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五十三章:旭日金麟

花繞淩風台 第五十三章:旭日金麟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月弄寒苦笑了起來,視線落在了前方的古道上。

空氣好像更冷了一些,淩汐池順著月弄寒的視線望過去,才發現在渡口古道的儘頭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身著黑衣的男子,正緩步的朝他們走來。

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就那樣的走著,走得異常的緩慢,彷彿每走一步,他都在儘情的舒展自己的筋骨,讓身體得到充分的放鬆,而就是那異常緩慢的行走,視若無物的行走,卻讓人無時無刻不在感受著那來自於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壓力和危險的氣息。

淩汐池死死的盯著那個男子,這種氣息她一輩子也不會忘記,這種藉由人的氣場釋發出的壓力她也不會忘記,她知道這個人就是那天晚上在樹林裡追她的人。

是葉孤野!

葉孤野慢慢地走上前來,離他們大約有五米遠的時候停下了腳步,在望向他們的那一刻,他的眼睛發生了奇異的變化。

如果說之前他的眼神是冰冷的,但卻如一潭死水般死寂,但此刻他的目光在接觸到他們的那一瞬間,他的眸子裡卻突然出現了一絲渴望,彷彿嗜血的渴望,就像一頭確定了目標的獵豹,表麵上雖然巋然不動,但眼睛卻敏銳的注視著獵物的一舉一動,全身的注意力在那一刻高度集中,隻為找到一個最合適的機會,給出最致命的一撲。

淩汐池心道這葉孤野來得真不是時候,但還是笑著和他打招呼:“嗨,大劍客,你好呀,又見麵了。”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做人嘛,冇必要時時刻刻苦大仇深,劍拔弩張的。

可是葉孤野好像並不領會她的熱情,冷厲得像把刀子一樣:“三天時間已到,你們冇機會逃了。”

淩汐池默默的在心中下了結論,這個人以後肯定不好找女朋友。

但她本來也冇想逃,瀧日國王宮她是一定要去的,可月弄寒在她身邊,怎樣才能讓月弄寒乖乖的走開以及讓自己看起來去王宮去的不是那麼的心甘情願呢?

淩汐池有些糾結是不是該直接了當的叫月弄寒走,可她一時又想不出彆的好理由出來,靈心珠的訊息更是不便透露。

三人正對峙著,這時,她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個好聽的聲音:“葉孤野,你要乾什麼?”

那聲音,是寒驀憂的聲音。

淩汐池以為自己聽錯了,狐疑的回頭一看,果不其然,冰冽他們一行三人從她身後走來,看樣子也是剛上岸。

淩汐池愣住了,她明明落後冰冽他們那麼久才上船的,為何冰冽居然還在她的後麵。

她有些尷尬,這纔剛和冰冽分彆說不想來烈陽,結果一來烈陽就遇上了,還是在這種境況下,這打臉打得她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冰冽看著葉孤野問道:“這就是你要和我們分彆的原因嗎?”

這句話是對淩汐池說的。

淩汐池咬著唇,咧嚅著說不出話來:“你們怎麼……?”

冰冽走到她麵前,挑著眉頭道:“若非驀憂說你那晚回來就有些不對勁,猜測你遇上了什麼難言之隱的事,第二天你又莫名其妙的辭行,我也不會故意落你後邊看看你到底要乾嘛,你惹上這些人為什麼不告訴我們?”

冰冽的語氣帶著些許的責備,像是在責備不聽話的弟弟妹妹一般,淩汐池低著頭,像個做錯事的孩子,月弄寒也在一旁饒有興趣的看著,並不說話。

這時,寒驀憂走上前來拉住了她的手,溫柔道:“阿冽哥哥,你彆怪汐池姑娘了,她也是不想你擔心。汐池姑娘,你也彆怪阿冽哥哥生氣,他跟我說了你們的事,是真心拿你當朋友,這種事情你不該瞞他的。”

淩汐池抬頭看著如此善解人意的寒驀憂,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怪不得人說英雄難過美人關,這麼溫柔的美人在麵前,彆說英雄了,就連她這個小女子也有些把持不住啊,她幾乎是控製不住的鼻頭一酸,忍不住點了點頭。

寒驀憂扭頭看著葉孤野,再次問道:“葉大人,你到底要做什麼?”

葉孤野冷冷的瞧著她,回道:“屬下奉陛下口諭,來帶一個人回宮,公主也該回宮去了。”

寒驀憂伸手握著冰冽的手,同冰冽對視了一眼,語氣雖柔弱,態度卻堅決強硬:“我不回去。”

冰冽也看著葉孤野,問道:“你說你要帶誰回宮?”

葉孤野指向淩汐池,道:“她!”

看著火藥味十足的兩人,冰冽的手已經按在了劍柄上,就差直接動手了。

淩汐池心中很焦急,她來烈陽本就是準備要去王宮走一遭的,眼下聽葉孤野這麼說,真想立馬束手就擒,大聲說我願意,可看著劍拔弩張的冰冽等人,又不太好做得這般顯眼,至少也得讓冰冽他們成功脫身了才行。

於是,她想了想,道:“我可以……”

她的話還冇說完,隻覺眼前白影一閃,月弄寒已擋在了她的身前,說道:“不好意思,她不能和你一同入宮,你也不能帶她走。”

葉孤野看著月弄寒道:“我說了,我給過你們機會了。”

淩汐池心道不好,她擔心的事情終於是發生了。

原本她辭行冰冽,讓月弄寒走都是害怕會發生今日這般局麵,雖然她行走江湖不久,但也能分辨出誰對她好誰對她不好,身邊這幾人雖說認識時間都不長,但都救過她的命,對她也是真心實意古道熱腸的,不會眼睜睜的任由她被彆人帶走,她本想到了烈陽城再藉機甩掉月弄寒的,可冇想到,纔剛一到烈陽,這葉孤野就聞著味道來了。

同時,她也感到奇怪,葉孤野怎麼會剛好就在這裡堵著她呢?

這時,一陣急促如雨點的腳步聲響起,伴隨著甲冑碰撞聲,從古道那一頭傳來。

淩汐池定睛一看,遠遠的便看見渡口邊上金光閃閃,一隊不知何時出現的身穿黃金戰甲的士兵,正訓練有素的朝著他們這個方向而來,眨眼便將她們圍了個密不透風。

淩汐池大吃一驚,莫非寒戰天為了抓她竟連朝廷中的軍隊都出動了,這麼大手筆好嗎?

那隊金甲士兵圍住他們後,連忙分成兩隊,整齊一致的分散到古道兩側,筆直的站成了一排,整個動作井然有序一氣嗬成冇有絲毫的拖匝混亂,若非經年累月的嚴格訓練絕對做不到這一點。

一個麵色紅潤的老者負著雙手趾高氣昂的緩緩至中間走出。

淩汐池的眉梢都跳了起來,除卻那個葉孤野,單就是這樣一隊配合得如此默契的軍隊,便不是他們能挑得動的。

那個麵色紅潤的老者衝她一笑,眼中卻無半點笑意,用自認為最和藹的語氣道:“小姑娘,我們陛下邀請你去王宮做客,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去呢?”

淩汐池道:“我說我不願意,你難道還會同意我的意見不成?”

那老者臉色微微一變,轉而看著冰冽,怒斥道:“冰冽,你還敢回烈陽,你可知抗旨不尊是死罪,陛下開恩饒你不死,你不知感恩也就罷了,還敢誘拐公主,你明知驀憂公主下月便要被送往瀚海和親,你此番作為,令瀧日顏麵何在,國威何在,今日若不拿下你,我怎對得上陛下的厚愛,若是你還是不知好歹,就不要怪我不念同朝舊情。”

和親?

幾個人同時看向了寒驀憂。

寒驀憂麵白如紙,全身不自覺的在打哆嗦,卻依舊抓緊了冰冽的手,柔弱的語氣中帶有一絲視死如歸的堅決:“驀憂說過,此生非阿冽哥哥不嫁。”

冰冽扭頭看著寒驀憂,他的眼中是說不出的感動與柔情,語氣卻是冷漠的:“冇想到我們幾個亡命之徒竟能讓陛下派出禦前第一侍衛葉孤野,瀧日十大將軍中的烈雲炎將軍以及旭日金麟龍騎隊,看來陛下還真是看得起我們。”

雨絲越來越密集了,寒風颯颯卻不及世事人心那樣冰涼刺骨,江邊的霧氣越來越重,殺氣也越堆越高,一觸即發。

淩汐池也緩緩握住了手中的劍,這些人明顯不隻是衝她而來的,冰冽和寒驀憂都是他們的目標,眼下不動手是不行的了,隻能幫冰冽他們先逃走再找機會入宮了。

她四下看了看是否能有便於逃生的路,扭頭一看,那個送她渡江的老大伯此時還呆呆的立在船頭看著,像是被嚇傻了。

淩汐池不想連累他,便出聲提醒他快走,這時,忽聽“嘩啦”一聲巨響,隻見楚天江的岸邊竟然憑空湧起了一股高達三米的水浪,一柄巨大如天邊彎月的鐮刀從水浪裡衝出來,閃著森寒的光朝那個站在船頭望著他們的老大爺飛去。

淩汐池臉色一變,倉皇的叫了一聲:“老大爺,小心。”

心字未了,她整個人已騰空而起,直朝那位老大爺飛去,在千鈞一髮之際,一劍挑開了那柄鐮刀,穩穩的擋在了那位老大爺的身前。

那把鐮刀被她挑飛之後,像是受到控製一般,自動的飛回了那股水浪處,一隻巨大的長滿黑毛的手從水浪裡探了出來,穩穩的接住那把鐮刀。

鐮刀在手的那一霎那,滋生出巨大的衝擊力,瞬間又將水浪向上衝升了兩米,隻聽在水花亂濺聲中,一道巨大的大約有兩來米高人影從那水浪裡飛了出來。

就在那巨人飛出的瞬間,她耳旁傳來了冰冽的聲音:“淩姑娘,小心你身後的老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