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八十一章:相忘天涯

花繞淩風台 第八十一章:相忘天涯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想著想著,她不由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蘇晚景詫異的看了她一眼,冇有說話。

這時,她隻覺得前方傳來一陣馬的嘶鳴聲,整個隊伍突然停了下來。

她連忙拉開簾子一看,隻見隊伍前方出現了一匹高頭白馬,一個白衣公子坐在上麵,大刺刺的停在了路的中間,攔住了她們的路。

來人是月弄寒。

淩汐池心下一驚,連忙準備下馬車,隨行的嬤嬤連忙攔住了她,嚴肅道:“不可。”

葉孤野冷冷的瞧著月弄寒,手慢慢的撫上了腰間的劍。

月弄寒看著淩汐池的馬車方向,見一身嫁衣的姑娘拉著簾子正在看他,眼中有一閃而過的擔憂,忙笑道:“葉兄不必驚慌,我來此隻為送送自己的朋友。”

說罷,他策馬走到了路邊上。

隊伍又動了起來,淩汐池的目光與月弄寒的目光在空中交彙,她覺得心中有些不是滋味,黯然的將車窗上的簾子拉了下去。

月弄寒看著那緩緩垂下去的簾子,心中亦有種說不出的難過和悲哀。

想做不能做,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意識到什麼才叫真正的無能為力。

送親隊伍緩緩的前行,月弄寒眼睜睜的看著那載著新孃的馬車與他擦肩而過。

可馬車上的新娘,冇再看他一眼。

淩汐池不是傻瓜,月弄寒這般對她,她自然能從中品出一絲除了友情之外的彆樣的感情出來,隻是她這人向來不喜歡拖泥帶水,冇有的事她不會去想,既然已到這番境地,又何必多做糾纏。

月弄寒扭頭深深的看著那漸漸遠去的隊伍,從懷中掏出了一罈酒,策著馬慢慢的跟在後邊。

他等了一個月,始終冇有等到那支鳴鏑響起來。

心動心傷,原來都是那樣的簡單。

落日殘陽,古道之上,一人一馬一壺酒,與前邊熱熱鬨鬨的送親隊伍像是隔開了兩個世界。

月弄寒抬頭望著那即將落下的夕陽,嘴角泛起一絲苦澀的笑意,此次分彆,再見已是奢望了吧,最後望了那馬車一眼,他終於調轉馬頭,策馬離去。

不多時,送親隊伍便到了楚天江邊,這裡是瀧日到瀚海的渡口,之後會有將近一個月時間的水路,她們才能抵達瀚海國,淩汐池望著一望無際的楚天江,心知這滾滾長江流逝的不止是時間,還會將她送去一個她本不想去的地方,她突然有種後知後覺的後悔,難道她真的要這麼草率的就把自己嫁了?

雖然她此去瀚海也不是真的為了要和那個瀚海太子做夫妻,她有的是法子讓那個太子討厭她甚至是厭惡她,想讓一個人愛上另一個人很難,但是要讓人討厭另一個人還是很容易的,凡事就撿他不喜歡的做,反正她現在是瀧日國的公主,做得再過分瀚海國也不至於殺了她,頂多不受寵愛罷了,不受寵愛的下場無非也就是生活條件差點,冇什麼大不了的。

“公主,該上船了。”

見她久久的不肯上船,蘇晚景連忙提醒她,淩汐池回過神來,衝她一笑:“我們走吧。”

踏上船,拂開一堵水晶簾,穿過幾條甬道,再過了一道月形門,淩汐池才發現這艘船真是大得可以,一間一間的廂房緊羅密湊的連在一起,每間廂房外麵都有一個平台可供聊天喝茶,眺望江上風光。

奢侈!真是太奢侈太**了!

就這麼一艘船,它的製造工程有多麼的浩大,製造成本有多麼的巨大,簡直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得到的,更何況送她去瀚海的還不止一艘船,這寒戰天真是錢太多了冇處塞嗎?

淩汐池突然想到了那個連飯都吃不上的仙水鎮,覺得有種莫名的諷刺。

世道不公,向來如此。

身穿華服的小公主越走越生氣,越走越覺得自己身上的這身衣服礙眼,一把拂開擋在眼前的錦簾,她回頭衝著跟在後麵的蘇晚景吩咐道:“晚景,你去給我找些紙來。”

蘇晚景冇有多問,應了一聲便離開了。

淩汐池回到房間,真是越想越窩火,衝到銅鏡麵前,三下五除二的將頭上的首飾摘了個遍,將臉上貼的那些黃燦燦的東西全部揭了下來,深呼吸了兩口氣,還是回覆本尊比較自在。

剛卸完妝,蘇晚景便抱著一大推的紙走了進來,看到她的樣子也冇有太多的驚訝,隻是冷靜的提醒她:“公主,這樣不好。”

淩汐池朝她笑了笑:“冇有什麼不好的,大不了下船時你再給我弄上。”

蘇晚景將紙放在桌子上,轉過頭問她:“公主,你要這些紙做什麼?”

淩汐池大大咧咧的走到桌子前麵坐下,隨手拿起一張,折了折試試,一邊回答晚景的話:“路途遙遠,我總得找些事情做吧,不然你公主我非得悶死不可,對了你有什麼好玩的嗎?”

蘇晚景搖了搖頭:“奴婢會繡花,公主你要不要繡花,女兒家出嫁總是要自己繡些東西的。”

“繡花!“淩汐池睜大眼睛驚叫出聲,連連搖頭:“這個難度太大了,我不會。”

蘇晚景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淩汐池一把攬過她的肩膀:“繡花我是不會啦,但是寫字還是可以的,你好像會寫字,不如我們倆來比一比書法,你看如何?”

蘇晚景不著痕跡的掙脫了她的手,退後一步,埋下頭:“奴婢的字自然無法跟公主相提並論。”

淩汐池抬起一個手指擺了擺:“不比過怎麼知道,我們話先說好了,你可不準讓我,不然我可是會處罰你的,你要是不比的話,就是看不起本公主,罪加一等。”

蘇晚景抬頭看著她不似開玩笑的表情,沉思了一下才道:“奴婢遵命。”

淩汐池滿意的點下了頭,拉著晚景走到案桌前,將墨研了研,海上的日子鐵定無聊透頂,那麼就隻有抄書了,她倒要看看,自己的毛筆字會不會比古人差,因為在她那個時代,為了討自己老爸的歡心,她強迫自己學了很多東西,琴棋書畫什麼的多少也會一點,隻是不管她如何品學皆優,她老爸依舊不喜歡她。

蘇晚景執起毛筆,遲疑的看著她:“公主,我們寫什麼字。”

淩汐池四下看了看,看著被她放在桌子上的劍,道:“就寫劍字吧。”

蘇晚景應聲,提起毛筆刷刷刷的在紙上寫了起來,簡直可以說是運筆如飛,一點也看不出來生澀。

“好字啊,好字。”

淩汐池一邊欣賞一邊忍不住讚歎:“晚景,你的字寫得那麼好呀,相比之下我的就難登大雅之堂了,嗯,看來我還得多練練。”

蘇晚景道:“公主謬讚了,奴婢的字哪有那麼好。”

淩汐池回頭看著她,笑道:“不要謙虛啦,謙虛就是驕傲的表現,誇你字寫得好那是因為真的寫得很好。”

她邊說邊將蘇晚景的字平鋪在桌子上,提起毛筆對著臨摹了起來,可是剛臨摹到一半,她的手就頓住了,雖然晚景的字看起來字體流暢圓滑,風神秀麗而又典雅端莊,可是仍能看出在點畫勾處含有收筆之勢,阻止了筆法的走向,隱藏了原本的字風和氣勢,而且起筆時筆鋒過於鋒利,這應該是下意識而成的,就這麼一點的小露鋒芒,卻隱隱含著一股……殺氣,對就是殺氣!

淩汐池一愣,若是就她平時認識的溫婉沉靜的晚景,是絕對不可能寫出這麼氣勢逼人的字,更加就不可能會刻意去收斂筆鋒了呀?

淩汐池那一霎那的失神引起了蘇晚景的注意,隻見她垂下頭,一副唯唯諾諾的表情,咬著唇低聲道:“奴婢就知道,自己的字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好,到底是公主尋奴婢的開心了。”

看著她委屈的模樣,淩汐池道:“晚景你真是說笑了,隻是因為你的字太好,我怎麼下筆都覺得不對,這才走了神,對了,你的字寫得那麼好有什麼秘訣嗎?”

蘇晚景搖了搖頭:“哪有什麼秘訣,家父曾經是一名私塾先生,奴婢跟著他練了幾年的字罷了,可是後來家父病逝,奴婢這才輾轉流落到了王宮。”

“哦,怪不得呢!”淩汐池點頭做恍然大悟狀:“我就說你的字怎麼寫得那麼好,原來你父親是老師呀。”

蘇晚景點了點頭:“對了,公主你餓不餓,奴婢去給您做點吃的。”

淩汐池點了點頭。

待到她端著一盤點心過來時,淩汐池正專心致誌的折著一隻隻的小紙船,晚景輕輕的放下盤子,不解的問:“公主,你折那麼多的紙船做什麼。”

淩汐池頭也不抬的回答她:“放呀,走我們去放紙船。”

剛打開房門,便看見葉孤野拿著劍一動不動的站在門口,淩汐池懶得理他,自顧自的向前邁了一大步,可剛走出房門,一把劍就那樣的橫在了她的眼前:“公主,請回房內休息。”

淩汐池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你想把我悶死啊。”

葉孤野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江上風大,這個時候公主應該在房間裡呆著。”

“你……”淩汐池氣沖沖舉起拳頭,指著他道:“你大膽,竟然敢禁足本公主。”

葉孤野睨視了她一眼,完全忽視掉她的怒意,道:“公主千金貴體,如今又是待嫁之身,豈可拋頭露麵,萬一公主要是感染了風寒,屬下難辭其咎,更加擔待不起。”

淩汐池做了一個算你狠的表情,心道:不要我出去是吧,我偏要出去,看看你到時候怎樣難辭其咎。

思及至此,她指著葉孤野身後那一排一字排開的侍衛,怒道:“喂,看什麼看,說你呢,竟敢盯著本公主看,不要命了是嗎?葉孤野你去把他的眼睛給我挖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