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五十六章:入宮(二)

花繞淩風台 第五十六章:入宮(二)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她提著邪血劍,一步一步的朝烈雲炎走去,鋒利的劍鋒劃著地麵,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她的表情冰冷而又嗜殺,口中更是喃喃道:“為什麼不放過我?為什麼!”

烈雲炎一揮手,立時有一堆的金甲士兵將她團團包圍,她緩緩的舉起手中的劍,望著離她越來越近的金甲士兵,腦海中似乎有個聲音不停的在說:“殺光他們,殺光他們!”

身體裡彷彿有什麼東西徹底甦醒,淩汐池不受控製地衝了出去,頓時劍氣縱橫,寒光閃爍,淒風冷雨中揚起了一大片的血霧,她隻覺眼前開出了一朵朵血紅色的花,觸目所及,淒豔異常,耳中更是傳來聲聲淒厲的慘叫,偶有溫熱的液體濺在她身上,她渾然不覺,腦海中隻餘一片空白以及那不停的躥入鼻尖的腥鹹味道。

那種令人作嘔的味道!

直到一道黑色的劍光橫裡襲來,如一記黑色的閃電,重重的擊在了她的劍上。

這一劍重逾千斤,劍氣莫匹,淩汐池隻覺手一麻,五指無力的張開,邪血劍脫手飛出,握劍之手的指縫間已被震得鮮血橫流。

她隻覺眼前黑影一閃,血紅的眸子裡終於有了其他的顏色,一片空白的腦海中終於清醒了片刻,這讓她意識到了自己在做什麼,立馬停下了再去奪劍的手,目光一掃,全是倒地慘叫的金甲人,她的嘴唇抖動著,一抬頭,一柄墨色的劍停在了她的脖間。

這一次,她冇再反抗,手慢慢的垂了下來。

烈雲炎似乎鬆了一口氣,向葉孤野一抱拳,道:“不愧為葉大人,有勞了!”

說罷,他拂袖冷哼了一聲,道:“帶走!”

葉孤野道:“這個人,由我親自帶進宮!”

烈雲炎回頭看了葉孤野片刻,眼中閃過一道冷光,複又恢複平靜,訕訕的笑道:“應該的,應該的。”

葉孤野收回手中的劍,突然抬眸看了烈雲炎一眼,眼中有殺氣一閃而過,冷聲道:“冰冽身上的毒是你們下的?下次若你們再用下毒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我會先殺了你們!”

烈雲炎身為瀧日十大將軍之首,哪裡受過這種委屈,平日裡誰敢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正要發怒時,一接觸到葉孤野的眼神,他隻覺一種莫名的威懾迎頭罩來,瞬間將他心中的不滿壓得死死的,囂張的氣焰也消失無蹤,隻得抱拳道:“葉大人言重了,本將軍同樣也不恥於下毒這種手段,至於是誰不聽指示向冰冽等人下毒,本將軍自會查明,予以懲戒。”

淩汐池怔怔的冇有說話,她還在納悶冰冽的武功不至於差到這樣的地步,今天卻是幾乎冇什麼反抗便敗下陣來,原來竟是有人暗中下毒所致,果然人心如虎狼毒蛇,令人防不勝防。

冰冽這時已被鎖了起來,而寒驀憂被兩名金甲士兵攔著,一雙含淚的杏眸淒苦的看著她,她動了動嘴唇,隻覺嗓子嘶啞,連話都說不出來,於是又垂下了頭。

反正已是階下之囚,說什麼都冇用了。

“你們不能帶她走。”

這時白影一閃,一道身影穩穩的落在她的身前,正是月弄寒。

淩汐池吃了一驚,碎衣,亂髮,滿身傷痕,她想過月弄寒會敗,卻不知他敗得如此慘烈,可即使是這樣,卻依舊掩蓋不了他那雙明亮的眼睛。

烈雲炎向月弄寒一抱拳,道:“老夫與公子有過一麵之緣,念在兩國交好,我們不與你為難,你還是快快去吧,這兩人乃我瀧日國要犯,公子一再出手阻攔,隻怕是不妥,還望公子三思。”

淩汐池向月弄寒露出了有史以來最真誠的一個微笑,道:“月弄寒,你是個好人,快走吧,我們本就是萍水相逢,你犯不著為了我開罪瀧日國。”

月弄寒苦笑道:“犯得著犯不著,也不是你說了就能算的。”

說罷,他的五指淩空一抓,邪血劍飛入他的手中,他執著劍,道:“今日我便要帶你走,我看何人能阻攔。”

葉孤野瞧著他,眼神再不是冰冷的,似乎多了一種英雄惜英雄的欣賞,開口道:“你如今殘留的功力不足以讓你使出那一劍,你會死。”

月弄寒哈哈大笑道:“舍一朝風月,得萬古長空,一朝塵儘光生,照破山河萬朵,長空劍法的真意不正是如此嗎?”

昔日,他初習劍法時,師父曾對他說過:“習劍當知自己為何執劍。”

當時,他的回答是:“匡扶江山社稷,執不平劍,平天下事。”

師父聽他的回答,隻是搖頭。

他又答:“執劍,為保護自己所在意的人。”

師父還是搖頭:“劍是無情之物。”

他答:“劍無情,人有情,若真到無情之時,手中劍還有什麼意義,我馭劍而非劍馭我,我便要這無情之物化作有情,長空劍法,萬古雖空,情意長存。”

時至今日,他才明白自己到底為何執劍。

執劍,為的是自己的心啊。

他看著葉孤野道:“五年前的秋獵之約,葉兄許我蒼梧山論劍,不如就改在今日吧。”

葉孤野看著他冇有拒絕。

月弄寒扭頭看著已經呆住了的淩汐池,笑道:“我答應教你劍法,這一劍,我隻使一次,也是我此生最後一次用這招劍法了,你可要看清楚了。”

他知道自己會死。

淩汐池搖了搖頭,她不懂,她和月弄寒明明隻見了幾麵,相處也不過幾天,月弄寒為什麼要這麼幫她。

月弄寒自己也說不明白,隻是覺得不忍,覺得自己必須要這麼做。

他看著葉孤野,道:“我若僥倖能勝一劍,希望葉兄能放我們離開。”

葉孤野點了點頭:“請!”

這時,一個不滿的聲音響了起來:“請個屁啊,現在是你們論劍的時候嗎?我不纔是今天的主角嗎?”

這一聲實在是煞風景極了。

天水大陸男兒皆好劍,聽到這兩人說要比劍,所有人都來了興致,因為這兩人一個是瀧日國第一禦前侍衛,號稱天水第一劍客,另一個卻是寒月國名滿天下的青年才俊,兩人的比試更是意義非凡,就連烈雲炎那幾個老傢夥一時都來了興致並冇有阻止,暫時忘記自己此行的任務。

他們雖然看葉孤野不順眼,但對他還是很服氣的,並不認為葉孤野會輸。

眼看氣氛已經烘托得很到位了,卻不想,被這一聲破壞得乾乾淨淨。

月弄寒也愣住了,淩汐池伸手從他手中拿過邪血劍,替他整理了一下亂糟糟的頭髮,吐槽道:“要比劍也要整理好儀容,乖,聽話啊,回去養好傷再來比,這種大事怎麼能讓彆人占便宜呢?”

說罷,她抬起腳,趁著自己還有幾分力氣,一腳狠狠的朝月弄寒踹了過去,月弄寒還冇有反應過來,人已騰空而起,跌進了楚天江。

淩汐池看著那激起的水花,恨恨道:“叫你多管閒事!”

心中卻道:月弄寒,你拉我一次下水,我踢你下水一次,我們不相欠了,你若是聰明的話,就快走吧……

說罷,她走到葉孤野麵前,看了看寒驀憂和昏迷不醒的冰冽,道:“現在冇得比了,我同你們入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