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九十三章:蠱毒發作

花繞淩風台 第九十三章:蠱毒發作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吃了一驚,怔在當場,好半天冇有說出話來,妖兒看了她一眼,低下頭失落道:“妖兒跟姐姐一樣,也回不了家了。”

淩汐池如遭雷擊,這妖兒怎知她回不了家了,難道她喝醉酒之後胡言亂語了嗎,想到這裡,她連忙抓住妖兒的肩膀,緊張的問道:“妖兒,我昨天都說了些什麼?”

妖兒似乎被她嚇到了,怔怔的看著她,淩汐池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縮回手,笑道:“妖兒怎麼知道我回不了家了呢?”

蕭妖兒無精打采的回道:“是爹爹說的,他說汐池姐姐回不了家了,讓妖兒以後把汐池姐姐當做一家人,可是妖兒也回不了家了。”

她邊說邊扁起了嘴,眼淚瞬間在眼眶裡打轉,淩汐池一陣心疼,連忙將她摟在懷裡:“妖兒乖,不哭了。”

她不說還好,她這一說,妖兒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邊哭邊道:“姐姐,你知道嗎,爹爹其實不是我的親生爹爹,爹爹說在我三歲的時候,是他將我從河裡麵救出來的,我問他我的爹孃是誰,可是爹爹不知道,我也不記得了,我忘了自己的家在哪裡了,隻有身上這個東西,可是爹爹說他也不認識這是什麼。”

蕭妖兒邊說邊從脖子上拽了一塊五彩斑斕的寶石出來,淩汐池湊過去一看,那寶石上正麵雕刻著的是一隻青鸞,而反麵刻著的應是她的生辰八字。

原本淩汐池看著那與燕夜心有些相似的容顏,心中便有些猜測,可現在一看到這塊寶石,她的心中已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可以確認這便是寒戰天走失的小女兒,瀧日國最小的公主寒驀鸞。

莫非這蕭藏楓真的膽大至此,真的綁了這瀧日國的真公主?

妖兒越說越委屈,直接放聲大哭,淩汐池有些手足無措,哄小孩子實在不是她的強項,隻有緊緊的抱住她,一邊拍著她的背一邊道:“好了,好了,妖兒不要哭了,你看我不是也和你一樣嗎?也回不了家了,也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裡。”

妖兒吸了吸鼻子,從她的懷裡探起頭來,眨了眨噙滿淚水的眼睛:“姐姐,你抱一抱妖兒好不好,妖兒真的好想娘。”

淩汐池有些尷尬,隻得依她的將她抱得更緊了一些,那句話怎麼說的,同是天涯淪落人,此時她內心深處倒是對妖兒生出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妖兒依賴的蜷在她的懷裡,拉著她的袖子不停的拭淚,看到她手上的手鍊後,抬起頭問道:“姐姐,你的鏈子真漂亮。”

淩汐池低頭看去,見妖兒指著的正是白若渝送給她的四葉草手鍊,這是白若渝特意為她定做的,白金銀環上掛著幾片小小的用祖母綠打造成的四葉草鏈子。

淩汐池怔住了,幾不可聞的歎了一口氣,歎得如同這川煙雨一般蕭瑟,思鄉的情緒愈發濃烈起來。

妖兒看著神魂似乎都已飛走的她,猶豫著問道:“姐姐,這是誰送給你的,為什麼你看起來那樣難過?”

淩汐池摸了摸她的頭,苦笑道:“這也是我娘送給我的。”

妖兒撚起一片四葉草葉子問她:“姐姐,這是什麼?”

淩汐池望著那小小的四顆心形葉子,眺望著遠方的天空,悵惘道:“這個叫四葉草,在我們那裡有一個傳說,隻要能找到一株長著四片葉子的四葉草,就可以願望成真,你還有希望可以找到你的孃親,畢竟你和她生活在同一個世界,而我……”

“真的嗎?”妖兒驚奇的看著她:“那是不是隻要我找到了這種葉子,我就可以和娘見麵了。”

淩汐池埋下頭,颳了刮她的鼻子,笑道:“當然是真的了,不過妖兒你真的不記得自己的家在哪裡了嗎,那你還記得自己的怎麼落水的嗎?”

妖兒搖了搖頭。

淩汐池又問道:“你真是你爹爹從水中撈出來的?”

妖兒點頭道:“那還有假,那年爹爹十五歲,爺爺將他趕出家去曆練,據爹爹說,爺爺連一枚銅錢都冇有給他,也不準他去求助藏楓山莊在江湖上的朋友,他餓得受不了了便去河邊釣魚,剛好看見了我就把我撈了起來。”

淩汐池追問道:“然後他便將你帶回了藏楓山莊?”

一提這茬,妖兒像是想起了什麼難以啟齒的往事一般,一張小臉漲得通紅,像是告狀一般義憤填膺道:“纔沒有,爹爹可壞了,他說他無家可歸,問我願不願意跟著他吃苦,我當然願意了,他便帶著我在江湖上曆練了兩年。”

妖兒似乎對那一段經曆耿耿於懷,心有餘悸,這一說便像倒豆子一般將往事全盤托出,每每回憶到要緊處,還很應景的打了幾個寒顫:“那兩年我們過得可慘了,爹爹去偷雞蛋給我吃,結果被人發現了,放了一條好大的狗追了我們好久,然後又說要去怡春院找奶孃給我餵奶,剛去就被人打了出來,爹爹冇有法子,便帶著我裝作了乞丐,還讓我去要饅頭給他吃!!!我那時才三歲,汐池姐姐,你說他過不過分!!!更可氣的是他還帶著我扒過彆人家的房梁,鑽過人家酒席的桌子,再後來他去給彆人當小徒弟,冇過三個月又被趕了出來,後來他又說要去找這世上最厲害的武林秘籍,跟一個奇怪的老爺爺下了半個月的棋,那老爺爺輸了棋一生氣便把我們關在一個黑漆漆的洞裡好久,我都以為要死在那個洞裡了,爹爹突然跟我說爺爺病重,他要回去繼承家產,這纔將我帶回了藏楓山莊。”

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淩汐池噗嗤一笑,有些幸災樂禍,捏著下巴想到,這號稱武林第一人的藏楓公子還有這段經曆,不知道這算不算黑曆史呢,拿去要點封口費什麼的應該是可以的吧。

可妖兒說她還有爺爺,心知妖兒口中的爺爺便是蕭藏楓的父親,於是又接著道:“那你爺爺呢?”

妖兒道:“我冇見過爺爺,據說是到很遠的地方養身體去了。”

她的一張小臉又垮了下來,扭頭看著那淅淅瀝瀝的小雨,低聲道:“藏楓山莊很好,可是我還是很想我的孃親。”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心中越發對這小丫頭憐愛了,她伸手拉著妖兒的小手道:“妖兒你不是不喜歡下雨嗎?我有辦法,跟我來。”

“汐池姐姐,你在做什麼?”妖兒不解的看著她又是拿白布,又是拿針線,又是拿剪刀的。

淩汐池朝她一笑,熟練的穿針引線,一邊剪著白布一邊道:“過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妖兒不解的看著她手裡的晴天娃娃,四下打量著,忍不住問道:“汐池姐姐,這是什麼?”

淩汐池晃了晃手上的娃娃,將娃娃挨著自己的臉,扯出一個大大的笑容:“這個叫晴天娃娃,下雨的時候隻要把它掛著窗戶上,老天爺也看到娃娃的笑臉,就會放晴了,你看汐池姐姐笑得這麼燦爛,是不是覺得心裡暖暖的呀,呐,這個娃娃送給你。”

妖兒愣了好一會兒,才伸手接過娃娃,愛不釋手的道:“汐池姐姐,謝謝你。”

“不用謝,妖兒開心才最重要,來,汐池姐姐幫你掛上。”

淩汐池彎下腰,捏了捏她的臉,從她手上拿過娃娃,走到窗戶邊,挑了一個板凳踩了上去。

正準備將娃娃掛在窗上,毫無預兆的,右臂忽的一道劇痛襲來,彷彿被鞭子抽過一樣,火辣辣的疼。

淩汐池的手一抖一鬆,手上的晴天娃娃掉在了地上,她連忙彎腰去撿,可是大腦還冇有反應過來,手臂的疼痛還未過,全身又是一陣皮開肉綻的疼痛,緊接著,就像是無數道的鞭子迎頭蓋臉的抽向她全身,痛得她直接從凳子上摔了下來。

“汐池姐姐!”妖兒驚叫一聲,連忙衝上來扶住了她:“你怎麼了?”

淩汐池搖了搖頭,說不出話來,拉開袖子一看,一道鮮血淋淋的鞭痕赫然出現在她眼前,她瞬間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

那鞭子抽得極狠,完全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全身撕裂肌膚火辣辣的疼痛還在繼續,每一道劇痛襲過時,必帶來血肉模糊的強烈痛感,疼痛越來越盛,淩汐池終於忍不住,慘叫著毫無意識的朝一張桌子撞去。

“汐池姐姐!”妖兒在一旁手足無措的尖叫,像是想到了什麼,轉身衝了出去。

桌子裡四處迴盪著她扭曲到變形的慘叫,她打碎了一切能夠打碎的東西,掀翻了一切能夠掀翻的傢俱,卻仍還是不能讓全身的疼痛減輕一點,直到實在是忍不住了,她飛起身子,直接朝牆上撞了過去。

這時,身旁有陣風颳過,一隻手臂抓住了她,阻止了她瘋狂撞牆的舉動。

淩汐池抬起發花的眼睛看去,才發現那個抓著她的人是蕭藏楓,與此同時,她的身體再也無法承受那劇痛,眼前一黑,乾脆利落的暈了過去。

待到她再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全身依舊火辣辣的疼得厲害,咬著嘴唇四下看了看,仔細辨認的好一會兒,這才確認她是在青楓齋。

試著動了動身子,立即引起了全身強烈的劇痛,偏生口渴得難受,她將目光落在桌子上麵的茶壺,拚儘全力也無法使自己坐起來。

就在這時,門吱呀一聲開了,不一會兒一陣珠簾撞擊聲傳來,蕭藏楓緊抿著嘴,臉色難看的走了進來。

見到她醒來了,他隻是眼神動了動,冷著臉在床邊坐了下來。

淩汐池舔了舔乾裂的嘴唇,動了動嗓子,本想麻煩蕭藏楓替她倒杯水的,可是嗓子乾癢得什麼話都說不出來,隻好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好在蕭藏楓人夠聰明,她這一看,便什麼都明瞭了,好脾氣的站起身給她倒了一杯水,知道她全身現在痛得不能動彈,還很體貼的托著她的後背將她扶了起來,淩汐池也顧不上客氣了,直接就著他的手將那杯水喝了個精光。

喝了水全身才稍稍有了一些力氣,蕭藏楓歎了一口氣,終於開口說了他邁進這屋子後的第一句話:“你還要不要再來一杯。”

淩汐池搖了搖頭,示意他將她放回床上。

將她放平以後,蕭藏楓又開了口:“你居然中了同心蠱,你怎麼不告訴我?”

淩汐池本不想與他多說廢話的,可是他既然問了,她就隻好答了:“你又冇有問我,難道你要我傻乎乎的跑到你麵前跟你說,蕭藏楓告訴你一個秘密哦,我中了同心蠱,怎麼樣?震驚嗎?”

“臭丫頭,受了傷還牙尖嘴利。”蕭藏楓被她連嘲帶諷的話激得微微的怒了,抬起手就要朝她的腦袋拍下來,可是那一巴掌終究還是冇有落在她的腦上,蕭藏楓隻是無奈的縮回了手,想說什麼卻什麼都冇有說出來,站起身道:“既然你醒了,我去叫魂舞來替你上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