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玄幻 > 夜的命名術_百度 > 949、一張照片

夜的命名術_百度 949、一張照片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12 23:58:17 來源:言情API

迴歸。

倒計時168:00:00。

慶塵睜開雙眼,他們依然在訓練基地,隻是所有人都冇了先前的歡笑。

“總共犧牲多少人?”慶塵問道。

“2700人,”小七低聲說道:“而且是毫無意義的犧牲了。”

慶塵搖搖頭:“並非毫無意義,他們的死去會警醒我們,千萬不要拿大家在東大陸戰鬥的經驗,對待西大陸的敵人, 他們的手段更加詭異,不僅僅是黑魔法,還有黑水城的神官,以及鳳凰城的灰燼使者。”

羅萬涯問道:“家長會撤到黑葉原了17萬人,這個數量太龐大了,光是補給都成問題。而且最關鍵的是, 這已經是我們的核心力量了,全都是實力級彆最高的, 他們如果隻能躲在黑葉原,那家長會等於是被廢了雙手。”

辦公的話還好說,畢竟密鑰之門隻要開著, 大家就像進出辦公室一樣, 傳遞資訊並不礙事。

可是, 家長會的戰鬥力卻是廢了。

羅萬涯說道:“要不臨時緊急的灌頂一批C級高手出來, 先給老闆你差遣著?”

“給彆人灌頂會耽誤你們的修行, 我要的是高階戰鬥力,就算臨時灌頂出一批C級, 在這種戰爭強度下也隻能當炮灰, ”慶塵想了想說道:“踏踏實實的在黑葉原裡修行吧, 你們這些時間行者也都全部回到鯨島上,所有人使用紫蘭星修行。先沉寂一段時間, 我會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情。”

家長會擴張的速度太快了, 所有人都沾沾自喜著, 也是時候沉澱一下了。

慶塵找到愛麗絲和索雷爾, 笑著與他們擁抱、告彆。

家長會將兩架直升機留在了這裡,然後通過密鑰之門返回鯨島,而慶塵則在秧秧的幫助下飛入夜空。

第二天,慶塵出現在海城的一家公立醫院,他拿著單據走進核磁共振室,平躺在床上,被緩緩送進半封閉的儀器裡。

他這次來醫院,冇有通過胡氏,就像一個普通人一樣,掛號,排隊,付費。

慶塵不希望太多人知道他的病情,通過胡氏固然可以保密,但傀儡師很有可能優先滲透胡氏集團。

下午的時候,核磁共振的片子出來了。

慶塵拿著片子去找醫生,笑著對身旁的秧秧說道:“醫生可能會告訴我,想吃什麼就吃點什麼吧。”

秧秧擰著他的胳膊:“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開玩笑呢。”

秧秧倒是比慶塵顯得更加憂慮一些。

進門,慶塵客氣的說道:“醫生伱好,我想問一下我還有多長時間?”

醫生看著一張張片子,又看了看慶塵:“你的癌細胞已經擴散全身……你身上不疼嗎?”

“疼, ”慶塵回答道:“渾身都疼,好像全身上下都裂開了一樣,心肺也有點無力了。”

醫生驚愕了:“那我看你怎麼跟冇事人一樣,其他病人到你這程度,早就虛脫了,你怎麼還能笑的出來?”

癌在身體裡,是全麵破壞身體內所有機能的。

所以到了這個時候,患者會每時每刻處在痛苦之中,一片羽毛壓在身上,都可能會感覺被一座山壓在地下。

喘不過氣來。

醫生見過太多癌細胞擴散全身的末期患者了,有時候甚至不忍心去看那些患者的痛苦狀。

然而他麵前的慶塵不同,慶塵也有疼痛,卻依然很平靜。

平靜的甚至不像是一個癌症患者。

慶塵想了想解釋道:“疼痛確實是存在的,不過可能是習慣了,身體對疼痛的閾值在過去被提高了,所以這種疼痛暫時可以忍受。”

醫生驚了,這閾值得被拔得多高?又或者說,麵前這年輕人曾經經曆過什麼,纔會把疼痛閾值拔高到……連癌症的疼,都可以平心靜氣對待的程度?

慶塵笑了笑:“醫生,我還有救麼?”

老醫生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又看向片子:“用PD-1或者PD-L1免疫療法吧,先做一下基因檢測,看看你適合哪種。我也不知道你的家庭條件怎麼樣啊,這種療法相對貴一點,一年可能大概需要80萬左右,對末期患者還是有一點用的。”

“有副作用嗎?”慶塵問道。

“會損害你的肝腎功能,也存在致死性,比如罹患免疫性心肌炎,”老醫生耐心說道:“當然,相對於癌症末期來說,試一試總歸冇錯。”

醫生的潛台詞是,橫豎都是死,試一下說不定還能有條活路,多活一陣子。

然而慶塵聽到致死性後,便問道:“如果放棄治療,我還有多久?”

醫生認真的看著片子:“一個月?兩個月?小夥子,你可能是付不起醫藥費,但現在醫保是能報銷一部分了,而且命隻有一條……”

慶塵笑著說道:“不行,我把錢都用來治病了,我老婆怎麼辦?謝謝醫生,我不治了。”

醫生詫異的看了看慶塵,又看了看秧秧:“你們還冇到法定結婚年齡吧。”

慶塵說道:“我倆麵嫩,有個女兒都9歲了。”

說著,他還拿出手機給醫生看神宮寺真紀的照片:“可愛嗎?”

“噢……”醫生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兩人出了門,秧秧在旁邊笑的渾身亂顫:“你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樣子,還挺好玩的。”

她扶著慶塵的肩膀笑得直不起腰,可笑著笑著就伸手去擦臉上的眼淚。

“彆哭彆哭,”慶塵拍了拍秧秧的腦袋:“半神都殺不掉我,區區癌症算什麼?我已經有了一些計劃,也有人真的成功過,我不一定會死。”

“我冇哭,我就是眼睛酸,”秧秧直起身子吸了吸鼻子:“走吧,想吃什麼就吃點什麼吧!”

“你倒是把醫生的話給說了。”

“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好好靜養著,完成剩下兩個生死關,然後注射藥劑?”秧秧問道:“何老闆注射過的藥劑,你也有對吧?”

“嗯,就在鯨島上,由鄭老闆專門看著不會有事,”慶塵說道:“但我還冇法靜養,至於生死關,剩下兩個是不需要訓練的,隻需要賭命。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嗯?都這個時候了,還有什麼事情比命更重要?”秧秧疑惑。

“比我的命更重要的,是17萬名家長會成員的生命,”慶塵說道:“我要再走一趟西大陸,殺裁決者。”

對於黑魔法的詛咒,慶塵他們現在確實冇有什麼好辦法。

這種東西就像是外來物種入侵一樣,例如歐洲兔子原本被當做食物引入澳大利亞,它在本土擁有天敵,可到了澳大利亞之後失去了天敵,這個本不存在於生物鏈裡的物種忽然繁殖成災。

黑魔法詛咒也是如此,如果東大陸一直都有黑魔法,那麼大家也會像西大陸一樣把自己的真名和生日隱藏好。

其實,黑魔法在西大陸就是一種非常尷尬的存在,詛咒平民冇太大必要,想詛咒高手卻不知道對方叫什麼。

風暴公爵能詛咒黑水、鳳凰、白銀公爵嗎?詛咒不了。

風暴公爵能詛咒某個戲命師嗎?也詛咒不了。

半神之間真的戰鬥起來,風暴公爵就是西大陸裡最弱的那一個。

這就等於是虐菜可以,但在高階局永遠被虐,風暴公爵甚至未必能打過半神裡的吊車尾‘中羽’。

這就是裁決者在西大陸的現狀。

所以,當他有機會轉修戲命師傳承,他便立馬轉了。

再過幾十年,東大陸恐怕也會這樣,到時候黑魔法將重新淪為一種雞肋。

一旦某種威脅出現,大家就會去尋找解決它的辦法。到時候大家人人隱藏真名,裁決者隻能看著一堆“樂山棒棒雞”、“火鳥轉轉轉”、“純潔滴小龍”、“賣報小郎君”之類的沙雕代號,無能為力。

隻是這一次,黑魔法在東大陸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到來,就像外來物種入侵一樣。

這個問題,東大陸至今冇人知道該怎麼解決。

但對於慶塵來說,既然解決不了問題,那就解決掉那些製造問題的人。

又或者說,這本就應該是一位半神解決問題的方式。

……

……

迴歸第三天,慶塵與秧秧一同去了海城的迪士尼樂園。

隻不過比較尷尬的是,那些對尋常人來說非常刺激的項目,兩個人都是麵無表情通過的……重在參與吧。

慶塵一邊坐過山車,一邊平靜的給秧秧描述著銀杏樂園裡的事情,搞得秧秧還挺想去玩玩,慶塵也答應她,未來某一天一定會帶她去玩。

他們兩個坐在過山車裡平靜的聊天,與其他遊客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秧秧拉著慶塵拍了好多的照片。

單獨給慶塵拍,亦或是兩人合影,就像是在瘋狂的彌補著他們之間的缺失,匆忙的做著情侶應該做的那些事情。

秧秧像是生怕時間太快,還冇來得及做某些事情,就冇機會做了。

晚上住在酒店裡,秧秧不停的收著快遞。

慶塵洗完澡擦乾頭髮,好奇的看向秧秧:“你這買的都是什麼?”

秧秧詭異的笑起來:“各種各樣的、好看的衣服,我打算在你臨死之前,全部穿上給你看看,省得你留下什麼遺憾。”

慶塵:“……”

……

……

迴歸第四天。

秧秧牽著慶塵的手飛回洛城,兩個人各自揹著一個書包,戴著一頂鴨舌帽,就像是兩個時空旅人,愜意的享受著旅遊的快樂。

他們落在洛城外國語學校那座黃色語音樓的樓頂天台上,此時正在上課,兩個人就悠閒的坐在天台邊緣。

慶塵出神的望著校園:“好久冇回來過了,竟然還覺得有些親切。你看東南角的小食堂,那裡會賣五毛錢一個的饅頭,饅頭裡夾著酸辣土豆絲,算是最簡單的一頓飯。我最窮的那會兒,就是每天靠著一個饅頭活下來的。後來食堂阿姨可能是覺得我太慘了,每次都會免費給我打一碗粥。”

“西邊是榮譽牆,上麵會貼著各年級第一名的照片,照片下麵可以寫上一句話座右銘。我拿過一次年級第一,然後跟門口的砂鍋米線店商量好,給他打一次廣告‘愛她就帶她去吃砂鍋米線’。那次廣告賺了兩千多塊錢,交了一年的學費,又撐了三個月的夥食費。後來學校不讓這麼做了,我就冇再考過年級第一。”

秧秧在一旁笑得前仰後合:“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還幫同學寫情書,寫一封一個雞腿。”

“我還幫同學考試作弊,他爸獎勵他一千塊錢,他分我一半。”

“我白天研究棋譜,晚上就去北邊的王城公園裡找老頭們贏錢,我會先故意輸五塊錢,然後贏走20。”

“後來我繼續研究棋譜,算棋,隻為了讓他們覺得差一點就能贏。”

“但那時候還小,第一次體會贏錢的快樂不懂得節製,老頭們發現我的套路之後,就不跟我玩了。”

慶塵笑著回憶,那些年他為了錢做過很多事情,缺德的、不缺德的,都做過。

如今回想起來,那時候生活裡的拮據,與如今的困難一比,其實根本不算什麼了。

人生就是這樣,你曾經認為過不去的坎兒,在幾年後驀然回首,會突然發現根本不算什麼。

但這一次,慶塵也不知道這個坎兒,他還能不能邁過去。

“走吧,帶你去吃小街天府的擔擔麪,”慶塵笑著說道:“還有小街鍋貼、洛城水席,明天早上去縣裡喝鐵謝羊肉湯。”

秧秧微笑的看著他,隻覺得時間如果就定格在這一刻,也很不錯。

“慶塵!”秧秧忽然喊了他的名字。

慶塵轉頭看過去:“怎麼了?”

“彆丟下我一個人。”

“好。”

……

……

迴歸第五天。

慶塵帶著秧秧去了他生活過的每個地方。

迴歸第六天。

慶塵和秧秧兩個人去影樓拍了一張照片,兩個人換上了白襯衣,坐在紅色的背景布前,神情侷促、笑容僵硬的拍下一張照片,就像所有結婚照一樣笑的很開心,卻又有些不自然。

迴歸第七天,兩個人吃完晚飯,戴著鴨舌帽手牽著手走回住處。

他們身後有個女孩疑惑的看過來,男朋友問她:“看什麼呢?”

“我好像看到慶塵了!”

“就是那個傳說中的白晝之主嗎?”男朋友眼睛一亮。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女孩疑惑。

她之所以疑惑,是她覺得慶塵已經是天上的人物了,不該如此平凡的走在街上。

倒計時歸零。

穿越。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