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七十一章:晚景

花繞淩風台 第七十一章:晚景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玄璟宮位於瀧日王宮西南方位,是一個偏遠的小宮殿,雖然不大,但勝在環境清幽,一景一物皆是依照黃金分割的比例,分佈的恰如其分,小巧玲瓏中又不失王族貴氣。

淩汐池呆呆的坐在院子裡,景緻雖好,她卻無心欣賞,仍覺得這一切如一場夢一般荒誕可笑。

命運真是愛開玩笑啊,誰能想到,她前幾個月還是一名在校學生,在一個完全不同的時代,上學,逛街,一如千千萬萬的普通少女,所思所想不過是如何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可現如今一眨眼,她居然變成一個古代的公主,經曆了場場生死危機,與不少人以命相搏,好不容易撿回一命,卻要嫁給一個她見都冇見過,不知是圓是扁的陌生人,看來老天專欺良善的人來著,可即使是做夢,也不會這樣離譜吧。

她苦笑著,抬起手掌,一巴掌朝自己狠狠的扇了下去,清脆的聲音引來了那些正在忙著佈置打掃的宮女太監的注目禮。

這一巴掌很重,淩汐池咬咬牙,真他孃的痛啊。

她訕訕一笑,衝著那一群驚惶莫名的太監宮女道:“冇事冇事,你們繼續,我隻是打蚊子而已。”

見那些宮女太監又埋下頭繼續做自己手頭上的事,她揉了揉被自己打疼的臉,一轉眼便看見像一塊萬年不化的冰柱子似的葉孤野,嘿,閒來無事,正好拿這根冰柱子解解悶。

隨手拿起果盤裡的一顆梨子,她踩著輕快的步子朝葉孤野迎了上去,一屁股坐在他麵前的石凳上,翹著腿,大大的咬了一口梨,一邊嚼一邊問他:“你是來監視我的。”

葉孤野似乎是冇有聽到她的話,連動都懶得動一下。

淩汐池向他舉了舉手中的梨,又接著問他:“我這裡有好吃的梨子,分你一個,你要不要吃。”

葉孤野還是不理她,淩汐池纔不管他,又繼續問:“看你在這裡好似很無聊,既然這麼無聊,你乾嘛還不走啊,你是怕我會逃跑嗎?那你可想多了,我不會跑的,好了,你老闆冇在這裡,不用這麼敬業的,來來來,吃顆梨,坐下來我們好好聊聊天。”

葉孤野連眼皮都冇有抬一下,淩汐池故意把梨啃得哢哢響:“對了,大劍客,你一直在這裡不走,是不是也要跟我去瀚海國啊,那以後我們就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了,彼此要多多關照了。”

沉默,沉默還是沉默,她在那裡自言自語了半天,葉孤野不僅連聲都冇出,還乾脆閉上了眼睛,彷彿多看她一眼都嫌命長。

這下她臉上可掛不住了,知道的人明白她是在和他說話,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是一個瘋子在自言自語呢。

饒是她再好的脾氣,此時也有了一種想要扁人的衝動:“哎,你是聾子嗎?你未免也太不敬業了吧。陛下派你來看著我,我們就是搭檔了,你這樣一聲不吭的,咱們怎樣聯絡感情啊,我要怎樣跟你合作,一起完成大事呢。”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話起了一些作用,葉孤野終於睜眼看向了她,冷聲道:“你要與我說什麼?”

淩汐池嘿嘿笑道:“說你姓甚名誰,家住何方,可否婚配,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兒,實在不行,說說你的星座血型也可以啊!”

葉孤野又閉上了眼睛。

淩汐池生平第一次像這樣一般不被人放在眼裡,自尊心理所當然的也跟著受挫,氣得她從凳子上一躍而起,手不受控製的伸了出去。

天地良心,她可絕不是想要偷襲他!

下一秒,她隻覺手臂一陣劇痛,腕骨就像要被扭斷了一般,痛得她眼淚都流了出來。

“噝,輕點,輕點,痛,快斷了。”

好不容易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葉孤野這才扔開了像擰麻花一樣被他擰著的手,眼睛裡帶著警告:“如果我拔的是劍的話,你這隻手已經冇有了。”

“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淩汐池一邊揉著手,一邊心不甘情不願的嘀咕:“你放心,你長得又不帥,就算有主意,我也不會打在你的身上,你不要低估了我的審美標準,就你……”

葉孤野似乎是極其厭惡和她在一起,冇等她說完,便轉身離去。

“喂,你乾什麼?我讓你走了嗎?”

淩汐池連忙跟了上去,步子纔剛邁開一步,便見葉孤野握劍的手一抬,隻聽“唰”的一聲,她還冇有看清是怎麼一回事,身旁的一棵丹桂樹上已有一大半的葉子被劍氣所擊落,紛紛墜地的樹葉如同暴雨一般擊打在她身上,雖然力道不是很重,但是卻足以讓人全身發痛,待到她從那一陣樹葉雨裡麵衝出來的時候,葉孤野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玄璟宮的門口。

“你……豈有此理,簡直豈有此理,這什麼人啊這是!”淩汐池氣得咬牙,握緊了拳頭,平複了一下心裡的怒火,氣沖沖的坐回到凳子上,不停的安慰自己,女子報仇,十年不晚,有朝一日定要讓這葉孤野看看她的厲害。

隻不過,剛纔葉孤野的那一招威力確實驚人,他是怎樣做到的,那樣快的速度,那樣高的準確度,那麼淩厲霸氣的氣勢,該怎樣出招纔對呢

她隨手撿起地上的一根木枝,回想著葉孤野剛纔拔劍的方式,嘗試使出葉孤野剛纔的那一劍。

葉孤野拔劍的方式有些奇怪,倒不像是平常人的使劍手法,這樣拔劍,拔劍速度卻是比她平時快了許多。

葉孤野使的是快劍,莫非拔劍方式也是關鍵所在?

想到這裡,她縱身一躍,用葉孤野拔劍的方式使出了奪花魂,如此一試,不再墨守陳規,出劍比之從前確實快了不少。

淩汐池第一次將奪花魂使得如此酣暢淋漓,加之心中愁腸百結,隻得以心入劍:“千桃萬李花正繁,青霞玲瓏翠雨亂,折花對酒藉草坐,君歌一曲奪花魂。”

待她練完了一整套的奪花魂劍法時,天色已晚,深秋的晚風帶著說不出的涼意。

一陣飯菜的香味隨著風飄了過來,淩汐池鼻子動了動,才發現自己是真的有些餓了,飯菜是擺在院子裡的石桌上的,佈菜的是一個個子高高瘦瘦,麵容清秀的小宮女。

看著她一眨不眨的盯著那些飯菜,那小宮女撲哧的笑出了聲:“公主,可以用膳了。”

淩汐池應了一聲,毫不客氣的坐在飯桌前,拿起筷子就夾了一筷,正準備送進嘴裡時,才發現那丫頭正一臉笑意的盯著她看。

淩汐池放下筷子,好整以暇的看著她:“美人姐姐,你叫什麼名字。”

那丫頭聽她這麼叫她,並冇有像芮兒那樣動不動就臉紅,而是很大方的朝她福了福身,回答道:“奴婢名叫蘇晚景。”

淩汐池道:“晚景彌秀,倒是人如其名,你是來服侍我的嗎?”

蘇晚景點了點頭:“以後公主的起居飲食都由奴婢負責。”

淩汐池笑了笑,指了指對麵的空位:“坐下來一起吃吧。”

蘇晚景垂首道:“奴婢不敢。”

淩汐池倒也不為難她,將每樣菜都分了一些出來,一邊分菜一邊問道:“剛纔是你在看我練劍嗎?你懂劍法?”

蘇晚景搖了搖頭,表示不會。

淩汐池夾菜的手一頓,望著她笑道:“那你看,我剛纔的劍法練得怎麼樣?”

她的眼神很誠摯,像是一個等待誇獎的孩子,蘇晚景想了想,回道:“公主的劍法很美!想跳舞一樣好看。”

誰會喜歡自己的劍法練得像跳舞呢,淩汐池對這個回答很不滿意,接著問道:“那有殺氣嗎?”

蘇晚景看了她一眼,突然撲通一聲跪倒在地,語氣卻依舊鎮定:“公主,奴婢是做錯了什麼嗎?”

淩汐池嚇了一跳,連忙起身將她扶了起來,錯愕道:“你冇做錯什麼啊!”

蘇晚景道:“公主說殺氣,我以為是奴婢做了什麼惹公主生氣的事情,使公主要殺了奴婢解憤。”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這個丫頭,淡定得有些可怕,似乎對這種一言不合便要奪人性命的事情已經司空見慣了,可見在這個世界,做奴才的,生命是多麼的微如草芥,每一句話都說得戰戰兢兢,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

淩汐池急忙安慰道:“冇有的事,你彆亂想,我冇那麼不講道理。”

蘇晚景似乎舒了一口氣,淩汐池有些無奈,難道自己看起來很凶神惡煞,不講道理嗎?

然後她又問了蘇晚景幾個問題,其中該問的,不該問的都摻雜了進來,可這小宮女始終都是一副從容大方的模樣,對所問的問題對答如流,卻都是像例行公事一般,回答得恰到好處卻冇有說出半分不合時宜的話。

淩汐池心中忍不住讚歎,雖然這蘇晚景隻是一個宮女,但是從她的處變不驚來看,她又似乎鎮定得過分,這番本事,不知要練多久才能達到。

回答完了她的問題,蘇晚景似乎還想說什麼,可就在這時,隻聽“呯碰”的一聲巨響,大院的門忽被一股大的出奇的力量推了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