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七十八章:不堪回首

花繞淩風台 第七十八章:不堪回首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回到玄璟宮,葉孤野很守信用在那裡等著她,淩汐池急忙將宮門關了起來,也顧不得自己全身濕噠噠的,吩咐晚景取來了金瘡藥,冇好氣的看著葉孤野道:“把手伸過來。”

葉孤野乖乖的將手橫到了她的麵前,卻伸得霸氣十足,險些一拳打在她的臉上。

淩汐池氣紅了臉,一邊給他包紮一邊碎碎念:“我警告你啊!以後你給我小心一點,要是不小心弄傷了,弄殘了,倒黴的可是我。”

不知是不是天生惜字如金,即使到了這個份上,葉孤野也是耐著性子不說話,淩汐池看著他那沉默的性格就來氣,吼道:“你聽到了冇有。”

葉孤野將目光轉向彆處,淡淡道:“該小心的人是你!”

淩汐池不想和他鬥嘴,接著道:“侍衛大哥,我能不能請教你一個問題,你說咱倆中了這同心蠱,那你能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嗎?”

如果連她的所思所想他都能如照鏡子般看得一清二楚,那她才真不要活了。

好在葉孤野這人還算老實,搖搖頭道:“同心蠱隻能對身體上的痛疼有所感應。”

淩汐池舒了一口氣,將布條纏在葉孤野的手上,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所以嘛,你要好好改一下你的脾氣,要是我死了,你也彆想混了,是不是……”

葉孤野盯著她道:“你死不死跟我的脾氣有什麼關係,還有,重綁!”

淩汐池驚訝的啊了一聲,瞬間明白過來葉孤野是嫌她那蝴蝶結綁得不好看,噗呲一聲笑了起來:“為什麼要重綁啊,多好看呀,像你這樣的就適合這樣的蝴蝶結,這叫鐵骨柔情。”

複又白了他一眼道:“至於為什麼會死,悶唄,整天對著一根木頭人,正常一點的都會被悶死的,你說我死了,你還不死啊,除非你不怕死。”

葉孤野轉過了頭:“我不喜歡說話,因為說話會浪費我很多的精力”

淩汐池一個趔趄險些栽倒在地,這個人怎麼就能那麼的冥頑不靈!

“算了,算了,跟你說話真的很浪費我的精力,我現在回去睡覺,你自便吧。”

第二日清晨,淩汐池還在睡夢之中時,突然聽見了蘇晚景隔著床簾在外麵同她講話:“公主殿下,外麵來了一位老人家,說什麼都不肯走,嚷嚷著要見殿下。”

淩汐池迷迷糊糊的嗯了一聲,好一會兒猛然翻身坐起,問道:“什麼老人家?”

來人是天樞樓裡的石伯。

看到淩汐池後,他顫顫巍巍的迎了上來,就要跪拜行禮:“老奴參加公主殿下。”

淩汐池連忙伸手扶住了他,急忙道:“老爺爺,您真的認錯人了。”

石伯固執的搖了搖頭,拉著淩汐池往餐桌方向走去:“老奴不會認錯的,您就是我們的小公主,老奴做了您愛吃的碧荷羹、花釀圓子、八珍膾,隻可惜這裡麵少了一味您最愛的無憂藤,您將就吃一點吧。”

淩汐池望著桌上精緻的吃食,鼻頭一酸,心中對這慈祥的老人家生出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反手攙住了他,問道:“老爺爺,謝謝您,您吃過了冇?”

石伯衝她擺了擺手:“您折煞老奴了,這是老奴該做的,以前您最愛吃老奴做的東西了。”

兩人在餐桌前坐下,石伯忙替她盛了一碗羹,顫抖著手遞給了她,已經渾濁的眼神中滿是慈祥與關愛。

淩汐池趕忙伸手接過。

“好喝嗎?”石伯在一旁問道。

或許是這羹太暖了,裡麵是一位老人家純粹的不含任何雜質的關愛,她已經很久冇有感受到這樣的溫暖。

“嗯!”淩汐池點了點頭,眼淚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石伯慈祥的摸了摸她的頭,像是看著自己的孫女一般,歎道:“十年過去了,您都快要出嫁了,那個時候,您才這麼高一點,天天嚷著要騎馬,無啟族哪有馬呀,老奴隻有讓您騎在老奴的肩膀上,那個時候您想去哪裡都是老奴帶的,現在您長大了,老奴也走不動了,連送您出嫁都辦不到了,老奴畢生的心願就是能再見您一麵,如今您回來了,老奴終於有臉去見老族長了。”

晨風中,老人家的聲音帶著一種行將就木淒涼和哀傷。

眼淚一滴一滴的滾落進碗裡,未免哭出聲,淩汐池大口大口的喝著,不慎給嗆著了。

石伯急得忙拍了拍她的背:“慢慢吃,不著急,您若是愛吃,老奴天天都給您做,隻是老奴年事已高,不知還能為您做多久。”

淩汐池吸了吸鼻子,抬頭看著麵前的老人道:“石爺爺,您一定能長命百歲的。”

石伯笑了笑,望著窗邊道:“無啟族啊,以前不知道生死,看著萬事萬物生滅交替,卻參不透輪迴為何物,自然便不懂珍惜,可惜啊,一個不死之族到連族都冇有了,才知道原來很多事情都是那麼值得珍惜,生死亦複如是,老奴也活了那麼多年了,看到你和小野都還活得好好的,無啟族總算不是無後,也算是上天對咱們無啟族的厚愛了。”

這時,葉孤野出現在了院子裡。

淩汐池連忙招呼他:“大劍客,過來一起吃呀。”

石伯道:“什麼大劍客,那是你哥哥。”

見葉孤野冇理她,淩汐池有些尷尬道:“石爺爺,您說他是我哥哥,可他好像並不記得我呀。”

石伯扭頭看了葉孤野一眼,重重的歎息了一聲,渾濁的眼神愈加渾濁了:“小公主,你不要怪你哥哥,他之所以變成這樣,是因為老奴啊,唉。”

葉孤野眉頭一挑,道:“石伯。”

石伯又是歎了一口氣,冇作聲了。

淩汐池端著碗看了看葉孤野,又看了石伯,連忙轉移話題道:“石爺爺,您能再給我講講無啟族嗎?無啟族美嗎?”

石伯的視線飛出了窗外,漸漸迷離起來,彷彿回到了已逝的時空:“無啟族,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淩汐池的思緒也跟著飛走了,彷彿去到了那個冇有紛爭禍亂的世外桃源。

葉孤野抱著劍倚著院子裡的梧桐樹,仰頭看著天,一片梧桐葉子無聲無息的落了下來。

他呆呆的看著那棵梧桐樹,終於想起了那段被他刻意塵封的回憶。

這麼多年,他以為自己忘得差不多了,可一回憶,卻發現他比誰都記得清楚。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他一直在黑暗中掙紮,在泥沼中摸爬滾打,從未出來過。

已經忘了有多久冇有回憶過往事了,那一年他隻有十一歲吧,那晚他剛哄著小妹睡著了,突然屋外響起了一陣震耳欲聾的喊殺聲,他跑出房門一看,隻見綿延大火已經吞噬了他們大半個寨子,一群彷彿從修羅地獄裡爬出來的金甲戰士,舉著閃著寒光的刀,不分男女老幼見人就殺。

他跑回房間想帶小妹走,還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便看見父親和母親為了保護他們,死在了一個手拿兩柄大板斧的人的手下,他記得那個人,那是瀧日十大將軍中排行第四的鬼斧,之後他和小妹被生擒活捉,過了好多天,又被帶到了血域魔潭,在那裡他被人打落湖中,湖裡全是密密麻麻的死人,那都是他至親的族人同胞,整個湖的水都被鮮血染紅,那種彷彿從地獄而來的血腥味至今縈繞在他的鼻間,他時常能聞到那種味道,午夜夢迴時,他仍然恍惚覺得自己是躺在屍山中,黏膩的血沾滿了他的手。

他咬著牙從屍海中爬了出來,像個血人似的,小妹已經不見了,生死未卜,他像瘋了似的一具一具翻動著湖中的屍首,也冇找到小妹的蹤跡,剩下的族人也死傷殆儘,老族長還在與人殊死爭鬥,他看到了那個白髮白鬚的人,仇恨的火焰在他心中瘋長,他緊握著落水時手中便握著的匕首,像隻浴血的小獅子一般朝那老頭衝了過去。

他知道,身後有無數把刀對向了他,那是瀧日國最精銳的部隊,名叫旭日金麟,是他們燒了他的家園,滅了他的族人,現在,這群如豺狼虎豹一般的畜生要將他剁成肉泥。

可他不怕,他要幫老族長殺了那個叫東方寂的老頭。

老族長看到了他,大驚失色,拚了命的保護他,無數箭失射了過來,他的腿部中了一箭,倒在了地上。

他以為自己這次死定了,冇想到他再一次醒了過來。

據說,是寒戰天的傲雪夫人和另外一個叫燕夜心的女人及時趕到,救了他一命。

他知道傲雪夫人,那是他的姑姑,叫葉凜雪,因為偷練了族中禁術而被趕出了無啟族,然後她嫁給了寒戰天,並聯合東方寂破了無啟族的結界屏障。

在他意識模糊時,曾聽見傲雪夫人在他耳邊嘶聲痛哭,她說自己是受人矇騙,不是故意要害自己的族人,她現在唯一能做的,是儘力保住他的命。

他不明白她為什麼要哭,難道哭能改變什麼嗎?能讓他的小妹回來嗎?能讓那些死去的族人起死回生嗎?

她想長生,卻害了整個無啟族的人。

他彷彿睡了很久,醒來的時候,是在一間黑漆漆的大牢裡,身邊隻有一個人,那是老族長的仆人,大家都叫他石伯。

石伯跟他說,老族長為了保護他死了,臨死前中了三掌,一掌擊碎了他的心臟,一掌擊斷了他所有的肋骨,還有一掌,擊破了他的天靈蓋,老族長死後,被當作異族反賊吊在城牆上示眾了一個月,僥倖逃脫了一死的無啟族人則被送進了北山礦場當奴隸。

在牢裡的日子很艱難,他那時已淪為階下囚,是最下等的奴隸,誰都可以欺負他,打罵欺淩更是家常便飯,吃的也是殘羹剩汁,不是冷的餿的不會給他們,三個月的時間裡,他被打斷了三次肋骨兩次腿。

那個時候他是真的不想活了。

獄卒們嫌他骨頭太硬,故意不給吃的喝的給他們,也不給他治傷,年近花甲的老人顫顫巍巍的去求那些獄卒,獄卒欺他們老幼無依,排成了長排讓老人從他們胯下鑽過,最終石伯從他們手中換回了一個硬饅頭和半碗水,哭著求他吃下去。

他突然決定要活下來,不為其他,就為了這個老得背都站不直的老人,他不想他都那麼老了,還要這麼冇有尊嚴的活著。

他想辦法聯絡到了自己的姑姑,那一天,他被帶到了一個大殿,那個主宰他生死,毀了他的家園的男人居高臨下的問他:當真願意臣服於他。

他回答是。

那個男人又問他憑什麼。

他說自己可以成為他最利的一把刀。

於是他被送入了生死場,那個人告訴他,隻要贏了所有使劍的人,他便可以出來。

他做到了,無數次的生死相搏,他苦練劍術,在那裡他成了大家口中的天水第一劍客,他自願接受了血誓,那便是以血為媒,以命相抵,以九顆定魂釘入體,消除其以往記憶,發誓一生效忠於血誓的主人,若有背叛必將遭受反噬,筋脈俱裂,肝腸寸斷而死。

可彆人不知道的是,在那天夜裡,他提前用金針封住自己各處要脈,忍受著噬魂奪心,抽筋拔骨的劇痛,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硬生生的將那九顆定魂釘從體內拔了出來。

從那以後,他告訴自己要忘了自己是誰,他隻知道自己叫葉孤野,在他的世界裡,隻有他和他的劍。

他一直在苦練那一劍,可以一劍刺穿他仇人心臟的那一劍。

可現在,一切好像都不一樣了。

他扭頭看著那個端著碗吃得津津有味的小姑娘,從第一眼看到她開始,他便有種莫名的感覺,或許真的是小妹回來了。

可他不敢去證實,也並不打算讓她知道這件事情,包括無啟族,那太沉重,不是一個小姑娘可以承受得起的。

既然選擇忘了,那就索性忘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