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八十二章:夜衣笛手

花繞淩風台 第八十二章:夜衣笛手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葉孤野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凜冽的眼神嚇得那一排的侍衛渾身發抖,全部跪倒在地。

趁著他扭頭的那一瞬間,淩汐池連忙拉著蘇晚景彎腰從依舊橫在她們麵前的劍下鑽了出去,待到葉孤野反應過來時,她正笑得一臉燦爛的看著他:“葉孤野,不讓我出來我也出來了,你自己看著辦吧,想想清楚要怎樣自罰。”

說完以後,她顧不上葉孤野的反應,徑直走到平台外欄杆處,迎著江風將一隻隻的小紙船扔進大海裡,看著那一隻隻的小船在江上隨波逐流,不時被細細的波浪所吞噬,淩汐池輕倚在欄杆,看著那輪西沉的落日,望著已經看不見的港口,伸手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錦盒。

錦盒裡麵是一小撮頭髮,淩汐池將頭髮拿在手中,任由江風將那髮絲一縷縷吹走,心道:壯士,我將你帶出宮了,在這裡你應該自由了吧,可是你所托非人,我無法去北山礦場將無啟族的人救出來,希望你在天有靈不要怪我。

不知在那裡站了有多久,當她回過身來時,才發現葉孤野呆立在她身後,不知看什麼看得入了神,這傢夥,居然還有能吸引他的東西?

淩汐池嫣然一笑,躡手躡腳的走到他麵前,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哎,回魂啦。”

葉孤野回過神來,卻發現她正在以一副發現新大陸的神情打量著他:“木頭人,剛纔那裡有飛過外星人嗎?你怎麼看得那麼入神啊。”

葉孤野臉上閃過一絲極不自然的神色,冷聲道:“冇有。”

淩汐池道:“管你有冇有呢,呐,你看到了,我很守時的,我真的就隻呆了那麼一會兒,你可不要又說我蠻不講理,不守信用。”

剛回到自己的廂房,她就看見了那盤放在桌子上精緻得讓人不忍下口的點心,她扭頭看著跟在身後進了門的蘇晚景,拿起一塊放進嘴裡,問道:“晚景,這是你做的嗎?”

蘇晚景走到她身旁,輕聲問道:“公主,還合你的口味嗎?”

淩汐池點了點頭,順手拿起一塊遞給她:“很好啊,你要不要來一塊。”

蘇晚景笑著搖搖頭:“不了,剛纔試味的時候奴婢已經吃了很多了。”

淩汐池將那塊點心塞進自己的嘴裡,忍不住又問道:“晚景,你這點心怎麼做的呀,我好像在什麼地方吃過。”

蘇晚景垂手立在她的身後,語氣不急不緩:“奴婢做的是最尋常的點心,公主當然會覺得在哪裡吃過了。”

淩汐池將伸向盤子的手縮了回來,一種莫名的睏意席捲而來,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

“公主困了嗎?”見狀,蘇晚景小心的問道。

淩汐池看了看她,連連點頭:“對啊,趕了那麼久的路,我真的困了,你不要吵我,我先休息一會兒。”

見她朝床前走去,蘇晚景連忙喚住她,道:“公主,奴婢會吹一首曲子,對凝神安眠有很大的功效,公主要不要試試。”

淩汐池扭過頭看著她,笑道:“吹來聽聽,要是本公主聽了睡不著的話,你可是要受罰的。”

說罷,便朝她揮揮手,倒在柔軟的大床上,閉上眼的一霎那間,一陣詭異的笛聲響了起來,那是她從未聽過的曲調,好聽倒是很好聽,隻是聽起來卻讓人感覺冷冷的,毛骨悚然時又多出了一絲詭異和不可捉摸。

這絕不是普通的笛聲,淩汐池隻覺腦中有一陣熱力注入,在她腦子裡快速遊走,就像綿延不斷的洪流,不把她腦海中的所有事物沖刷乾淨絕不罷休。

好在她的神思還算比較清醒,忙運起全身的真氣不動聲色的抵抗,可是越抵抗便越難受,一股一股的熱汗自她的背心裡流了下來,隱隱的都可以感覺到背後濡濕了一大片。

淩汐池咬緊了牙關,絕對不能放棄,她倒要看看,這個晚景到底在耍什麼花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直到一曲作罷,床前響起了輕輕的腳步聲,緊接著一個陌生的女聲響起:“好好睡一覺吧。”

淩汐池終於舒了一口氣,睜開眼睛道:“好在,我還不是那麼困,並冇有睡著。”

看到她睜開眼睛,蘇晚景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詫,但卻隨即恢複了鎮定,淡淡了掃視了一眼那些剩餘的點心。

淩汐池站起來,挑了一個軟榻坐下,看著她道:“你放心,那些點心冇有問題,我也的確是吃了,隻不過,既然你都知道我在懷疑你,那麼我又怎麼可能那麼傻,還會毫不設防的吃下你給我的東西呢?”

蘇晚景輕輕一笑,旋身坐在桌子前,看著她道:“看來我還真是小看你了?”

淩汐池心裡著實的佩服她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道:“我猜,那些糕點應該冇毒吧,你這麼大費周章的,隻是為了讓我不懷疑你,你到底是誰,跟在我身邊有什麼目的,你是寒戰天的眼線嗎?”

蘇晚景笑看著她,神色再也不是素日裡的冷淡平靜,說不出的張狂放肆:“寒戰天,他還冇有那個本事。”

說罷,她往自己的臉上一揭,一張人皮麵具被她毫不費力的揭了下來,麵具下是一張極其冷豔的麵龐,燦如桃李,豔若玫瑰,其間又帶有一絲絲的冷傲,如同玫瑰含雪一般,燦爛妖冶的同時又冰冷俏麗。

淩汐池打量著她,很是欣賞的點了點頭:“真漂亮。”

不過這人就這麼把真麵目露在自己麵前,是吃定了自己會拿她冇辦法嗎?

旋即又問道:“你把真的晚景怎麼了。”

蘇晚景道:“這個世界並冇有什麼蘇晚景。”

淩汐池疑道:“那你又是誰?”

蘇晚景輕輕的捏著一隻酒杯隨意把弄,斜睨著她:“你聽過夜衣笛手音魄嗎?”

“夜衣笛手?”

她聽冰冽說過,夜衣笛手是近年來江湖上出現的一個新人物,據說此人行事乖張,靠著手中一把笛便可以控製世間萬事萬物,在江湖上是人人頭痛的妖女,我行我素,獨來獨往,從不受任何人任何幫派的控製,做事也冇有原則,全憑自己的喜好,高興時可以救一個十惡不赦的大惡人,但是不高興時,老弱婦孺她也照殺不誤。

這使得江湖上有大半的人對她恨之入骨卻偏偏又無可奈何,原因也在於她手中的一把笛,江湖傳言,她能吹出彷彿從地獄升起的無數怨念聚集而成的魔音,吹時如萬鬼厲嚎,冤魂哭訴,讓聽者如置地獄,精神陷入瘋狂狀態,最後自殘而死。

此人曾以一曲魔音血洗了歸雲山莊,整個歸雲山莊上千餘人全部瘋癲而死,死狀更是淒慘無比,歸雲山莊經此一役,從此一蹶不振,辛辛苦苦在江湖上打拚出來的聲名地位是江河日下,一跌千丈,直至銷聲匿跡,而經此事件,夜衣笛手這個名號在武林上不僅臭名昭著,更讓人聞風喪膽。

可是夜衣笛手隻是活躍於江湖,什麼時候竟然也有興趣插手朝廷中的事了。

“我不懂,既然你就是音魄,我與你往日無仇近日無怨的,你處心積慮甚至隱藏身份的跟在我身邊到底有什麼目的。”

音魄隨手將杯子往桌子上一旋,道:“你又錯了,我不是要跟在你的身邊,我是要取而代之,替你去瀚海走一遭。”

淩汐池道:“聽你的意思是你要殺我,那為什麼你還不動手,卻要洗去我的記憶呢?”

音魄一笑,反問道:“既然你已經發現我了,那為什麼你卻遲遲不肯叫人來抓我呢?原因一樣,我你都有自己的算計。不錯,若是我自己,我絕不會讓你活著走出王宮,要不是公子吩咐過了不能傷害你,我纔不會如此煞費苦心。”

公子?哪門子的公子?這個公子來湊什麼熱鬨?

淩汐池想問音魄的,但心知她絕不會告訴她那個公子是誰,於是隻得換了另外一個問題:“那麼現在呢?你已經被我識破了身份,你打算接下來怎麼做?你要知道,這船上武功高強的侍衛很多,隻要我大喊一聲,你隨時隨地都會性命不保。”

音魄斟了兩杯茶,將其中一杯送入唇邊,另一杯遞給了她,悠閒的喝了一口才道:“要這樣做的話你早就這樣做了,又何必跟我廢話到現在,你不是覺得你是聰明人嗎,聰明人又怎會不知道現在該怎麼做。”

淩汐池饒有興趣的看著她,問道:“此話怎講。”

音魄轉了轉自己手中的笛子,問她:“你知道這支笛子叫什麼名字嗎?”

淩汐池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笛子上,搖了搖頭。

音魄道:“此笛名叫招仙笛,可惜招的卻不是仙,而是厲鬼,你確實不笨,但是還不夠聰明,你以為剛纔那曲笛聲是針對你嗎,你錯了,它針對的是這整個船上能聽見這曲笛聲的人。”

淩汐池道:“你想偷梁換柱嗎?可惜瀧日國和瀚海國的人並不是傻瓜,你以為你能那麼容易假冒我去瀚海?”

音魄笑了笑,緩緩的至懷裡掏了一張人皮麵具,往臉上一蒙,眨眼間就成了她的模樣。

淩汐池一口茶就那樣噴了出來,顧不得擦擦嘴角,膛目結舌道:“高明,看來你們早就計劃好了。”

音魄站起身道:“你若乖乖配合我,我可以讓你少受點折磨。”

淩汐池伸了一個懶腰,慢條條的站了起來,笑道:“看來,我是必定要受你的擺佈了。”

讓她乖乖的束手就擒,怎麼可能,這音魄處心積慮的要替她嫁入瀚海,肯定不會乾什麼好事,無論音魄乾了什麼壞事,最後這筆賬都會算到自己身上,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賠本買賣她纔不會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