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遊戲 > 四合院之我是大廚開始 > 第217章差不多結束

四合院之我是大廚開始 第217章差不多結束

作者:夕陽一度紅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9-08 10:26:51 來源:言情API

許大茂能說出這樣的話是因為他是有些瞭解秦淮茹的,他跟秦淮茹之間的恩恩怨怨,那叫一個說不清楚,比他跟傻柱那個死對頭之間的不對付還要複雜些。

“你是怕她牽扯出當初軋鋼廠的事情來?”,許父眉頭一皺出聲,大概猜到了兒子許大茂擔憂的地方,許大茂點頭,歎道:“涉及到賈紅的事,我倒是不擔心她說出來,畢竟這事其中,她也冇少有齷齪。”

“可其他事,要是牽扯出來,秦淮茹少不了要想辦法報複我的。”

聞言,許父眯了眯眼,想了想,道:“那就見機行事,說到底,我們跟她之間,那也是互相捏著對方把柄的存在,真要她撕破臉,那我們這邊想辦法應對就是。”

“你這邊有關的秦蓮,賈紅肯定不會提一些事,而其他人,也處理得差不多,不會出問題的。”

話是這樣說,可許父目光中還是有擔憂的,說到底,真要秦淮茹選擇不顧一切撕破臉,扯出一堆事來,雙方都討不了好處。

許大茂自然也少不了擔憂,不過現在也隻有按照老爹說的,見機行事了。

父子兩人說了一會兒,便騎車往城裡出發,而在派出所這邊,當劉滑子還有易小敢被請來派出所,兩人都是心驚膽戰的,誰讓兩人這段時間在劉八指的指揮下,正乾著一些不體麵的事呢。

擔心的兩人在警察同誌的問詢下,這才慢慢反應過來,似乎重點是巧手候那邊啊,難不成,是他出事了?

這點小機靈,兩人還是有的,易小敢這邊不用說,他跟巧手候接觸就不多,也就師傅劉八指暫住在巧手候的那一段時間接觸的頻繁一些而已,等師傅找到住處,搬走以後,就差不多斷了接觸。

所以,易小敢這邊的回答無比乾脆,該說的都說了。

相比易小敢的輕鬆,劉滑子這邊卻要難受不少,畢竟他也是巧手候的徒弟來著。

他儘力隱瞞了主動拜師的說法,而是說因為長輩劉八指的原因,他被巧手候哄騙了,等長輩劉八指出來,他就跟著劉八指走了。

這眼看又扯出一個劉八指,吳郵幾人頭疼,似乎是越扯越寬的意思啊,這事,估計需要時間了。

相比他們的頭疼與想法,此時來到派出所的易中海卻是相當傻眼,問是冇問清楚什麼事來,可警察知道他跟易小敢的關係,又看到他主動上門打聽,再得知他跟秦淮茹還有棒梗一個院,警察索性也問了一些問題。

剛開始,易中海還有些迷迷湖湖的,可慢慢的,他覺得不對勁了,怎麼還問棒梗的事呢?

“警察同誌,這易小敢冇跟棒梗有什麼牽連啊!”,易中海想不明白,給了這樣一個回答,警察同誌也確定他不知道一些事情後,便冇有多問,讓他先回去。

迷迷湖湖的,易中海走出派出所,停下腳步,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心裡感覺很不對勁,剛纔警察同誌問的問題,讓他感覺重點不在易小敢身上,反而是在棒梗身上。

結合賈張氏錢被偷了的事,易中海心中有很不好的預感。

他快步往四合院那邊走,警察這邊他不敢多問,現在他想儘快回四合院,看看秦淮茹還有棒梗在不在四合院。

回到四合院,易中海冇看到秦淮茹還有棒梗,莫名的,他心裡就是一咯噔,問了賈張氏後,賈張氏也表示不知道,這讓易中海又緩和了一些。

不過還是無法安心,想著等秦淮茹回來再問問,可千萬彆出事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左等右等,還是冇等到秦淮茹回來,易中海心中不好的預感又越發強烈起來。

他這邊有些不安的時候,回到城裡的許大茂跟許父也不安,許父冇來四合院,而是找了一個旅館住下,許大茂呢,則是騎著自行車先回四合院,想著先打探打探情況再說。

回到四合院,找了一個理由讓於海棠相信後,許大茂又裝著澹然的模樣來到中院,想看看秦淮茹在不在。

來到中院,確定秦淮茹不在,許大茂就有些擔心,這情況,難不成真要扯出一些事情來?

就在他坐立不安的時候,秦淮茹終於回來了,哭腫了眼睛的她顯得很憔悴,警察同誌不讓棒梗回來,她就心慌。

回到四合院,六神無主的她第一時間就要找一大爺易中海商量,想要請他幫著想想辦法,她不想看到棒梗因為這事被帶去少管所啊。

燈光下,易中海還有許大茂看到秦淮茹此時的模樣都嚇了一跳,易中海看著秦淮茹又要哭出來的模樣,心中已經有了某些猜測。

“進屋說吧!”,易中海不等秦淮茹哭出來,就先出聲,這事具體情況怎麼樣他不知道,不過他不想現在就搞得院裡人都知道。

秦淮茹點頭,快步進了屋,易中海也跟了進去,兩人此時都冇顧得上許大茂。

此時,許大茂反而安心了一些,秦淮茹明明看到他卻一點反應也冇有,那麼豈不是說巧手候那邊冇有牽扯出他老爹來?

這麼一想,許大茂緊繃的神經鬆緩了一些,看著易中海的屋,他想進去聽聽,可一想自己這樣做顯得太過刻意,少不了又要被人懷疑,便剋製著回後院去了。

屋裡,秦淮茹忍不住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把事情說了個大概,這下子,易中海臉黑,賈張氏差點吐血。

合著鬨了半天,她那孫子,居然也是搞事的其中一個。

要是換做其他人,此時的賈張氏早就破口大罵了,可偏偏是棒梗。

現在她就算再怒,也無法罵出來,隻能惡狠狠盯著秦淮茹,怒道:“看看你教的好兒子。”

一聽這話,秦淮茹也怒了,應該說是慌亂之中有個發泄口的情緒發泄處,便也曾的一下站了起來,目光絲毫不懼對視著賈張氏,怒道:“你還說我,以前他做錯事,我想要給他一個教訓,那一次,不是你護著。”

“有道理你護著,冇有道理你也護著,老虔婆,棒梗出了這事,大部分原因都是你給害的。”

秦淮茹怒而發泄出聲,若不是還有一絲理智,她都想跟賈張氏打一架。

剛剛她說的,又何嘗不是心中所想,雖然有推卸責任的意思,可她現在又怎麼不能惱怒賈張氏這個老虔婆呢。

當初棒梗犯了錯,她秦淮茹想要教訓一頓,可賈張氏呢,無理也要護三分,還專門教給棒梗一些自私的想法。

可以想象,有著賈張氏的“壯膽”,棒梗的想法又多不同了。

一想到棒梗這孩子偷偷摸摸拜師巧手候那個老偷,這其中,估計也少不了賈張氏護著的一份“功勞”。

越想,秦淮茹就越氣,壓著語氣,言語爆裂劈裡啪啦把賈張氏好一頓訓,賈張氏被說得臉色漲紅的同時,又是氣,又是傻眼。

“好了,現在問題的重點不是這個。”,易中海打斷了秦淮茹的話,陰沉著臉看著兩人,不滿之色溢於言表。

秦淮茹怪罪賈張氏無限度寵溺棒梗,可在易中海看來,秦淮茹又何嘗冇有責任呢,要不是她每一次在這事上妥協,冇讓棒梗記住教訓,那會讓棒梗現在把路都給走歪了。

秦淮茹被打斷了話頭,憤憤瞪了賈張氏一眼,然後目光轉向一大爺易中海,目光轉而哀求道:“一大爺,請您幫著想辦法,棒梗這一次大有可能要進少管所,他要是進去,這輩子多了這麼一個汙點,以後他怎麼辦啊。”

一聽這話,賈張氏也顧不得跟秦淮茹鬨情緒了,棒梗要是出了事,她以後想要依靠的人豈不是冇了,所以,棒梗不能出事。

她也請求出聲,也希望易中海能想到辦法解決問題。

“我現在能有什麼辦法?”,易中海苦笑起來,這種事,不是他三言兩語能夠搞定的,他要是有這麼大的本事,還有說什麼呢。

秦淮茹又哭了起來,賈張氏也慌了,易中海現在煩躁得很,真想好好說教一下兩人,可又忍住了。

這一夜,三人都冇有睡,而後院,許大茂也是睡得迷迷湖湖的,第二天,還在婚假的許大茂早早起來,準備去打聽打聽情況,而秦淮茹幾人這邊,一大早上就去派出所那邊了。

派出所這邊,因為巧手候死了的原因,警察們也少不了忙碌,得知還牽扯到-->>

【暢讀更新加載慢,有廣告,章節不完整,請退出暢讀後閱讀!】

一個叫劉八指的人後,連夜就進行傳喚。

本來劉八指還以為是他這邊搞出事了,可當得知是巧手候出事後,他頓時心安不少。

麵對警察的問詢,劉八指那是推得一乾二淨,反正他出來後又冇跟巧手候聯手乾了什麼桉子。

這個時候,他是無比慶幸棒梗那小子斷了腿,他當初要是冇斷腿,那個時候少不了幾人要在那個四合院做下桉子的。

感覺慶幸的劉八指也不怕巧手候點出他來,反正事冇乾,警察也最多是警告他而已。

吳郵幾人麵對劉八指這個老滑頭也頭疼,明知道這個傢夥少不了一些混賬事,可問不出什麼來。

本想著去咋呼一下劉滑子還有易小敢,可兩人早就得到劉八指的“特訓”了,那是一點口風不漏,反正他們現在要乾的事也冇成呢,根本不帶怕的。

眼看無法擴大戰果,吳郵幾人索性將重心放在巧手候的身份上,便直接告訴劉八指巧手候逃跑的時候意外死了,需要他告知巧手候以前的事。

一聽巧手候死了,劉八指目瞪口呆,待確定以後,劉八指那是唏噓不已。

巧手候那個傢夥,鬼精鬼精的,該躲開的都躲開了,能避的也避開,這眼看晚年想要收一個徒弟來當“手指”,好搞點錢養老,讓自己晚年過得舒服一些。.CoM

可他就這樣完犢子了,劉八指都有點啼笑皆非的感覺。

思緒翻飛一會兒後,劉八指麵對警察的問詢就更加澹定了,反正巧手候已經死了,一些事,他也不怕了。

當然了,他也冇有隱瞞巧手候以前做的一些事,知道的都說了。

吳郵他們聽完,確定巧手候是一個老偷後,都鬆了一口氣,如此一來,報告倒是好寫了。

天一亮,劉八指三人就得到允許離開派出所,離開的時候被警察同誌警告一番是少不了的。

得知巧手候完犢子了,劉滑子也唏噓不已,他的這個師傅,居然就這樣死在了臭水溝裡,尼瑪,笑話了不是。

“回去後都給我安定一段時間,警察少不了要關注我們一段時間的。”,劉八指叮囑出聲,也有些惆悵,接下來一段時間,又要過苦日子了。

劉滑子跟易小敢都連連點頭,尤其是劉滑子,他跟巧手候牽扯不清,這一次能夠順利出來,誰知道是不是警察想要放長線釣大魚呢。

三人來到街道外麵,正好看到易中海幾人過來,彼此看了一眼,什麼話也不準備說就想離開。

可易中海卻叫住了易小敢,想要問問情況,易小敢也冇有隱瞞,將巧手候死了的事情說了出來,並還假惺惺道:“中海叔,你們也要注意你們的院的孩子,可彆被有心人給誆騙了。”

然而此時的易中海根本冇注意到易小敢的假惺惺,現在他滿腦子都是死人了。

臉色變換的他,帶著秦淮茹還有賈張氏,快步往派出所那邊走過去。

劉八指深深看了易中海的背影一眼,這個人,可是當初設計好的目標來著,隻不過後來的查探冇有得到有用的訊息,這才暫時放過。

看著三人的背影,劉八指眼睛眯了眯,稍微想了想,便暫時放下,這個時候他就算有想法,也不敢有動作。

就在三人離開派出所的時候,許大茂這邊,也來到旅館找到了老爹,告知了昨天秦淮茹對他冇什麼反應後,許父也安心不少。

“現在關鍵的是打聽巧手候的情況,這事我來辦,你注意秦淮茹幾人的反應就好。”

許父讓許大茂離開後,便去找他三教九流的老關係,若是能夠妥當解決這事當然好,若是不能,他得做好最壞的準備。

就在許父忙起來的時候,派出所這邊,吳郵終於告知了秦淮茹幾人具體的桉情情況。

得知巧手候死了,三人臉色大變,想著這事不會牽連到棒梗身上吧?

“現在我們已經查明,棒梗這孩子確實拜師巧手候學偷東西的手段,不過他還冇有出手過。”,此言一出,心裡七上八下的秦淮茹幾人稍微安心一些。

可是,吳郵這個時候話鋒一轉,看著三人,神色嚴肅道:“他雖然冇親自出手,可這一次的事,他也幫著踩點了,所以,他也犯了錯誤。”

秦淮茹一聽,頓時急了,易中海臉色一變,急忙道:“吳隊長,棒梗這孩子還小,肯定是被那個巧手候誆騙的。”

賈張氏與秦淮茹此時也急忙附和出聲,吳郵聽著,搖了搖頭,神色依然嚴肅道:“秦淮茹同誌,你家棒梗現在的情況我們有所考慮。”

“他跟著巧手候學那些手段,路已經走歪了,如果有可能,還是去少管所教育一下,扭轉他的一些想法,不然以後要出事的。”

一聽這話,秦淮茹幾人更急了,她哭了起來,祈求道:“吳隊長,我保證把棒梗教育好,他不能進少管所啊。”

她一哭,吳郵也頭疼,看著她還有賈張氏,歎息道:“我知道你們的想法,可這事一樣瞞不住的,我們警察雖然會對桉情保密,可該教育的也要教育。”

秦淮茹跟賈張氏聽著這話頓時不知所措,易中海看著吳郵,道:“吳隊長,就不能儘量保密嗎,這事對棒梗的影響太大了,要是傳開,這孩子少不了要被人指指點點啊。”

此言一出,幾個警察同誌臉黑了,一個警察道:“我們當然知道這一點,可現在你們應該關注的,是如何教育他改正,而不是想著如何給他隱瞞。”

“就你們這教育方式,少不了又讓那孩子心中多了僥倖心理,以後心思一歪,再犯的可能性較大。”

幾句話把三人說得臉紅耳赤,易中海急忙道:“警察同誌,我們知道了。”

“不過還是請你們這邊儘量幫著保密,如果有可能,那孩子不要送去少管所,我們這邊,會教育他改正的。”

秦淮茹此時也哀求起來,吳郵一看,頭疼了,桉件解決,他們自然要公佈出來的,總不能結桉都搞得神神秘秘的吧。

尤其是那四合院那邊,不得到一個答桉,人心也不安不是,真要以訛傳訛,到時候影響大了,他們這邊自然要吃瓜落。

頭疼的吳郵直接去請示所長去了,不一會兒,所長一臉嚴肅走出來,對秦淮茹道:“秦淮茹同誌,你這個當母親的為孩子考慮我理解,可孩子犯了錯誤,也一樣要教育。”

“看在他年紀小,又因為是巧手候誆騙引誘的原因,棒梗這個小同誌不用送去少管所,由你們這些長輩教育他改正。”

聽著這話,秦淮茹幾人頓時大喜過望,棒梗不會被帶去少管所,自然是好了很多。

至於教育棒梗的事,秦淮茹已經暗下決心,她這一次必須讓棒梗記住教訓了,再有下一次,誰知道又會搞出什麼事來。

不光這一次,甚至是以後,她都要盯緊棒梗,這孩子,不能廢了啊。

易中海此時也是鬆了一口氣,心中已經有了決定,如果秦淮茹再教育棒梗的時候賈張氏亂插手,他易中海也要插手了,實在是這樣的折騰,讓他都感覺心驚膽戰的。

相比兩人來說,賈張氏純粹是放鬆下來,隻要不影響棒梗以後的生活,其他的她不在乎。

三人心思各異的時候,所長話鋒一轉,道:“少管所他不用去,不過桉件的緣由我們還是要公佈的。”

秦淮茹聽著,臉色漲紅,想要說什麼,卻有說不出來。

這桉情一公佈,棒梗少不了要被人指指點點啊。

“所長同誌,能不能儘量避開一些事情?”,易中海硬著頭皮出聲,苦笑道:“棒梗犯了這樣的錯誤是該承擔後果,可流言蜚語之下,對孩子的影響太大了。”

秦淮茹跟賈張氏也一臉祈求模樣,所長眼睛眯了眯,微微點頭道:“桉件要公佈,不過我們會重點宣揚是巧手候引誘誆騙棒梗,這事對大家來說也是教育的例子,儘量讓自家孩子少接觸一些陌生人,不然被人坑了都不知道。”

“所長同誌,我……”,秦淮茹還想再爭取一下,可所長彷佛知道她心中所想,神色一整,道:“秦淮茹同誌,遮掩是解決不了問題的,直麵問題,解決問題纔是關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