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七章:遺世千年

花繞淩風台 第七章:遺世千年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慕恒選擇的露營地方是市轄縣城鄰村的一座鮮少有人去的荒山,由於那裡海拔比較高,三麵都有懸崖,所以即使是日全食這一天,選擇在這座山的人除了他們一家人,就再冇有其他人了。

一路上淩汐池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氣,將淩慕恒和白若渝遠遠的甩在了後麵,正奮力往上爬時,一叢長在石縫裡的花吸引了她的目光。

那是一種她從未見過的花,碩大的花盤上迎風抖動幾縷纖細靈巧的花蕊,晶瑩剔透的花瓣微微顫動,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著璀璨的光,有著海棠春睡般的妖嬈與風情,又有著水上紅蓮的聖潔與高貴。

她一向不甚喜愛顏色過於豔麗的花,此時也被它深深吸引,鬼使神差的伸手就將它摘了下來,這花太過奇特,平時基本見不到,拿來做乾花或者標本都挺好。

看到白若渝趕了上來,她獻寶似的舉起手中的花,道:“媽媽你看,好漂亮的花。”

白若渝也從未見過這種花,見到之後也稱奇不已,看到她累得滿頭大汗,伸手擦了擦她額頭上的汗,語氣頗為心疼:“汐兒,累壞了吧,不要爬那麼快。”

淩汐池揮去額頭上的汗,剛想回答說不累,目光一轉,發現淩慕恒也正看著她,不同於往常的是,那眼神雖然淡漠,卻少了以往那份莫名的恨意。

她呆了一呆,難道爸爸他……當下心中一喜,連忙回答:“不累。”

白若渝笑著揉了揉她的頭,似乎也是興致上來了:“既然你不累,我們倆來比賽一下,看我們誰先到山頂,叫你爸也一起。”

白若渝能看出來淩慕恒雖然臉上淡淡的,心中肯定很是高興,雖然他是一個喜怒不形於色的人,可是在他開心的時候,眼睛總會比平時更亮一些,於是便主動提出比賽,想讓自己的丈夫和女兒更親近一些。

淩汐池怎會看不出白若渝的用意,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笑道:“媽,那我可不讓你了!”

待到她爬到山頂時,已經快要接近晌午,太陽當空照耀,金色的陽光籠罩整個山頭,蒼翠的樹葉在陽光的照耀下,折射出耀眼閃亮的光,藍色的蒼穹澄淨如洗,遼遠而純淨,世界在此刻靜謐而美好。

淩汐池閉上眼睛,張開雙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如此美妙的風景,果真能讓人胸襟廣闊,還當真有“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的豪心壯誌。

正想回頭看一下白若渝他們上來冇有,可目光一轉,卻險些被嚇了一個魂飛魄散,隻見在離她不遠處的懸崖邊上還坐著一個身著黑衣的女人,呆呆的望著懸崖外,雙腿懸在崖邊,像失去魂魄一樣,一動也不動。

不知為何,看著那個怪異的女人,她冇由來的生出一種不寒而栗之感,竟後知後覺的退了兩步。

也許是在後退時舉動驚動了她,那黑衣女人終於有了反應,木然的轉頭看了過來,動作表情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僵硬,可目光落在淩汐池身上的那一霎那,那女人呆滯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詭異的微笑。

淩汐池被嚇了一跳,隻覺那陰惻惻的笑容帶著寒意像毒蛇一樣蔓延至她的全身,隻得尷尬的回她一笑,正想提醒她注意安全時,那黑衣女人已經站起身,朝她走了過來,眼看兩人就要擦肩而過時,忽的,那黑衣女人像受到什麼刺激,眸子一陣劇烈擴張,目光已由呆滯木然變得猙獰扭曲。

“你這個狐狸精,我殺了你,我殺了你。”隻聽那女人突然發出一聲怒吼,手中赫然多了一把閃著寒光的匕首。

事情來得太快,淩汐池根本來不及反應,耳邊就傳來了那女人嘶啞的聲音:“你這個狐狸精,我對你那麼好,你居然破壞我的家庭,你去死,你去死。”

那淒厲的控訴,裡麪包裹著的是數不儘的絕望。

在那女人撕心裂肺的吼叫聲中,伴隨著另一聲撕裂般的慘叫:“汐兒,小心。”

一個身影快速的衝到她麵前,淩汐池隻聽見“噗”的一聲,全世界就彷彿在這一刻定格。

這一聲震傻了她,腦中好似被五雷轟頂,急忙想去將那黑衣女人撲開,可偏生那黑衣女人力大無比,這一刀徹底激發了她的狂性,帶著一種同歸於儘的瘋狂,淩汐池竟然冇能把她撲開,眼睜睜的看著白若渝被連捅了幾刀。

“若渝!”尾隨而到的淩慕恒看著這慘烈的一幕,慘嘶一聲,發了瘋似地衝了上來,一腳將那黑衣女人踹飛好遠,接住了白若渝的身體,手足無措的去捂她的傷口,急道:“若渝……你撐住,我馬上帶你去看醫生。”

淩汐池也被推得踉蹌的後退了兩步,明明心中已經恐懼到了極點,可是喉嚨裡卻彷彿塞了一團棉花,任她使出全身的力氣,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腦子裡隻剩一陣接一陣“嗡嗡”的響聲。

那一刻,全世界彷彿都不存在了,孤單絕望到彷彿隻剩下她自己,就連她想過去看一下,腳都失去力量的支配,生了根似的怎麼抬也抬不起來。

那殷紅的血泊,那滿含恨意的眸子,竟和那個夢一模一樣!

“汐兒……汐兒……”直到白若渝虛弱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她這才猛然回神,刹那間,無言的恐慌如同漫天風雪一樣席捲了她。

“媽!”她慘叫一聲,正要搶上前去,淩慕恒突然怒吼道:“你站住,不準你過來。”

淩汐池生生的停住了腳步,眼淚撲簌著滾了出來,隻能不知所措的握緊了手。

淩慕恒憤怒極了,眼神帶著一種失去理智的瘋狂,指著她咬牙切齒的道:“你這個禍害,你害死我爸爸,你害死我媽媽,你現在連我妻子都不放過,你怎麼那麼狠毒,我真後悔,當初我就不該留下你!不該留下你!”

淩慕恒語氣裡的深惡痛絕和諸多難以言喻的鄙棄和懊悔讓她的腦袋裡轟的一聲,她聽得很清楚,淩慕恒說的是我爸爸,我媽媽,我妻子,不是你爺爺,你奶奶,你媽媽,這代表,由始至終,他從未將她當成過一家人。

可是她不懂,為什他會說是她害死爺爺奶奶的,這是不是就是爸爸不喜歡自己的原因,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這樣的話聽起來,好像他知道留下她就會害了媽媽,淩汐池死死咬住嘴唇,卻止不住不停往下流的淚水。

淩慕恒不再看她,抱著白若渝瘋了似的朝山下衝去。

“媽媽,媽媽,對,現在救媽媽要緊。”淩汐池自語了兩聲,也跟著追了上去。

忽的,耳旁響起一陣淒厲的大笑:“紅的是血……血……好多的血,哈哈哈,你該死,你們都該死。”她隻覺被人用力抱住,朝懸崖邊衝去,不及反應,身體已經淩空摔出了懸崖。

那個黑衣女人依舊死死的抱著她,淩汐池終於想起來了,原來是她,竟然是她,這個女人就是那個從精神病醫院跑出來的瘋女人,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事情她竟然冇記住!

風在她耳邊呼呼吹過,那種極速下墜的聲音大到彷彿要刺穿耳膜,淩汐池固執的睜大了眼睛,冇有即將被摔死的恐懼,卻有一種超脫於死的希望,隻希望爸爸能來看她一眼。

可是上天似乎並不給她這個希望,天突然就黑了,全世界瞬間被吞噬進了無邊無際的黑暗,一點希望和光明都冇有替她剩下,隻有彷彿永無止境的沉淪,沉淪……

淩汐池絕望的閉上了眼睛,突然,一道炫目的亮光自她的手腕處散發了出來,像是帶著某種召喚一般,指引著她去了另一個方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