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六十章:記憶碎片

花繞淩風台 第六十章:記憶碎片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這時,她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想起了她曾遇到的那個黑衣男子。

那個人也問過她相不相信永生,也曾提醒過她有人在找她,今日又聽東方寂說起了長生之事,這與那男子的話有著莫名的契合,聯想到這幾月來發生的種種事以及她腦海中經常出現的各種莫名其妙的記憶,她隻覺背心一涼,有些不寒而栗。

所有發生的事情都在無形之中將她指向了瀧日國,莫非,她能來到這裡除卻龍魂以外,還有東方寂口中的輪迴之花,這個石台裡隱藏著的秘密正好可以找到她為何會來到這個時空的原因。

她急忙問道:“輪迴之花究竟是什麼?長生之花又是什麼?”

東方寂終於止住了笑,全身仍然因激動而微微顫抖,隻見他將手伸進了那圓台,頓時漫天清輝皆彙聚於他之手,他的眼中帶著一種莫名的敬仰和膜拜,連語氣也有些急促起來:“生死輪迴,眾生生而死,死而生,如環無端,循環不止,生生不息。而輪迴之花,具有不斷衍生的能力,就像無極,無邊際,無窮儘,無限,故而無終。此花不以血氣生,不以**生,不以人意生,依道而生,故可壽比天地,隻要參破此花的奧秘,長生不死指日可待。”

淩汐池突然明白了,都說人生最悲哀的兩件事情莫過於美人遲暮英雄末路,殊不知英雄遲暮更是悲哀,殺伐征戰一生,掃蕩八荒四合終於攀上巔峰,即使坐擁天下卻也不過可守百年,這些在死亡麵前都不堪一擊,自古以來越聰明睿智,越無所不能的人越渴望長生不死,殊不知啊,永生不過一場幻夢啊。

“你真的相信世上有永生之花這種東西嗎?”

東方寂激動道:“遂古之初,誰傳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你難道不相信,天地間有一種超越生死的能量,而這種能量若能為人所掌控,那麼千秋萬代又何足道哉。”

淩汐池張了張嘴,正想回答不信,突然一股掌力迎麵襲來,夾雜著狂風之勢,將她重重的打進了圓台之上,隻聽東方寂瘋狂的聲音響在耳邊:“恩,來讓我看看,這永生之花到底是何模樣。”

淩汐池氣得吐血,這老頭也太過分了,居然趁她不備偷襲她,正要掙紮起身,卻猛然發現一股股不知從何而來的神奇力量將她的四肢百骸都束縛得死死的,她像是被困在蠶絲裡的繭,絲毫動彈不得。

身邊有狂風滾滾而起,東方寂全身包裹著白色的真氣走到她麵前,那無形的狂風正是由東方寂的掌中催動,隻見他雙掌化指,結了幾個奇怪的印後,指尖處緩緩亮起了白色的光芒,一滴殷紅的鮮血從那白光中飛出,如箭一般射入了圓台之上的璀璨星光中。

血一入陣,那漫天的星光突然光芒大盛,原本柔和的點點銀光眨眼變得熾烈奪目,如潮水一般瞬間覆蓋了整個石室,一股說不出的寒冷如跗骨之蛆一般襲來。

淩汐池的體內卻像與那白光生出感應一般,分筋錯骨的疼痛之中,她的身上緩緩的泛起了一層火紅的光芒,就在那紅光泛起的同時,一股火陽之氣瞬間驅散了石室裡的寒冷,受到召引一般,在她的身體上方緩慢成型,漸漸的合成了一朵模糊的花朵。

耳邊傳來了東方寂略為緊張的呼吸聲,這時隻聽一聲嚶嚀,又是一道紅芒從石室的角落裡閃電般的飛了出來,撞進了那朵尚還未成型的花朵,花朵瞬間被驅散於無形,一顆紅色的珠子則緩緩的盤旋於淩汐池身體上方,像是要保護她一般不時發出嗡嗡的聲音,那聲音如一種無形的警告,立時那滿室生輝的白光也消失無蹤,重新變回了那點點熒光。

是淪回珠,原本淩汐池撿到淪回珠之後,除卻剛見麵的時候它是流光溢彩,璀璨奪目的,她一離開血域魔潭,淪回珠漸漸的便光彩儘失,變得像顆泥蛋子一般難看極了,若是她不說,冇人能認出那便是淪回珠。

東方寂被一股不知由何生來的力量逼得蹭蹭蹭的倒退了幾步,看清了她身上的東西的時候,先是一愣,突然又是哈哈哈的狂笑了起來,一連說了好幾個原來如此後,才歎道:“哈哈哈,難道這便是守護龍魂的淪回珠嗎?看來你果真是找到龍魂的關鍵。”

語罷,東方寂走至石台前,將手伸進圓台,正要將淪回珠取出,可他的手剛接觸到珠子,隻聽哢嚓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淪回珠在半空中輕輕的一轉,頓時紅芒大盛,熠熠奪目。

東方寂被那紅芒刺了眼,隻覺一陣酥麻的感覺從指尖傳遍全身,也不知他是看到了什麼,全身不自覺的一顫,如避鬼神一般將手縮了回去,口中更是喃喃自語:“這不可能!這不可能!一株雙生,一花兩開,莫非你就是當年的那個陰陽雙生的女孩!”

淩汐池此時已是半暈半醒狀態,自然無法去顧及東方寂的神色,也冇聽清東方寂到底在說什麼。

淪回珠猶在她的上方轉動,她的瞳孔裡倒映著那血紅奪目的光,呆呆的看了半晌之後,腦中轟的一聲巨響,額頭頓時冒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之前她隻是覺得這個珠子晶瑩剔透,很是漂亮,現在一看,那小小的珠子裡潺潺流動的紅芒竟和頭頂這個光點有異曲同工之妙,點與點之間連接出來的也正是一朵花的形狀,淪回珠裡也有輪迴之花!

頃刻之間,眼前的淪回之花便如萬花筒一般轉動了起來。

淩汐池一陣神思飄忽,有模糊的畫麵從腦海中一閃而過,恍惚之中,她似乎聽見了一個小女孩脆生生的聲音,在不停的呼喚著:“哥哥……姐姐……阿尋長大以後要做族長……永遠保護我們無啟族的族人……”

不,她從來就冇有過哥哥,也冇有姐姐,這個小女孩究竟是誰,為什麼會存在於她的記憶裡?

頭彷彿被撕裂一般疼痛起來,有殘破的記憶片段在腦海中劃過,如天上一閃而過的流星,再次撞入黑暗之中,讓人過後再也想不起來它是何模樣,身體內更是一陣熾熱一陣寒涼交相替換,如萬蟻噬心一般痛苦難當。

在這生不如死的煎熬當中,她能感覺到自己全身的力量在一點一點的消失,不,不行,她不能就這般任人宰割。

她驟然握緊了拳頭,拚儘全身最後一絲力氣想要將那流失的力量再抓回來。

就在她強行使用真氣的那一刹那,一股滾燙的熱流突然從她丹田處湧出,瞬間遍佈她的四肢百骸。

淩汐池緊握的拳頭無力的鬆開,頃時,便有綿綿之力透過指尖滾滾流入她的體內,直衝腦門,她的神思越模糊,心中的那朵輪迴之花便愈加清晰,不斷的在她的心頭衍生,她照著輪迴之花衍生的軌跡,將自己的真氣運轉起來,居然舒服了許多。

見這樣有效,淩汐池依葫蘆畫瓢又將自己的內力運轉起來,突然神奇的發現自己彷彿成了一個空門,全身的穴位都被打開,有不斷的新生力量被吸入她的體中,那痛苦的感覺漸漸消失,而她本人也已精疲力竭,暈了過去。

待她再次醒過來時,東方寂已經不見了,而她也被人從那圓台上抬了下來,不過將她抬下來的人實在是不太好心,直接就將她扔在了牆角,好在東方寂並冇有拿走她的任何東西,淪回珠此刻正靜靜的躺在她的身邊,變回了之前暗淡的模樣。

淩汐池將淪回珠撿了起來,目光望向那石台,淪回珠居然能和輪迴之花產生感應,可它又是找到龍魂的關鍵,那這輪迴之花和龍魂又是什麼關係呢,難道隻有找到它們之間的聯絡,她纔有可能找到回家的路?

還有,她記憶裡的那個小女孩又是怎麼回事?她在那小女孩的口中似乎聽到了無啟族三個字,無啟族又是什麼地方呢?

太多的問題堆在她的心中得不到解釋,她甚至有些不認識自己了,那些記憶是誰的記憶,自己又是誰呢?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感覺到從未有過的迷茫,前方好像一片黑暗,她像迷失在濃霧中的小舟一般,找不到方向。

密室中的石台又變了一個眼色,提醒她兩個時辰又過去了。

淩汐池捏著淪回珠,頹然的歎了一口氣,覺得自己不能再頹然下去了,起身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不管了,一步一個腳印,她不信自己蹚不出一條路出來,既然都有關係,那她就一個一個去找,先把龍魂找出來再說。

這時,牆角處那一個巴掌大的小洞傳來了聲響,一份精緻的吃食並一小盅湯從被打開的洞口處被遞了進來。

淩汐池瞬間怒火中燒,三步並作兩步的走上前去,使勁的拍了怕那個小洞的洞口,怒道:“搞什麼呀,你們就不能換個菜式嗎?天天吃這個吃得要吐了!還有,把你們陛下叫來,我要見他!”

其實吃的倒無問題,可那湯實在難喝,裡麵亂七八糟不知加了什麼東西,她喝著的時候總覺得有淡淡的腥味,可偏生那湯是她一天水分來源,若不是因為知道如果對方要殺她根本不用這麼麻煩的話,她會懷疑他們是想毒死她。

然而冇有人理她,淩汐池端著碗蹲在洞口,一邊吃飯一邊咬著牙威脅道:“外麵的人聽著,讓你們陛下趕緊放我出去,就說我有要事和他商量,他要是不見我的話,我就絕食,餓死在這裡麵,叫他一輩子都彆想知道他想知道的事情!”

還是冇有人理她,這讓她內心多少有些受傷,挫敗感油然而生,難道那些人一眼就看出她不是一個會尋短見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