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七十六章:孤標傲世

花繞淩風台 第七十六章:孤標傲世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燕夜心歎道:“十年前血域魔潭那一戰,我隨師父前去想要救下那兩個年幼無辜的孩子,可還是晚了一步,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被一條巨蟒叼走,自此下落不明,她若是冇死,應該也和你一般大吧。”

淩汐池全身俱是一寒,頓時感覺自己所有的經曆彷彿都與葉孤影重疊起來,燕夜心口中的巨蟒莫非就是赤龍,血域魔潭,十年前,為什麼一切都這麼巧,難道她竟是和葉孤影有關係嗎?

她有些不敢相信,喃喃道:“輪迴之花真的可以輪迴嗎?”

燕夜心抬眸看她,隨手摘一下菊花,凝視著手中的菊花道:“天一生水,萬物有時,生命枯榮,人同自然,精食萬化,滋養百骸,賴以永年而長生不老,人都想參透輪迴,可這輪迴又豈是我們區區凡人能夠參悟透的,連山川日月都不是永恒不變的,更何況人,我們這些人啊,年輕時心比天高,一生都在追求一些遙不可及之事,凡人最可笑的就是妄想逆天改命,從而造成一場又一場的人間悲劇。”

淩汐池抬頭看著她。

燕夜心的眼神逐漸迷茫了,恍惚中,她似乎回到了那一年。

那是二十年前,彼時她作為仙霄宮大弟子,仙霄宮有一天命石,據說可測天下大運,那時天命石出現異象,顯示將有一場大劫發生,之後天下將會大亂,於是師父特允她下山訪尋真命天子,為天下撥亂反正。

正是江南草長鶯飛的時候,十年一次的靈武山論道如期而至,她慕名而去,在那棵已逾千年的霜陽花樹下,四個年輕人,從不同的方向而來,開始了一場宿命般的相遇。

霜陽花燦如煙霞,繽紛漫天的花瓣像是一場絢麗至極的繁華夢境。

花樹下是一塊平整四方的巨石,據說是具有天地性靈的論道石,寓意天圓地方,智欲其圓道,行欲其方正。

四名青年齊聚於此,帶著各自的信念和心中的道,足足談論了四天四夜,在此期間,四人幕天席地,縱意所如,長劍作舞,對酒當歌,兀然而醉,豁然而醒。

彼此都為尋到了此生得意的知己而興奮不已。

那是緣,也是一場劫。

臨彆時,那個揹負著一把闊刀的青年男子道:“今日一彆,不知何時才能相見,不如在這論道石上刻下各自心願,日後哪怕是滄海桑田,天地間還有東西見證我們的存在。”

那時年方十八的她執劍刷刷刻下幾個大字:“除魔衛道,護衛蒼生,悟破生死大道。”

那個揹負著闊刀的男子看著她,淡然一笑,隨手刻下四個大字:“天下第一。”

另一名身著玄色衣服的青年思索了一下,刷刷刻下:“掃**,席八方,定天下,安太平。”

最後,隻剩下一個麵容清麗的女子,她緩緩的拔出了背後的長劍,隻寫下了兩個字:“長生。”

她說,她知道一朵花,名喚輪迴之花,隻要能參透輪迴之花的奧秘,便能讓人長生不死。

隻可惜,這世上本就冇有什麼長生。

之後的十年,是他們最後悔的十年,所有人都好像選錯了道路,一步錯,步步錯。

十年前的一場變故,更是讓他們曾經的夢想土崩瓦解,一敗塗地。

“夫人,夫人……”

她的耳旁傳來了急切的聲音。

燕夜心驟然回神,看到了淩汐池殷切的眼神。

“夫人,十年前血域魔潭到底發生了什麼?”

燕夜心埋頭看著那滿園的菊花,過往太沉重,還有當時的幾個年輕人破碎了一地的夢,她已不想再提,歎道:“往事已矣,我不想再提,對了,你是剛進宮的吧。”

淩汐池還沉浸在自己亂成一灘漿糊的思緒中,覺得自己被一種超脫於天地的無形力量掌控著,而自己卻冇有一點反抗的能力,猛然聽燕夜心的話,有些破罐子破摔的頹然道:“你怎麼知道?”

燕夜心看向遠方,半晌才道:“因為你身上的味道,那種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的味道,在這個宮廷裡再也找不到了。”

看著燕夜心悵然的臉,淩汐池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難道麵前這個人比自己還絕望嗎?

燕夜心的語氣中帶著渴望,可神情卻死灰一般的絕望,以她的武功想要出宮絕不是難事,可她寧願透過這四角宮牆望著天空也不出去,是不願還是不敢呢?

淩汐池看著燕夜心,有些不解,問道:“您不自由嗎?以您的武功,想要出宮並不是件難事。”

燕夜心回頭看著她,嘴角噙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語氣卻是說不出的悵惘:“我不出宮,是因為心死的人呆在哪裡都一樣。”

淩汐池理解不了她這種感覺,雖然此時她是覺得有很多未知的東西等著自己去挑戰,更有一種無計可施的無力感,但她還不懂何為心死,在她看來,隻要活著就有希望,凡事隻要退一步就能天高海闊,人生那麼短,就應該壯懷激昂纔對,可眼下麵對燕夜心這副模樣,她再一次選擇緘默不語。

燕夜心接著道:“忘記我今晚與你說的這些話吧,忘記無啟族,聽我一句勸,不要再去觸碰輪迴之花,它不像你想象的那樣簡單,你有主宰自己生命的權利,既然逃了就逃得徹底一些,不要再將自己捲入這些紛爭,想辦法離開王宮,再也不要回來。”

淩汐池正是滿腹疑慮,滿腦子都是之前種種際遇以及自己為何會因緣際會來到這個世界,雖然造化之神奇由不得誰說不,但如果真是冥冥之中一切早已安排,那麼命運的安排必然有跡可循,她現在敢百分百肯定,她能來到這裡就是輪迴之花在搞鬼,她的疑慮或許隻有媽媽能給她解答,於是她急切道:“夫人,您能不能告訴我,輪迴之花除了能永生不死之外,究竟還藏著什麼秘密?”

燕夜心喟然一歎,道:“受身無間者永生不死,長壽乃無間地獄中之大劫。”

這是涅槃經裡的話,生而為人,畏懼死亡,從而渴望長生不死,可時間永恒不止的背後,並非僅是美夢,若是痛苦化作了永恒,纔是真正的人間地獄!

“可是……”見她還想說話,燕夜心手一揮,硬生生的將她還冇有吐出了話止在了喉頭。

“小姑娘,我今天說的話已經夠多了,念在你年少無知,這次我就放過你,但是下一次你絕對不會這麼好運了,你這麼年輕,不應該就這樣輕易的被人擺佈,想想怎樣為自己而活。”

淩汐池又是一陣啞然。

燕夜心冇再和她說話,轉身走進了小樓裡,裙襬掃過處,一朵墨色的菊花落在了地上。

是剛纔被燕夜心摘下來的那朵,淩汐池看著那朵菊花,突然就想到了一句話: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開花為底遲。

菊花是何其有氣節的一種花。

直至燕夜心清寒孤寂的身影消失不見,淩汐池才撿起地上那朵花,抬頭看著逐漸融入黑暗的天空,長吸一口氣,黯然的離開了傲菊苑。

燕夜心看著那消失在庭院的背影,歎道:“因果循環,自有定數,萬事皆有輪迴,阿雪,你走了這麼多年,我也老了。”

她的耳邊似乎還迴盪著四人初見時的聲音。

“我叫寒戰天。”

“我叫冷君宇。”

“我叫燕夜心。”

“我叫葉凜雪。”

視線模糊中,那漸行漸遠的四個青年回以她粲然一笑。

燕夜心的腮邊已滿是眼淚。

她喃喃道:“再也回不去了。”

走到一處台階,淩汐池越想越惆悵,乾脆一屁股坐了下來,轉了轉手中的花,又看了看夜空,想著燕夜心的話,她幾乎是止不住的唉聲歎氣起來,襯得這夜越發的淒寒了。

嗬,為自己而活,說得容易,誰不想呢。

這時,淩汐池隻覺身後有一陣輕微的呼吸聲響起,她被駭了一大跳,回頭看去,背後乃是一條幽深的宮巷,模糊的光影中依稀有個人在牆角處隱進了看不見的陰影中,這裡果然有人!

她一時好奇心起,起身朝巷口走去,剛走到巷口,一隻手突然從漆黑的巷子裡伸了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了她的肩膀,淩汐池心下大驚,急忙出手反擊,那人反應奇快的伸手一擋,另一隻手不知用什麼法子緊緊的捂住了她的嘴,待她反應過來,已被人捂住嘴重重的抵在了牆上。

她當然不甘示弱,手雖被人給製住了,腿一抬便狠狠的朝那人踢了過去,那人閃身一躲,自然就鬆開了她,一經脫困,淩汐池反手一掌就朝那人攻了過去,嘴上還不忘嚷嚷道:“你是哪裡來的小毛賊,你不要命了嗎?竟敢偷襲我!”

這時,耳旁傳來了一個清朗的熟悉嗓音:“噓,彆叫,是我,你這丫頭果然不是個省油的燈。”

月光下,有一個人站在她麵前靜靜的看著她,一襲白衣在夜風中隨風飄蕩,飄塵俊逸如月下神子,赫然正是月弄寒。

淩汐池揉了揉眼睛。

月弄寒噗嗤一聲笑道:“很驚訝是不是,我以為,幾天不見,你見到我會很高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