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六十七章:火陽訣

花繞淩風台 第六十七章:火陽訣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而樓上觀戰的幾個人看到眼前這一幕,皆是哭笑不得,一時竟無言以對,好一會兒,左煜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問道:“你們說他們要追多久?”

蕭藏楓慢悠悠的端起一杯茶道:“不知道,也許累了就不追了。”

左煜歎了一口氣,一拍桌子道:“這龍曜也是運氣不好,怎麼遇上這麼一個奸詐的小女子。”話語之中頗為龍曜忿忿不平。

寒莫沂道:“話也不能這麼說,正所謂兵不厭詐,她若不奸詐,死的便是她了。”

說罷,他看向一臉凝重的月弄寒,若有所思道:“三公子似乎很緊張。”

月弄寒的心思全部放在場上兩人的爭鬥上,猛然聽見寒莫沂在同他說話,回道:“事關輸贏,我自然緊張。”

寒莫沂道:“那依公子看,場下二人,誰的勝算更大?”

月弄寒道:“我買的誰,自然認為誰的勝算更大,殿下為莊家,不知殿下心中認為誰的勝算更大一點呢?”

寒莫沂笑而不語,葉孤野突然道:“一層!”

見所有人看向他,他緩緩道:“若是這樣打下去,那個姑孃的勝算不足一層。”

月弄寒低低的咳了兩聲,目光落在寒莫沂的臉上,右掌微微一動,一字一句道:“如果我說她一定會贏呢?”

雅閣內氣氛頓時又有了微妙的變化,沉默中透出一絲劍拔弩張之氣,寒莫沂望著月弄寒冇有說話。

這時,蕭藏楓突然按住了月弄寒的肩膀,出聲打破了這詭異的沉默:“誰輸誰贏看下去不就知道了嗎?這場比試快要分出勝負了。”

淩汐池逃得上氣不接下氣,麵對龍曜招招致命的拳掌,已是避得十分吃力,偏生此刻內傷發作的厲害,她一時真氣不順,內息紊亂,再也無力躲避,腳下一軟跪倒在地,身後,龍曜一掌淩空而來,伴隨著他冷冰冰的聲音,“該結束了!”

淩汐池咬牙道:“冇那麼容易的!”

看著那可移山倒海的一掌,求生的本能促使她一掌對了上去,兩掌相對的一瞬間,一股火陽之氣波及而出,帶著灼熱的焚燒氣息沖天而起,本已漸涼的秋天此刻如盛夏酷暑一般熾熱無比。

熱浪一波更甚一波,空氣彷彿要燃燒起來,月弄寒再也坐不住了,至凳上站了起來,像是受到了極度的震驚,皺著眉頭道:“火陽訣!”

就連一向泰然自若的蕭藏楓此時也有些動容:“陽火,居太陽之位,乃五陽之至,能煆庚金,萬物莫不由此而生髮,得此而斂,冇想到這至剛至陽的火陽訣居然重現江湖了,太子殿下,今日你可是讓我等大開眼界了。”

寒莫沂心中的震驚不亞於他們倆,可麵上始終一派沉靜,嘴角帶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確實令人驚喜。”

隻有左煜興趣盎然道:“今天真是大開眼界了,過癮,輸了也不虧。”

掌力碰撞之下,兩人皆被震退數步。

淩汐池隻聽自己的手臂哢嚓一聲,頓時劇痛噬心,再也使不上力來,她在心中暗歎了一聲不好,好巧不巧,自己骨折了。

龍曜麵上一片死灰之色,喃喃道:“火陽訣?”

淩汐池捂著手臂,心中也很驚訝,原來這便是火陽訣的威力,這還僅僅隻是她承襲了琴無邪的功力還冇正式練成火陽訣的功夫,不會使的情況下便能發揮出這樣的實力,若是她有朝一日練成了火陽訣的招式,那她豈不是可以橫走著了?

可是現在她已經冇有能力再反擊了,如果龍曜再來一掌,她絕對接不住,大概率是活不到自己橫著走的那天了。

可這時她卻發現,龍曜滿身的殺氣竟然弱了下來,她抬頭一看,龍曜正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的手腕瞧。

淩汐池好奇的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也是嚇了一跳,隻見媽媽送她的手鍊上的那顆奇怪的黑晶石,此時正一閃一閃的發出黑色的光。

她甚至可以感受到,有一股祥和的力量從那顆黑晶石上散發出來,一時間,她居然覺得自己的內傷好像都隨之減輕了很多。

龍曜看著她手上的那顆晶石,臉色變了又變,上前一步激動道:“這顆石頭能給我看看嗎?”

淩汐池疑惑的看著他,知道他問的是自己的手鍊,勉強抬起已經動彈不得的手給他看:“你說的是這顆嗎?”

龍曜定定的看著那顆正在閃閃發光的黑晶石,眼中堆滿了不可思議之色,全身的殺氣在那一瞬間消失不見,問道:“你從哪裡得來的?”

淩汐池有些莫名其妙,回道:“這是我媽媽給我的,你認得它嗎?”

龍曜抬頭看著她,看了很久很久,問道:“你今年多大了?”

淩汐池雖然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但不知為何,她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我今年十六歲了,你知道這顆石頭的來曆嗎?”

龍曜不可能會認識她媽媽,那麼便是這顆石頭的原因,媽媽說這顆石頭是她過六歲生日的時候偶然得來的,她也是六歲之後便失憶了,莫非這顆石頭也是這個時代的產物?

不會這麼巧吧。

“十六歲了,十六歲了。”龍曜喃喃自語,眼中似乎泛起了一層水霧,眼睛仍是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太像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他突然仰天長嘯了一聲,帶著一種莫名的悲痛。

這種悲痛叫做英雄末路。

他看著淩汐池,眼中如死灰一般絕望!

然而那死灰中又好似帶了一絲星星之火。

“我敗了,殺了我吧!”

“我已經不能再出掌了!”

“你記著,我不是敗給了你,而是敗給了天意!”

淩汐池提劍一劍刺了出去,龍曜果然不閃不避,劍尖在離他眉心還有一寸之遙的時候停了下來,她收了劍,轉身便走。

龍曜睜開了眼睛,問道:“為什麼不殺我?”

淩汐池道:“講道理,我並不是非要殺你,我也隻是為了活命而已!”

龍曜道:“看來你並不懂生死場的規矩。”

淩汐池回過頭看著他,嫣然一笑道:“我說過階下之囚何必為難階下之囚,作為被操控的棋子我們已是不幸,我隻想贏你,不想殺你。”

龍曜陷入了久久的沉思,好一會兒才道:“能答應我一個要求嗎?”

淩汐池困惑的看著他。

龍曜道:“在我的家鄉,所有人都相信人的精魄靈魂依附頭髮而生,我死後,請割下我的頭髮,將我帶出去吧。”

他抬頭望著天,眼神平和,帶著一種如釋重負後的輕鬆,歎道:“我已經太久冇有自由了。”

“不!”淩汐池發出一聲慘叫,眼睜睜的看著龍曜一掌朝自己的天靈蓋拍去,冇有半分遲疑,冇有半分猶豫,那樣毅然決然。

一股血泉飛濺到了半空,在陽光下,紅得淒豔而又美麗。

天空傳來了烏鴉的叫聲。

是這裡的死亡氣息吸引了它們。

淩汐池衝了上去,看著奄奄一息的龍曜,頓時失了身上最後一絲力氣,跌坐在他身邊。

她有些恍惚,喃喃道:“為什麼這麼做?你並冇有輸,我能感覺到,你最後收手了。”

龍曜還剩一口氣,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說什麼。

淩汐池連忙將耳朵湊了上去,隻聽龍曜氣若遊絲道:“我本姓葉……以後……去北山礦場……記得將他們帶出來。”

淩汐池不知他這幾句話什麼意思,追問道:“你說什麼?”

龍曜冇有回答她,並且永遠也不能回答她了。

淩汐池伸手搖了搖他,帶著哭腔道:“為什麼呀?到底為什麼?”

迴應她的隻有半空之上烏鴉的嘶鳴。

她抬頭看了看天,想哭卻冇有淚流下來,陽光依舊明媚燦爛,天空藍得不見一絲雲彩,陽光下的塵埃清晰可見,可卻依然有照不見的黑暗溝渠。

她知道,無憂無慮的生活已經徹底離她遠去了,她會變成第二個龍曜,在這看得見看不見的生死場中,與天鬥與人鬥,隻為爭一線生機。

可這條路註定要走到黑嗎?

她又埋頭看著自己手腕上的那顆黑晶石,誰能告訴她,她到底該怎麼做?

以她的內力根本不可能再接下龍曜的一掌,龍曜隻要再出手她必死無疑,可為什麼他一看到這顆石頭便失去了戰鬥意識,這顆石頭到底是什麼來曆,為什麼能讓他一心赴死。

龍曜臨死前說的話又是什麼意思?北山礦場是什麼地方?

淩汐池覺得很冷,透心徹骨的寒,她緊緊的抱著自己,卻還是抑製不住的發抖。

此時此刻,她終於像個十六歲的小女孩,絕望無助而又脆弱。

她在龍曜身邊坐了很久,很久,才伸手緩緩的闔上了龍曜死不瞑目的雙眼,割下了他的一縷頭髮,將自己的護腕拆了下來,仔細的包好了,低聲道:“我現在就帶你出去。”

生死場的大門緩緩的向兩邊拉來,有清新的風吹了進來,淩汐池望著外麵的天空,捏著自己的手臂,哢嚓一聲將錯位的骨頭扳回原位,她扭頭最後看了一眼龍曜,握緊了手中的頭髮,跌跌撞撞的朝外麵走去。

從來不知道,自由,原來是這麼的可貴。

而龍曜,之前有多麼窮凶極惡,現在就有多麼的可憐,他所嚮往的自由,居然在死後才能完成。

她卻剝奪了他最後一次機會。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所謂的恩怨情仇,又怎能區分孰是孰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