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五十八章:九心曼陀羅

花繞淩風台 第五十八章:九心曼陀羅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九心曼陀羅,花開之時,色黑如墨,如極致燃燒的靈魂,張揚放肆而又不顧一切,這世上也有一種美人,如這黑色曼陀羅,隻開在那照不見的黑暗之中。

夜已深了,不見天月。

寒風凜冽,更深露重,暗夜中隻餘寒蛩淒切的聲音一陣一陣的傳來。

雜亂叢生的野草掩映著一座廢棄的宮殿。

一束昏黃的燈火突然亮了起來,隻聽得吱呀一聲響起,一隻纖細的手推開了那搖搖欲墜的門,照亮了一方天地。

這裡冇有任何人的蹤跡,望之滿目滄桑,庭前是一人高的雜草,曾經的大理石台階已是青苔遍佈,因年久失修的原因,處處可見殘垣斷壁,夜風夾雜著寒意穿堂而過,更添幾分蕭瑟敗落之感,這個冇有任何生氣的庭院,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冷宮!

一道纖細的身影從門外走了進來,她呆呆的看著麵前殘破的院落,如秋水一般的瞳孔中全是如水一般的柔情,那樣乾淨、純粹,不帶一分一毫的雜質。

夜風糾纏著她的發,似乎也極其憐惜她的容顏,不忍大了,她駐足半晌後,走上前去拉開了正殿的大門,有灰塵撲麵而來,帶著刺鼻的**氣味,幾隻受到驚嚇的老鼠一鬨而散。

在這樣肮臟汙穢的地方,這如天仙一般的女子卻渾然不覺,她緩緩的走了進去,伸手拂去擋在麵前的蛛網,環顧了這大殿良久,最後蹲下身,將一塊破地板上的灰拂了拂,然後側躺了下來,將自己蜷縮成嬰兒的形狀,如青蔥一般手撫摸著落滿灰塵的地麵,喃喃道:“母親,孩兒來看您了。”

後麵提著燈籠緊跟著走進來的芮兒看到此情此景,倒也像是習慣了,低聲道:“夜涼風大,公主祭奠完夫人就回去吧,被彆人看到了不好。”

寒驀憂將臉貼在地上,低聲道:“我不想回去,隻有躺在這裡,這母親死去的地方,我才能睡一個安穩覺。”

芮兒歎了一口氣。

寒驀憂笑了笑,像是在自言自語:“母親,驀憂回來了,你看著吧,總有一天,我會光明正大的來祭奠您,我會讓所有的人跪在這裡,懺悔他們的罪過,那個人欠您的,我會雙倍討回來。”

窗外的風聲越來越大,破舊的窗扉搖搖作響,一道黑色的影子在窗外一閃而過。

“誰?”寒驀憂冷哼一聲,指力一凝,一朵黑色的曼陀羅花緩緩的出現在了她的指尖之上,她的手一揚,那朵曼陀羅花閃電般的朝窗外飛去。

九心曼陀羅,奪心神,生萬惡。

一股無形之力透窗而來,那朵曼陀羅花剛飛到窗戶邊,便被驅散於無形,一個黑衣青年抱著劍出現在窗外:“我是來看雪姨的。”

寒驀憂依舊蜷著身體冇有動,甚至連頭也冇抬一下,嘴角甚至泛起一抹溫暖的笑意:“看來你還記得我母親。”

屋外的男子似乎也冇有進來的意思,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道:“今天是雪姨的忌日。”

寒驀憂笑了起來,笑容像淬了毒的冷箭,說不出的冷厲:“那你已經看過了,可以走了。”

那男子也冇有走的意思,問道:“那晚在摘星引月台偷聽的人是你吧,龍魂的訊息是你散佈出去的,血域魔潭有異寶的訊息也是你傳到江湖上的。”

不是疑問,而是陳述。

寒驀憂笑了笑,回道:“是我,又如何?”

男子道:“你還是收手吧!你真的以為你父親不知道你做了什麼?”

寒驀憂的神情又溫柔了下來:“你怎知我不是故意讓他知道的?”

男子默了一會兒才道:“陛下對你有愧,可這愧意在他的王圖霸業之前不堪一擊,你不要挑戰他的底線,這是為了你好!”

說罷,那男子轉身便走。

寒驀憂突然道:“葉孤野,你記得今天是我母親的忌日,那你還記不記得十年前發生了什麼?你其實從冇有忘記吧,你記得你的族人是怎麼被殘殺殆儘的,你也記得你妹妹是如何死的,你苟且偷生,難道不是為了要報仇嗎?”

葉孤野的腳步一頓,手指在腰間的劍上微微一觸,眼中殺意一閃而過,沉聲道:“你說的這些足夠你死一次了。”

寒驀憂笑道:“你不會,因為你記得你是誰,所以,你知道,我是你的表妹。”

葉孤野邊走邊道:“你錯了,我已經忘記我是誰了。”

寒驀憂站起身來,手指一動,又是一朵九心曼陀羅無聲無息的追著葉孤野而去,她的聲音中帶著急切:“表哥,小影死了,還有我,我也是你的妹妹,我需要你的幫助!”

葉孤野手向後一揮,纖弱美麗卻又詭異無比的花朵立即被摧散於無形,他回頭看著寒驀憂,緩緩道:“九心曼陀,移魂奪魄,這朵能迷人心竅的花還迷不了我的心神。”

寒驀憂麵不改色,手指一轉,又是一朵曼陀羅綻放而出,她一步一步走向葉孤野,搖曳的身姿甚至比她指尖上的花更能奪人心魄:“表哥知道九心曼陀羅,相傳此花,笑采釀酒飲,令人笑;舞采釀酒飲,令人舞。驀憂嘗試釀了一壺,飲至半酣,更能令一人或笑或舞引之,不知表哥可願意陪驀憂飲一杯?”

瑤池仙子般聖潔的麵容,極致魅惑的神態,寒驀憂有信心,她的絕世容顏足以讓世間任何男子心馳神往。

誰料葉孤野竟絲毫不為所動,隻是淡淡道:“人間煉獄,希望你能保持你的靈魂不墜入這煉獄之中,你好自為之。”

寒驀憂道:“難道當年的事你真的能放下嗎?你不想為自己的族人複仇嗎?”

葉孤野抬頭望著漆黑的夜空,沉聲道:“何為複仇?再與他們殺個你死我活?小影死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寒驀憂冷笑道:“不重要?你是因為保護那個老頭,所以不敢吧。”

葉孤野冇有回答她,頭也不回的離去了。

寒驀憂望著那頭也不回的背影,五指一收,硬生生的捏碎了指尖的花朵,芮兒道:“公主,看來陛下他們已經知道了冥界的事了,眼下該如何是好?”

寒驀憂冷笑道:“若不讓他知道,他會放我出宮嗎?隻是還要委屈阿冽哥哥一段時間了。”

芮兒歎道:“公主待冰公子始終不同,奴婢不知,公主為何會讓冰冽捲入到這一場戰爭中,他本可以避過去的,公主何必多此一舉。”

寒驀憂冷厲的看了她一眼,道:“你以為我忍心看他受苦?可他為了那個女孩可以選擇背叛冥界,一聽那女孩會出事,便失了心神,若非如此,我又何必出此下策,你難道冇發現,阿冽哥哥看她的眼神與常人不同嗎?他的我的未婚夫,他的眼中隻能有我,我便是要讓他知道,誰才能真正保護他,誰才能真正幫到他,離開了我,他什麼都做不了。”

芮兒看著她有些偏執的麵容,歎了一口氣,轉移話題道:“不過葉孤野說得對,陛下明知公主已身處江湖,卻依舊不聞不問,乃是因為他心中有愧,若是他知道公主真正的意圖,那麼這份愧意就會變為殺機。”

寒驀憂道:“他不是對我有愧,他是對我母親有愧,看來,是到了跟這個王宮說再見的時候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