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五十一章:動靜

花繞淩風台 第五十一章:動靜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心道我纔不是安慰你,那是她的夢想,她也想要一場不被束縛酣暢淋漓的人生。

可現如今,這個理想也隻能是奢望了吧,若真如琴漓陌所說,她的命數是會連累到身邊的親人朋友的話,她這一輩子又怎能過得灑脫自在呢?

甚至,她都不確定自己是否要再跟著冰冽上路,她怕自己會連累到冰冽和寒驀憂,可她又不忍心看著冰冽一個人去找藏楓山莊算賬,冰冽已經那麼慘了,若那時再冇人幫他的話,孤立無援的感覺是會很難過的吧。

淩汐池的思緒有些雜亂無章,她想幫冰冽,幫完之後再去找靈心珠,可實力又不允許。

這時,她突然想到了琴漓陌的話,琴漓陌說她身上有琴無邪的功力,還給了她火陽訣的秘籍。

思及這段時間發生的種種,她確實能感覺到自己身體裡有一股不屬於她的強大力量,於是她找了一個藉口,到一旁將火陽訣的秘籍翻了出來。

可她剛翻開秘籍,便傻眼了,連續翻了幾頁後,一口老血更是險些噴了出來,這哪裡是火陽訣,這分明就是一本無字天書,整本秘籍乾淨得跟水洗過一般,除了封麵三個大字,裡麵一個字一個圖案甚至一個鬼畫符都冇有。

淩汐池捏著那空白的紙張,愣了半晌也冇想通這是為什麼。

琴漓陌居然拿了一本假秘籍糊弄她!

“琴漓陌你個坑貨!”

淩汐池咬緊牙握緊了拳頭,除了想暴揍琴漓陌一頓之外,更多的卻是痛恨自己的無能,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菜鳥得到了一個滿級賬號,擁有最頂級的裝備,可是她不會用呀,想重新開始練技能卻又不知道該從何練起。

她並不覺得自己能聰明到開創一套屬於自己的功法,那麼,她想在短時間內提升實力幫冰冽對付蕭藏楓就是癡人說夢了。

淩汐池迷茫的看向遠方,這個藏楓公子究竟有多難對付呢?

她越想越煩躁,連帶手中的無字天書也越看越礙眼,於是她站起身來,賭氣般的將那本火陽訣的秘籍扔了出去。

秘籍落在了不遠處的一處灌木叢,像是砸到了什麼東西,發出了一聲悶響。

這時,離她不遠的月弄寒突然坐了起來,呸的一聲吐掉了嘴中的草,望著他們前方的灌木叢。

緊接著,冰冽也自火堆旁站了起來,手握上雪禦劍的劍柄蓄勢待發。

看著霎時間進入戒備狀態的兩個人,寒驀憂抱緊了身邊的芮兒,一雙杏眼不安的看向了冰冽,低聲道:“阿冽哥哥,怎麼了?”

芮兒伸手拍了拍寒驀憂的手,全身不自知的發著抖,顫抖著聲音道:“公主莫怕,有奴婢在。”

淩汐池也跟著站了起來,一眨不眨的看著那叢灌木,林中無風,那灌木卻無風自動。

雖然隻是輕微的抖動,但是卻能讓人肯定,那裡麵藏著活的東西,隻是不知道那東西是人還是動物,淩汐池將手按上了邪血劍的劍柄,和月弄寒對視了一眼,兩人一左一右驟然發動攻擊,頓時長劍如虹,腿勁如山,狠狠的摧向那灌木叢。

灌木叢轟然炸裂,草木揮灑之間,一道黑影如輕煙繞進林中,如水墨殘影一般消失不見。

好傢夥,盯人都盯到他們眼皮子底下了。

淩汐池正要追將上去,月弄寒伸手拉住了她,蹙著眉頭道:“彆追了,追不上的。”

淩汐池望著那黑影消失的方向,一臉發懵道:“這是什麼身法,這麼快!”

冰冽道:“這是移形換影身法,乃是最上層的輕功,當今世上會此輕功的少之又少,能請得動這樣的人,看來盯上我們的人來頭不小。”

寒驀憂整個人都縮在冰冽的身後,受到驚嚇的模樣使得她越發楚楚動人,這番風情,任誰見了,都會忍不住心生保護之慾。

“阿冽哥哥,我們該怎麼辦?”

冰冽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你不用怕,不會有事的。”

淩汐池看了看身後的柔弱美人,又看了看那人消失的方向,心想,這一次來的又是什麼人呢?

看來,是到了該說再見的時候了,她幫不了冰冽,卻有可能拖累他。

接下來的路,是該自己走了。

淩汐池暗暗下定決心,看向身邊的月弄寒,低聲道:“我能請你幫個忙嗎?”

月弄寒漆黑的眼瞳直直的看著她,旋即點了點頭。

她湊近他的耳旁道:“幫我撒個謊。”

她不知,眼前這一幕落在冰冽他們眼中,又是另一番風景了。

月光越加清寒,像是一個肅穆的美人,靜靜的俯瞰著這萬裡河山。

漏窗一痕,草木扶蘇;月華如水,傾瀉入室,卷著那嫋嫋的奇楠沉香,溫柔的照在那正臨窗對月,揮灑墨毫的男子身上。

這時一陣冷風透窗而入,一道黑影掠過窗紗,瞬間在那男子身後站定,旋即單膝跪地:“莊主!”

藏楓公子蕭藏楓冇有停下手中的筆,也冇有回頭,漫不經心道:“被髮現了?”

那黑影頭一垂,低聲道:“屬下無能。”

蕭藏楓笑道:“還能回來見我,也不算無能,探聽到了什麼?”

那黑影道:“烈陽城傳來訊息,大批瀧日國的旭日金麟龍騎隊正在往楚天江集結,由瀧日十大將軍之首的烈雲炎親自帶隊,副將為虎威將軍高勝龍和神猿將軍白鳩猿,除此之外還有瀧日第一護衛葉孤野,就連寒月國的月弄寒竟也出現在了那裡。”

“咦?”蕭藏楓的聲音裡有了一絲驚奇:“月弄寒?我還以為他早已不過問寒月國的事了。”

見蕭藏楓仍是不慌不忙的在寫字,那黑影終於沉不住氣道:“莊主不準備應對之策嗎?”

蕭藏楓反問道:“應對什麼?”

黑影道:“天下皆傳得龍魂者得天下,寒戰天派出精銳部隊,必是勢在必得,可見他對龍魂的重視,我們在血域魔潭苦心追尋那麼多年,便是為了龍魂,如今邪血劍已出世,莊主為何不先下手為強?”

蕭藏楓依舊在紙上揮灑自如:“知道我為什麼下令封鎖風滿樓的訊息嗎?移形,你真的相信得龍魂者能得天下?”

移形抬頭望著那男子如芝蘭玉樹一般的背影,冇有回答。

蕭藏楓輕輕的擱下筆,抬步走自窗前,負手而立,氣度儼然,隨便一站便有一種不怒而威的風度。

此時月色有些淡了,就像害羞的姑娘,悄悄的隱入了雲層之中,高樓之上,滿目山河儘皆入眼,清風徐徐中,隻聽他朗聲道:“若是有一天,有一人拿著一物告訴你,你得到這個東西就能得到天下,你會信嗎?”

移形道:“自然不會!”

蕭藏楓回首看著他,微微笑道:“能得到天下的是人,不是物,既然你都不信,寒戰天又怎會相信,龍魂就好比這一物,若是不能令天下人信服,那就隻能淪為一個笑話,就算是之前的淩帝,那也本就是人中龍鳳。”

移形道:“那按莊主的意思呢?”

蕭藏楓笑道:“先看看吧,寒戰天若是想要龍魂,不可能讓這個訊息天下皆知,畢竟他偷偷摸摸做這種事情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十年前無啟族就是個例子,到現如今,無啟族因何被滅,天下之人有幾個是知道真正內情的。這龍魂幾百年都冇人提過了,卻突然在江湖中傳得沸沸揚揚,江湖人要這龍魂乾什麼,這訊息又是怎麼傳到江湖上的?莫非是王宮裡有什麼人對寒戰天不滿非要和他作對?”

“再說這突然冒出來的冥界,幾乎是和龍魂的訊息同一時間出現的,我有一種感覺,這冥界針對的可不止整個江湖,此時我們若是插手,必然會捲入一場不必要的戰爭中,寒戰天既然想要,就讓他得到又如何,我們不僅不爭,還得讓他順順利利的帶走她,如今的江湖形勢,不允許多生風浪,以靜製動,動靜相宜最為妥當。”

移形不無擔憂道:“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若此人一入宮,日後再將她帶出來可不是一件易事。”

蕭藏楓道:“移形,你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龍魂如果那麼容易得到,也不至於消失了幾百年,琴家後人為什麼會出現在瀧日國王宮,僅僅是挑釁那麼簡單嗎,我猜龍魂的出世或許會和那裡有些關係。況且寒戰天如今看準了雲隱,誓要拿雲隱作為這場天下大戰的開端,所以不得不做好後防,纔會答應和瀚海先結為姻親,並派出使臣出訪寒月,此刻寒月國的使臣也已在前往烈雲城的路上,不日將至,這個人他留不留得住還是未知之數,我們又何必急於一時。”

移形道:“可寒戰天並不是一個會輕易拱手相讓之人。”

蕭藏楓又將目光投入蒼穹,漆黑如墨的眸子就像一個深不見底的幽潭,讓人看不見那裡麵到底隱藏著什麼:“當一件東西為天下所趨,那它便是一件凶器,傷人傷己,誠然寒戰天是頭猛虎,但此時在他麵前不僅是一塊肥肉,還有另外兩頭猛虎在旁邊虎視眈眈,你說他是奮起相爭,兩敗俱傷,還是放棄這塊肥肉,換取於他最有利的呢?”

移形恍然大悟道:“兩虎相爭必有一傷,聰明的老虎不會讓自己受傷,因為受傷就意味著死亡。”

蕭藏楓輕聲一笑,帶著勝券已握的非凡自信:“所以呀,龍魂是死物,人卻是活的,棋子隻有擺在最恰當的位置,才能起到左右棋局的作用,走吧,出來這麼久,我們也該回烈陽了。”

雲開見月,月光又亮了起來,照在那男子所題的墨寶上,但見那字蒼勁有力、筆勢雄奇,一派金戈鐵馬之氣躍然於紙上,正是動靜相間、風生水起八個大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