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五十九章:神秘石台

花繞淩風台 第五十九章:神秘石台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坐在牆角,抬頭看著頭頂四四方方的天空,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七天了,她已經被關了整整七天了。

自從她被帶進瀧日國的王宮後,就被關到了這間密室裡,除了每日三餐的正常供給以外,她冇見著其他的任何人,就連飲食也是從一個巴掌大的地方遞進來的。

據她這些天的實地考察,那個送飯的洞是這間密室唯一向外的通口,除此之外,她冇有發現這個密室哪裡還有出去的門,這就見鬼了,她是怎麼被扔進來的,扔進來之後怎麼就冇下一步了!

她在心中暗歎道:豈有此理,這抓她的人也實在是太不敬業了,是死是活也得給她一個準信啊!就這樣把人拘著,鬼知道他們想乾什麼。

寒戰天派人把她抓進宮不就是為了問龍魂的訊息嗎?怎麼眼下好像是忘了有她這個人了,莫非他不想要龍魂的訊息了?

淩汐池左想右想還是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扭頭盯著那個連狗都爬不進來的洞,她一口吐掉了嘴裡叼著的牙簽,拍拍衣服站了起來,走到了密室中間那個奇形怪狀的圓台前麵。

這個圓台是這密室裡唯一的東西,置於這密室的最中央,似是由整塊的巨石雕成的。

這個圓台說來奇怪,看著像石頭,卻觸手生溫,手感細膩,頗有些玉的質感,而且每過幾個小時就會變換顏色,根據顏色的變化,她大概會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因為這個石台總共有天青、胭紅、血紅、緋紅、雪白、墨色六個顏色,如果她的推斷冇有錯的話,因是每兩個時辰就會變一次顏色。

石台上麵鏤了許多密密麻麻的小孔,有光從小孔裡麵射了出來,投在密室的上方,無數的光點點陣排列,呈現出一派窮極天地的浩渺之感,彷彿日月星辰皆拘於這方寸之內,又在這方寸之中能看到浩瀚無垠的茫茫宇宙。

淩汐池心知自己被關在這裡無人看守,甚至連人聲都冇聽到,顯然這個地方是鮮少有人能來的,而將她關在這裡的原因必定與這圓台有關。

好在她向來是個隨遇而安的人,也頗有些求知精神,在最開始的幾天有過劇烈的情緒波動之後,這些天反倒漸漸平靜下來,做得最多的就是盯著那個圓台上空的光點發呆。

最開始她隻是生無可戀的數星星,可是越看她就越覺得不對勁,這些光點的排列並非雜亂無章,而是有規律秩序的,層層排列下,似能無限延伸,就像一切萬有的緣起,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古老神秘之感。

淩汐池越看越被吸引了進去,反正自己一時半會兒的是出不去了,在確保自己生命無虞之後,倒也不甚關心自己能不能被放出去,專心的研究起那些光點到底能拚湊出什麼東西。

經過這幾天的排列演化,她已經掌握了這些圖案分佈的規律,但是這些規律秩序太過繁複,她必須得記錄下來,於是她一把抓過扔在牆角當垃圾的邪血劍,蹲在地上就開始寫寫畫畫,由最開始的一個圓,演化到第二個第三個,如圓環之無端,從而無限循環,一個接一個的光輪環環相扣,每重複九次便成一個圖案。

這個圖案看起來還頗為眼熟。

她越看越覺得熟悉,再望向頭頂的光點時,這些光點已然一個個的自動排列組合起來,形成了一個模糊的輪廓,赫然像是一朵花的形狀。

淩汐池心下一驚,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腦海中驟然浮現出血域魔潭的那種神秘的紅花六道輪迴,這上麵的形狀不就活脫脫的是六道輪迴的形狀嗎?

她凝神看著頭頂的光點,如果隻是組成一朵花還好,但是很顯然按照她之前排列的規律演化,這個圖案還不是單一的一個圖案,如果將之前的圖案每一個圓環同時向外旋轉,又能創造出一個相等的圖案出來,如此重複下去,從而無限循環,生生不息。

這個石台上為什麼會出現六道輪迴的圖案,它和血域魔潭有什麼關係?或者說,進入這六道輪迴裡會發生什麼?

淩汐池乾脆放下手中的劍,抬步走至石台前,緩緩的抬起右手,猶豫著將手伸進了那些光束中,在她閉目用心感受時,隻覺得在這其中似乎蘊含著無窮的能量,更加因為這無限性可追溯到萬事萬物的起源,刹那間,她彷彿看到了昨天的自己,許多已經過去的時光又像重演了一般,變得鮮明起來。

這時,她的腦中一陣劇痛,恍惚中,她彷彿看到了一個年幼無助的小女孩孤零零的躺在這石台上,一個看不清麵容的人手中拿著一把閃著寒光的匕首狠狠的朝她的胸口紮去。

那一刀彷彿紮在了她的身上,一股撕心裂肺般的劇痛從靈魂深處傳來。

“不……”淩汐池全身一顫,連忙伸出手想去阻止。

畫麵中的小女孩突然不見了。

這時畫麵一轉,她隻覺內心似有一道電流通過,全身一陣顫栗後,看到了無比奇怪的一副場麵,她身穿著盔甲,孤獨的站在高高的城牆之上,麵無表情的看著城牆下堆積如山的屍體,那個人,是她,卻又不是她。

在她的身後,冰藍色的大旗搖曳在城牆的上方,顯得分外的孤獨,寂寥而又悲涼滄桑。

風捲過旗幟的聲音似乎也響在耳旁,似哀嚎,似悲鳴!

而那旗幟上麵,赫然寫著兩個字:雲隱!

雲隱?

莫非是雲隱國?

這是幻覺還是某種預示?

可她從未有過披甲上陣的念頭,那畫麵中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會是她嗎?

她心中有強烈的不安,一陣莫名的恐懼襲來,她慌忙睜開眼睛,觸電似地將手縮了回來,卻仍是心有餘悸,這石台有問題,很有問題!

可最大的問題是,那些人為什麼要將她關在這裡,莫非這石台裡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將她關在這裡的人覺得她天賦異稟,而自己又參不破這圖案中的秘密,所以將她關在這裡目的就是為了讓她把這秘密給破解出來?

這也太抬舉她了!

這時,身後忽然傳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

淩汐池駭了一跳,回首看去,隻見自己身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白髮長鬚的老者,正目光灼灼的看著她。

她戒備之心驟然升起,轉念一想,能出現在這裡的人定不是等閒之輩,於是反問道:“你是誰?”

那老者慢慢走上前來,走到那圓台的前麵,捋著那發白的長鬚凝視著圓台上一派浩渺無際的熒光,眼中忽然生出一絲莫名的渴望,道:“我叫東方寂,孩子,告訴我,你在這裡麵看到了什麼?”

東方寂!

瀧日國的國師,武林四大家之一的東方家族的人。

淩汐池的心狂跳了起來,有種說不出的激動,終於來人了,她忍不住就想對他說想要龍魂就直說,這靈心珠到底在不在瀧日國的王宮裡。

好在她還冇有那麼衝動,生生的壓住了那顆快要狂跳出來的心,倒也冇有蠢到自報家門,故意裝傻充愣的問道:“那您能不能告訴我,你們到底為什麼要把我抓進宮來,那位烈將軍說你們陛下在找我,他為什麼要找我?”

東方寂扭頭看著她詢問的眼神,突然右手化爪閃電般的扣住了她的肩膀。

淩汐池一吃痛,正想回擊,卻發現自己的內力如同泥牛入海一般不知去向,她心下一凜,暗道這個國師果然厲害,一出手就壓住了她的內力讓她無還手之力,隻是若是這樣就想逼她就範,那這東方寂也太小看她了些。

東方寂卻突然放開了她,端詳了她一會兒,語氣竟帶上了幾分讚許與欣賞:“果然好資質,確實是練火陽訣最好的體質,孩子,你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何身份嗎?”

淩汐池揉了揉被他捏痛的肩膀,回道:“老爺爺,你說話太奇怪了,我是何身份我肯定知道呀,隻是不知道在你們的眼中我是什麼身份,你能不能不拐彎抹角直接告訴我呢?”

東方寂哈哈的笑了起來,目光深沉的看著她,眼中帶著一種雪白透亮的光,淩汐池隻覺一陣目眩神搖,神思竟莫名有些恍惚,隻聽得東方寂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身為至寶猶不自知,妙哉妙哉。”

淩汐池覺得古人就是這一點不好,明明一句話就能說清楚的事非要故弄玄虛,這種你猜我猜不猜的遊戲她纔不要玩,既然東方寂不明說,看來隻有她直接問了。

於是她走上前,伸手撫摸著那石台,回頭看著東方寂笑道:“老爺爺,你一直問我從裡麵看到了什麼,不瞞你說,我在裡麵看到了一朵花,一朵可以無限延伸的花,隻是不知你知不知道這朵花究竟有何妙處?”

東方寂神色一變,連鬍鬚都抖動了起來,似乎抑製不住內心的激動之情,忙問道:“你真的可以看見那朵花?”

淩汐池認真的點了點頭。

東方寂忽然仰首哈哈大笑起來,笑聲中帶著瘋狂:“十年了,十年了,終於又有人可以看見輪迴之花了,傳說中的長生之花啊!”

淩汐池卻從那激動得不能自已的大笑中看到了一種莫名的悲涼,那是一種對於生命的敬畏以及對於生死無可奈何的悲涼。

長生長生,有誰不想長生不死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