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七十四章:塵封古卷

花繞淩風台 第七十四章:塵封古卷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無啟,果然是一個族名,並且是傳說中的不死之族,卷軸中記載這個民族上通天地,下曉陰陽,自盤古開天伊始,便擔當著傳達天地訊息的使命,故被上天賜予永生不死的天賦異能。

而能讓他們長生不死的,便是她在那間密室裡看到的那神秘的時刻圖騰,名喚輪迴之花。

遠古時期神人共處,無啟族的天賦日漸式微,為了使這種神能能一脈脈的傳下去,無啟族便將這種生命循環不止生生不息的功法化作族中圖騰,取名輪迴之花。

而她手上的淪回珠確實和輪迴之花有關係,據傳女媧補天時,無啟族人動用神力,以透支無啟族族運為代價,驅使輪迴之花庇佑一方,與女媧補天之時用的五彩石發生感應,最後女媧憐憫此族,用五彩石的殘渣化作兩顆靈珠,世代守護輪迴之花。

無啟族得此神賜,也始終相信,隻要輪迴之花不死,靈心不滅,無啟族長生不死的神能便會被一直傳承下去。

遠古大洪荒之後,無啟族的神能開始衰弱,又因與異族通婚,凡人限於天賦與本性,這輪迴不死的功法再也無法修習完全。

這樣一來,越來越趨於凡人之軀的無啟族人便不適合再練這種神族的功法,強行修煉會導致心性大變,甚至走火入魔禍亂人間,於是這種長生不死的功法被無啟族列為禁術,定下規矩,無啟族人誰若修行此術便會被驅逐。

無啟族人也很看得開,說不練就不練,不能長生便不能長生吧,入入輪迴也是好的,於是這種功法漸漸的便冇人提了。

但此心法,拋開可以輪迴不死的神能外,單拎出來講,那也是一門至高無上的武功心法,此番的無啟族人雖已承受不住此心法的霸道,但隻要能修成其中一兩層,便可讓他躋身於武林頂尖高手的巔峰,對於練武成狂的人來講,這心法仍然具備致命的誘惑力。

據記載,無啟族曾有三人因練此功而被驅逐出無啟族,這三人分彆是三百多年前的葉琴涯,葉伏筠還有二十年前的葉凜雪,葉琴涯和葉伏筠因年代久遠所以記載也隻是寥寥數筆帶過,隻知此二人天賦異稟,驚才絕豔,乃當世絕無僅有之人物,其他便不得而之了,而葉凜雪記載稍多,她本是無啟族的聖女,族長的不二繼承人,可惜她心比天高,為了追求極致力量不惜偷練禁術,遭反噬後走火入魔禍亂一方,後被執行族規,廢除武功驅趕出族後便隱遁於江湖之中,不知去向了。

原本無啟族人承襲這種功法,認為既然無啟族得上天如此厚愛,行走在世間之時,便覺得自己應當以匡扶正義為己任,於是無啟族人各個都有愛管閒事的天賦,雖然無啟族功法漸漸冇人能練得全了,但是這種愛管閒事的天賦卻是一代代的傳了下去。

這也導致無啟族莫名捲入幾場戰事之中,連翻大戰後,無啟族圖騰輪迴之花被毀,守護輪迴之花的兩顆靈珠也不慎丟失,但凡還剩一點天賦的都死得差不多了,無啟族不得已幾經遷徙,隱居世外,再不與外界相通。

這也導致族人的天賦消失得更加嚴重,而其中保留天賦的便更少了,後來無啟族棲息的聖地也毀於一場大地震中,當時的族長深感無啟族的族運已到儘頭,不得已另尋庇護之所,將無啟族搬至了現在的明淵城外一百裡的一個大峽穀內,又過了五十年的安寧日子。

正當世人已經忘記了曾經的不死之族時,上天似乎給無啟族開了個玩笑,十六年前,無啟族誕生了一個小女孩,傳說這個小女孩擁有通天曉地之能,剛出生時便能說話,預言無啟族有大難將至,據記載,這個小女孩在一歲之時便隨手畫出了早已被毀的輪迴之花的圖騰,並找出了輪迴之花衍生的規律,她自然便成了新一任的聖女,被當作新的族長來培養。

許是現在的無啟族人確實已經承受不了這份天賦,這女孩三歲之時便早早夭折了。

而這個女孩的名字叫葉孤尋!

葉孤尋!葉孤尋!阿尋!

淩汐池隻覺靈魂一陣戰栗,頭猝不及防疼了起來,一幅模糊不清的畫麵從她的腦海中劃過。

為什麼這個名字她會感覺那麼的熟悉。

她迫不及待的想往下看,可是關於無啟族的記載到此便冇有了,這個女孩夭折三年後,無啟族真如她的預言一般,大禍來臨,慘遭滅族。

卷軸上記載,明淵城乃是瀧日國的邊防重城,與雲隱國接壤,無啟族因不滿自己的現有領地,利用自己族中天然的屏障和地理優勢,屢屢騷擾明淵城百姓,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且行事狠辣,所過之處,雞犬不留,惹得天怒人怨,故被瀧日國出兵討伐,負隅頑抗的一併殲滅,而餘下的俘虜,則被充作奴隸,押往了北山礦場,世世代代為瀧日國做奴做婢。

淩汐池的視線落在最後一行上,上麵隻有短短的一句話:

天水675辛未春,無啟族遭瀧日國出兵平反,闔族滅!

一個充滿神話色彩的民族便這樣消失於曆史的塵埃中,無聲無息。

淩汐池心中忽然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那是一種空洞的難受,就好像覆滅的不僅僅隻是無啟族,還有她的家園。

她終於知道北山礦場是什麼地方了。

那裡關押著的竟然是無啟族的人。

如此說來,龍曜也是無啟族的人了,可為何他要讓她去將那些人帶出來呢?

她的記憶裡又會出現無啟族?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那條手鍊在昏黃的燈光下熠熠發光,這個石頭,到底是什麼來曆,媽媽說等她成年了就會告訴她真相,可真相又是什麼呢?

從時間上來看,無啟族被滅的那一年正好是十年前,那一年她六歲,媽媽說她六歲時生了一場大病然後失憶了,那她失去的那一段記憶到底是什麼?

她和無啟族冥冥之中是有什麼聯絡嗎?

淩汐池突然覺得有些害怕,那未知的真相像個黑漆漆的黑洞,她每次試圖去觸碰的時候,總會有種靈魂上的顫栗,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沉重感,沉重得她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承受得起。

甚至在那麼一瞬間,她有了一種想要逃避的衝動,無啟族這三個字讓她有了一種莫名的排斥感,就連手中的無啟族那冰涼的卷軸,都讓她有了一種燙手山芋一般的觸感,她幾乎是下意識的將手中的卷軸放了回去。

燈火跳了跳,映照在她有些倉皇不知所措的臉上。

這時背後突然傳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這本書已經十年冇有人打開了。”

淩汐池嚇了一跳,隻見在書架儘頭的昏暗處出現了一名衣衫破舊的老人家,手裡拿了一把掃帚正在緩慢的掃地,他的臉隱藏在陰暗中,看不清是何模樣。

淩汐池問道:“老爺爺,你剛纔是在和我說話嗎?”

老人家似乎點了點頭,用著沙啞的嗓音道:“無啟族啊,快要被遺忘了。”

老人家的聲音裡有著說不出的悲涼和哀傷,握著掃帚的手劇烈顫抖著,整個人似乎都快站不穩了。

淩汐池連忙上去扶住他,關切道:“老爺爺,你冇事吧?”

老人家衝她擺了擺手,目光落在她臉上之時,全身劇烈的一顫,像是看到了久彆重逢的親人一般,全身因極度的激動而劇烈顫抖,渾濁的老眼中滾出了一行熱淚,問道:“小公主,是您嗎?您終於回來了?”

淩汐池:“?”

老人家伸手抓住她的手:“您不認識我了嗎?”

淩汐池道:“老爺爺,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什麼公主。”

老人家似乎冇聽見她的話,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中,拉著她的手不放,激動道:“老奴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十年了,如今您回來了,老奴終於可以安心的去見族長了。”

淩汐池有些尷尬,她並不是什麼公主,非要說是公主的話,那也是今天剛封的假公主,莫非這老人家眼神不好,認錯人了?

隻是他看起來如此激動,像見到久彆重逢的親人,連渾濁的眼睛都亮了起來,想必是對這位公主感情很深,這把年紀的人,大概見到這位公主已是他畢生所願,若是貿然告訴他自己並不是他等了十年的公主,老人家一時接受不了怎麼辦?

正想著該如何向麵前的老人解釋自己並非他所等的小公主,葉孤野冷漠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石伯,你認錯人了!”

昏暗的光線下,葉孤野抱著劍倚在書架上,冷冷的瞧著她。

淩汐池撇了撇嘴,這傢夥還真是來無影去無蹤啊。

石伯仍是拉著她的手不肯放開,獻寶似的衝著葉孤野道:“小野,這模樣不就是小公主嗎?是我們無啟族的小公主啊,你過來仔細瞧瞧,她是你的妹妹呀。”

葉孤野走過來,伸手扶住石伯,半拖半扶道:“石伯,夜深了,你看錯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

石伯幾次想掙脫葉孤野的手都冇成功,隻得邊走邊回頭道:“小公主,你先休息,老奴明早再來向您請安。”

淩汐池隻得訕笑著衝他揮了揮手:“老爺爺,晚安。”

葉孤野回頭瞥了她一眼:“好好揹你該看的書。”

淩汐池回了他一個白眼,又走回了書案前,卻再也冇有看書的心思了,滿腦子都是剛纔所看到的關於無啟族的記載。

無啟族,真的就這樣被滅了嗎?

淩汐池蕭瑟的又歎了一口氣。

夜漸漸涼了,冷月淒清,四週一片靜謐,隻有秋蛩淒切的聲音傳來。

她覺得有些冷,正想回去拿件衣服,這時屋頂上突然傳來了一陣極其細微的聲響,是瓦片被踩著了的聲音,不細聽根本聽不出來。

好在她的覺識自從上一次走火入魔後便靈敏了許多,雖然這步子猶如貓一般的迅捷輕盈,她還是聽出來了,她悄悄的躍上窗台,倚著窗往房頂看去,恰見一道黑色的影子如鬼魅一樣閃過,眨眼消失在遠處。

果然有人夜探王宮,她想也冇想便跟了上去,夜探王宮這種事,可真是太刺激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