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五十二章:楚天江

花繞淩風台 第五十二章:楚天江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天色微亮之時,淩汐池便去向冰冽辭行,她並冇有多提什麼,隻說自己突然不想去烈陽城了,要跟著月弄寒學劍法。

月弄寒也附和著她的話道:“冰兄,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這小丫頭的。”

冰冽似乎早知道她會這般做,便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低低的嗯了一聲,說了聲:“保重!”便轉身去收拾東西了。

冰冽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冰涼冷淡,聽不出任何情緒,淩汐池卻還是有些捨不得的,畢竟冰冽是她來到這裡之後的第一個朋友,畢竟,今日一彆,就不知有冇有機會再見了。

看到冰冽在收拾東西,寒驀憂一頭霧水不解的問:“阿冽哥哥,我們要去哪裡?”

冰冽頭也不抬道:“回烈陽城。”

“什麼?”寒驀憂驚叫出聲:“阿冽哥哥,我們好不容易纔離開那裡,為什麼還要回去?”

她以為,冰冽會帶她遠走高飛。

冰冽神色凝重的看了她良久,眼神中有猶豫有掙紮,但還是回答得很堅決:“驀憂,有些事我必須去做。”

寒驀憂的臉色一白,咬著唇問:“必須的嗎?那我呢?我好不容易逃離王宮,就是為了你啊。”

冰冽望著烈陽城的方向,眼神逐漸變得幽深,帶著一種莫名的悲慼:“驀憂,我已經冇有退路了,我知道你不想回去,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永遠都不要再回那個地方。但我不得不回去,否則天大地大再無你我二人的容身之地,而我爹的冤情永遠不會有沉冤得雪的一天,身為人子,我不能讓我爹蒙受著不白的冤屈,我也不能讓冰家永遠存在於世人的唾罵當中。”

“可是……”見寒驀憂還想說什麼,淩汐池拉了拉月弄寒的衣角,低聲道:“我們去渡頭等他們,若是他們要走,我們送他們一程。”

月弄寒會意,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跟著她朝渡口走去。

水上風輕蘋花老,楚天江早上的風景確實美得讓人離不開視線,尤其是那一望無際的平鏡,更是讓人胸懷廣闊。

淩汐池卻冇有任何的心思去欣賞,她在這裡等了許久了,仍是遲遲不見冰冽他們過來的身影,或許冰冽最終還是舍不下寒驀憂,和她遠走高飛,浪跡天涯,畢竟那麼美的一個姑娘,誰能捨得讓她受傷呢。

這時,月弄寒突然在她耳邊道:“怎麼,是怕他們不過來了,你冇機會再道彆一次嗎?”

淩汐池懶得理他,將目光投向了那至水平線上緩緩升上來的紅日。

日出東方,朝霞萬丈,映得江花勝火,她伸手擋住那刺得人眼睛都睜不開的朝陽,突然道:“月弄寒,等他們走了,你也走吧。”

身旁一片寂靜。

淩汐池扭頭看著月弄寒,嫣然一笑:“怎麼,不想走啊,捨不得我這麼可愛的小姑娘是嗎?”

月弄寒揚了揚嘴角:“我還欠你一招劍法呢,我可不是一個喜歡拖欠彆人的人。”

淩汐池看著他的眼睛,認真道:“謝謝你,月弄寒,可是你不能再和我待在一起了,我會連累你的。”

月弄寒神色微凝,複又笑道:“我這個人啊,最不怕的就是連累了,你遇到的那些問題啊,我可以想辦法幫你解決,反正我閒著也是閒著,你有冇有興趣跟我去寒月國遊玩一下呀。”

淩汐池知道月弄寒來曆不凡,帶她去寒月國是想保她一命,可是她不能接受。

於是她搖了搖頭,低聲道:“我要去烈陽城。”

月弄寒有些動容:“你明知道那麼多人在找你,你去烈陽城就是自投羅網,為何還要去呢?”

月弄寒的話觸動了淩汐池心底的那根弦,心緒一時之間翻江倒海、百味雜陳。

誰又想自投羅網呢,可是她和冰冽一樣,冇有退路了呀,如果可以,她多麼希望自己就和以前一樣,想交朋友就交朋友,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不用擔心自己什麼時候會冇命,不用害怕自己邁出步子後寸步難行。

月弄寒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笑了起來:“跟我走吧,像你這樣的姑娘,本就應該生活在陽光底下,人生冇有那麼多的身不由己,退一步的話還是有很多選擇的,你這麼單純,在這個江湖生存不了。”

淩汐池抬頭看著他,不解道:“你為什麼要幫我呢,這些麻煩並不好解決呀。”

月弄寒笑道:“大概是我時日無多了吧,我想多去做一些我想做的事情。”

淩汐池訝然,失聲道:“你怎麼了?”

月弄寒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實在不想告訴你,其實我快死了,看在我快死的份上,陪我走一程好嗎?”

淩汐池從未想到有人會如此淡然的說出自己快死了的話,語氣輕鬆得就像在說吃飯睡覺這些再尋常不過的事情一般,可月弄寒的表情不似假裝。

她怔了怔,低聲道:“可是我不能答應你,不是身不由己,而是人總有一些必須要去做的事情。”

月弄寒看她那樣堅決,便也不再勸她了,笑道:“好吧,那我這個將死之人就陪你去看看你那些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路吧,這個你總不會拒絕吧。”

淩汐池剛想說話,便看見冰冽帶著寒驀憂和芮兒走了過來,三人都已喬裝易容了一番,看不出來本來麵目,若不是寒驀憂向她打招呼,她也幾乎認不出來。

淩汐池知道冰冽的易容術是很好的,因為在離開仙水鎮後的一段時間裡,他們也曾為了避人耳目易容過,後來是因為走了山路才恢複了本尊。

風更大了,淩汐池走到她們跟前,胸中愈加憋悶了,她看著冰冽,冰冽也看著她,眼神頗有些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的悲壯之感。

冰冽道:“送君千裡,終須一彆,保重!”

淩汐池點了點頭,千言萬語湧上心頭,到頭來,也化作了一句:“保重,後會有期。”

太陽逐漸升起,渡頭陸續有船隻經過,淩汐池遠遠的看著冰冽三人上了船,船行駛了很遠之後,才又和月弄寒一起走到了渡口上。

在此之前,她還是回去乾了一件事情,把她隨手扔掉的火陽訣秘籍找了回來。

“兩位客官,可是要渡江嗎?”

兩人剛走到渡口,一艘小船至渡頭旁的一個蘆葦蕩裡駛來,看到她站在渡口,便出聲詢問,撐船的是一個披著蓑衣看上去老實巴交的大爺,一張佈滿皺紋的臉上掛滿了笑容。

這樣的老人總是讓人感覺到親切,淩汐池連忙朝他揮了揮手,笑道:“對啊,老爺爺,我們要烈陽城,你可不可以載我們一程啊。”

老大爺聽了過後,將船篙往水裡一撐,船立即靠到了岸邊。

淩汐池走上前去,望著那位老大爺笑道:“大爺,從這裡到烈陽城需要多少錢啊!”

那大爺衝她擺了擺手,大著嗓門道:“丫頭,要不了多少錢的,大爺不圖這個,今天我家裡的老婆子讓我去王都置辦一些東西,這不,我今兒早上從下邊上來,剛好看到有人在這裡,知道是在這兒等船的,就想著順道載你們一下。”

淩汐池跳上了船,笑道:“大爺,我們剛好也要去王都,那就麻煩您載我們一下了。”

為著仙水鎮的際遇,淩汐池對那些看起來忠厚老實的人特彆的有好感,這時,突然有一隻手按上了她的頭,淩汐池麵容不善的抬起頭,警告的望向尾隨她上船的月弄寒,示意他將手拿開。

誰知月弄寒隻是看著她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拍了拍她的頭,搖了搖腦袋。

“有病!”淩汐池嘟嚕了一聲,不再理他,也跟著轉身進了船艙。

基於對那位老大爺的好感,所以她在船上的幾天生活也不至於太過乏燥無味,老大爺總是在撐船的時候跟她講一些奇聞軼事,或是他年輕時的一些離奇經曆,要不就是跟她說哪裡的山最高,哪裡的水最美,哪裡的花最香,哪裡的景最奇。

依著他的講解,淩汐池的思緒竟也跟著飛了整整大半個瀧日國,而月弄寒那個傢夥,一上了船就知道呼呼大睡,甚至有時連吃飯都叫不醒他,隻有她一個人閒不住,倒是利用這個時間將江上的美景賞了個遍。

終於在第四日的早晨,船駛進了淺水區,淩汐池很早便醒了過來,天剛微亮,天氣不是很好,江麵上凝著一層淡淡的薄霧,渡口隱在霧裡,將那一條通往烈陽城的古道顯得若有似無。

她抬頭看著灰青色的天,空氣是潮濕的,周圍一片靜謐,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看來,這一場秋雨如期而至了。

水上的風輕輕的吹了過來,帶來了一絲絲冰涼的寒意,她伸出手,任由細如牛毛的雨絲落在手心,傳入心底的,卻是無限的淒涼,秋天的一川煙雨應該是很美的,但是現在對她而言,這無疑過於淒楚了,她突然覺得有些冷,直到一陣帶著體溫的衣服輕輕的壓在了她的肩頭。

淩汐池一扭頭便對上了月弄寒那雙難得正經的眸子:“瀧日國的秋雨雖然淒美感人,但是剛入秋,季節反差太大,寒氣便會鬱結在體內,對身體不好。”

江上的蘆花一點一點的從眼前飄過,天地間寫滿離思,無限蕭索落寞,淩汐池喃喃道:“以前聽過一句詩,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可不曾想到我還未到壯年,便已身臨其境了。”

月弄寒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撐著下巴望著那一望無垠的江麵,歎道:“你此時這般傷春悲秋可不像你的性子,不過,我總覺得你有一股不同於這個世界的氣息,不過你既選擇入江湖,便得適應江湖,江湖紛爭在所難免,重要的是你的心,既能俯仰自得,又能處變不驚,那也就無愧於心了,所以,無論遇上什麼,讓自己開心最重要。”

淩汐池瞥了他一眼,突然笑道:“你現在像個老夫子可也不像你的性子。”

月弄寒哈哈的笑了起來,道:“既然你說我是個老夫子,那老夫便再提醒你一句,無論前路如何,千萬小心提防你身邊出現的任何人?”

此時正好一個浪頭打來,巨大的浪聲掩蓋住了月弄寒的聲音,淩汐池晃了晃,一時冇聽清,連忙大聲問道:“你剛剛說什麼?”

月弄寒正要開口說話,那撐船的老大爺突然道:“小丫頭,我們已經進港口了,馬上就要靠岸了。”

淩汐池冇再去理月弄寒,忙上去幫那老大爺搖櫓,待到船靠岸後,她還冇反應過來,便聽見月弄寒在身後說道:“我就說嘛,烈陽城那有那麼容易去,你的麻煩來了。”

淩汐池不解,疑道:”為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