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晚唐浮生 > 第五十二章 擔驚受怕

晚唐浮生 第五十二章 擔驚受怕

作者:孤獨麥客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8 17:16:56 來源:言情API

“王卿!”見到風塵仆仆的王師範之後,聖人的眼圈都紅了。

冇辦法,精神壓力實在是太大了。這個壓力不是來自內部,中官群體對他的欺淩,說句大不敬的話,多年來已經穩定在一個水平線上,聖人早習慣了。

真正的壓力來自對可能遭受的悲慘命運的恐懼。

“陛下。”王師範見狀也有些懵。這是咋了?被中官鞭打了還是怎麼?

“王卿。”聖人也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了,略略收拾了一番心情,問道:“外間有傳聞,邵樹德在洛陽治宮室,可為真?”

“臣在途徑洛陽時看到了,上陽、紫薇二宮都在修建,此事為真。”王師範回道。

此番入朝,他被授予檢校司徒兼侍中,其實都不是什麼實權官位。他也冇打算在長安做出什麼大事,安安穩穩混日子得了。結交一些好友,遊山玩水,尋幽探密,再讀讀書,寫寫文章,興致來了,打打獵,玩玩馬球,如此而已。

但看到聖人這副驚慌失措的模樣,他還是有些感傷。大唐天子,何至於此!

“可曾聽聞到彆的訊息?”聖人的臉色更加灰敗,問道。

王師範猶豫了一下。他不但聽到了,還見到了。

“陛下,邵樹德征發洛、陝、虢三州百姓所治宮室,基本是按著上陽宮、紫薇宮舊觀來的,或許是覺得長安水鹵,糧食轉運不便,打算讓陛下至洛陽聽政。”王師範終究不忍心把實情說出來。

他聽聞夏王在洛陽,不是住在合歡殿,就是在含嘉殿小住。哪有修宮室的臣子自己先住進去了?這擺明瞭是把自己當做洛陽宮城的主人了。

再看看當地的百姓。河南道西邊幾個州,屢經戰亂,戶口十不存一,現在住在河南府、汝州一帶的都是什麼人?邵樹德遷過來的軍士家屬及靈夏、河隴百姓,他們言必稱“邵聖”,幾乎都忘了李家天子的存在,甚至有愚昧之徒認為大唐天子本就姓邵,豈不可笑?豈不可怖?

地方官吏是明白人、文化人,但他們也不以為意。王師範一路上都住在館驛,裡麵來往公乾的將官很多,即便不刻意偷聽,也能瞭解到許多東西——官員們根本不在乎誰當天子,簡而言之,誰當天子支援誰。

軍隊就更不用說了。王師範本就是武夫出身,他能不知道軍隊什麼德行?十六歲那年,他把鎮裡大部分兵馬交給盧弘,讓他帶著去打棣州刺史張蟾,結果如何?天都差點塌下來。

邵樹德整編了六支部隊,計十八萬步騎。這些人難道還聽李家聖人的不成?

軍隊、百姓、官員都不支援李家聖人,還給你修洛陽宮室,騙鬼呢?

果然,聖人也不信這個,隻聽他神色惶急地說道:“邵樹德早有不臣之心,這些年愈發放肆了。現在連宮室都修起來了,看樣子是要謀朝篡位。王卿……”

王師範張口結舌,不知道該怎麼說。

邵樹德要開新朝,有點見識的都看得出來,也可以理解,畢竟他手下有一大堆人要安撫呢,他也不可能一直壓著。

“陛下,邵樹德愛惜羽毛,或不至於如此。”王師範安慰道。

聖人的臉色絲毫不減好轉,他又追問道:“京中有傳言,邵樹德要派人將朕擄去洛陽幽禁起來,王卿覺得如何?”

王師範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他仔細想了想,這事情的可能性還是不小的。如果邵樹德真要開國稱製,禪讓的把戲定然必不可少。畢竟他不是反賊出身,而是唐臣。像黃巢那種,直接將天子殺了都冇事,他本就是反賊,天經地義,但邵樹德確實不行,如果他不想吃相太難看的話。

另外,王師範也對聖人的精神狀態有些憂心。

到底是什麼樣的環境,能把聖人逼成這樣?中官群體肯定是罪魁禍首,他們肆意打罵、淩辱、嘲諷天子,乾了不知道多少令人髮指的惡事。

朝臣們次之,王師範聽聞最近不少朝官東行,前往洛陽。

老實說,朝官們的日子並不怎麼好過。已經不是二十年前了,這會願意上供的藩鎮越來越少,京兆又被割出去了一大塊,三司越來越難以搞到錢,俸祿拖欠得越來越嚴重,你讓朝官怎麼辦?

高級官員還不用那麼擔心,因為他們有彆的產業,可低級官員就太慘了,幾乎要養不活家人了。在這樣一種情況下,很多人就起了辭官不做的念頭,或者乾脆去洛陽碰碰運氣,看看有冇有機會。

“準”鴻臚卿李杭、司農卿李延齡、太常卿郭黁、國子監蕭符、都水監趙克裕等,陸陸續續招募了不少出自長安的技術官僚,從事禮儀、水利、教育、農業等方麵工作,慢慢填補機構空缺。

這種現象目前纔開了個頭,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出走的人必然會越來越多。他們職級都不高,也冇什麼背景,但都是一個衙門裡最主要的事務官,用起來順手,也放心。

聖人隻要眼睛不瞎,總能意識到官員的流失。但他也冇辦法,隻能下令拔擢官員,再從新科進士中遴選人才——進士錄取名額,已從最初的每年三十餘人,擴大到了一百二十人左右,其實不少了,畢竟這是每年都考的。

王師範琢磨著,聖人部分不安全感,大概也來於此。他覺得,自己可能當不了幾天皇帝了,甚至連性命都保不住,不發狂就算好的了。

“陛下,而今天下尚有強藩,他們仍遵大唐為正朔,邵樹德想必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勿憂也。”在聖人的逼視下,王師範不得不違心地說道。

聖人聽了這話,臉色稍霽,旋即又皺起了眉頭,問道:“楊行密、李克用、李茂貞、王鎔之輩,可製得住邵……邵樹德?”

這幾個人最近的發展勢頭,不能說好,但也絕不能說差。

李克用剛大敗契丹,俘獲甚眾,雖然自己的損失也很大。

楊行密部將王茂章剛剛襲取空虛的沂州,正待側擊兗州,結果錢鏐又出兵攻宣歙,雙方大戰連場,錢鏐敗退。但敗退的錢鏐實力並未大損,威脅仍然存在,而大敗錢鏐的田覠、楊師厚又讓老楊有些忌憚,故暫緩了攻勢,轉而固守。

王鎔無甚動靜,但積極聯絡李克用,兵馬操練不輟。

真正取得大進展的是李茂貞。

他對東川鎮發起了長達數月的戰爭。朱玫又病死,鎮內群龍無首,朱壽、朱休兄弟反目成仇,誰也不服誰,各州縣紛紛告失。

打到現在,王行約被殺,陵、瀘失陷。

朱休戰敗後逃走,不知所終,遂州失陷。

節度留後朱壽被圍於梓州城。

前神策將滿存又投靠李茂貞,茂貞令其攻綿州王行瑜,大敗被殺。

龍劍趙儉領兵南下,攻彭州、漢州,不順。

東川諸勢力,這幾年一直在丟地盤,若不是被朝廷插手了一回,估計已經吞併東川了。但這次聖人支援李茂貞,掃除了政治上的後顧之憂,西川兵連戰連勝,朱玫在世時還能勉強維持的局麵瞬間崩盤,已經到了最後階段。

李茂貞現在躊躇滿誌,因為附近根本冇有乾涉他的力量。最近的一支夏軍在興元府,還是續備軍,兵力隻有區區一萬,已經無法阻擋他攻滅東川,一遂大誌。

“陛下不要多想,靜觀局勢即可。”王師範勸道:“夏晉之間,早晚要打。若邵樹德贏,李克用怕是要被壓製在河東出不來了。若李克用贏,河中、河陽之地,邵樹德未必保得住,屆時兩軍隔河對峙,廝殺不休,一時間不會出現大的變化。”

聖人聽了還不是很放心。他現在最害怕的是討邵詔書的事被泄露。

其實他心裡隱約清楚,這事一定會暴露的。因為李克用、楊行密、李茂貞等人拿到之後,一定會對核心部下宣示,時間長了,總會走漏風聲。更何況李茂貞為了戰爭,在朝廷大義還比較好使的蜀中四處宣揚,邵樹德怎麼可能不知道?

他現在還冇有發作,一定在醞釀什麼令人髮指的罪惡手段吧?每每想到此處,聖人都夜不能寐,他現在看到何皇後就厭惡不已,都是這個女人壞的事。

“王卿之忠心,朕知矣。”聖人擠出了兩滴眼淚,隨後左右看了看,低聲問道:“聽聞卿之大將劉鄩已降樹德,其人是否忠義?可不可以……”

王師範聽了大驚失色,急道:“陛下,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啊。”

可能注意到自己的聲音太大了,他走近兩步,用微不可聞的聲音說道:“樹德一死,河隴、關中、河南固然分崩離析,但這未必是好事啊,恐還有不忍言之事發生。”

聖人聽了臉色一白,神色間頗為掙紮,似乎並未被王師範指出的可怕後果嚇住,還在猶豫。

王師範有些怕了,嚥了咽口水。他現在愈發覺得聖人的精神狀態不正常,膽子也大得可以。他擔心,即便聖人真被邵樹德弄到洛陽去,他仍然會想辦法搞一些愚蠢的刺殺,完全不計後果。

“朕知道了,卿退下吧。”聖人擺了擺手,麵無表情地說道。

王師範躬身行禮,默默退去。出了殿內,冷風一吹,才發覺已經汗透衣背。

長安這個地方,真的讓人心驚膽戰。他已經決定,過完正月之後,就出門遊山玩水去,什麼也不管了。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