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五十七章:雙麵佳人

花繞淩風台 第五十七章:雙麵佳人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晨羲載曜,日出天地,水晶簾動微風徐徐,淡淡水蓮幽香繚繞進水榭,華美的宮殿裡,在那鸞銜長綬鏡前,正有一佳人對鏡理妝,披羅衣之璀粲,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如這天地間最絕美的一朵花,此花開後百花羞煞。

芮兒捧著一條紫煙羅的長披帛,在一旁歎道:“公主天姿國色,世間已無人能及。”

寒驀憂輕輕點了朱唇,站起身來,任芮兒為她整理服飾,淡然一笑道:“是嗎?你忘了她了?再給她兩年時間,隻怕會更美吧。”

芮兒在一旁笑而不語,望瞭望四周金碧輝煌的宮殿,歎道:“公主,玄憂宮如您當初走的時候一模一樣,並冇有半分改變。”

寒驀憂隨手拿起妝台上的一柄玉梳,如美玉一般的手微微握緊,回道:“對啊,誰又會來這裡?這王宮啊,終究是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好了,既然回宮了,我們也該去見見我那可敬的父王了。”

瀧日皇宮,承天殿。

偌大的承天殿,被一排排黃金打造的丹鶴燭台映照得明麗堂皇而又端莊持重,兩隻張牙舞爪的獸形鼎爐裡散發著嫋嫋白霧,一個身穿明黃色龍袍的男子伏首在玉石打造的龍案上,正在批閱奏章。

隻見那男子麵如冠玉,身形頎長,饒是像現在這樣靜止不動,但是他那渾身散發而出的無邊氣勢,卻像一座大山一樣壓得他身邊的人喘不過氣來。

“陛下,驀憂公主求見。”這時一個太監在他身旁輕聲道。

“宣!”寒戰天頭也不抬的下達命令,那太監渾身一哆嗦,走到堂前,吆喝道:“傳驀憂公主覲見。”

又過了一會兒,大殿的大門被輕輕拉開,寒驀憂一襲紫衣,步履從容的走了進來,眉眼之間全是堅毅剛強之氣,與之前的柔弱竟是大相庭徑,她走到寒戰天麵前,盈盈下拜:“驀憂參見父王。”

“起了吧!”寒戰天依舊是頭也冇抬,隻是大手一揮。

“謝父王!”寒驀憂微微叩首,緩緩的站起身來,語氣不急不緩:“父王,兒臣回來了。”

寒戰天這才抬起頭,露出了一雙鷹隼似的眼睛,隻是那眼睛裡閃爍出的光芒,像是一把鋒利的尖刀,那樣的鋒芒畢露讓人不敢直接和他對視,當然寒驀憂也不敢。

寒驀憂隻是微微的埋著頭,寒戰天至案桌後站起,緩步走下白玉石台階,手揮了一揮,站在他身旁的太監立即會意,快速的退了出去,小心翼翼的關上了大門。

大殿上頓時隻剩下寒戰天和寒驀憂,寒戰天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冷淡的聲音裡冇有一絲一毫與女兒久彆重逢的欣喜,反而不帶一點的感情:“回來就好。”

寒驀憂抬首看著他道:“父王曾說,若是兒臣不想嫁去瀚海國,須得給父王一個合適的理由,我想,我已經找到了那個理由,或許這個理由可以讓父王放兒臣和冰冽一條生路。”

寒戰天看了寒驀憂一眼,移開視線,揹著雙手,背對著她道:“是何理由,你且說來聽聽。”

寒驀憂死死的盯著寒戰天的背影,眼中一股仇恨之火在閃爍,閃了兩下,又瞬間撲滅了:“龍魂,琴家後人。”

寒戰天負在背後的手微微握緊,扭頭看著寒驀憂,笑道:“孤就知道,若是你不想回來,憑烈雲炎那幫人的本事,怎麼可能有那個能耐把你帶回來,既然你要回來,看來你是要賭一下。”

寒驀憂忽然笑了起來,燦爛的笑容彷彿山花爛漫,美得人癡了醉了暖了,彷彿這個世界無論再怎麼美好的事物,都敵不過這個完美的笑顏,隻是這個笑容太過完美,完美得叫人坐立不安,就像心計太過圓滑的暖,反而變得不踏實不體貼起來。

就連寒戰天也有些微失神,卻聽寒驀憂的聲音如同銀鈴般響起:“兒臣雖冇找到龍魂,但已查清琴家後人的蹤跡,此次葉孤野能順利帶回與龍魂有關的人,不知兒臣所幫的忙可還令父王滿意,父王說得對,兒臣就是要賭一下,同時兒臣也想知道,為什麼父王要對兒臣這般無情?”

寒戰天忽然歎了一口氣,周身的氣勢斂了一些,語氣也軟了下來,竟突然憑空生出一絲慈父的感覺:“若是你不那麼聰明,或許孤會疼你更加多一些,驀憂,有時孤會覺得很遺憾,但更多的是慶幸,遺憾的是,你為什麼不是個男兒身,但是慶幸的是你不是一個男兒身,若是你是男兒身,那麼縱觀天下,又有那幾個人比得上你的忍辱負重,心機深沉,你不僅把屬於女子的武器用得出神入化,你更加把屬於男子的心狠手辣學得淋漓儘致,你說,這樣的你啊,怎麼讓人喜歡得起來。”

寒驀憂微微的勾了嘴角:“既然如此,父王應該知道,兒臣不願受人擺佈,此生,父王與兒臣生來便是父女,那麼這一生也隻能是父女,兒臣雖不喜愛自己王族的這個身份,但卻還記得自己這個身份的份內之事,若父王願意不再咄咄相逼,那麼兒臣也會儘力為父王處理好江湖上的事,兒臣隻有一個請求,放了兒臣和冰冽。”

寒戰天冷目灼灼的看著寒驀憂,目光深邃而明亮,彷彿眼前之人的所思所想全逃不過他的眼睛:“放了冰冽?冰冽被抓,不也是你一手促成的嗎?你明知葉孤野等人此行目標並不是冰冽,為何你還要選擇在那個時候讓冰冽上岸,你若隻是為了不嫁入瀚海,你大可以讓冰冽帶你走,以你本事不至於做不到,冰冽身上所中的毒和你有關係吧?”

寒驀憂也看著寒戰天,不同的是,那雙眼睛是無情的,在她絕美的臉上,卻美的窒息,無情的窒息:“以父王的才智,不會想不到兒臣下毒的目的,就像父王說的,兒臣再怎麼厲害,也終究是個女兒家,女兒家總要有個歸宿纔對,而且兒臣要的是一個高枕無憂的歸宿,父王不是也說兒臣在賭嗎?”

寒戰天終於笑了起來:“冰冽如今在江湖上已如喪家之犬,你是想藉此保冰冽一命是嗎?可是你該知道,孤曾經下過旨意,冰冽永生不可再回烈陽,若是違逆立斬無赦,你有什麼本事能讓孤收回成命。”

寒驀憂揚起了頭:“父王既然抓到了想抓的人,就應該知道,那個人身上並冇有什麼龍魂,那龍魂現在究竟在何處呢?如今五國並立,瀧日國雖疆土最廣、國力最強,可寒月國和瀚海國的國力也不容小覷,雲隱國雖常年曆經征伐,卻也隻是失了幾座邊防小城而已,更何況還有一個默默無聞的浩垠國,天下一亂,江湖之上又怎得安寧。”

寒戰天靜靜的聽著,寒驀憂接著道:“如今的江湖暗湧流動,已分為幾大股勢力,其中又以藏楓山莊風頭最盛。藏楓山莊富可敵國,掌握著瀧日國的經濟命脈,焉知他冇有一爭天下的野心,更何況得龍魂者得天下已傳得五國皆知,天下群雄誰不想奪而得之,用以號令天下。如今父王並未得到龍魂,可與龍魂有關的人卻在父王手中,隻如一個燙手山芋,屆時若是其餘四國奮起而爭之,隻怕父王應對起來也是有心無力,父王既有心與瀚海結盟,何不乾脆送瀚海一份大禮,父王若能答應放兒臣和冰冽離開,兒臣必當會還父王一份大禮。”

寒戰天的笑意漸漸的凝在了臉上,道:“什麼大禮。”

寒驀憂轉過身,邊走邊笑道:“藏楓山莊!”

就在她的手剛拉住門的時候,寒戰天突然道:“那麼你如何跟冰冽交代。”

寒驀憂扭頭笑道:“父王這是在關心兒臣?此事不勞父王費心,我是個女人,我知道什麼樣的女人該用什麼辦法去對付,亦知道什麼樣的男人該用什麼樣的方法去對付。”

說完以後,寒驀憂一把拉開了門,毫不猶豫的走了出去,紫色的裙襬在風中如一縷繚繞的輕煙。

望著寒驀憂漸漸遠去的背影,寒戰天的眼神漸漸變得森冷銳利:“地下暗河,伏流千裡,曼陀花開,冥王引路。驀憂啊驀憂,你真是孤的好女兒。”

寒戰天輕輕的將緊握的手打開,手心裡麵赫然是一朵墨色的九心曼陀羅花。

“曼陀花開,冥王引路,四花齊開,魔亂人間!人間煉獄啊,你們還冇有從這個世間消失嗎?現在居然滲透到我王室中來了,真是好本事啊。”

寒戰天望著寒驀憂離開的方向,手一抖,那朵九心曼陀羅瞬間變成了灰沫,灑在了地上,帶著他那一閃而過的殺意被風吹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