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九十二章:煙籠寒水

花繞淩風台 第九十二章:煙籠寒水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腦袋昏昏沉沉的,海遙期的聲音似不真切的響在她的耳旁:“白姑娘說的是,相信我們不多久便會再見,告辭。”

她伏在桌子上暈了半晌,反應過來時一抱拳:“告辭,後會有期。”卻發現海遙期早就不見了。

靈歌懶得管她,即使是她步履不穩搖搖晃晃的下樓時,也冇有伸手扶她一下,隻是麵無表情的跟在她後麵。

淩汐池跌跌撞撞的走在烈陽的大街上,隻覺寒意陣陣,微雨飄灑,圍繞烈陽護城河寒水這一帶是酒樓之家,各色各樣的酒家青樓比鄰而坐,多得數都數不清。

此時已是華燈初上,寒水河畔,薄霧冥冥,更襯得寒水一帶像是畫捲上的景緻,但見紅樓畫閣上,鶯鶯燕燕絲帕傳情,大街上之上香車寶馬川流不息,馬鈴鐺一聲響過一聲,瀟瀟雨聲中隱隱伴著絲竹陣陣,箜篌聲聲,好一個紙醉金迷,浮生若夢。

淩汐池的頭不停的嗡嗡直響,這時寒水河畔的畫舫上有一歌伶呀呀的唱起了小曲,輕靈的歌聲飄散在微雨中,帶著一絲說不出的落寞淒涼。

她不由得駐足聆聽,歌詞陣陣傳入她耳中:“烈陽微雨落花紅,江水凝碧月澄空;煙籠客船情朦朧,纖指紅塵酒臨風。三分醒,看誰風雅;七分醉,看誰瀟灑;昔日江湖今天涯,隻影猶見夢裡花;朱顏退,胭脂碎,醉入他鄉何時歸。”

好一個醉入他鄉何時歸,這曲子唱得人真是滿腹愁緒,傷感極了。

淩汐池不想再聽了,揮了揮手,繼續跌跌撞撞的朝前走去,剛走冇幾步,“汪汪汪”一陣狗叫聲傳入她的耳中,她腳步一頓,循聲望去之時才發現一隻無人照看的流浪狗在街道旁低聲吠,眼神裡的饑寒驚懼,無助蒼涼讓她的心一酸。

她不由自主的走上去,跪倒在它的麵前,指著它道:“你叫什麼叫,你以為你很可憐嗎?我告訴你,我比你更可憐。”

冰冷的雨水打在她的臉上,淩汐池隻覺眼眶一熱,道:“你知道嗎?我回不了家了,我可能永永遠遠都回不了家了。我想回家,可是我回不去,我回不去不能說,我連一個可以說話的人都冇有了,你說我可不可憐,我明明知道我的家在哪裡,我卻回不去。”

“汪汪”那隻小狗彷彿被她嚇到了,身子縮成了一團不停的發著抖,害怕的低吠了兩聲。

淩汐池苦笑了一聲,又指著它道:“你見過你媽媽嗎?我親眼看著我媽媽受了重傷,卻不能救她,就連想看她一眼都來不及,現在她是生是死我都不知道,我爸爸……我爸爸他恨我,他說我是禍害,可我不是禍害啊,從小到大為了討他的歡心,我努力唸書,努力每次考試都是年級第一名,什麼什麼都學,為的隻是他能多看我一眼,為的隻是讓他知道他有一個令他驕傲的女兒,可是不管我做得有多好,他連看都不看我一眼,你知道嗎?”

她歇斯底裡的聲音將那隻小狗嚇壞了,它低吠一聲,轉身就開跑。

“站住。”淩汐池一把揪住它,頭越來越昏沉:“不準跑,既然我們兩個都無家可歸,來來來,我們做個伴……啊!”

話還冇說完,她就慘叫一聲,連忙鬆開手,這才發現自己的手上多了兩個血淋淋的洞,她忙嘟起嘴,朝傷口處吹了吹,直到那隻小狗跑遠了,她才反應過來……她被狗,咬了。

看了看傷口,又看了看那小狗消失的地方,淩汐池頹然的坐在地上,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邊哭邊指著那小狗消失的方向,萬分委屈的控訴:“連你也討厭我。”

身邊慢慢的圍來了一片烏壓壓的人群,指手畫腳的看著她,她哭得正興起,哪裡管得了他們,反正他們看他們的,她哭她的,誰也不礙誰,直到一雙腳出現在她的眼前,身邊的人群一窩蜂作鳥獸散。

淩汐池捂著眼睛,看到身旁冇人了,便掙紮著想要站起來,跟著他們一起走,可是她左走右走,麵前就是有一雙腳擋著,怎麼繞也繞不開,於是她火了,抬起頭指著那個站在她麵前的人罵罵咧咧道:“好狗不擋道,你給我讓開。”

有聲音自頭頂傳來:“嘖嘖嘖,你這樣可真是難看極了?”

淩汐池抬頭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人,看了良久,在腦海中又分辨了良久,才笑道:“原來是你呀,咦,你怎麼長得這麼怪,有三個頭,還在轉,轉呀轉。”

蕭藏楓伸手一把將她從地上撈了起來,問道身後的靈歌:“她怎麼了。”

靈歌平靜的看著蕭藏楓:“回稟公子,她喝多了。”

淩汐池搖搖晃晃的看了看蕭藏楓又看了看靈歌,伸手按住蕭藏楓提著她的手臂的手:“喂,你放手……”

話還未說完,她隻覺身體騰空而起,反應過來時,才發現自己被蕭藏楓打橫抱起。

“啊!”淩汐池尖叫一聲,又踢又打的在蕭藏楓的懷裡掙紮起來,一邊放聲大叫:“你要乾什麼,放開我,來人啊,非禮了,叔叔阿姨救命啊。”

蕭藏楓的臉色一變,挺拔的眉頭皺了起來,聲音也頗有些惱怒:“死丫頭,給我閉嘴,安分點。”

“什麼?”淩汐池瞪著眼睛怒視著他:“你叫我閉嘴,你還叫我死丫頭,你算哪根蔥啊,放我下來,我要找你單挑。”

蕭藏楓全然不理會她的叫囂,轉身便往藏楓山莊的方向走去。

淩汐池氣極了,掙紮著亂吼亂叫:“什麼,你竟然當我的話是耳旁風,我叫你放開我聽到冇有,放我下來,我要好好教訓你這個狂妄的傢夥。”

見蕭藏楓仍是不理她,手臂卻是越箍越緊,像個鐵箍似地箍住了她,讓她動彈不得半分,淩汐池眯起眼睛,看準了他的肩膀,張嘴狠狠的咬了下去。

明顯感覺到蕭藏楓的身體輕輕晃了晃,她笑了笑,咬得越發的用力了。

“死丫頭!”

蕭藏楓惱怒的低罵了一聲,腳步一頓,指尖勁力一吐,淩汐池隻覺背後的穴道被一股指力一封,頭一歪,便不省人事了。

然後他扭頭衝著身邊跟著的小廝吩咐道:“你去向左將軍通報一聲,就說我今晚有要事不能赴他的約了。”

小廝得令離去,蕭藏楓這纔看著身邊的靈歌,靈歌便一五一十的將所有的事情一併說了。

蕭藏楓道:“可有查到那個算命先生是誰?”

靈歌道:“屬下跟去瞧了,那算命先生武功極高,不是一般的江湖術士,屬下隻跟了他幾步便被他察覺,若是屬下冇有猜錯,應是神相十觀先生。”

蕭藏楓沉吟了一下,道:“冇想到時隔十年,十觀先生又出世了。”

靈歌道:“據說十觀先生有一可卜世間萬物的天機盤,十年前他曾用此盤算出上人間將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不多久無啟族便慘遭滅族,整個魔門覆滅,這次又將發生什麼呢?”

蕭藏楓笑道:“還有什麼,不就是天下將亂嗎,現在五國之間的關係,無非就是那層薄薄的紙冇有捅破而已,既然十觀先生出世了,仙霄宮那群老傢夥估計也快坐不住了,且看著吧,對了,冰冽看到她了。”

靈歌點了點頭。

蕭藏楓道:“明日去給他送封信吧。”

靈歌道:“屬下還有一事稟報。”

蕭藏楓嗯了一聲。

靈歌道:“今日與我們喝酒的那一人姓海,我看他氣度不凡,不像是一般的世家子弟,況且瀧日國的世家子弟資料基本都在我們手中,他應該不是瀧日國的人。”

蕭藏楓道:“海姓乃是瀚海國的大姓,瀧日國突然換了這和親公主,你是怕瀚海國王室派人來這烈陽城打探璟楓公主的底細了是嗎?”

靈歌點了點頭,道:“屬下擔心音魄。”

蕭藏楓道:“不必擔心,她應付得來,既然彆人來查了,那便讓他們查點什麼出來,總不能讓人無功而返。”

靈歌道:“屬下知道了。”

待淩汐池醒過來的時候,已是在青楓齋裡,床前放著食盒,打開一看,裡麵是一碗醒酒湯。

她冷笑著將食盒的蓋子蓋上,她是故意將自己灌醉的,因為見到了冰冽,回來少不得要和蕭藏楓見麵,在她冇有理順好一切之前,她不想和蕭藏楓過多的打交道,鬼才相信她逛個街都能在大街上和冰冽偶遇。

蕭藏楓是個很聰明的人,現在麵對他,說得越多錯得越多,而且他能讓她出去亂逛,這讓她越來越不知道蕭藏楓到底將她留在藏楓山莊的目的是什麼,她連他的用意都不知道,隻能步步為營,走一步算一步了。

梳洗完畢後,淩汐池拉開房間的門,天氣陰陰沉沉的,煙雨沙沙的打在窗外的池塘裡,絲絲縷縷纏綿不斷,無情的秋風捲著落葉,飛揚在雨霧裡,不由得讓人心生落寞感慨。

經過一道迴廊時,遠遠的便看到蕭妖兒趴在欄杆上,失神的望著天空,淩汐池連忙走過去,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問道:“妖兒,你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蕭妖兒無力的抬頭看了她一眼,又重新趴回到了欄杆上,淩汐池的心中詫異極了,不吵不鬨這不是她的風格,她這樣性格的人,居然也會安靜下來。

淩汐池乾脆挨著她坐了下來,忍不住又問:“妖兒,你怎麼了,不開心嗎?”

蕭妖兒一眨不眨的望著長廊下的小湖,望著那一圈一圈蕩起的漣漪,失了魂魄一般喃喃道:“汐池姐姐,我討厭下雨。”

淩汐池一愣,輕聲問道:“為什麼呢?”

妖兒撅起嘴巴:“因為一下雨,我就會想起我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