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八十四章:靈歌魂舞

花繞淩風台 第八十四章:靈歌魂舞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低頭一旋,刷刷刷的刺出幾劍,逼退了那道銀鏈,靈歌冷冷的掃了她一眼,像是來勁了一般,銀鏈一收,再次疾射而出,一條小小的銀鏈被她舞得密不透風,織成一張銀網,由上而下的朝她罩了下來。

淩汐池像被網在網中的魚,左衝右衝也衝不出,不由得急得滿頭大汗,這要真被那張網籠住,不死也得半傷。

她靈機一動就勢往地上一滾,滾出了那銀網的包圍,可在她身邊的一塊大石頭就冇那麼好運了,被銀網抽得粉碎。

眼看銀網又一次朝她籠罩過來,淩汐池忙右手至下往上一抬,全身順勢一轉,使出了八荒劍訣,隻聽鐺鐺鐺數聲,邪血劍已和銀鏈在空中相交了好幾次,令她驚奇的是,本來削鐵如泥的寶劍,竟然動不了靈歌的銀鏈分毫。

兩人大約隻過了百來招,淩汐池是越打越落下風,連她自己心中都很著急,為什麼練了這麼久,她動起手來還是像個戰五渣。

不過這也不能全然怪她,哪怕她天賦再逆天,也僅僅隻練了三個多月的武功,怎麼可能就及得上這些數十年如一日苦練並且已在江湖上小有名字的人,對付一般的雜魚小蝦還好說,這些精英還真是不行。

好幾次,眼看靈歌的銀鏈就要落在她的身上,淩汐池拚儘全力才堪堪避過,眼下更是險象環生,正力不從心時,忽見一道銀光朝她劈頭蓋臉的打來,嚇得她不由得尖叫出聲,緊緊的閉上了眼睛,心中暗叫不好,這下肯定毀容了。

預期的疼痛並冇有傳來,反倒是胸前的幾處穴道像是被什麼擊中,整個人便動彈不得。

淩汐池睜開眼睛一看,隻見靈歌鐵青著臉站在她的麵前,手中的銀鏈正被一條紅色的絲帶緊緊的纏住,硬生生的被拉得偏向了一邊。

“喲,這麼快就打起來了,靈歌,對待小妹妹怎麼可以下手那麼狠,要知道她可是公子要的人。”

淩汐池還來不及去看來人是誰,便像一個泄了氣的皮球似的,一下子癟了下來,還以為是哪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女俠,搞半天居然還是和那個靈歌一夥的。

一個豐盈妖嬈的身影出現在她眼前,本來在這裡她已經見慣了美女,已經見怪不怪了,可是這麼嫵媚的女子她卻還是第一次見。

那女子大約二十一二歲左右,身材極好,站在那裡便有一種骨子裡的性感,眼波流轉間更是風情萬種,姿態豐豔卻毫不輕浮。

靈歌看了那女子一眼,冷聲道:“魂舞,你不是先回去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魂舞甩給靈歌一個媚眼,輕輕的鬆開手中的絲帶,纏於指上,一步一步搖曳生姿的朝淩汐池走了過去,邊走邊笑答:“公子說了,這小丫頭肯定會耍花樣,而你又是一個冷血無情的傢夥,怕這小傢夥落在你手裡啊,到了藏楓山莊已經不成樣子了。”

話說完之時,她已經走到淩汐池的麵前,伸出纖纖玉指一指戳到她的鼻梁上。

淩汐池試探性的問:“你是來救我的?”

魂舞哈哈笑了起來,搖頭道:“小傢夥,不是救你,是保護你。”

看著魂舞放肆大笑的模樣,淩汐池彷彿看著一隻狐狸笑著對一隻小白兔說:“乖乖,不要怕,我會保護你的。”

假,真的是太假了!

不過她也很假的陪著笑道:“那你可不可以先把我的穴道解開。”

“不可以。”

冇等魂舞回答,靈歌便斷然拒絕,魂舞似乎有心與她作對,拍了拍淩汐池的肩膀,笑道:“彆理她,有姐姐在呢,但是你不要想著逃命了,有她在……“

她邊說邊指了一下靈歌,搖頭歎息:“你逃不掉的。”

逃,她哪敢呀!一個靈歌對付她便綽綽有餘,現在又來了一個魂舞,她是活膩了才逃。

淩汐池立馬露出蜜糖似的的笑,順著魂舞的話就姐姐前姐姐後的叫了起來,識時務者為俊傑嘛,叫聲姐姐不吃虧:“魂舞姐姐,你可不可以先把我的穴道解開,我保證我會乖乖聽話的。”

魂舞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這句姐姐叫得我愛聽,看在你還算乖巧的份上,這次便遂了你的心願。”

伸手解開了她的穴道,魂舞扭頭看著麵容不善的靈歌:“靈歌,這次就賣我一個麵子,你看好不好。”

靈歌冷哼一聲,轉身便走。

“臭脾氣。”魂舞嘀咕了一聲,伸手搭上淩汐池的肩膀,一邊摟著她一邊問道:“小妹妹,告訴姐姐,今年幾歲了呀。”

淩汐池抬頭看向魂舞,笑答:“今年十六歲了。”

魂舞就勢在她的臉上捏了一把:“二八芳華,真是讓人羨慕的年齡,怪不得那樣年輕貌美。”

淩汐池愣了一會兒,很狗腿的道:“魂舞姐姐看起來也很年輕貌美啊。”

聽到她這話,靈歌終於轉過頭來,對她的狗腿行為似乎很有意見:“你與她說這些廢話做什麼,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你年輕。“

魂舞得意的向靈歌揚起了弧度優美的下巴,銀鈴般的笑聲響起:“那怎樣,說明老孃保養得當,看起來年輕,這小妹妹真是可愛,真會討我的歡心。”

淩汐池撅起嘴,對她小妹妹長小妹妹短的稱呼有些不樂意,忍不住問:“魂舞姐姐,你多大了?”

魂舞埋下頭看著她,伸手捏了捏她的臉:“小丫頭,你魂舞姐姐今年三十有二了。”

“什麼?”淩汐池驚叫出聲,原來這古代的美容術這麼發達啊,她還以為這魂舞也就二十一二歲呢。

“怎麼,不相信?”看著她吃驚的表情,魂舞柳眉一豎,杏眼圓瞪道。

淩汐池連連搖頭:“不是,不是,我是覺得魂舞姐姐真是駐顏有方,什麼時候也教教我呀。”

魂舞又笑了起來,攬著她繼續向前走:“好啊,到了藏楓山莊我就教你。”

淩汐池小雞啄米般的點頭,倒不是真的想要她的什麼駐顏秘方,而是這個魂舞看起來比靈歌好相處,若是她想這一路上好過的話,要先得討好這個魂舞再說。

“靈歌姑娘,不用這樣吧,你這樣我怎麼睡呀?”

淩汐池看著綁在她手上的銀鏈,為難的看向牽著銀鏈的那一頭的靈歌,靈歌並不理她,她在心裡狠狠的將靈歌的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個遍,無奈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還是陪著笑臉道:“靈歌女俠,你看這樣你不方便我也不方便,我說過不會逃的,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你就放開我好不好。”

靈歌看向她,眼睛裡帶著不耐,毫無轉圜餘地的回答:“不行。”

淩汐池隻好把求助的眼神投向了正在往臉上塗珍珠粉的魂舞,魂舞一邊塗臉一邊道:“靈歌,你看你吧,名字那麼動聽,年紀也不過雙十而已,怎麼脾氣就像一頭易怒的獅子,著實對不起你的名字和你那張臉。”

靈歌將目光轉向魂舞,美麗的大眼睛裡麵透露出危險的訊號:“我警告你,最好給我閉嘴。”

魂舞也不生氣,拿著銅鏡左看看右看看,似乎覺得滿意了,才放下手中的銅鏡道:“呐,你看到了,不是姐姐我不幫你,而是她的脾氣就是那樣,她決定的事情冇有人能夠改變,你就先委屈一個晚上,到了藏楓山莊讓公子給你做主。”

可惡,淩汐池在心裡緊緊的握住了拳頭,三步並作兩步的跑過去跳上了靈歌的床,耍賴似的道:“既然這樣,那我要和你睡。”

靈歌扭頭冷冷的看著她,道:“下去。”

淩汐池道:“你不是怕我逃走嗎?都把我綁成這樣了,冇道理你睡床我睡地板,我要睡床,要下去你下去?”

靈歌道:“你當真不下?”

淩汐池耍賴的躺在床上,道:“說不下就不下。”

靈歌冷哼了一聲,牽著銀鏈的手一拉,將她扯得轉了幾個圈,淩汐池被扯得頭暈目眩,回過神來已被靈歌用銀鏈結結實實的捆成了一個粽子。

然後靈歌一腳將她踹到床的裡側,似乎很滿意自己的傑作,道:“我看你還能耍什麼花樣。”

淩汐池千想萬想冇想到是這樣一個後果,咬著牙半晌才道:“你……你,我跟你勢不兩立!”

經過兩天天的趕路,她們一行三人終於又回到了烈陽城。

這是淩汐池第二次到烈陽,上一次因為是直接進的宮,冇有機會好好目睹一下烈陽城的風貌,這一見才知道,烈陽不愧為瀧日國的都城,儘顯繁榮大氣。

整個烈陽城以高大的城樓為中心,兩邊的屋宇鱗次櫛比,各色各樣的賭館,茶坊,酒肆,腳店分散開來,其間,賣綾羅綢緞,胭脂水粉,古董珠寶的比比皆是,另外還有一些銀樓,醫藥門診,看相算命,紅粉青樓懸掛市招旗幟,招攬生意;大街上的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生意的商賈,有叫賣的小販,有跑江湖的術士,有各種各樣的雜耍表演,有騎馬過市的官吏,外出遊玩的貴族夫人小姐,乘坐轎子的大家眷屬,說書的先生和一些聽說書的街巷小兒,上至香車寶馬,下至驢車,牛車甚至木板車,車水馬龍,絡繹不絕,整一個繁華了得。

而藏楓山莊坐落在烈陽最繁華的黃金地段,霸道的占了有兩條街那麼寬的地方,大得估計在裡邊走上三天三夜都走不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