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九十八章:蘭因聖石

花繞淩風台 第九十八章:蘭因聖石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蕭藏楓突然不見了,就在她手中的刀快要戳穿他的身體的時候,他就像空氣一般從她麵前消失了,她就像一隻出弦的箭在半路中失去了該射中的目標,一切的動作都變得毫無意義,甚至還有些可笑。

這時,她隻覺手腕一緊,一隻手不知從哪裡伸了出來,抓住了她握刀的手,緊緊扣住了她的脈門,再順勢一帶,她便跌入到了一個懷抱,在她憤怒掙紮間,刀鋒閃著寒光硬生生的停在了她的脖子前。

蕭藏楓低頭看著她,眼神突然變得很深,像籠著霧的深潭,影影綽綽的,看不清裡麵有什麼,連聲音也變得低低的:“丫頭,你要殺我。”

淩汐池撇過臉不看他,冷聲道:“是,我就是要殺你,隻恨我技不如人,栽在你的手上,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蕭藏楓用手捏住她的臉,逼迫她看著他,冷笑道:“你可以求我放了他,我會答應你的。”

淩汐池冷哼一聲,掙紮著要將臉移開,可掙紮了幾次都冇有掙脫他的鉗製,不由得怒道:“你這個變態,你想要乾什麼?”

蕭藏楓望向葉孤野,問道:“你覺得如何。”

葉孤野隻說了三個字,那就是:“放開她。”

可就那三個字卻包含著無窮無儘的殺意。

淩汐池也望向葉孤野,才發現他也正看著自己,雖然眼神依舊冷漠如昔,卻有了一絲輕微的感情在裡麵,就在這一瞬間,她隻覺胸前的穴道一麻,整個人躺在蕭藏楓的懷抱裡再也動彈不得。

淩汐池驚聲道:“你放開我,你要做什麼?”

這時葉孤野不知道是看到了什麼,突然劇烈的掙紮了起來,鐵鏈被他拉得鐺鐺作響,眼眸中的冷漠在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迫切的渴望,連聲音也變得微微嘶啞起來:“你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看著葉孤野有些充血的恐怖眼神,淩汐池被嚇了一跳,順著葉孤野的視線一看,隻見他的目光死死的落在她腰間的那塊玉環上。

莫非這塊玉環是和葉孤野有關係的?

葉孤野的掙紮越來越劇烈,聲音再也不是以往的冰冷,而是一種聲嘶力竭的瘋狂:“說,你到底哪裡來的這個東西!”

蕭藏楓並冇有理他,突然湊近她的臉,低聲道:“你知道葉孤野為什麼會那麼容易就被我們抓住,你以為真的是同心蠱在作祟,他那樣性格的人,就算骨頭被人打斷了也絕不會哼一聲,但是你知道那天魂舞對他用刑時,他說了什麼嗎?你是一個聰明人,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

淩汐池冇有說話,蕭藏楓突然往她腰間一探,伸手將她腰間的玉環扯了下來,問葉孤野:“你問的是這個嗎?你還記得這是什麼?”

葉孤野的聲音都嘶啞了,漲成紅色的眼睛使他看起來就像瀕臨滅絕的猛獸:“你怎麼會有小影的玉環!”

蕭藏楓道:“看來你還記得你是誰,其實你早就在懷疑她是你妹妹了不是嗎?”

淩汐池呆住了,原來這塊玉環竟是葉孤影的,蕭藏楓那天晚上說讓她替他做一件事,做完以後便可以放她離開藏楓山莊,可是卻不動聲色的給了她這塊玉佩,他是算準了她會自己找到這裡,並且早已做好打算,要用她來牽製葉孤野,甚至他還要讓她假冒葉孤影。

她抬頭望著蕭藏楓,如此步步為營的心計,到底他是怎樣心思深沉的一個人,就簡單的將她留在藏楓山莊的這一招,這背後到底隱藏著多少的算計,她隻覺背脊一寒,冷汗頓時濕了衣衫。

葉孤野已經說不出話來,她也說不出話來,隻聽蕭藏楓接著道:“你又可還記得,十年前在血域魔潭發生的事情嗎?”

又是血域魔潭!

淩汐池也有些不知所措了,一樁樁一件件事情都在將她拉向無啟族,她也開始懷疑自己會不會就是葉孤影,可如果她是葉孤影,誰又是淩汐池呢?

不,絕不可能,淩汐池拒絕承認這種可能,她有自己的爸爸媽媽,她從小在另一個時空長大,她有自己的家,雖然自己失去過一段記憶,可媽媽說她是因為生病失憶的,她怎麼可能會是葉孤影。

葉孤野將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那樣悲涼且帶有希望的眼神讓人心驚,葉孤野的心像是飛遠了,就像在回憶什麼痛苦不堪的往事,連神情也變得淒楚落寞,良久良久,葉孤野突然問道:“你……你果然是小影?”

淩汐池垂下了頭,搖頭道:“葉孤野,你說過我很像你妹妹,其實我是不是葉孤影真的重要嗎?重要的是,你有冇有忘記過去的事情。”

蕭藏楓又是淡淡一笑:“葉孤野,寒戰天命你調查過她,你們可曾調查出什麼來?”

葉孤野的拳頭在慢慢的握緊,隱約可以聽到指骨的哢嚓聲,他本是個喜怒不形於色的人,此時卻好像已經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蕭藏楓手一揮,扣住葉孤野的鐵鏈被他的內力生生震斷。

一經脫困,葉孤野幾乎是瘋了一般衝上前,蕭藏楓將那玉環扔給他,道:“既是你妹妹的東西,你可以好好看清楚。”

葉孤野的目光落在淩汐池的身上,定定的看了她很久,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將玉環舉了起來,托在掌心裡,右手結了一個印,一股綿柔的力量波及而出,緩緩注入了他掌心裡的玉環。

葉孤野道:“你是不是小影,我一試便知。”

蕭藏楓奇道:“蘭因心法?原來這個玉環就是無啟族的聖物蘭因石?”

蘭因石,無啟族的至寶,有淨化生命,脫胎換骨的無上力量。

蘭因,意喻著像蘭花一樣美好的前因,無啟族的人認為找到了蘭因就看透世事,忘懷煩憂,找到了永恒的歡樂,而永恒不死卻是無啟族得天獨厚的神能,所以這無啟族至高無上的聖物纔會取名蘭因。

也正是因為如此,無啟族的人蔘不透輪迴,也參不透因果,纔會導致無啟族的神能逐漸消失,族中之人開始經曆如凡人一般的生老病死,不死最終成為了無啟族中最具神話色彩的傳說,就連蘭因石,裡麵所蘊含的能量也在逐漸消失,在無啟族人發現自己的天賦神能一代一代逐漸式微時,曆任族長在臨死前都會把畢生功力輸入其中,讓蘭因石最後僅存的力量得以苟延殘喘下去。

葉孤野一眨不眨的看著手掌心裡的玉環,道:“這塊玉環乃是無啟族族長信物,小影已經接受過族中長老的洗禮,她身上有蘭因石的能量,如果她真的是小影,那麼催動蘭因石,她就會與蘭因石產生感應。”

蕭藏楓顯然不知道這玉環還有這麼一層,一時無言以對。

躺在他懷裡動彈不得的淩汐池立馬譏誚道:“嘖嘖嘖,想當騙子就好好念唸書嘛,什麼都不知道就敢騙人,這下丟臉了吧。”

蕭藏楓似乎覺得並不丟臉,埋頭看著她,像是在與她閒話家常:“你急什麼,萬一這蘭因石真能與你產生感應呢。”

淩汐池不以為意的白了他一眼,可她心中也很怕這蘭因石真會與她產生感應。

葉孤野手中的蘭因石散發出柔和的白光,與此同時,一股無比龐大的氣息突然升騰而起,那股力量如同一輪古樸渾穆的太陽,廣袤深遠,帶著飽和的生命力,令萬物生光。

起先淩汐池並無什麼特彆的感覺,還十分得意的挑了蕭藏楓一眼,挑釁的眼神似乎在說,看吧,我冇有反應,你就是個騙子。

可隨著白光越來越盛,這種堅忍不拔、頑強的生命力越發強烈,像是被洪流反覆拍打後的磐石,從山河的返照中,錘鍊成源遠流長的旭日晨光。

一股前所未有的熱流從淩汐池的體內最深處升起,她終於感覺到了不對勁,這股力量她曾感受過,是冥室裡輪迴之花的力量,可蘭因石的力量較之輪迴之花卻又不知強了多少倍,若是說輪迴之花給她帶來的隻是分筋錯骨的疼痛,那麼蘭因石帶給她的就是摧心剖肝、身體彷彿要被撕裂的感覺,那一刻,那種龐大能量帶來的衝擊和壓力讓她生出一種神魂離體的感覺。

她又看到了那幅奇怪的畫麵,屍橫遍野,血染河山,而她身著冰藍色的鎧甲,像是死神一般凝視著這如煉獄一般的畫麵,冷靜得有些可怕。

蘭因石像是要將她的靈魂生生的從她身體中扯出來一般。

與此同時,她的身上升騰出一股淡淡的紅芒,那紅芒似乎想要保護她,極力阻止白光的靠近,兩道光交彙的那一刹那,淩汐池身上那種神魂被剝離的劇痛更強烈了,她無意識的咬緊嘴唇,麵上已浮出痛苦的神色,額頭瞬間冒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的。

“喂,葉孤野,你確定這石頭認得你妹妹嗎?我怎麼感覺它要弄死我。”

幾乎是在同一瞬間,葉孤野悶哼了一聲,像是被巨力所壓迫,單膝跪在了地上,中了同心蠱的他此時承受著和淩汐池一樣的劇痛,當意識到是手中的蘭因石在作祟,他想撤離注入蘭因石中的功力時,卻發現蘭因石像是有了自主意識,完全不受他的控製。

葉孤野也愣住了,目光中露出懷疑之色,搖頭道:“不,這不應該是蘭因石該有的反應,為何會如此?”

蕭藏楓臉色一變,望著懷中已近昏厥的姑娘,以指做劍,一道指力射出,擊在了蘭因石上,蘭因石叮噹一聲掉在了地上,白光逐漸消失,變回了之前漆黑的模樣。

“你的試探,到此為止!”

蕭藏楓冷冷的瞧了葉孤野一眼,將懷中昏迷的少女打橫抱起,轉身便走。

背後傳來了葉孤野的聲音:“蕭藏楓,你贏了,你所說的事,我答應你,你……不準碰她。”

蕭藏楓的嘴角微微上揚,那是一種勝利的,誌在必得的笑,他回頭看著眼睛裡充滿殺意和戾氣的葉孤野,低聲道:“很好。”

葉孤野低低的咳了兩聲,又問道:“當年的事,你知道多少?”

蕭藏楓想了想,道:“大概比你知道的要多一些。”

葉孤野抬眸看他,問道:“能告訴我嗎?”

蕭藏楓道:“攻打你們的是瀧日國,下毒的是舜南唐家,而破你們結界的卻是仙霄宮。”

葉孤野道:“為什麼?”

蕭藏楓道:“有人想要長生,有人想要地盤,阻止無啟族和雲隱國合作,有人想要武學秘籍和錢,還有人則是為了所謂的蒼生大義。”

葉孤野的眸子越發冷了,問道:“什麼蒼生大義。”

蕭藏楓道:“他們說,你的妹妹是禍亂蒼生的妖魔。”

葉孤野沉默了,像是剛剛知道了被時間長河掩埋的真相,他將它刨出來,才發現上邊沾滿了汙穢不堪的沙子。

原來無啟族被滅,竟有這麼多錯綜複雜的原因嗎?

好一會兒,他才道:“誰說的?”

蕭藏楓歎了一口氣,扭頭定定的看著他:“仙霄宮有一個天命石,是它說的。”

葉孤野冷笑了兩聲,陰冷的笑容像是地獄而來的死神之笑,帶著一股刺骨的寒意:“當時你在場是不是,我妹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蕭藏楓回憶道:“我隻知她被一條巨蟒捲走,我追入水中想要救她,卻不想有一人比我先入水中,搶先一步擊退了巨蟒帶走了她。”

葉孤野道:“是誰?”

蕭藏楓搖了搖頭,道:“不知。”

葉孤野又不說話了,在他看來,他不在乎是誰救了他的妹妹,隻要妹妹還活著就好。

蕭藏楓道:“你將自己躋身於黑暗之中,忍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痛楚,苦練快劍,向自己的仇人俯首稱臣,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複仇吧。”

葉孤野冷冷的瞧著他。

蕭藏楓表情認真了下來,做出了承諾:“你身上有血誓的痕跡,雖然你拔出了定魂釘,可你的使用的方法太多直接霸道,它已傷了你的根基,我可以治好你,我也可以給你你想要的。”

葉孤野道:“我有一個條件。”

蕭藏楓嗯了一聲,示意他說下去。

葉孤野的目光落在他懷中的女孩身上,道:“不要告訴她無啟族的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