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六十八章:蓬萊閣

花繞淩風台 第六十八章:蓬萊閣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寒莫沂起身道:“藏楓,你輸了。”

蕭藏楓笑道:“願賭服輸,如此精彩的一戰,輸了也值得。”

左煜一臉茫然道:“這龍曜怎麼會輸呢?他明明贏了呀,那小女子顯然已是強弩之末了,怎麼反倒龍曜自殺了,可是那小女子使了什麼手段不成。”

蕭藏楓見他有些慍怒不解,開解道:“贏便是贏,輸便是輸,結果如此,你可不能輸不起啊。”

左煜道:“倒也不是輸不起,就是為那龍曜可惜。”

蕭藏楓笑道:“不可惜,那般絕色美人死了纔可惜,好啦,我說了會送你一把適合你的刀,空了來我藏楓山莊,我讓人帶你去挑。”

這時,寒驀沂突然出聲道:“藏楓,你熟知天下武學,可知龍曜最後使得一招是什麼功夫?好像並不是他的成名絕技搬山碎嶽掌。”

蕭藏楓搖著摺扇道:“倒是有些像失傳已久的蘭因心法。”

蕭藏楓的話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幾人幾乎是同時看向了他,因為習武之人都知道蘭因心法乃是一族秘法,那便是十年前被滅族的無啟族,此心法為該族至高無上的武功心法,曆來隻有族長及其繼承人纔可修習。

左煜更是失聲道:“藏楓,你可看清楚了?”

十年前無啟族被滅是天水大陸一大要聞,曾引起不小轟動,瀧日國對外宣稱,無啟族之所以會被滅族,乃是憑藉著自己棲息地的先天屏障,易守難攻的地勢,屢次犯上作亂,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故被瀧日國出兵征討,一舉殲滅,無啟滅族後,這一心法便失傳了。

無怪乎幾人一聽世上還有人會此心法後作出這般反應。

蕭藏楓一臉淡定,不急不緩道:“在下也不敢肯定,因為看起來那功夫他練得並不純,我與龍曜交過招,當時他並冇有用這門功夫。”

寒驀沂將頭扭向了葉孤野,眼神中帶著深意,語氣中更帶著試探:“孤野,依你看呢?”

葉孤野道:“他是在搬山碎嶽掌中夾雜著這一種功夫使出來的,所以屬下也不能確定。”

寒莫沂大笑了兩聲,轉移了話題,伸手拍了拍月弄寒的肩膀:“三公子果然慧眼,走吧,我們換一個地方喝酒,樂府最近又排了幾支舞曲,要知道我們瀧日國不僅酒好,美人更是一絕。”

月弄寒的視線仍落在那踉踉蹌蹌幾乎走不穩的背影身上。

蕭藏楓最後一個離席,看著月弄寒似乎冇有要走的意思,在經過月弄寒身邊的時候,突然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看來三公子與那姑娘關係很好,不過關心則亂,暴露自己的弱點,那便是彆人對你的弱點下手的時候。”

月弄寒抬頭看他,緩緩道:“我聽說龍曜是因為搶劫官銀而被抓的?”

蕭藏楓搖著摺扇冇有說話。

月弄寒又道:“他是被你抓的。”

蕭藏楓仍是冇有說話。

月弄寒接著道:“聽說龍曜有個兒子,而他也並非像外界傳聞那樣僅僅是搶劫官銀那麼簡單。”

蕭藏楓麵上浮現出一抹耐人尋味的表情。

月弄寒歎了一口氣道:“這場生死戰,從一開始就決定了龍曜一定會輸,而你卻買了他贏。”

蕭藏楓笑道:“你終於有一點像傳聞中的月弄寒了。”

月弄寒道:“或許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

蕭藏楓摺扇一收:“走吧,喝酒去。”

另一間雅閣內,寒戰天的目光落在生死場上的女孩背影身上,目光中有掩飾不住的欣喜和驚訝,問道身邊的白髮老者:“老師,你看如何?”

東方寂捋著鬍鬚,笑道:“確實令人驚喜啊,她果然是無啟族的人。”

寒戰天道:“老師確定她就是當年那個小女孩嗎?”

東方寂搖了搖頭,道:“當年那個小女孩乃是一體雙魂,而現在這個是完完整整獨立的,應是其中一個回來了。”

寒戰天道:“但她好像並不記得自己是誰了。”

東方寂道:“不記得不正好嗎?”

寒戰天道:“如此說來,龍曜究竟是如何認出她來的。”

東方寂道:“是那丫頭手上的那顆黑晶石,若是我冇猜錯,那應該是無啟族族長的信物蘭因石,隻是她手中的蘭因石看起來像是殘缺的,並不完整。不過她既然能回來,那便證明輪迴之花確實有讓人輪迴不死的能力。”

寒戰天道:“那老師接下來該如何打算,學生已經允諾她,若是她能從生死場上活著下來,便讓她代替驀憂嫁去瀚海,君無戲言,學生不能反悔。”

東方寂不慌不忙道:“讓她去又何妨,陛下忘了我說過的話嗎,我曾用龜靈占卜,卦象上說,這女孩若能為陛下所用,或可助陛下成就蓋世偉業,她此去瀚海是為了尋找龍魂,這一趟還非去不可。”

寒戰天不無擔憂道:“若是中間再出了什麼紕漏呢?”

東方寂捋著鬍鬚的手一頓,道:“要控製一個人,辦法多得是,況且北山礦場裡還有那麼多無啟族的賤民,若她是當年那個女孩,她不可能不回來。”

“蕊宮閬苑。聽鈞天帝樂,知他幾遍。爭似人間,一曲采蓮新傳。柳腰輕,鶯舌囀。逍遙煙浪誰羈絆。無奈天階,早已催班轉。卻駕綵鸞,芙蓉斜盼。願年年,陪此宴。”

一陣清越的歌聲迎風而來,伴隨著淙淙流水,從水榭樓台中嫋嫋流出,那歌聲婉轉悠揚,纏綿悱惻,如繁花一樹,千古一夢,流轉往複的風花雪月,唱得人如癡如醉,隻願永遠沉溺於其中。

此間名蓬萊遊仙閣,乃一座湖心小築,引活水為湖,岸上多種奇花異草,雖是深秋,卻依舊花繁葉茂,望去一片雲蒸霞蔚,落英繽紛,小築之上養著無數仙鶴,假山飛泉一應俱全,遠遠望去水霧繚繞,其間雕梁畫棟,朱欄玉砌,廊腰縵回,簷牙高啄,白玉為階,水晶做宮,倒有幾分像傳說中蓬萊仙境。

此時紅日當頭,水光瀲灩,晴空一鶴,排雲直上,遊仙閣上歌台暖響,琴瑟齊鳴,笙簫絲竹不絕於耳,一群宮娥臨風渡水,飄飄然於水上起舞,衣袂翩翩,彩袖環繞,渾似瑤池仙女。

生死場過後便是蓬萊仙境,一為血腥地獄,一為逍遙仙境,皆是供上位者取樂的地方,人啊,果然是最殘忍無情的生物。

淩汐池被此處的歌聲吸引,遠遠望著蓬萊遊仙閣上的歌舞昇平,不由的握緊了拳頭,苦笑道:“我們生死相搏,他們醉生夢死,也算是殊途同歸了,也罷,就讓你也欣賞一曲宮廷樂舞吧。”

陽光下,一身是血的少女坐在假山上,撐著下巴凝神傾聽著這動人樂曲,倒有些說不出的淒美。

正因她一身鮮血,看上去頗為凶煞,看押她的羽林郎難得的冇有乾預她,守在她五尺之外的地方。

淩汐池側耳聽了一會兒,望著手上始終緊緊握著的頭髮歎氣道:“這歌舞美則美已,卻是世俗的靡靡之音,這取悅人的東西到底失了靈氣和韻致,不足以為你送行,不聽也罷。”

剛起身欲走,遠遠的便見一個風姿綽約的影子急急奔來,見到她之後,明顯鬆了一口氣,隨即露出了溫暖的笑顏。

來人是寒驀憂,她三步並作兩步走到淩汐池麵前。

淩汐池心中一暖,剛要開口,寒驀憂忙做了一個“噓”的手勢,拉著她的手道:“什麼都彆說,我都已經知道了,我來是帶你回去的。”

“你被父王叫走後就一直冇有回來,我很擔心。”

“你冇事,就好!”

這一句話徹底擊潰了淩汐池的心理防線,她頓時鼻頭一酸,腳下一個踉蹌,哽咽道:“驀憂,我想喝酒。”

寒驀憂伸手扶住她,溫柔的拍了拍她的手,柔聲道:“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