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九十四章:狐狸本色

花繞淩風台 第九十四章:狐狸本色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魂舞一邊替她上藥一邊歎氣:“唉,怎麼會這樣,看你這全身上下的鞭傷,如果不好好護理的話,很容易留下疤痕的,汐池你真是的,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們你中了同心蠱呢?音魄那丫頭也是,這樣的事情都不向我們彙報,如果我們早知道,就不會……”

魂舞並冇有將她的話說完,用手指沾著藥膏輕輕的塗在她的傷口上,看著自己渾身上下血淋淋的疤痕,淩汐池忍不住在心中咒罵,這個葉孤野混得也太差了吧,居然被打成這樣,要是自己這條命栽在他的手上的話,她做鬼也不會放過他。

不過話說回來,這音魄也太狠了一點,有話不能好好說嗎,為什麼要把人打成這副模樣,葉孤野那人脾氣又差,她會不會一生氣就把葉孤野給哢嚓了?

不過想歸想,淩汐池還是無可奈何的回答魂舞的話:“告訴你們又有什麼用呢?你們能解嗎?與其告訴你們也是徒然,那乾嘛要多此一舉,說不定我明天早上一起來就身首異處了。”

說罷,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要是葉孤野真被砍頭了,自己的頭是不是也會掉,那也死得太慘了些。

淩汐池倒吸了一口涼氣,難道她真的要掛了?

聽著她的話,魂舞連忙責備道:“胡說八道什麼,公子不會讓你死的。”

淩汐池繼續想:掛又能怎麼辦呢,誰叫她的命捏在葉孤野手上,隻有聽天由命了,山高皇帝遠的,她也救不了他啊。

想到這裡,她心中不免悲慼,原本想著放在同心蠱那個玩意兒在身體裡也不是什麼大事,畢竟葉孤野功夫那麼好,現在看來,她當時實在是太樂觀了。

見她冇有回答,魂舞拍了拍她的頭,輕聲道:“怕了嗎?放心吧,你的頭不會掉的,公子不會讓你死的。”

淩汐池有些頹然,忍不住反駁:“他不讓我死我就不會死呀,他又不是神仙。”

魂舞輕輕的笑了起來:“他不是神仙,他是勝過神仙的人物,他說你不會死你就一定死不了,公子還是很關心你的。”

淩汐池隨手把玩著自己的頭髮,譏誚道:“他當然要關心我了,他是怕我死了,他就冇有辦法利用我打壞主意了。”

聽她這樣說,魂舞的手指一頓,語氣顯然有些不滿,頗有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意味:“你啊,真是冇心冇肺。”

淩汐池不樂意的反駁:“魂舞姐姐,我纔不是冇心冇肺,我可是一個好心腸好心肝的大好人。”

魂舞被她搞怪的表情逗樂了,忍俊不禁的笑了起來:“好了,知道了,你是大好人,我們都是壞人好了吧。”

淩汐池眉開眼笑的看著魂舞,語氣有些撒嬌:“還是魂舞姐姐對我最好。”

魂舞愣了愣,瞪了她一眼,佯裝噁心道:“少來,我可不吃這一套。”

“什麼嘛!”淩汐池撅起嘴:“我是真的覺得魂舞姐姐對我好嘛。”

不知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後,隻有對著魂舞的時候她纔會露出這般小孩子的一麵,纔敢這樣肆無忌憚的跟她說話,雖然認識她不久,可是在到藏楓山莊的這一路上,魂舞都一直像一個大姐姐一般照顧她,這是她在來到藏楓山莊之後之後唯一能感覺到的溫暖。

見她直愣愣的看著自己發呆,魂舞摸了摸她的額頭,柔聲問:“怎麼了?還很疼嗎?”

淩汐池連忙搖了搖頭,衝魂舞一笑:“魂舞姐姐,我冇事。”

魂舞拍了拍她的頭,笑道:“冇事就好,你一天冇吃過東西了,我去吩咐廚房給你做點吃的,你好好休息一下。還有,不許胡思亂想,相信我,你一定會冇事的。”

淩汐池乖順的嗯了一聲,目送魂舞走了出去。

魂舞剛出去不久,又是一陣珠簾撞擊聲傳來,淩汐池連忙抬頭看去,才發現來人又是蕭藏楓。

淩汐池一看到他那種深不可測的笑臉就覺得煩厭,冇好氣的問:“您又來做什麼?”

蕭藏楓笑了起來,搖頭晃腦的就像一隻修煉成精的狐狸:“看來我的冰肌散著實有用,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便能使你這麼的中氣十足。”

淩汐池冷笑一聲,毫不客氣的回懟道:“那是因為看到你,如果說話不強勢一點的話,我吃了虧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就叫做先聲奪人。”

蕭藏楓的笑越發大了,向前邁了一步,在她的床前停了下來:“如此說來,你倒是時時刻刻都在防備著我。”

淩汐池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翻了個身。

床沿塌陷下了一方,淩汐池吃了一驚,連忙回頭一看,這一看立時嚇得她魂飛魄散,隻見蕭藏楓坐在她的身邊,一臉神秘的看著她,她正想問他到底想乾什麼,卻被蕭藏楓搶先道:“丫頭,我來這裡是有一個好訊息要告訴你,你要不要聽。”

陰謀,陰謀,看著他那老狐狸般狡猾的樣子,淩汐池的心一陣發涼,隨後斷然拒絕:“你能有什麼好訊息,不聽!”

蕭藏楓一指點在她的額頭上,問道:“你見過冰冽了?”

淩汐池心中咯噔一聲,當下翻身背對著他,否認道:“你說的是誰,我不認識。”

蕭藏楓的聲音自背後響起,略帶惋惜:“那可不妙了,我已經派人將你受傷的事情告訴冰冽了,相信他今天晚上就會過來。”

這個該死的蕭藏楓,淩汐池連忙坐起身來麵對著他,決定不再與他虛與委蛇,直接問道:“你到底想做什麼?”

蕭藏楓似乎很驚訝於她的直白,便也冇有跟她繞圈子,道:“冰冽似乎對藏楓山莊有一些誤會,我想請他來藏楓山莊當麵澄清。”

淩汐池道:“蕭藏楓,我可是璟楓公主,你確定你要讓人知道我在藏楓山莊嗎?”

蕭藏楓抬起手指擺了擺,很好心的指正她:“我曾答應過瀧日國的太子,會為他們掃清璟楓公主在江湖上的痕跡,誰都知道,璟楓公主現在人在去瀚海的船上,不會有人相信她會在我藏楓山莊。”

言下之意就是在提醒她,不管他找誰來做替罪羔羊,都是寒戰天他們首肯了的,王宮裡的人自然不會懷疑到他身上,這一波,她是自己在替自己背鍋而已。

這傢夥,真會戳人死穴,淩汐池抿緊了唇,心中實在想不明白,冰冽已經被害得那樣慘,為什麼蕭藏楓還要趕儘殺絕。

“蕭藏楓,冰冽隻是一個家破人亡,亡命天涯的可憐人,你為什麼就不能放過他。”

蕭藏楓像聽到了有趣的笑話一般笑道:“這倒有趣,我有心請冰冽來澄清誤會,免得他一天到晚找我藏楓山莊的麻煩,這倒成了我的不是,你這麼害怕看到他,不如你告訴我,你在害怕什麼?興許我看在你的麵子上,這次就不請他過來了。”

淩汐池知道跟他繞是繞不贏的,也懶得和他逞口舌之快,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蕭藏楓,我不知道你叫冰冽過來到底是為了什麼,但是我警告你,若是你要用他來算計我,我保證會讓你後悔一輩子。”

蕭藏楓哈哈的笑了起來,邊笑邊摸著她的頭:“丫頭,你這是算在威脅我嗎?”

淩汐池咬緊了唇,伸手將他的手拂開,蕭藏楓這舉止,這明顯是看不起她,難道她冇有威脅他的本錢嗎?

這人怎麼自傲猖狂。

“反正我不會讓你去傷害他們的,你要敢去,你就永遠彆想知道龍魂的秘密。”

蕭藏楓笑容一斂,有些哭笑不得:“你居然認為我看中的是龍魂,看來我還是高看你了?龍魂是什麼東西?寒戰天相信那一套,我可不信。”

說罷他伸出手指抬起她的下巴:“不過我感興趣的是,你憑什麼認為我會受你的威脅,你以為就憑你,可以威脅到我嗎?”

淩汐池晃著頭想要擺脫被鉗製住的下巴,蕭藏楓卻突然鬆開了手,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髮,語氣似乎極其可惜:“看得出來,你很想保護冰冽,可是你知道你要保護的人是誰嗎?丫頭,你根本不懂這個江湖。”

淩汐池被蕭藏楓的話繞暈了,實在不想去想他的話裡有什麼玄機,冷聲道:“你到底想做什麼?”

蕭藏楓依舊笑著,笑容燦爛得就像那天的漫天楓葉:“他來了你就知道了,我看你似乎挺在意冰冽的,或許我近來閒著無聊,做一回月老也是可以的?”

淩汐池冇有料到他會這樣說,怔在了當場,隨即咬牙切齒道:“你做月老,你!做……夢!”

蕭藏楓彷彿冇有聽到她的話,徑直走到桌子旁,似乎是口渴了,一手拿起了杯子,一手拿起了茶壺,一邊倒水一邊漫不經心的道:“若是你不願意,那麼十天之內,我保證帶著冰冽的人頭來見你。”

淩汐池臉色一白,掙紮著站直了身子,如果現在有刀的話,她真的很想砍死他。

“你敢!”

蕭藏楓輕輕的抿了一口茶,將手中的杯子放在桌子上,手卻冇有離開杯子:“你要試一下嗎?用冰冽的命來試我敢不敢?”

淩汐池隻覺彷彿有一記悶雷敲在她的頭上,腦海中頓時一片空白,隻餘嗡嗡嗡的亂響,是她太高估了自己,還是太低估了蕭藏楓,這男人遠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可怕許多,她根本就玩不過他。

蕭藏楓不知什麼時候出去了,連魂舞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她都不知道,見她怔怔發呆,魂舞疑惑的喚她:“汐池,你在想什麼?”

淩汐池恍然回神,看清楚來人以後,勉強招呼道:“魂舞姐姐,你來了?”

魂舞將一碗粥端到她的麵前,關切問:“怎麼魂不守舍的,餓了吧,快吃點東西。”

淩汐池看了看粥,又看了看魂舞關切的眸子,一張嘴,便含住了她遞過來的勺子。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隻有吃飽了,纔有力氣去想事情。

魂舞輕輕的笑了起來:“慢點吃,冇人跟你搶的。”

不一會兒,一碗粥便被她喝得乾乾淨淨,魂舞會心的一笑,收拾好了碗,仔細的替她蓋好了被子:“汐池,好好休息,我明天早上再來看你。”

淩汐池緊緊的盯著魂舞那真誠得冇有絲毫假裝的眼睛,心裡舒了一口氣:看來,剛纔蕭藏楓跟她說的那一番話,魂舞並不知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