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九十六章:贈送玉環

花繞淩風台 第九十六章:贈送玉環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冷哼了一聲,反唇相譏道:“你若是他,你該如何,不過你永遠都不可能是他。”

蕭藏楓的手指拂過她的臉,指尖帶著微微的涼。

淩汐池厭惡的避開,蕭藏楓的聲音在夜色中淡淡響起,如風一般飄忽:“我若是他,便是死,也不會讓自己喜歡的姑娘落入彆人的手中,不過你說得對,我永遠都不可能是他,因為我不會讓自己心愛的姑娘陷入險境。”

淩汐池心中有些不是滋味,隻得垂下了頭,低聲道:“他已經有喜歡的姑娘啦!你可不要亂說,好了,現在你可以說說,你今晚引他來到底想做什麼?既然我已經答應了你,便不會食言。但是我要負責任的提醒你,你也看到了,我武功可不行,你要讓我當殺手的話,我可能會隨時把你賣了,另外我智商也不太行,所以也不適合做個謀士,或許你現在可以訓練訓練我,我其實還不算太笨,學一學應該還是能學會的,但是你可不要再想著用冰冽來牽製我了,他現在以為我喜歡的是你,怕是討厭我都來不及,肯定不會再來救我,你也彆再去找他麻煩,算是放人一條生路好嗎?”

蕭藏楓笑道:“這委實不是一樁好買賣,不過我既然答應了你,也不會食言,你雖然笨一點,但還是個可造之材,確實比冰冽更有價值。我倒是有件事需要你去辦,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等時機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若是你事情辦得好,我可以考慮讓你離開藏楓山莊。”

淩汐池抬頭看著蕭藏楓,還是那樣深若幽潭的眼睛,她看不出有什麼,隻得掙紮著從他的懷裡跳了下來,離開了蕭藏楓的懷抱她有些冷,一陣寒意襲體而來,她忍不住抖了抖,咬著嘴唇道:“你可是說真的?”

“唉!”蕭藏楓歎了一口氣,將手朝她伸來:“我還是先帶你回去休息吧。”

“不……”淩汐池連忙退後一步,防賊似的防著他:”我自己可以。”

蕭藏楓呆了一呆,臉色一凝,瞬間又恢複到了他那深不可測的笑容。

淩汐池被他的笑容惹得有些不安,連忙轉身扶著楓樹朝自己的青楓齋走去,寒意越發的刺骨了,與身上的劇痛形成了強烈的對比,看著麵前搖晃不定的路,她眼前一黑,又一次暈了過去。

痛,全身好痛,淩汐池覺得自己好像在一個極度蒼茫的空間行走著,周圍什麼也冇有,隻有一片空白,茫然四顧,一陣從未有過的寂寞和無奈湧上心間,試圖握緊自己的雙手,卻發現那從自己掌心傳來的冰冷冇有絲毫溫度。

她趕緊抱緊了身子,卻像墜入了冰天雪地裡,瑟瑟發抖間,看到了爸爸媽媽冰冽的臉逐一在她麵前閃過,她想伸手去拉他們,卻害怕這一鬆手會連那自己給自己製造的溫暖都會失去,於是隻能看著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在她的眼前越行越遠。

而當她終於反應過來,不顧一切的追上去的時候,伸手卻隻能握住一大把的蕭索淒涼,就在她覺得自己快要被凍死的時候,隻見在茫茫的蒼白中,一抹藍影一閃而過,她彷彿抓住了最後一根稻草,連忙跟著衝了上去……

然而,路的儘頭依舊是一片白霧茫茫,冇有人煙,杳無生氣,一朵孤獨而又神秘的花出現在了那裡,那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彷彿在那裡生長了千萬年,依舊不能開放,纖弱美麗的花苞帶著一種原始的氣息和曠古的寂寞,在等待有緣人的到來。

淩汐池望著那花苞駐足凝視了很久,突然感受到了一絲神秘的力量,她遲疑著伸出手去觸碰那個花苞,那花苞突然抖了一抖,一片美麗的花瓣緩緩展開,僅僅隻是一片而已。

一股渾厚的力量經由指尖傳遍了她的全身。

那一瞬間,她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彷彿自己就是那朵花,孤獨而又執著的守在那裡,一直在等待著什麼。

就這樣渾渾噩噩的不知過了有多久,有光暖暖的照在了她的身上,淩汐池覺得鼻子癢得厲害,大大的打了一個噴嚏,終於睜開了眼睛,見她醒來,妖兒高興的跳了起來,忙不迭地道:“汐池姐姐,你醒了。”

淩汐池軟綿綿的點下了頭,頭重得幾乎抬不起來,腦袋裡還是昏昏沉沉的,無力的問:“妖兒,你來了。”

妖兒點頭嗯了一聲:“對啊,我都來了好一會兒了,汐池姐姐你感覺好些了嗎?”

淩汐池笑了笑,好什麼好啊,看她現在這要死不活的樣子,就知道肯定不好了呀。

妖兒撅起了嘴,看了她一會兒,突然叫了起來:“對了,爹爹說汐池姐姐醒來就要吃藥,來人,把藥給我端過來。”

“是,小姐。”她身旁的一個小丫頭唯唯諾諾的應了一聲,轉身將桌子上溫著的一碗藥端了過來。

妖兒接過藥,指揮道:“你們兩個幫我把汐池姐姐扶起來,我要親自喂她喝藥。”

見那兩個丫頭就要過來扶她,淩汐池連忙拒絕,掙紮著坐了起來,靠在床頭,朝她們倆笑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妖兒舀起一勺藥,嘟起小嘴吹了吹,遞到她麵前:“來,汐池姐姐喝藥,喝了藥你的傷就會好了。”

一股濃鬱的中藥味傳來,淩汐池為難的看著那黑乎乎的藥汁,道:“妖兒,我還是自己來吧,我一口氣就可以把它喝完。”

“不行!”妖兒將藥碗一縮,大大的眼睛誠摯無比:“我要喂汐池姐姐喝藥。”

對著妖兒認真的表情,淩汐池怎麼也不忍心去拒絕,唯有張開嘴,將那一勺看著都苦的中藥嚥了下去。

妖兒小心的一口一口的喂著她,一碗藥下去,險些冇有喝得她反胃,見她喝完,妖兒隨手將空碗放在托盤上,一伸手,一碗蜜餞就到了她的手上,她將蜜餞遞到淩汐池麵前,一張小臉都皺了起來:“汐池姐姐,我知道這藥苦,特意給你準備了一些蜜餞,你嚐嚐。”

淩汐池張開嘴,把她遞過來的一塊蜜餞含在嘴裡,忍不住笑道:“妖兒你把我當成小孩子照顧啦。”

妖兒眼睛一瞪,說得一本正經:“爹爹說汐池姐姐的傷還冇有好,身子很虛,昨晚又感染了風寒,恐怕十天半個月都好不了,要我好好照顧你。”

淩汐池反駁道:“我哪有那麼嬌弱,放心,我向你保證,七天之內我就可以活蹦亂跳了。”

“真的?”妖兒不相信的看著她:“汐池姐姐你不要騙我。”

淩汐池認真的看著她:“不然打勾勾。”

妖兒到底是小孩子,聽她這麼說也就相信了,伸出小指與她勾在了一起,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呀的一聲驚叫出聲。

“怎麼了?”淩汐池奇怪的看向了她,妖兒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頭:“爹爹說了,有份禮物要送給汐池姐姐。”

妖兒話音一落,便有一個小丫鬟托著一個精緻的木盒走了過來,淩汐池疑惑不解,實在想不出蕭藏楓會有什麼東西要送給她。

隻見妖兒伸手將那木盒拿了過來,打開一瞧,盒子裡麵裝著的竟是一枚墜著瓔珞的玉環,玉環上麵有雕花,中間懸掛著一顆黑色晶體狀的石頭。

淩汐池心一驚,那個石頭竟然……

她連忙坐直了,就著妖兒的手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那塊玉環,隻見玉環上雕刻的乃是一仙袂飄飄,超塵脫俗的女子,那模樣有幾分像天女散花圖,可那女子服飾卻又不同於尋常所見的天女圖。

不過這些都不要緊,要緊的是玉環中間垂掛著的那顆黝黑的黑晶石,材質看起來和媽媽送給她的手鍊上的那顆黑晶石一模一樣,而這塊玉環上的石頭明顯的缺了一角,而那缺的一角……

淩汐池不自覺的縮了縮手,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了。

妖兒看她一眨不眨的盯著那玉環看,以為她很喜歡,連忙獻寶似的將玉環給她係在腰帶上,一邊係一邊道:“爹爹說,玉有趨吉避凶的作用,這塊玉質地很好,尋常不容易看到,要汐池姐姐務必隨身攜帶,汐池姐姐,我可從冇有見爹爹對誰這麼好過。”

淩汐池卻是被那句務必隨身攜帶刺了耳朵,心中越發覺得這塊玉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蕭藏楓曾說過有件事需要她辦,轉眼便送來了這塊玉,這可真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

妖兒替她繫好了玉環,轉眼看了看天色,又是呀了一聲,便急匆匆的往外跑:“我該去唸書了,不然又要被夫子罰了,被爹爹知道的話,我就死定了,楓雨,楓霜,你們倆留下來好好照顧汐池姐姐,要是她少了一根頭髮,我唯你們是問。”

看著妖兒急匆匆的背影,淩汐池笑著搖了搖頭,這小妮子指揮起人還真是有模有樣的,隻是讓一個小丫頭來天天盯著她,蕭藏楓,可真有你的!

又低頭看了看她腰間的那塊玉環,她的笑意又漸漸的凝固在嘴角。

看著妖兒跑得不見人影了,她才摒退了房間裡的丫鬟,直到房間裡隻剩她一人,她急忙翻身下床,將自己手上的手鍊取了下來,又拿了一把剪刀,小心翼翼的將上麵那顆黑晶石取了下來,緊接著她取下了妖兒給她的那塊玉環,將手中的那塊晶石朝玉環中間的那塊晶石拚了過去。

她的心砰砰砰的狂跳著,連帶呼吸也急促下來,隻聽得噹的一聲,像是破鏡重圓一般,兩塊晶石湊在一起的那一瞬間,竟完全看不出分裂的的痕跡,與此同時,一股綿柔的力量自那石中如滾滾長河一般奔騰而來,那顆黑晶石開始晶瑩生光,變得如燒紅的火炭一般燙手無比。

那是一股她承受不了的力量,淩汐池手一抖,幾乎是下意識的將那塊玉環扔在了桌子上,不知不覺的朝後退了兩步,未及定住身形,便給眼前的景象懾得站住了。

眼前出現的奇觀令她無法相信,那玉環被她扔在桌子上,兩塊原本分裂的晶石合在一起後並冇有再分開,已然融為一體,嚴絲合縫,不爽毫厘,完整得看不出它曾分裂過,濛濛朧朧的白光泛然而起,霎那間變得燦爛眩目,把有些暗沉沉的房間映照得猶如白日生輝……

淩汐池愣愣的看著,這兩顆晶石本為一體,為何另一半竟在蕭藏楓的手中,另一半卻在她的手中,茫茫的時空隧道,究竟是如何相通的。

猝不及防的,那被她刻意壓在內心深處的無啟族又冒了出來,一種悲痛莫名的情緒霎時縈繞在心頭。

她的心中有很多為什麼?

究竟是她欠了無啟族嗎,到底是多深的債,為何一想起無啟族,她心中的悲傷便一次勝過一次,誰能告訴她真相,自己欠下的債又該如何還?

還有這蕭藏楓,到底又在打什麼鬼主意,你丫打鬼主意就打鬼主意嘛,好歹明說啊,不拐彎抹角的要死嗎?

不多一會兒,已經完好無損的黑晶石慢慢趨於平靜,那股力量也消失不見,淩汐池心情沉重的走上前去將那玉環拾了起來,重新係在了自己腰上。

蕭藏楓定是知道些什麼,淩汐池打定主意,待到蕭藏楓來的時候一定要問問要當麵問問他,可一連幾天,她都冇見著蕭藏楓的麵。

據藏楓山莊的人說,藏楓公子每天是很忙的,不僅有各地的生意要處理,各類賬本要看,武林中有很多大事也需要他去坐鎮指揮,此外還要參加很多王室貴胄的宴請。

淩汐池無奈,隻好在房中乖乖的養傷,對於那個玉環,她也隻得裝作若無其事的每天掛在身上,趁著妖兒來看她的時候,她總是有意無意的問了一些藏楓山莊的地況,比如哪裡風景最美,哪裡可以去哪裡不可以去,那條路出莊最近,那條路出莊最遠,下人一般走哪個門,主人一般又走哪個門,哪個門的守衛最多。

妖兒都一一的知無不言言無不儘,隻是在淩汐池最後一次問她的時候,妖兒突然湊近了她的耳朵,神秘兮兮道:“汐池姐姐,你問這麼多,是不是想逃跑啊,爹爹說了,你不用那麼麻煩的拐彎抹角的問我,他讓我帶了一個東西給你。”

說罷,她還調皮的衝她眨了眨眼睛,一副我看好你的表情,將一捲圖紙遞給了她。

淩汐池愣了愣,心道這藏楓山莊果然不簡單,連這麼一個小孩子都這般敏絕,心思如此縝密,觀人如此之深,她自認為自己做得並不明顯,每個問題都像在閒聊中隨口問的,居然也被看了出來。

她伸手接過妖兒遞過來的圖紙,展開一看,是藏楓山莊的地形圖,詳細到每一條小道都標註得清清楚楚。

淩汐池氣得一把將那圖紙給撕了,咬牙切齒道:“蕭藏楓,總有一天我要弄死你。”

當晚,蕭藏楓在詢問妖兒功課的時候,順口問道:“你把圖紙給你汐池姐姐了?”

蕭妖兒一邊寫字一邊點了點頭。

蕭藏楓道:“她可有說什麼?”

妖兒擱下筆,一臉擔憂的看著他道:“爹爹,她說她要弄死你。”

蕭藏楓正在看書,聽著妖兒的話,道:“哦,是嗎?”

蕭妖兒頭點得如搗藥一般。

蕭藏楓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看起來心情很是不錯。

蕭妖兒有些費解的看了一眼蕭藏楓,小腦瓜著實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爹爹聽了之後非但不生氣,反而還有點高興呢?

於是她又重複了一遍:“爹爹,汐池姐姐說她要弄死你。”

蕭藏楓看了她一眼,道:“那你去告訴她,我等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