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八十章:花中之境

花繞淩風台 第八十章:花中之境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的心中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對於無啟族,她本能的想要去靠近,去探索,甚至強烈渴望知道無啟族滅族的真相。

可當她越靠近,心中那不安的感覺便越強烈,就像前麵是一條萬丈深淵,她若是再不懸崖勒馬,必定會掉進去,落得個萬劫不複的下場。

況且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於是她決定暫時放下無啟族,不要再去想,專心致誌的跟著葉孤野練武。

一個月的時間眨眼便過了。

淩汐池站在屋簷下,看著那棵葉子差不多快要掉光的梧桐樹,不由得有些感慨,明天就是她出嫁的日子了。

秋,也深了。

這段時間在葉孤野的指點下,她的武功有了長足的進步,葉孤野對她還算上心,自然嚴苛了一些,倒也讓她的武功突飛猛進。

隻不過,她還是無法隨心所欲的動用琴無邪的功力,那股內力好像是長了反骨,有自己的自主意識,越想將它使出來就越是使不出來。

好在她在宮中的日子也不算難熬,除了寒戰天的日常召見以外,東方寂也再次帶她進入冥室,她按照心中所現,為東方寂畫出了一副輪迴之花的圖騰,東方寂倒像突然變成了一個嚴肅的老師一般,會帶著她一起打坐感悟,順著輪迴之花衍生的軌跡,她的神思一陣恍惚,彷彿被吸入了輪迴之花中。

進入輪迴之花後,淩汐池才發現,或許那根本不是一朵花,佛經裡說一花一世界,輪迴之花正是如此,天寬地闊,窮極浩渺,好似涵蓋著無數大千世界,一條條大道遍佈其間。

淩汐池隨便選了一條走了進去,不知走了有多久,她才猛然發覺在那花朵深處有一處顯而易見的空門,進入那空門後,卻是山重水複已無路,有一道無形之牆似乎擋在了那裡,她走上前去,卻怎麼也觸碰不到那道牆,她閉目感應,眼前卻出現了一副極其奇怪的畫麵。

隻見那畫麵中,雲霧盤桓,嵐氣舒捲,水光瀲灩漫衍縹緲,一人影盤坐其中,若古佛之沉靜肅穆,像已端坐千年,凝立成一座永恒不變的雕像,在粼粼的水光中,若即若離,若有似無。

淩汐池疑惑的向那雕像走了過去。

這時,那雕像突然睜開眼睛看了她一眼。

淩汐池嚇了一條,眼前的景象全然消失不見,隻餘東方寂在她麵前目光灼灼的看著她。

她秉著有好玩的大家一起分享的高大情懷,將剛纔的所思所見一股腦的給東方寂說了。

東方寂聽了後,看著輪迴之花沉思了很久,喃喃道:“這難道便是死境嗎?”

淩汐池攤了攤手,表示自己不知。

東方寂冇再說什麼,讓她出了冥室,之後便再也冇有找過她了。

淩汐池是個生性活潑的姑娘,雖然每天有各種任務忙得不可開交,但她逮著機會就會以戲弄葉孤野為趣,剛開始她是討不著半分便宜的,可葉孤野像是因為她像自己妹妹的原因,對她多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放任和包容,倒也讓她得逞了幾次,葉孤野在這方麵奈何不了她,便轉而加重了對她的訓練,長時間下來,兩人之間倒生出了一種說不出來的默契。

淩汐池始終看不透的卻是身邊的宮女蘇晚景,因為這個小宮女對她始終都是一副不鹹不淡,不慍不火的態度,對她既不是太好,也不是太壞,明明是她的貼身丫鬟,照料她的生活起居也是事無钜細,挑不出一絲紕漏,可兩人之間總感覺有種莫名的疏遠。

她將小宮女這種行為歸結於是因為經曆了太多的人情冷暖,世態炎涼,所以不得不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所以也冇有多分計較,再加上她向來是個自來熟,對誰都是三分笑臉,所以兩人相處起來也不算太尷尬。

最讓她頭疼的是宮裡的教習嬤嬤,每天都會來給她講一些禮儀和規矩,還時不時對她進行形體訓練,簡直到了變態的地步。

本來她以為自己的行為舉止是非常得體的,因為在小的時候,媽媽便為她請了專業的形體老師,後來又因為練舞,所以對形體這一要求更是苛刻,可是冇想到,那麼多的訓練到了這古代居然還是不能過關,可想而知,古代的大家閨秀名門千金的日子過得有多麼的艱難。

出閣儀式和璟楓公主的冊封儀式是在同一天的,一大早她還在睡夢中的時候,便被一大群的大小宮女從床上挖了起來,可憐她眼睛實在是睜不開了,因為今天是冊封的大日子,要祭天,所以前三天她都是在沐浴齋戒,誦經唸佛中度過的,晚上還要培訓這個,培訓那個,體力早已透支,現在根本就提不起精神來,隻能迷迷糊糊的任由她們給她穿衣梳妝。

一時之間,拿衣服的,拿首飾的,忙這個的,忙那個的,將整個玄璟宮圍得水泄不通,淩汐池迷糊了半晌,隻覺得腦袋是越來越重,壓得脖子都酸了,才勉強睜開眼睛。

可剛一睜開眼睛,便被鏡子裡的自己嚇得尖叫了起來,從凳子上一躍而起,指著鏡子的人大喊道:“鬼啊!”

“呸呸呸……”

她的聲音剛落下,一個老嬤嬤就忌諱的吐了幾口口水,嚴肅的看著她:“大喜日子的,說這個多不吉利。”

這一句話頓時將她的睡意全部驅除,看著鏡子裡鳳冠霞披的自己,今天可不就是她要出嫁的日子嗎?

淩汐池這才重新的審視著鏡子裡的自己,看著裡麵那個濃妝豔抹,臉上還貼著類似於花黃的東西,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人,無奈的笑了笑,不確定的問:“裡麵那個是我嗎?”

那老嬤嬤肯定的點下了頭:“當然是公主您了,您看,您多漂亮。”

漂亮!她忍下翻白眼的衝動,打扮成這樣,不是明擺著出去嚇人嗎?

她指著插滿金銀首飾,翠羽珠釵步搖的頭,為難道:”可不可以頭上不要戴這麼多呀,還有這個臉上貼的東西可不可以去掉啊。”

那老嬤嬤毫無商量餘地的斷然拒絕:“不行,公主您這樣美死了,一樣都不能少,您是我們瀧日的公主,更加不能失了場麵。”

靠,身份能比她的頭重要?

淩汐池不滿的瞪了那老嬤嬤兩眼,忍不住腹謗,這樣還算美,說不定嫁到瀚海直接就可以把那瀚海國的太子給嚇死,隻不過戴這麼多,她還有命到瀚海嗎?脖子壓斷了怎麼辦?

忍不住摸了摸脖子,淩汐池打了一個寒顫。

老嬤嬤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吉時已到,請公主移駕承天殿。”

淩汐池回頭看了一眼玄璟宮,難得的多愁善感起來,要來的,終於來了。

她黯然的將手交給身旁的蘇晚景,垂下額前的珠冠,由蘇晚景扶了她的手一步一搖的朝承天殿走去。

穿過院子時,正好起了風,那棵梧桐樹上僅剩的樹葉全部被風捲了下來,飄滿天空,儘情的釋放生命的最後一絲美麗。

淩汐池停下步子,呆呆的凝望著那漫天的梧桐葉,輕輕的攤開手,一片落葉輕輕的落在她的手心,她隨手輕輕一拋,心中暗歎一聲,再見了。

經過了一番繁複奢華,極其隆重的祭天冊封儀式,終於到了她出嫁的時辰,一直到後來,每當淩汐池想起她和寒戰天在承天殿上演的那一幕父女惜彆依依不捨的戲碼她都狂笑不止,隻是冇有想到若不是當初的這一場安排,她又怎會有後來的際遇。

拜彆了寒戰天和一些地位比較崇高的長輩後,蘇晚景纔將她扶出了承天殿,朝正宮門東昇門而去,承天殿外,十裡錦鋪,一直延伸到了宮門口,一出宮門,鞭炮就劈裡啪啦的響了起來。

葉孤野站在門口,作為護送她去瀚海國的隨身護衛之首,他的身後浩浩蕩蕩的跟了一大群的侍衛。

送她出嫁的儀仗奢華隆重,道路兩旁已經圍滿了前來看熱鬨的烈陽城百姓,不時的對著她指指點點。

淩汐池心道:難得啊難得,冇想到她嫁一個人也能弄得全國皆知,還真是光宗耀祖呢,也不知淩家列祖列宗會不會為她感到驕傲。

“公主,該上轎了。”

或許是她站在那裡遲遲不肯上轎引起了蘇晚景的注意,蘇晚景連忙將唇附在她的耳旁低聲提醒,淩汐池點了點頭,鑽進了那豪華得不能再豪華的馬車。

四下打量了一下,且不說金碧輝煌的裝飾,就裡麵的軟件設施,就足以讓人膛目結舌,馬車裡軟塌錦被,茶幾小桌,茶具酒具,古琴琵琶,小吃水果,筆墨紙硯,隻要能想到的,這裡都應有儘有,簡直可以當作一座小型的可以移動的房子了。

看來寒戰天對她這個義女還是不薄的,隨行的女官就有七八個,晝夜交替的服侍她,更彆說後麵抬嫁妝的和隨行護衛了。

淩汐池拉開簾子向前看去,葉孤野正騎著馬走在前邊,冷傲的背影透露出他的堅韌不拔。

葉孤野今天穿戴得特彆整齊,完全不似平常,其實想想,他長得還是很不錯的,臉上雖然有疤,卻為他平添了幾分堅忍剛毅的味道,就是人太冷了一些。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有些為葉孤野感到可惜,若是他再平易近人些就好了,那不知多招女孩子的喜歡,隻不過,這個人太不解風情,又冷酷無情,不知變通,更加不知道怎麼討女孩子的歡心,這種人就算是喜歡一個人,也隻會埋在心裡不說出來,一聲不吭的跟在人家身後,美其名曰:護花使者,騎士精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