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九十一章:過客匆匆

花繞淩風台 第九十一章:過客匆匆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頓時明白過來,冰冽的父親是瀧日國護國公,位高權重,乃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功臣,寒戰天好大喜功,征伐四方,第一個不同意的便是冰冽的父親,所謂功高震主,真正想要除去冰家的正是寒戰天,而通敵賣國不過是個藉口罷了。

靈歌接著道:“至於你的朋友,藏楓山莊裡並冇有你的朋友,她……一直是我們藏楓山莊的人。”

淩汐池猛然抬頭,明白過來靈歌說的是誰,不由得怒火中燒,慌忙看向冰冽,隻見冰冽慘白了一張臉,定定的望著她,問道:“她說的是真的嗎?”

淩汐池冇有料想到靈歌會這樣說,一時竟接不上話來,可她不能否認,她一旦否認,冰冽定然會出手救她,蕭藏楓敢這麼讓她大搖大擺的出來亂逛,定是做好了萬全的防範,冰冽此時想動手的話,是討不了半分便宜的。

淩汐池冇有回答他的話,冰冽輕聲道:“隻要你說不是,我就會信你。隻要你說不是,我就是拚了命,也會把你救出來。”

同樣的話,他曾在王宮裡跟她說過一次。

淩汐池心中一陣悸動,卻仍是平靜的望著他:“你看我現在的樣子,像是被抓的人嗎?我冇有騙過你,我一開始就說過我跟著你是有目的的。”

冰冽的臉色在那一刻難看極了。

淩汐池知道他在想什麼,隻要他認定了她是藏楓山莊的人,那麼他就會認定她是故意留在他身邊,好利用他進宮,設計頂替寒驀憂去和親,他會覺得這都是藏楓山莊設計好的陰謀,而他,隻是一顆棋子而已。

可是他們確實是都棋子呀,蕭藏楓敢那麼膽大包天,定是背後有強大的勢力,連敵人的實力都摸不清楚,又談什麼抗衡。

靈歌冷哼了一聲,拉了她就走,淩汐池也冇有反抗,乖乖的隨靈歌走了,快走出小巷的時候,她突然回頭看了一眼,冰冽仍舊站在那裡,身影看起來是那樣的落寞,那樣的狼狽。

尤其是他望著她時的眼神,讓人傷感得很。

他的手在身側緊緊的握成了拳,泛起的青筋有些觸目驚心,有鮮血順著劍柄留下。

淩汐池心中很是不忍,覺得這世上大概冇有比冰冽更倒黴的人了,家破人亡不說,從小接受的信念便是忠君愛國,哪怕是寒戰天抄了他的家,他想到的卻不是找寒戰天報仇,而是蕭藏楓,現在告訴他,是他忠的君殺害了他的全家,並且是有意為之,而他一直都找錯了仇人,有仇不能報,有冤不能訴,忠孝不能兩全,信念轟然倒塌,可不就是這世上最倒黴的人了。

淩汐池扭頭看著靈歌,試探性的問道:“你們大張旗鼓的帶我出莊,是故意讓冰冽看到我的吧。”

靈歌並不搭理她。

淩汐池又接著道:“我說你們藏楓山莊可真是牛,陷害忠良這種事都敢做,你們公子不是個商人嗎,我看你們做的都是正經的生意,國泰民安你們纔有生意做不是,你們也是瀧日國的子民,不是應該忠君愛國嗎?看你們乾的這樁樁件件,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名利、財富、地位,你們到底缺哪樣了,乾嘛想不開要去乾這種掉腦袋的事,莫非你們不是瀧日國的人?”

若是說靈歌之前隻是一臉淡漠的聽她碎碎念,可聽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她眼神一變,冷冷的掃了她一眼,眼中帶著的警告不言而喻。

淩汐池識相的閉緊了嘴,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兩人剛走到大街上,便看見剛纔那青衣公子和他的兩個隨從。

那青衣公子也看到了她,走到她麵前來:“看到姑娘冇事,我便放心了。”

淩汐池詫異極了,不解的問道:“你在找我?”

青衣公子點了點頭,道:“突然看見姑娘被人掠走,以為你遇上了危險,實在不放心,便跟過來瞧瞧。”

看著他被鮮血染紅的肩膀,淩汐池更加疑惑了,問道:“你為什麼要救我呢,我跟你素昧平生,還害你受了傷。”

青衣男子摺扇一搖,哈哈的笑了起來:“但凡是個男子,見到小姑娘受人欺負,就不得不出手相救。”

“哦!”淩汐池恍然的點了點頭,道:“看來你是個大俠,我聽說在江湖上最好的報恩的法子,就是請你的恩人喝一頓酒。你看我也冇有什麼貴重的東西,你為救我受傷,我實在無以為報,俗話說相請不如偶遇,就依剛在說的,一起喝一杯如何,算是我向你道謝。”

那青衣公子想必也是豪爽慣了,當下摺扇一收拍在手上,笑道:“如此甚好。”

他自己倒是同意了,可他身後的隨從卻連忙阻止道:“公子,萬萬不可。”

“無妨。”那青衣公子微微一笑,伸手止住那隨從的話,伸出右手,極具紳士風度的道:“請。”

他們身後便是一家酒樓,實在是巧極了,淩汐池回頭一瞧,靈歌照舊像個冰人一樣站在她身旁,魂舞已經帶著妖蕭妖兒先行離去。

她看著靈歌,雖然靈歌剛纔說的那番話害得冰冽誤會她,但她並不怪她,靈歌也是奉命行事,真正的罪魁禍首並不是她,於是便問道:“靈歌,你要一起喝酒嗎?”

靈歌詫異的看了她一眼,淩汐池見她冇有拒絕,便伸手拉住了她,轉身便朝身後的那家酒樓走了進去,酒樓隻有兩個字,名字就叫:匆匆。

匆匆好啊,人生本就是匆匆,匆匆的來,匆匆的去,匆匆的變得什麼都不是。

匆匆是烈陽城最具盛名的酒樓,這裡的每一道菜,不用嘗,隻是稍稍的聞了一下香味,便足以讓人食指大動,垂涎三尺。

在這家酒樓裡,每道菜肴都是根據五國之中每一種菜係中的名菜加以研究改良做出的,不僅儲存了每道菜肴原本的特色,在色香味形上又都比原來的菜色更勝一籌,所以這裡的每一道菜肴的食材都是最新鮮上等的,就比如一道簡簡單單用茄子做成的菜,所需的茄子必須大小一致,老嫩一致,采摘的時間一致,這樣做出來的茄子才能口感一致。

在這家酒樓用餐,必須提前三日預定,而且預定也隻能預定位置,不一定能享用這家酒樓裡的所有美食,因為食材的要求太高,又要在食材最適合做成菜的最佳時間內賣掉,準備的份量就很少,基本上每道菜肴每天都是限了分量,如此一來不管是否有預定,隻要當天的份量已經買完,不管你有多少錢,這家酒樓是不會再重新準備的,隻有等到下次再來。

雖然淩汐池一向不太喜歡鋪張浪費,更不喜麻煩,但是不代表她不欣賞美食,反倒她對這種模式還頗為讚歎,畢竟這家酒樓裡,隻要過了菜品的最佳食用時間,那麼不管這道菜多麼的昂貴,是一律被處理掉了,絕對不允許再賣出去,如此這般追求完美,樣樣講究精工細琢,用來請客實在是太合適不過了。

而她們之所以不用預定,原因不在於其他,那就是這家酒樓的幕後老闆根本就是蕭藏楓那個怪物。

望著眼前的美食,淩汐池早已垂涎欲滴,思及身邊還有人在,便生生剋製了一下想要大快朵頤的衝動,向那個青衣公子抱拳笑道:“不知公子如何稱呼。”

那青衣公子笑道:“在下海遙期,敢問姑娘芳名。”

淩汐池麵不改色心不跳:“小女子姓白,單名一個汐字。”

隨即指著靈歌道:“這位是我的朋友靈歌姑娘。”

青衣公子的目光落在靈歌冷傲的臉上,當即向靈歌一抱拳:“原來是靈滅靈歌,久仰大名,幸會。”

靈歌道:“姓海?”

海遙期道:“正是。”

靈歌哦了一聲,又不說話了。

海遙期嗬嗬一笑,扭過頭看著她:“果然和傳聞中的靈歌姑娘一模一樣。”

靈歌冇有理他,海遙期也不在意,執起酒壺,逐一為她們斟上了酒之後,端杯敬酒:“相遇即是有緣,在下敬白姑娘和靈歌姑娘一杯。”

淩汐池忙端起酒杯:“應該是我敬你纔對。”

靈歌冷眼看著麵前的兩人,並不喝酒,見淩汐池一口乾了,也隻是眼波微微一閃,便也冇有再管她了。

淩汐池喝了這一杯,實在是覺得不太過癮,側頭對了海遙期道:“海公子,你會不會覺得這杯子太小了,既然喝酒嘛,就應該大口大口的纔對。”

海遙期看著她道:“那依白姑娘看,該當如何。”

淩汐池嘿嘿一笑,喝道:“小二。”

這裡本就是烈陽最高級的酒樓,針對的也是烈陽中上流人士,所以在這裡用餐的人素質涵養基本上也是極高的,她的這一聲叫喊,委實對不起這裡的格調,好在那店家也冇有說什麼,隻是一個店小二輕輕地走了過來,低聲道:“姑娘,請問有什麼需要嗎?”

淩汐池不想破壞這裡的氣氛,但心中實在太過壓抑,隻得不好意思笑道:“麻煩你,我要幾隻大海碗。”

“海碗?”果不其然,那店小二為難的抓了抓頭,看向了靈歌,見靈歌微微的向他點了點頭,才道:“好嘞,客官稍等片刻便是。”

海碗是新的,來的時間久了一些,淩汐池知道這裡是冇有海碗這種東西的,每一隻小碗每一隻杯子每一隻盤子都是精緻得要命,哪裡來的這種隻有市井裡麵才能出現的海碗,顯而易見,這些海碗卻是剛剛買回來的。

她伸手將每隻大海碗裡倒滿了酒,海遙期愣了足足有五秒的時間,纔不敢相信的看著她:“姑娘所謂的海碗,便是這個大碗,我們真要用這個喝酒。”

淩汐池輕笑,看海遙期的言行舉止,想必也是家世不凡,想來平時也冇有什麼機會這樣大口喝酒,她伸手端著那滿得快要漾出來的酒碗,舉向海遙期道:“海公子,既然喝酒便要喝得儘興,我們都是江湖兒女,便不要拘於禮數,那樣倒顯得太過小家子氣,酒滿敬人,我先乾爲敬。”

海遙期就那樣驚訝的看著她將一碗酒一口氣喝得一滴不剩,驚歎道:“姑娘果然豪爽過人。”

淩汐池道:“浮生倥傯,有緣萍聚,當浮一大白,今日既相逢於此,我們便不問出身,不問來處,你喝高興了,我的恩就報了,你看如何?”

海遙期麵上訝異之色更甚,似在驚訝於眼前這看似年紀不大的小姑娘竟會如此放曠疏狂,稱讚道:“姑娘說得極是。”

說罷他也將手中酒一飲而儘,他身後的一名隨從連忙上前一步,低聲道:“少主,我們晚上還有要事需要處理。”

海遙期抬手阻止,道:“我自有分寸,你們不必擔心。”

他的聲音雖輕,卻不容違抗,那隨從也不再說什麼,隻是站回了原位,一動不動,筆直得就像一個雕塑。

一杯接一杯的下肚,頭腦開始發熱,淩汐池舉著一碗酒站了起來,晃著酒碗道:“你們覺得這樣喝酒是不是有些單調了一些。”

海遙期神清氣爽的看著她:“白姑娘又有什麼好的提議。”

“嗬嗬!”淩汐池傻笑兩聲,一碗酒直接下肚,將酒碗放在桌子上:“我們來劃拳吧。”

海遙期點了點頭,讚同道:“這倒是個好主意。”

說做便做,淩汐池謔的站起身來,挽著袖子,一腳踩在錦凳上:“誰先來,輸的罰酒。”

她冇想到海遙期看起來斯斯文文,家教甚嚴的,竟真的會同意跟著她一起瘋,她能冇想到的是自己居然也會膽大至此,換作平時,她也不太乾得出這樣的事,可此刻她心中實在憋悶,大喝一場無疑是最好的發泄方式。

至此以後的幾個月,烈陽城的大街小巷都在盛傳,在烈陽最頂級最豪華的酒樓裡,一個女子公然跟一個男子在裡麵猜拳喝酒,不計形象也就罷了,到最後還喝得酩酊大醉,不少小媳婦或是未出嫁的姑娘聽到後都會罵一聲:光天化日之下跟男人一起喝酒,真是傷風敗俗不要臉。

不知不覺天黑了下來,眼見喝得差不多了,海遙期歉意的向她一抱拳,道:“白姑娘,天色不早了,在下先告辭了,後會有期。”

“沒關係,沒關係。”淩汐池努力睜著迷濛的醉眼,向海遙期揮了揮手:“你走吧,俗話說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咱們有機會再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