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七十五章:月華夫人

花繞淩風台 第七十五章:月華夫人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黑衣人很快便不見了,淩汐池從一棵樹上躍了下來。

在她麵前的是一個小庭院,庭院裡是一座小木樓,庭院外的大門匾額上寫著月華樓三個大字。

這個地方與整個王宮的金碧輝煌軒昂大氣不同,隻是一座用木頭簡單搭起來的小樓,映著庭院前的幾篁幽竹,顯得那樣的深幽,不帶一絲人間的煙火氣。

觸目所及,周圍的一切似乎都遠離塵囂,就像一幅淡彩水墨畫,簡單卻彆有意境,唯有門前那幾朵傲立於風中的菊花,才為這一抹素雅添了一點色彩,顯得不太過於清寂。

這個地方居然連巡邏的侍衛都冇有,淩汐池有些好奇,看著那幾尺高牆,心一橫,從牆上一躍而進。

剛落地,映入眼簾的便是滿園的菊花,圍繞著一座極其精緻的鏤花木閣,菊花一朵一朵的搖曳在風中,映照著淒清的月色,秋寒陣陣襲來,饒是那滿園飄香的菊花,也微微有些愁了。

淩汐池置身於花間,隻覺天地間萬裡荒寒,空虛而又蒼涼,心生寂寥之時,卻又不由得感慨,或許人生本就是荒涼,但是不是所有的人也如這菊花一樣,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

“誰!”

就在這時,一聲輕叱聲響起,與此同時,一道罡風挾著花香淩厲的朝她捲了過來。

淩汐池憑著本能的一矮身,一抹白煙從她的頭頂飛過,如繚繞的青煙一般朝她脖子處飛卷而來。

淩汐池身形一移,翻身一躲,白煙掠身而過,帶起了幾朵飄舞的黃花,她被逼得連退數步,堪堪落地,隻見那幾朵黃花忽然在空中爆開,一片片黃色的花瓣如同鋼針一般,紛紛的朝她射來。

淩汐池大吃一驚,翻身折下一支花枝做劍,使出奪花魂的劍法將那些花瓣擊落在地,穩下身形時,一道妙曼的身影從那座木閣裡飛出,踏花而來,身法飄逸,輕盈的步伐仿若花間漫步。

白紗飛舞纏繞,卷著薄霧,墨色長髮隨風翻飛,攜著漫天的花香,淩厲的白紗舞了舞,漸漸的柔和下來,白紗垂地之時,露出了一張傾國傾城的麵龐。

空氣中的花香似乎越來越濃了,淩汐池呆立在了原地,見到寒驀憂時,她以為寒驀憂便是這天下最美麗的女子,可是再看看眼前的這位佳人,卻是又比寒驀憂還美上幾分。

說她飄逸清雅吧,她卻又帶一點妖冶豔麗,有了寒驀憂的不落凡俗,卻又比寒驀憂多了一份如月華般的細膩高雅,有少女的純情,卻又有少婦的風韻,再加上那一雙似乎曆經千帆過儘後的沉寂的眼睛,一舉一動就連那微微一蹙的眉皆無不動人心魄。

正在淩汐池看的眼都不眨的時候,那垂地的白煙忽然飛了起來,像靈蛇一般,再一次的向她的脖子纏來。

她不知哪裡來的勇氣,伸手便去捉那白紗,而那女子似乎也並不想傷害她,居然輕易的也就讓她將白紗抓住了。

那人抬起頭看著她,冷傲的聲音裡不帶一絲一毫人間的感情,像個冰雪女王一般:“你是誰,為什麼擅闖我的傲菊苑。”

淩汐池試探性的問道:“你是月華夫人?”

芮兒曾跟她說寒戰天為了月華夫人苦守了十年,能讓寒戰天如此對待的人,唯有這般絕色方能做到吧。

那女子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隨手一收,那白紗瞬間又回到了她的手中,隻聽得她道:“這裡隻有燕夜心,冇有月華夫人。”

淩汐池被扯得前身一傾,腳下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在地。

她有些錯愕,未免燕夜心又莫名其妙的動手,她是用儘全力抓住那道白紗的,可現在卻被她看似隨意的一拉便拉了回去,自己卻連絲毫奪手之力也冇有,可見燕夜心的武功比之於她不知道高出了多少倍,若是燕夜心突然發難的話,她決計不是對手。

連一個後宮嬪妃的武功都那麼高,看來這王宮還真是臥虎藏龍啊。

收回了白紗後,燕夜心仍是看著她:“你會武功?普天之下能躲過我一記凝煙紗的人並不多,你不是這王宮裡的人,你到底是誰?來我的傲菊苑有什麼目的?”

淩汐池回道:“我叫淩汐池,因為睡不著,想出來逛一逛,不小心就逛到這裡來了,見夫人的宮殿彆具一格,按捺不住就不請自入了,夫人可不要見怪。”

燕夜心臉色微微一變,扭頭看了她一眼,突然問道:“淩汐池?你是寒戰天收的那個義女?瀧日和瀚海的和親公主?”

淩汐池道:“夫人的訊息真靈通。”

燕夜心又道:“我知道你,聽說你被關在冥室過一段時間?”

淩汐池有些吃驚,她原本以為自己被關的那個地方是這皇宮裡的禁地,應該鮮少會有人知道,卻不想,燕夜心居然知道那個地方,而且聽她的口氣,她似乎還知道這個冥室是乾什麼用的,看來這個月華夫人的身份絕不像芮兒所說一般簡單。

燕夜心隨手擺弄著一朵墨色的菊花,幽幽的歎了一口氣:“寒戰天從不讓人接近那裡,你能被關進去,證明你的來曆很不一般。”

淩汐池因剛看完無啟族的檔案,心情還冇平複下來,心中越發覺得無啟族的滅族乃與冥室裡的輪迴之花有關,因為她對無啟族有一種莫名的好感,她不相信無啟族會是那種會去燒殺搶掠的民族,眼下聽燕夜心的口氣,大概是知道些什麼,她心中有太多的疑問想要急於求證,心念一動,問道:“月華夫人也知道冥室裡麵是什麼東西?”

燕夜心看了她一眼,回道:“既然你能進冥室,定是東方寂那老鬼發現了什麼,既然如此,你自然便知道裡麵是什麼,又何以問我。”

淩汐池倒也不遮遮掩掩,回道:“我在冥室裡看到了一朵叫做輪迴之花的花。”

燕夜心臉色微微有些動容,撫在菊花上的手指一頓,歎道:“十年了,那朵花又出現了麼?”

說罷,她抬起看了看天,眼中浮現出淒涼的憂傷,連聲音也低沉了下來:“看來一切並冇有結束啊,我們終究逃不宿命的安排!”

燕夜心的話莫名其妙,淩汐池聽得雲裡霧裡,問道:“我聽你們的國師說,那朵花能讓人長生。”

燕夜心苦笑了一下:“長生?那朵花隻能讓人變得不幸。”

淩汐池道:“夫人知道那朵花?那朵花便是無啟族的圖騰對嗎?”

燕夜心有些疑惑,打量著她,問道:“你難道不是無啟族的人?”

淩汐池搖了搖頭:“無啟族不是被滅族了嗎?實不相瞞,我從未去過無啟族,我也是看了天樞閣的檔案才知道有這個族落的。”

燕夜心的視線落在淩汐池的臉上,眼中似閃過一絲驚訝,搖頭歎氣道:“輪迴之花是無啟族的不傳秘法,隻有有無啟族血脈的人才能感應到輪迴之花,你若不是無啟族的人怎麼可能感應到輪迴之花。”

淩汐池心道:我真的不是啊,鬼知道自己的怎麼能看到那朵花的。

燕夜心仍是打量著她,看著她確實一臉懵懂不似假裝的表情,似乎思索了很久,過了一會兒才道:“既然你說你不是無啟族的人,那便是好的,忘記無啟族忘記那朵花吧,不要試圖去靠近它。”

淩汐池不解,歪著頭問道:“為什麼?”

燕夜心笑了笑,道:“年輕人就是如此,曾經有人也是如你這般,因為一句為什麼,害得數十萬人命喪黃泉,明明已經有人提醒他們,不要試圖去沾惹自己控製不了的因果,結果他們還是去了,現如今……悔之晚矣。”

淩汐池是個聰明的姑娘,所以她很快從燕夜心的話中捕捉到了關鍵的東西,她看著她,眼睛如雪一般雪亮透徹,問道:“夫人是指無啟族滅族之事嗎?”

燕夜心沉默了下來,過了好長時間才道:“你很像一個人。”

淩汐池心緒翻騰,這是第三個說她像彆人的人了,若是冇有猜出,燕夜心口中那個她像的人,就是石伯口中的無啟族的小公主,而那個小公主,又是誰呢?

“夫人,您能告訴我,我到底長得像誰嗎?”

燕夜心搖了搖頭,抬眸看著漆黑的夜,聲音像凝結了的冰霜:“已經不重要了,她已經死了,死在了這座王宮裡。”

淩汐池:“?”

她又有些發懵了,莫非這燕夜心說的人和石伯說的人不是同一個,難道她長了一張大眾臉,逮誰像誰嗎?

燕夜心這時又像是想到了什麼,扭頭看著她,又是打量了很久,突然深深的歎了一口氣,帶著一種恍然大悟後的瞭然:“原來如此,我知道了。”

淩汐池滿頭黑線,對於她這種打啞謎似的的話有些生氣,好好說話,說清楚點不行嗎?

她有些著急了,急道:“夫人,你能告訴我,我到底像誰嗎?這對我很重要。”

燕夜心道:“她叫葉凜雪。”

淩汐池愣了,若是冇記錯,她在一個時辰前纔看到過這個名字,無啟族二十年前因為偷練禁術被趕出驅逐出族的聖女。

燕夜心接著道:“她還有一對雙胞胎的侄女,一個叫葉孤尋,一個叫葉孤影。”

淩汐池臉上的茫然之色更甚了,她在無啟族的卷宗上看到過葉孤尋的名字,而且這個人三歲就死了,可關於葉孤影卻是一點記載都冇有,那葉孤影人呢,去哪裡了?

淩汐池全身一顫,問道:“葉孤影,那她人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