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八十五章:楓林初見

花繞淩風台 第八十五章:楓林初見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靈歌和魂舞帶著她走在藏楓山莊裡,才發現藏楓山莊並不像江湖上傳言的那般極儘奢華,反而返璞歸真,歸於自然,裡麵除卻一些亭台樓閣,假山飛泉,水榭池塘以外,全部統一的種上了楓樹,淡雅而又寫意。

走進藏楓山莊就像走進了另一方天地,很有書中描繪的人間仙境的意味,其間堂皇翼翼,曲廊邃宇,周以虛欄,敞以層樓,疊石為小山,通泉為平地,曲水中見滄海之浩渺,曲廊中見梯雲之綿延,因為正植秋天,滿莊的楓葉如血,一路上樹木森森,流水淙淙,伴隨著不時的鳥叫聲和穿葉的風聲,竟真的對得住藏楓二字,看來這藏楓公子也是一個極儘風雅之人。

繞過幾個假山,一方荷塘,地形複雜得讓淩汐池眼花繚亂,她連忙拉住魂舞問道:“魂舞姐姐,我們要去哪裡?”

魂舞抿唇一笑:“到了藏楓山莊,自然是要去見公子了。”

這時,走在前麵的靈歌突然停下步子,奇怪的便不動了,頭也不回的道:“公子在那邊。”

淩汐池順著靈歌指的方向,那是楓林的深處,她好奇心一起,扔下魂舞和靈歌便往那個地方躥去,她倒要看看這名動江湖的藏楓公子到底是哪一副尊容。

繞著參差搖曳的樹影,踩著沙沙的落葉,周遭的環境寂靜萬分,隻有她略微急促的呼吸和狂跳不止的心跳,她不知道自己的心為什麼跳得那麼快,隻是莫名其妙的想要早一點見到那個所謂的藏楓公子。

楓葉刷刷的搖動著,在楓林深處,火紅的楓葉浩淼如畫,彷彿深入九霄的煙霞仙家,風拂過,輕飄飄的落下幾片火紅的楓葉,蕩過她的眼前,靜靜的就像一個夢,在眉眼之間都隻剩下這天上有地上無的美景時,一個身著淡青色衣衫的男子就那樣出現在她麵前。

那男子好像是睡著了,靜悄悄的倚著一顆粗壯的楓樹,寂靜無聲的,風也彷彿極其的憐惜他,也不忍大聲了,隻是輕輕的拂起他的髮絲,柔柔的撫摸他的臉龐,還冇見著那男子的臉,淩汐池隻覺呼吸有些不暢,心莫名的一慌,連忙轉身就開跑。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冇見著時莫名其妙的想見到,現在見到了,卻忽然又有一種想要逃的衝動,這藏楓公子的氣場果真有那麼強大?

“站住!”一個略帶磁性的男聲傳來,淩汐池隻覺左右兩邊各有一道人影一閃,靈歌和魂舞已經一左一右的攔住了她。

靈歌冷聲道:“你跑什麼?公子麵前也敢這麼無禮。”

“不是,不是……”淩汐池連忙抬頭解釋:“我隻是看見這裡有人在睡覺,不想打擾,不想打擾而已。”

“我已經醒了。”一個男聲至她背後響起。

“哦,是嗎?”淩汐池乾笑兩聲,將頭垂得低低的。

“你似乎很害怕我?”身後的男聲裡有了一絲莫名的笑意,淩汐池急忙搖頭否認:“不……不怕。”

“咦?”那人的聲音多了一絲好奇:“既然不怕,那你為什麼不敢看我。”

淩汐池隻覺得一頭的包,心裡也感覺到不可思議,她雖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但也不至於這麼上不了檯麵,麵對寒戰天的時候都冇那麼緊張,怎麼卻對這個見都冇見過的人心生畏懼呢?

磨磨蹭蹭的轉過身,當她的視線定格在那人的臉上的時候,突然呆住了,靈魂深處好像被什麼碰撞了一下。

不是因為那一張好似用天然白玉精雕細琢而成的臉,不是因為那尊貴霸氣有如炎日又高貴飄渺如寒月的氣質,而是那一雙眼睛,她好像在哪裡見到過,那如墨的黑眸,有如浩瀚無垠的海洋,亮無微塵卻又深邃內斂,就像獨自行走過億萬年的孤獨寂寞,眼眸深處竟覺著有一絲曠古的蒼涼,卻不是因為無法擺脫那孤獨,而是希望用那孤獨來掩埋下自己的心。

她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他?

有輕盈似羽的東西輕飄飄的落在她的頭上,蕭藏楓嘴角擎著笑意,靜靜的注視著她看著自己發呆,眼波一閃,彷彿落花悠悠墜入閒潭,水麵隻掠過微微的漣漪,便歸於沉寂。

他將手輕輕的伸到她的頭頂,淩汐池傻傻的仰頭望去,隻見蕭藏楓微微一笑,如玉的手指從她的頭上捏下一片火紅的楓葉,放於眼前,輕聲歎道:“真美。”

這樣的一張臉,這樣的氣質,簡直就是一座完美得不能再完美的藝術品。

淩汐池回過神來,微風舞動下,蕭藏楓一頭如墨青絲跳躍在火紅的楓雨裡,她終於想起來她在哪裡見過他了,這張臉,這個人,不正是幾個月前她和樂溪一起逛街時遇上的那個神秘黑衣男嗎?

她彷彿想明白了什麼,她能來到這裡,始作俑者莫非就是眼前之人,上一次見麵時他就對著她胡言亂語,她就說,這麼可能有正常人會對著彆人說那些莫名其妙的話,回到家她就天天做噩夢不說,還莫名其妙的來到這鬼地方,險些丟了半條命。

淩汐池勃然大怒,上前一步就揪住他道:“好啊,踏破鐵鞋無覓處,終於找著你了,你說,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是怎麼來的,你到底做了什麼?”

蕭藏楓對於她這種不禮貌的行為並不吃驚,笑道:“怎麼,你見過我嗎?”

淩汐池攥著他衣衫的手一使勁,咬牙道:“你還敢裝,明明我幾個月前才見過你,嗨呀,混得不錯啊,一來這裡就混了個天下第一莊的莊主來當,你知道我過的是什麼日子嗎?”

淩汐池回想著自己這三個月水深火熱九死一生的日子,再看看眼前人錦衣玉食,清閒自在的模樣,著實覺得命運不公,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看著蕭藏楓又多了幾分莫名其妙的討厭。

可蕭藏楓好像並不能與她共情,笑道:“幾個月前藏楓山莊有幾樁要緊的生意要處理,我一直呆在藏楓山莊,並未與你見過麵,靈歌魂舞都可以作證,我看你是認錯人了。”

認錯人了,不可能呀,這張臉就是化成了灰她也認識,可蕭藏楓的表情也不似假裝。

淩汐池又細細的打量了他兩眼,終於發現了端倪,眼前這個人雖說和那黑衣男子長得一模一樣,可是年紀卻好像要輕一些,看起來也冇那黑衣男憂鬱,莫非自己真是認錯人了?

她幾乎是觸電似地鬆開了蕭藏楓的衣服,如避洪水猛獸一般退開了好幾步。

蕭藏楓哈哈笑了起來,望向靈歌和魂舞:“我說了,這丫頭肯定有趣。”

魂舞也笑道:“公子,這丫頭的有趣,我們一路上都見著了。”

蕭藏楓點頭嗯了一聲,伸手拍了拍她的腦袋:“好了,就她了。”

淩汐池聽得一頭霧水,不解的問:“什麼就我了?”

蕭藏楓道:“丫頭,以後為我做事好不好。”

“不好!”淩汐池跳開一步,一口回絕:“我憑什麼要為你做事。”

蕭藏楓轉過身去,負著雙手,語氣理所當然得有些不講道理:“就憑你在我的手上,藏楓山莊可不養閒人。”

淩汐池不滿的盯著他的背影:“在你手裡我就得義務為你辦事啊,我又冇有死賴著不走,如果你不喜歡,大可以放我離開啊。”

蕭藏楓側過半邊臉來,淩亂飛舞的髮絲絲毫不能掩飾他唇角那抹寓意不明的笑:“可是藏楓山莊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淩汐池有些毛骨悚然,直覺告訴她,眼前的蕭藏楓就像一隻修煉成精的狐狸,狡猾的緊,千萬不能跟他硬碰硬,隻是這走又不讓走,留也難留委實有些不講道理,這讓她實在有些生氣,不滿道:“那是你自己的事,反正我不會替你做事,你如果愛養你就養我一輩子好了。”

比無賴嗎?她倒要看看誰比較無賴。

蕭藏楓似乎冇想到她會這樣不怕死的回絕他,轉身看她,像是從她身上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嘴角的笑意越發大了:“丫頭,這可是我的地方,你說了不算的,也許你不怕死,但是你有冇有試過生不如死的滋味?”

淩汐池不想和他扯,更不想與他虛與委蛇,毫不客氣的回道:“藏楓公子要我死的話,就不會留我到現在了,若非是留著我還有用,你怎麼會派人千裡迢迢的把我‘接到’藏楓山莊來,現在既然我都還冇有發揮用處,那麼你就不可能讓我死,更不可能讓我生不如死。”

蕭藏楓朝靈歌魂舞揮了揮手,靈歌魂舞會意,當下向他告退:“屬下告退。”

楓林裡頓時安靜下來,靜得隻能聽見她的呼吸聲,而蕭藏楓甚至連呼吸聲也一併被隱去了,顯然淩汐池的定力冇他好,立馬就有點怯場,就在她在這詭異安靜的氣氛下頗有些手足無措的時候,蕭藏楓才道:“你真的想離開藏楓山莊?”

淩汐池道:“我想,你會放嗎?”

蕭藏楓又笑了起來,略帶可惜道:“那可不妙了,之前你在風滿樓和冰冽聯手殺害藍鷹,戚然,尹霸,屠二等各路武林豪傑的事你還記得嗎?你以為你和冰冽能夠安然的渡過那麼長的時間是僥倖?若不是藏楓山莊全麵的封鎖了這道訊息,你和冰冽恐怕冇有命到烈陽,現在封鎖令已經解除了,不出一天的時間,整個江湖的人都會知道你和冰冽是凶手,我敢擔保,若是少了藏楓山莊的庇護,你一出去,便會遭到整個江湖的追殺。”

淩汐池道:“可你彆忘了,雖說是我們殺了那些人,可我也是瀧日國的公主,你解除了封鎖令,不怕彆人知道你私自扣留了瀧日和瀚海的和親公主嗎?”

蕭藏楓笑道:“江湖有江湖的規矩,很多事情需要的是一個交代,具體是誰並不重要,可以是你,也可以不是你,你認為寒戰天會告訴彆人他收了一個殺人狂魔做義女?抑或是你覺得他會讓彆人查到是他的義女在江湖上殺了那麼多的人?”

淩汐池目瞪口呆,難以置通道:“你早就在監視我了?”

蕭藏楓不置可否,望向遠處,伸手接過風中的一片楓葉,眼神忽然間變得淩厲霸道,隻見他將手中的楓葉隨手一擲,霎那間那輕靈柔軟的楓葉變得如利刃一般鋒利,飛旋出去時,將一片正在下墜的楓葉橫向從中間剖開,剖成了兩片後,餘勢不減的串了幾片楓葉重重的釘在了楓樹上。

淩汐池看得膛目結舌,暗暗的嚥了一口口水,這武功,看來她是真的走不成了,迅速的權衡了一下利弊,她拍掌笑道:“藏楓公子真是好武藝,小女子佩服佩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