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六十九章:思歸

花繞淩風台 第六十九章:思歸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回到玄憂宮後,芮兒早已為她們備好了酒菜,寒驀憂取了兩隻酒杯斟上酒,將其中一杯遞給了她:“此乃瀧日國最烈的酒,名喚醉流霞,今晚你要喝多少我都陪你,隻是你看起來好像受了很嚴重的傷,並不適合喝太多酒。”

淩汐池接過酒杯一飲而儘,這是她人生第一次喝酒,酒一入喉,那辛辣甘冽的感覺就像吞了一把刀子似的,嗆得的得她難受的咳了起來,她一邊咳一邊道:“比起已經死了的人來說,受這點傷算不了什麼。”

芮兒連忙替她捶了捶背,擔憂道:“汐池姑娘,這酒很烈的,你喝慢一點,否則容易傷身。”

淩汐池咳得連眼淚都流了出來,一邊流淚一邊笑道:“冇事,人生難得幾回醉,我也想醉一次。”

寒驀憂看了她兩眼,也將杯中酒一飲而儘,隻是冇想到竟比她這個受傷的人咳得更加厲害。

淩汐池笑了笑,伸手去拿酒壺,芮兒忙伸手攔住了她,一雙美眸寫滿了懷疑,問道:“汐池姑娘,你和公主要喝酒芮兒不敢阻止你們,可你一夜未歸,我們好不容易打聽到你被陛下送去了生死場,陛下為什麼會讓你去那個地方?公主和冰少爺呢?會不會也有危險?”

淩汐池一怔,隨即反問道:“真的想知道?”

芮兒連忙點了點頭。

淩汐池伸手拿過了酒壺:“陪我喝高興了就告訴你。”

芮兒心有不甘,勢必要打破沙鍋問到底:“可是……”

淩汐池不知該如何開口,從何說起,在她心中,寒驀憂看起來是那樣單純善良的女孩子,寒戰天畢竟是她的父王,她並不想讓她知道寒戰天的真正意圖,讓她受傷。

寒驀憂也不滿的喝道:“芮兒!”

芮兒識趣的不再問了,翹著嘴一副委屈的表情:“我隻是關心你們,明明兩個人都不會喝酒,乾嘛非要自己和自己過不去。”

淩汐池知道她是在為冰冽和寒驀憂擔憂,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伸手指了指夜空道:“你放心,他們不會有事的,都說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如此良辰美景,若不對飲暢談一番,豈不可惜。”

說罷她又斟滿了一杯一飲而儘,然後將壺中剩餘的酒傾瀉於地,歎道:“壯士,這一杯我敬你,你一路走好。”

寒驀憂陪飲了一杯,她是一個有著七竅玲瓏心的人,深諳什麼樣的場合應該說什麼樣的話,此時她要做的隻是做好一個傾聽者,所以她決不會像芮兒一般喋喋不休。

她從來都知道怎樣做一個讓人覺得舒服的人。

酒一杯接一杯的下肚,淩汐池有些意興闌珊,轉頭向芮兒道:“芮兒,你去把你家公主的琵琶抱來。”

芮兒應著,在寒驀憂點頭後進屋拿琵琶去了,淩汐池端了一杯酒,從凳上站了起來,豪氣萬丈的舉起酒杯:“將進酒,杯莫停,與君歌一曲,請君側耳聽,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不如驀憂你來首曲子助助興,琴呢,琴在哪裡。”

“琴來了,琴來了。”芮兒懷裡抱著一把琵琶,三步並作兩步的趕了過來,淩汐池扭頭看著她,一口氣將手裡的酒喝完,將杯子往桌子上一扔,閃身向前將芮兒手裡的琵琶奪了過來,將琵琶高高的拋向寒驀憂,琵琶在空中轉了幾轉,穩穩的落在寒驀憂的懷裡,淩汐池笑道:“你來彈,我來練劍。”

寒驀憂伸手撫摸著琵琶,也不反對,凝神一思,十指纖纖撥動起來,赫然正是之前她在楚天江時彈奏過的那首曲子,淩汐池伸手拔出放在桌子上的邪血劍,一躍身衝入院子裡,刷刷刷的舞起劍來,意隨心轉,劍隨心動,到最後她都不知道自己耍的是什麼劍法,邊舞邊道:“壯士,大恩不言謝,我就以一劍為你送行吧,他日……他日若是能在黃泉路上相見,我再好好向你賠禮道謝。”

“哈哈,不錯不錯……”看著她的劍法,寒驀憂邊彈著曲子邊笑出聲來,她似乎有些不勝酒力,一張小臉豐神楚楚,秀骨姍姍,月光下,她酡顏如醉,若霜染紅葉,膚似白玉,如仙葩含露。

淩汐池不由得呆了一呆,劍法忽的淩亂起來,笑聲長歎:““歡樂趣,離彆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裡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劍影一轉,她縱身躍進寒驀憂的花圃裡,劍法所到之處,花影飛飛,灑滿天空,一陣冷風吹來,吹得漫天的落花無所依托,隻是卻倔強的衝上天空,縱使被風吹做雪,也絕勝零落成泥碾作塵。

但是風卻突然間冇有了,一片花瓣飄了下來,接著是兩片,三片,無數片,密集得就像雪花一般,撲灑在她的身上,淩汐池突然就停下了動作,呆呆的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沐了一身的花雨,喃喃道:“人生到處知何似,應是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飛鴻哪複計東西。”

忽然想起寒驀憂還在身旁,她抬劍揮向花叢,削下一朵木芙蓉,趁著寒驀憂的最後一個音符,長劍一擲,送劍回鞘,撈起一杯酒,遞到她麵前,輕輕的將那支木芙蓉插在了寒驀憂的鬢間,笑道:“驀憂,這是我送你和冰冽的禮物,我敬你一杯,權當是喝了你們的喜酒了。”

寒驀憂衝她眨眨眼睛,臻首微抬,小嘴微啟,淩汐池不由歎道,美人就是美人,連喝杯酒都讓人怦然心動。

見她們倆那不要命的喝法,芮兒連忙在一旁勸說道:“公主,汐池姑娘,你們不要再喝了,再喝就要醉了。”

淩汐池衝她擺了擺手指,示意她不要掃興,支著下巴看著寒驀憂道:“驀憂,你那首曲子好好聽,叫什麼名字。”

寒驀憂嘴角微翹,似乎想到了什麼美好的事情,整個表情都柔軟了下來,好一會兒才道:“信手所彈,還冇有想名字,既然你問了,那麼它就叫思歸吧。”

思歸,思歸,奈何思歸昔不歸。

淩汐池拍手笑道:“思歸,果然是個好名字,一曲長相思,冰冽不正就歸來了嗎。”

她在心中暗歎,驀憂,你等到了你的良人,我祝福你們,今日一過,我們也許再也不會再見麵了,從今以後真的是天涯茫茫,至此陌路了。

寒驀憂看著她低低的笑著。

淩汐池覺得自己有些醉了,不知為何,她又想到了龍曜,想到了生死場,出聲歎道:“思歸啊思歸,壯士,你應該也很想歸去吧,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北山礦場到底是哪裡?是你的家鄉嗎?”

寒驀憂一愣,眼中不自覺的閃過一絲冷厲狠辣,她伸手抓住淩汐池的手,問道:“你剛剛說什麼?”

寒驀憂抓疼了她,淩汐池扭頭定定的看著寒驀憂,有些頭暈眼花,問道:“驀憂,你的力氣怎麼這麼大,你知道北山礦場是什麼地方嗎?”

寒驀憂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鬆了手,低聲道:“自然是知道的,那是瀧日國關押俘虜奴隸的地方。”

奴隸?

龍曜死前的意思竟是要讓她有朝一日去將那些奴隸救出來嗎?他為何要將這麼重要的事情托付給她,並且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

淩汐池呆住了,似乎用了很長的時間去消化這個訊息。

而後,她隻覺體內一陣氣血翻騰,哇的吐了一大口鮮血,再然後,她便人事不省了。

夜色深沉,涼風淒淒,似也在感歎人世間的悲歡離合。

世事如棋,雲波詭譎,深夜中不知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連月亮都不忍看了,悄悄地隱入雲層之中。

一輛馬車緩緩的自宮牆內駛出,馬車內傳來了一個男子低低的嗓音:“莊主為何要花一百萬兩去買一場明知會輸的比賽?”

蕭藏楓手中正拿了一塊玉環在打量,隻見那玉環做工古樸,上麵雕鏤著繁複古老的花紋,玉環中間垂了一顆黑色的晶石,細看之下,那晶石卻是殘缺不全的。

蕭藏楓正看得入神,聽到此話後將玉環收入了懷中,淡淡的掃了一眼麵前的黑衣男子,反問道:“他們為何會邀我去看這場比賽?”

黑衣男子道:“因為藏楓山莊已讓他感受到了威脅。”

蕭藏楓道:“所以一百萬消除他這種威脅並不虧。”

黑衣男子仍帶著疑問:“一百萬兩就能消除?”

蕭藏楓笑道:“一百萬兩不能消除,但若是很多個一百萬兩呢?”

黑衣男子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瀧日國誌在天下,要爭天下,兵馬,糧草,錢財缺一不可,而寒戰天此時最需要的巨大的財力支撐,所以公子便主動向他投誠。”

蕭藏楓又閉上了眼睛,淡淡道:“人世間最大的誘惑不外乎名利,權勢,地位,美人,金錢,可惜在這亂世,前麵每一個都可與金錢息息相關,財未必可通神,但絕對可以通人。區區一百萬兩,讓我找到了我想要的,花得很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