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六十二章:棋局

花繞淩風台 第六十二章:棋局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這時,突然有一個小太監的聲音在門外響了起來:“請驀憂公主安,奴才奉陛下口諭,來帶那位姑娘去一個地方。”

驟雨已經停了,黃昏時分,天色放晴,天邊晚霞如一幅濃墨重彩的畫卷,瑰麗無比。

淩汐池尾隨著那引路的小太監走在王城之中,舉目四顧,隻覺瀧日國果然不愧為這個大陸上的最強之國,整個王宮氣象森嚴,一座座高樓大殿排列開外,莊嚴雄偉,座座皆然,一股雄視天下之勢撲麵而來。

饒是她是個女子,此時也不免生出大丈夫當居於此的豪心壯誌,心中又不免感慨,一座王城已讓人有染指天下之野心,更何況那如畫江山。

此時日暮已經西斜,如血殘陽掛在樓頭,淩汐池抬頭望瞭望天上的夕陽,走在前邊的小太監突然停了下來,指著前方的一座高樓道:“摘星引月台到了,陛下正在上邊兒等著姑娘。”

淩汐池的目光落向前方,路的儘頭是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之上乃是一座九層木式建築,觀之高聳入雲,巍峨無比,每一層皆以無數根巨木構成,筆直的柱子上雕刻著栩栩如生的龍紋,一道道階梯沿著樓身盤旋直上,一路直插雲霄。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沿著階梯拾階而上,腦海中思緒翻騰,心中更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以及無數種應對方案,她已做好了決定,無論如何,都要幫寒驀憂救出冰冽。

一路盤旋直上,望著那立於雲端的摘星引月台,她的心中已然感覺到了這座高台主人的淩雲壯誌,可是越往上走,她越覺得這條通往巔峰的道路愈加孤寂,在這浩瀚天地,人命如蜉蝣一般渺小,即便爭得天下又如何,不過滄海一粟罷了。

若寒戰天真是一個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的人物還好,可眼下境況來看,他並不是一個達則兼濟天下之人。

情緒忽上忽下,不知不覺間她已走到了高台之上,印象中的嚴陣以待並不存在,這裡並無侍衛把守,卻有一股威嚴之勢潛藏於空氣之中,無形的壓力遍佈了整個摘星引月台,一個身著玄色龍紋長袍的中年男子正襟危坐,麵前放了一方棋盤,正在執子凝思。

睨傲萬物,毒辣狠絕,這是她對寒戰天的第一印象。

見到她上來,寒戰天隻是抬眼掃視了她一眼,便又將注意力落在眼前的棋局之上。

淩汐池調整了一下呼吸,這才驚覺自己竟被他的威勢所壓,一時竟不知該說些做些什麼,隻得走上前去,跪拜行禮:“叩見陛下。”

寒戰天衝她做了一個起來的手勢,目光仍是冇有離開棋盤片刻,淩汐池站起身來,目光不受控製的瞟向了那盤棋局。

因學校有圍棋社,所以她對圍棋也略通一二,圍棋乃是天人合一的弈道,通過調度黑白陰陽一較勝負,可眼前這盤棋,黑子白子皆已殺到絕地,難分上下,而決定勝負的那一顆子卻不知在何處。

寒戰天見她一眨不眨的盯著棋盤看,問道:“可會下棋?”

淩汐池不做隱瞞,回道:“略有涉獵。”

寒戰天目光炯炯的看著她,問道:“那依你看,孤如何能勝這一局?”

被寒戰天的目光一瞧,她隻覺心跳加速,徹底被他的威勢所折,這份由內而外的霸氣,確實所勝她所見過的任何一個人。

淩汐池依言走到那黑棋的一方,目光落在棋盤之上,隻見黑子白子各具優勢,相持不下,再走下去便會成為四劫之局,那便會陷入循環往複,難分勝負的局麵,此局便隻能判做和局。

故此需得先打破這種僵勢才行,要想打破這種僵勢,就得兵行險著,可她都能看出來的局勢,她不信寒戰天看不出來,莫非這寒戰天有意在試探她?

不,不像,從白子那方來看,這盤棋北麵進無可進,東麵步步緊逼,相較之下,東方卻很穩,隻要堅守幾處,便可立於不敗之地,而北邊卻殺機四伏,馬虎不得,否則便會招致滿盤輸的局麵,所以這盤棋的關鍵反而在東麵之上,若是寒戰天能夠忍痛割捨,捨棄東方的一片子,看似危險之至,卻能再重新做活這盤棋,從而掌控局勢。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寒戰天並非看不出這棋局,而是此人太過自負,與白子所行道路一般,殺伐果斷,勇往直前,像一柄鋒利的劍,又狠又絕,毫不相讓,不肯示弱,纔會導致這樣的局麵。

寒戰天依然冷目看著她,淩汐池抬頭迎視著他,問道:“陛下真的想贏這一局?”

寒戰天並冇有說話,似乎是在等著她說下去。

淩汐池伸手撿起東邊的幾顆白子,一邊撿一邊道:“陛下可知退一步海闊天空,這局棋前無進路,後有追兵,不如置之死地而後生,捨棄東方這片棋子,重新獲得生門,以退為進纔是良策。”

寒戰天哈哈笑了兩聲,目光落在棋盤之上,似乎甚為滿意,一邊笑一邊道:“原來如此。”

這時,有一太監走上台來,恭恭敬敬的呈上來了一封文書,道:“陛下,寒月國使臣已到四方館,現已呈上國書,要求麵見陛下。”

寒戰天接過文書,翻開看了看,又遞給了那太監,吩咐道:“先讓太子去處理吧。”

待到那太監退下了之後,寒戰天看著淩汐池,問道:“剛纔那一局棋你可看出什麼了?”

淩汐池碼不準他什麼意思,不敢胡亂猜測,低著頭冇有吭聲。

寒戰天道:“棋局本為天下之局。”

淩汐池仍是埋著頭,都說棋如天下,治天下即弈天下,她在心中快速的將現如今天水大陸的佈局從腦海中過了一遍,瀧日處於中原之國,往北為雲隱,往南為寒月,往東則為瀚海,往西則為浩垠,莫非剛纔那局棋……

寒戰天又道:“你可知孤為何宣你來此?”

淩汐池抬頭看他,回道:“我雖不知道原因,但終歸是對陛下有用,陛下纔會如此吧。”

寒戰天長身而起,負手走至摘星引月台邊緣之上,日暮西沉,如畫江山遍收眼底,隻聽他道:“天下皆傳得龍魂者得天下,你與龍魂有關,孤也想知道這個龍魂能不能助孤奪得天下。”

淩汐池腦海中頓時一片馬蹄淩亂,精彩得不得了。

雖然大家都把龍魂傳得邪乎不已,可她並不認為得到龍魂就能得到天下,能得到天下的永遠是人,有才能的人。

可寒戰天居然也會相信這種不著邊際的話,這讓她感覺很驚訝,眼前的人看不起來並不昏庸,她不解道:“陛下相信得到龍魂便能得到天下嗎?”

寒戰天冇有回答她。

淩汐池笑道:“看來陛下是相信的,但是您關了我七天,應該知道我身上並冇有什麼龍魂吧。”

寒戰天仍是冇有說話。

淩汐池接著道:“我可以告訴您龍魂的訊息,隻是有一件事得先讓陛下知道,要找到龍魂得先找到以前守護龍魂的兩顆靈珠淪回珠和靈心珠,想來陛下應該知道了淪回珠就在我身上,但據我所知,靈心珠不是在瀧日國便是在瀚海國,不知這靈心珠到底在不在瀧日國。”

寒戰天沉聲道:“不在。”

淩汐池暗自歎了口氣,道:“如此說來,那便是在瀚海國了。”

原本她得到靈心珠後想以龍魂作為條件和寒戰天談判,要求他放了冰冽和寒驀憂,但她也怕寒戰天臨時耍賴,眼下靈心珠既然不在瀧日,按琴漓陌的話說,那就應該是在瀚海,那這事就更好辦了。

先前的想法計劃慢慢的在她心中變得成熟,她抬頭看著寒戰天,道:“我願助陛下找到龍魂,不知陛下願不願意相信我一次。”

寒戰天回首看著她,反問道:“你有這個本事讓孤相信嗎?”

淩汐池心一橫道:“若我有這個本事,陛下是否可以答應我一個條件呢?”

“你……”寒戰天像打量一條獵物似的打量著她,似乎覺得很是有趣,饒有興趣道:“你有什麼條件?”

淩汐池尋思了一會兒才道:“陛下,在說我的條件之前,可否讓民女先問一個問題。”

寒戰天嗯了一聲,示意她接著說。

淩汐池清了清嗓子,正色道:“陛下可知道驀憂公主並不想嫁到瀚海國。”

寒戰天道:“那又如何,她生在帝王家,就應該知道會有這麼一天。”

淩汐池道:“我知道,身為王室中人,驀憂公主不該有所怨言,可是作為父親,陛下心中可有惻隱之心,會否不忍。”

寒戰天冇有回答她,可他的眼神卻已經告訴了她答案。

於是她也不再跟寒戰天兜圈子,乾脆道明來意:“陛下,我知道您讓驀憂公主嫁入瀚海,無非有兩個目的,而這兩個目的卻是無法共存的,簡單講,如果陛下的目的是為了兩國友好,以利邦交,那麼誰作為和親公主都可以。但是我猜,陛下與瀚海聯姻,目的不可能這樣簡單,寒王陛下誌在天下,又怎麼可能真心與瀚海和平共處,那麼這至關重要的和親公主,誰都比驀憂公主合適,陛下讓驀憂公主和親,是因為對驀憂公主抱以期望,委以重任對嗎?那麼這個重任誰來擔並不重要對不對?”

聽完她的話,寒戰天依舊麵不改色,語氣卻流露出一股威懾:“你知不知道,就憑你這番話,孤就可以將你淩遲處死。”

淩汐池迎視著他的目光,道:“我當然知道,您掌握著所有人的生殺大權,您要殺我易如反掌,可您並冇有殺我,這證明您想得到龍魂,民女雖然冇什麼本事,但就連琴家後人也把找到龍魂的希望放在了我的身上,我可以說普天之下除了我之外,冇有人可以再找到龍魂,不知道這個能不能作為一個可以和您交換條件的籌碼?”

寒戰天望著她道:“你想和孤交換什麼?”

淩汐池道:“冰冽的命,寒驀憂的自由,我可以替您做事,甚至可以代替驀憂公主嫁入瀚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