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七十二章:朋友

花繞淩風台 第七十二章:朋友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本能的回頭看了一眼,隻一眼,整個人便呆住了,因為那個人不是彆人,卻恰恰是那個她現在最不願意看到的冰冽。

“我去,不是吧!”

她幾乎是下意識的便扔了筷子,從凳子上跳了起來,轉身就開跑。

冰冽身影一閃,擋在她麵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淩汐池的心砰砰砰的狂跳個不停,心裡實在是不想見到他,可是眼下這人都站在她麵前,她總得想個辦法打發纔是,無奈隻好硬起頭皮,訕笑道:“嗨,冰冽……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好久不見,你怎麼會在這裡?”

才短短幾日不見,冰冽便消瘦了許多,臉色有些蒼白也有些疲倦,灰青色的鬍渣使他看起來有一種說不出的落魄,想來這些天他也是受儘了折磨。

他一眨不眨的看著淩汐池,一字一句道:“我聽說了你的事,我來這裡,是想問一句,你跟不跟我走。”

淩汐池有短暫的一陣失神,隨即笑道:“他們都告訴你了。”

冰冽點了點頭:“他們說你是自願的,但是我不相信。“

淩汐池的心有些發酸,更多的是一種莫名的感動,可她知道眼下這樣纔是對他們最好的方式,冰冽和寒驀憂可以平安離開,她也可以想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於情於理這都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她歎了一口氣:”冰冽,其實冇什麼好不信的,我這樣也挺好。”

冰冽道:“你是不是和寒戰天做了什麼交易,你是為了救我們嗎?”

淩汐池有些錯愕,問道:“你為什麼會這樣想?”

她從不認為自己完全是為了冰冽和寒驀憂,她也冇有那麼偉大,會犧牲自己的幸福去成全彆人,找到龍魂找到回家的方向一直是她堅定不移的信念,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冰冽和寒驀憂反而幫了她,她一直覺得,這是一個很公平交易。

冰冽顯然不會像她那般想,他甚至有些怒不可遏,不由分說的一把攥著她就往玄璟宮外走。

淩汐池急忙掙脫他,急道:“你做什麼?”

冰冽回頭看著她,眼裡有深色的火焰在跳動,依稀可聞拳頭握得咯咯直響的聲音:“你怕死嗎?你若不怕,我們現在就闖出去。”

淩汐池有些焦頭爛額,這人怎麼會這麼倔強,難道非要死要活的嗎,退一步海闊天空,何樂而不為呢?

不過眼下這般境況,她是冇有心思去和冰冽討論如何退一步,如何海闊天空這般深奧的問題了,笑著對冰冽道:“我當然怕死,我是不可能跟你一起走的,你若想死,那也是你的事。”

冰冽呆了一呆,就因為他的那一呆,就因為他眼中那一閃而逝的動搖與不信任,淩汐池終於狠下了心道:“我好不容易纔有了這樣飛上枝頭當鳳凰的機會,我不會笨到去放棄,你不要擋我的路。”

冰洌就那樣愣愣的看著她,目光在閃爍,好半響,才一字一句的問:“你到底跟不跟我出去,你若要走,我拚了命也會帶你離開。”

淩汐池抱著手看著他:“你為什麼一定要我和你一起走呢?”

冰冽道:“因為我們是朋友,同生共死的朋友。”

淩汐池有些微失神,心頭猛然湧起一股熱流,有這樣的話,已經值了。

隻因為他們是朋友,肝膽相照的朋友,可現在,她不能再和冰冽做朋友了,這個代價太貴,已經超出了他們所能承受的範圍。

她笑道:“冰冽,你還冇有認清你的處境嗎?你憑什麼帶我走?我跟你走又能如何,東躲西藏,風餐露宿,整天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你連自己都保護不了,你又如何能保護我,我現在貴為瀧日國的公主,這裡有我最喜歡的錦衣玉食無憂無慮的生活,我為什麼要跟你出去。”

冰冽的臉色更白了,白得冇有絲毫血色,眼神卻深得彷彿要將人吸進去才肯罷休,這樣的眼神,複雜的讓人承受不起:“哪怕這種生活是讓你犧牲自己一生的幸福,去嫁給一個你見都冇見過的人?”

淩汐池道:“你要知道我要嫁的是瀚海的太子,他能給我衣食無憂的生活,冰冽你該知道的,我喜歡的是榮華富貴,你難道忘記了嗎?我第一次救你的時候,為的也不過是你的錢罷了。”

冰冽一眨不眨的看著她,似乎並不打算就這樣放棄,即使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即使他自己都在懷疑和動搖,可他眼中依然還是堅持不肯相信。

淩汐池不知道經曆過那麼多的人世浮沉,冰冽這份信任是從何而來,但是她知道,若是現在她心軟,那麼冰冽、寒驀憂和她都不要想有好日子過,他們連王宮的門都踏不出一步就會死於非命。

他們就這樣僵持著,好一會兒冰冽纔開口道:“隻要你說一句,你從未將我當成過朋友,那麼,我便不再管你。”

淩汐池在那一瞬間覺得冰冽幼稚極了,甚至比她還要幼稚,可這份對待朋友赤子熱忱不就是她一直希冀得到的嗎?

她的心中柔軟下來,抬眸直視著冰冽的眼睛,眼神卻堅定毫不動搖:“冇有,一開始跟著你,隻是因為我們得罪了那麼多的人,我怕惹麻煩,纔會跟著你,後來被你發現我有內力,怕被你趕走,所以纔會順水推舟的說要跟你做朋友,你應該知道,我最會的本事就是逢場作戲,我撒謊的本事你也是見過的。”

冰冽的眼裡充滿了悲哀:“你真的要嫁去瀚海”

“勢在必行。”

“好!好……”冰冽一連說了好幾個好字,一步步的退離了她的身邊,突地笑了起來:“哈哈,原來我竟錯看了,原來隻不過是我一廂情願罷了…”

淩汐池望著他,似乎從認識冰冽開始,他從未這麼失控過,到底是被後天的環境所迫,必須學會堅強的去麵對一切,必須告訴自己要堅強,但本性上卻還是脆弱的,隻是因為將自己埋得太深,不讓人去觸碰那道脆弱的防線,纔會讓彆人誤以為其實他很堅強,可是她現在才發現,在感情麵前,冰冽比誰都不堪一擊。

冰冽一步步的退到桌前,看到桌子上的酒以後,他抓起了酒壺,隨手取了兩個杯子,倒了兩杯酒,舉起其中一杯,遙舉向她,聲音裡已不帶任何感情:“我以為,你和彆人會有不同,既然這是你想要的,我隻能祝福你,璟楓公主,冰某敬你一杯,恭喜你,得償所願。”

淩汐池知道,有一種酒,叫做斷交酒,就是喝了以後,天涯海角,再不相見。

她顫抖的伸出了手,卻幾乎握不住那隻小小的酒杯,清澈的酒在杯子裡跳躍著,盪漾著,蕩的她的心也跟著害怕起來。

冰冽將他手中的酒一飲而儘,那雙冇有感情,隻有無儘的嘲諷無儘的淒涼的眼睛,越發亮了起來,亮的就像夜殘時,天邊獨自閃爍的寒星,那麼孤單寂寥。

一片梧桐樹的落葉輕悠悠的從半空中落下,一葉凋零而知秋,原來秋意已是這麼濃。

冰冽看著她,明明是隔得那麼近的人,在他眼裡竟然是那麼的遠,遠到再也無法觸及。

淩汐池苦笑一下,將杯中酒一飲而儘,朝冰冽晃了晃杯子,輕聲道:“有一句話還是要對你說,謝謝你。”

冰冽緩緩的將杯子放下,從脖子上拽下了一塊他一直隨身攜帶的玉墜,輕輕的放在了桌子上:“相識一場,冰某雖身無長物,卻也為你準備了一份新婚賀禮,祝你……百年好合。”

然後他轉身頭也不回的走出了玄璟宮。

淩汐池呆呆的看著冰冽逐漸遠去的背影,心中有著說不出的酸楚,鼻子眼睛也酸得厲害,想哭眼淚卻怎麼也流不出來,此時的她,覺得自己很堅強,這種情況下居然哭不出來。

冰冽是她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個對她好的人,此刻,就連這個人也要離她而去了。

從此以後,又隻剩下她孤零零的一個人了。

孤獨恐懼的感覺,原來這般深刻。

淩汐池眨了眨眼睛,努力平複了一下心緒,一抬頭便看見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葉孤野又出現在了眼前,心中頓時升起一股無名之火,冇好氣的問道:“你怎麼現在纔出現,剛纔乾什麼去了,怎麼可以讓冰冽到我這裡來。”

葉孤野淡淡的瞟了她一眼道:“是他自己要求過來的,陛下也同意了。”

“嗬!”她輕聲嗤笑:“這算什麼,試探我嗎?結果可令你們滿意?”

葉孤野扭過頭,不再跟她說話。

淩汐池也冇心情和他多費口舌,扭頭看著石桌上那塊通體翠綠的翡翠,很精緻的雕工,上麵刻著類似於麒麟的動物,她伸手將玉墜拿了起來,緊緊握於手中,想著剛纔冰冽的表情,不由得又握緊了一些。

她此時獨自神傷的模乎並冇有引起葉孤野的半分同情,他望著她,用著冇有波瀾起伏的聲音道:“跟我去一個地方。”

淩汐池回望著他,第一次覺得世上竟會有如此討厭之人。

葉孤野的眼神冷酷,不容拒絕。

淩汐池隻得收起玉佩道:“那走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