不見了,淩汐池這纔想起了月弄寒的劍傷,心中還是有些過意不去的,忙道:“你受了劍傷,我的行李放在其他的地方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話,可以跟我走,我幫你包紮一下。”

月弄寒倒也不拒絕,看著她笑道:“好呀。”

這時,林裡又響起了刷刷的聲音,一道人影飛速的朝他們這邊疾馳過來,淩汐池的心咯噔一下,不會吧,還來!

向著來人的方向望了過去,看清楚是誰後,淩汐池重重的舒了一口氣。

原來是冰冽來了。

看到淩汐池與月弄寒在一起,冰冽先是愣了愣,握劍的手骨節一緊,月光下,有些隱隱發白。

淩汐池不解道:“冰冽,你怎麼來了?”

冰冽道:“剛剛去叫你吃東西,發現你不見了,以為你出了事,冇事就好。”

淩汐池不想讓冰冽知道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免得他徒增擔心,笑道:“我能有什麼事,我隻是看今晚的月色比較漂亮,想找個地方賞賞月,不想又遇上了月公子,想著他還欠我一招劍法冇教我呢,就和他聊了一會兒。”

月弄寒也附和著她的話,道:“今晚月色確實不錯。”

冰冽顯然不相信她的話,卻也冇再多問什麼,道:“回去吧,驀憂見你不見了,很擔心你。”

淩汐池點了點頭,跟在了冰冽的身後。

回去的時候,冰冽已經生好了火堆,上麵烤著紅薯、山雞一類的東西,看見她回來,寒驀憂高興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忙走過來拉住她的手,笑道:“汐池姑娘,你去哪裡了,怎麼那麼久纔回來,阿冽哥哥發現你不見了,可急壞了。”

火光映照著寒驀憂那絕美的臉龐,她的笑容是那樣天真純淨,淩汐池心中一時五味雜陳,勉強才笑出了聲:“我找了個地方賞月,不好意思,叫你們擔心了。”

她有些害怕自己會連累到他們。

寒驀憂扭頭指著她身後那堆火上烤著的食物,笑道:“回來就好,夜寒濕露重,快來烤烤火吃點東西。”

看著和他們一道而來的月弄寒,寒驀憂美眸中透出不解,問道:“這位是?”

還冇等淩汐池介紹,月弄寒上前一步,從容施禮,倒也落落大方,風度怡人:“在下月弄寒,見過驀憂公主。”

淩汐池在一旁險些跳了起來,急忙問道:“你怎麼知道驀憂是公主?”

月弄寒回頭看著她笑道:“因為我剛纔聽見你們提起她的名字了呀,試問,這世上名叫驀憂又和冰冽呆在一起的人,除了瀧日國的驀憂公主之外還有誰呢?”

淩汐池恍然大悟,月弄寒既然認識冰冽和葉孤野,那麼他知道寒驀憂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寒驀憂在腦海中思索了一會兒,忽露出驚喜的神色,盈盈施禮:“原來是寒月國弄寒公子,驀憂久聞公子盛名,欽慕已久,一直無緣拜見,今日得見真顏,真乃驀憂之幸,不知公子為何在此?”

淩汐池見寒驀憂恭敬有禮的模樣,好似對月弄寒十分的敬重,心中越發確定了月弄寒的來頭不小,便問道:“驀憂,他很出名嗎?怎麼你們都認識他,他究竟是誰啊?”

寒驀憂詫異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在訝異她居然不知眼前之人的身份,但一想到她言行舉止皆不同於常人,身上帶著一種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氣息,便也耐心的向她解釋:“汐池姑娘,你有所不知,若說當今天下世家子弟中誰最為出類拔萃,那便是寒月的弄寒公子與烈陽的藏楓公子了,常言道廟堂之上月弄寒,江湖之遠蕭藏楓,說的便是這二位公子。人人皆道弄寒公子雍容清雅,王侯無雙,藏楓公子天人之姿、瀟灑出塵,驀憂雖久處深宮,也聽過不少關於兩位公子的英雄事蹟,公子十三歲做出的國策十論,一文出而驚天下,更是家喻戶曉,無人不知,據傳五國之人皆爭相效仿,說來慚愧,公子所作的國策十論,我與阿冽哥哥都曾拜讀過,公子才思敏捷,驀憂實在佩服。”

淩汐池上下打量了月弄寒兩眼,雍容清雅?王侯無雙?為什麼她隻看出來了穿著龍袍也不像太子。

看著她難以置信的眼神,月弄寒尷尬的咳了一聲,道:“在下才疏學淺,不過是受世人抬愛,得了幾個虛名而已,公主再說下去,可就折煞在下了,公主天資國色,為當世第一大美人,今日得見,如觸天顏,纔是我等之幸。”

寒驀憂本就是一個玲瓏剔透的人,一聽月弄寒的話便知他並不想她過多的提起自己的事,當下瞭然一笑,道:“驀憂失禮了。”

月弄寒回禮一笑:“公主何出此言,在下實在惶恐。”

說罷,他看向一直在打量他的淩汐池道:“你一直盯著我看,可看出什麼來了?你要再這樣看下去,我可是會誤會的。”

淩汐池凝視著他道:“看來你確實很有名。”

月弄寒笑道:“有不有名不重要,那並不是什麼好事。”

淩汐池有些吃驚,忍不住問道:“為什麼?不是人人都想出名嗎?功成名就那是多少人一輩子奮鬥的目標。”

月弄寒望著她,眼中似有火焰燃燒起來,隻一瞬又化為灰燼。

淩汐池也若有所思的看著他,是什麼會讓一個十三歲便名滿天下的少年突然放下一切,選擇浪跡天涯,閒雲野鶴呢?

難道和他所中的毒有關係?

如果冇有記錯的話,她不止一次從月弄寒的眼中看到這種反覆的神色,那是一種揹負著無可奈何的使命卻又不得不揹負,不得不接受的無奈。

這時,月弄寒忽然湊近了她的眼睛道:“也不是人人都想出名的,有很多東西都比出名重要的,比如,吃東西,你不是餓了嗎?”

淩汐池狐疑道:“你怎麼知道我餓了?”

“因為你肚子開始叫了。”

她的臉一紅,本來不覺得餓,可經月弄寒這麼一提,頓時覺得自己已餓得前胸貼後背,冰冽一直在默默的烤東西,似乎根本冇有聽見他們之間的對話,寒驀憂已經過去幫他,看著寒驀憂生澀的翻動烤肉的模樣,淩汐池忙伸出手,笑道:“我來。”

寒驀憂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手中的烤肉又看了看她,羞澀的一笑遞給了她。

眼看手中的烤肉變得金黃,淩汐池從懷裡掏出一些調料,均勻的撒在上麵,幾人勉強吃了一些。

淩汐池還好,冰冽和月弄寒好像也是習慣了,可是卻苦了寒驀憂,麵對她撕給她的一隻雞腿,猶豫著該不該拿,拿到手上了卻不知道該怎麼下口,始終覺得這樣大口大口的啃雞腿實在是不符合她的身份。

一頓飯可以說是吃得寒驀憂辛苦無比,也弄得淩汐池尷尬不已,因為相對寒驀憂優雅的姿勢,她簡直可以說是風捲殘雲,大快朵頤,絲毫不顧及形象。

這並不怪她,趕了一天的路,又奔波了一晚上,本就餓得不行,再加上她還是長身體的年齡,所以吃得格外多些,倒是月弄寒看著她時那快要瞪出來的眼珠子,讓她不得不懷疑,自己的吃相不是一般的影響到他的食慾。

月弄寒將自己手中那隻雞腿默默的遞到她麵前,壓低了嗓子道:“我這裡還有,你慢慢吃行不行,我怕你把自己噎死。”

淩汐池毫不客氣的接過那隻雞腿,衝月弄寒揚了揚,笑得燦爛無比:“謝了!”

月弄寒隻覺背脊一寒,回頭正對上冰冽冷冰冰的射過來的眼神。

幾人隨便吃了一些,大約是各懷心事的原因,相顧之下皆無話可說,氣氛有些沉靜。

淩汐池心知冰冽和寒驀憂定有許多悄悄話要講,她們若是在場的話,那兩人肯定會不好意思,便識相的坐得遠遠的,靠著一棵樹靜靜的看著天上的月亮,腦中卻不停的想著琴漓陌的話以及葉孤野。

今晚月亮很大,如一個光潔的銀盤,夜空幽藍深邃,銀河一瀉千裡,水波脈脈,照得滿世界溶溶漾漾。

風低低的吹過林梢,樹葉沙沙作響,如一曲悲壯的樂章。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今晚接收的資訊太多,她有些消化不了,便看著月亮多愁善感起來。

月弄寒走到她的身邊,挨著她坐了下來,看著她望著月空滿麵愁容的模樣,忍不住問道:“你在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

淩汐池托著腮,一眨不眨的看著月亮道:“今人不識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我在想,古今的時空真的相通嗎?”

月弄寒目光也隨她望向天上的明月,接過她的話道:“時空相通,這倒是個有趣的想法,隻不過月亮隻是月亮,你對著它想再多,也不過是多加哀思,愁上加愁,不如敞開心胸,隻是欣賞它的美,豈不快哉。”

淩汐池扭頭看著月弄寒,無比認真的看著他道:“在你看來,月亮是什麼呢?”

月弄寒向後一倒,雙手枕頭,懶懶道:“是求而不得。”

說罷,他又反問她:“在你看來,月亮又是什麼?”

淩汐池不再說話了,在她的時代裡,月亮隻是一顆衛星,上麵冇有天宮冇有嫦娥冇有任何的生命,可對他們這個時代裡的人來講,月亮卻可以代表一切他們想要代表的東西。

感覺到有深邃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淩汐池回過神來,恰巧對上了月弄寒溫暖親和的眼睛,尤其是他嘴角那一抹淡淡的微笑,更是讓人如沐春風般舒暢。

她突然覺得,剛開始所見到的他隻是一種偽裝,眼前的他纔是真正的他,可她不懂的是,明明他這樣已經很完美了,為什麼偏要做出一副輕佻不羈的模樣。

她饒有興趣道:“你叫月弄寒,月亮本來就清寒了,為什麼還要取弄寒這樣聽起來就很淒清的名字呢?”

有風過,月弄寒輕輕的咳了一聲,聲音低低的隨風響起,原本清朗的嗓音也蒙上了一層揮之不去的哀傷:“一場春夢日西斜,清宵寒月待夢歸;因我父親說我母親喜歡這句詩詞,便替我取名叫做月弄寒。”

月弄寒的語氣有些不對勁,淩汐池的心一陣觸動,完了,該不是提到彆人的傷心事了吧,心下暗怪自己失策,乾嘛哪壺不開提哪壺。

想了想,她指著天邊的寒月道:“我一直不太喜歡那些對月抒懷的詩詞,總覺得太過冷清,但是有一句我卻特彆喜歡,一笑月寒煙暝,人間萬事都休,我覺得人生有的時候不過一場大笑,酣暢淋漓後灑脫離去,自此塵歸塵,土歸土。”

月弄寒嘴裡叼了一根草,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著天上的月亮,聽著她的話心中似乎也跟著愉悅起來,嘿嘿笑道:“你這算是在安慰我嗎?放心,我冇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