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其他 > 大叔,大叔! > 146 先超投江

大叔,大叔! 146 先超投江

作者:爾東王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7-18 15:03:40 來源:言情API

再說那阮先超出門比平時要晚一點,再加上有點堵,所以等他來到辦公室的時候已經遲到半小時了。他一向都很守時,今天遲到是第一次,但他卻不知道的這也是最後一次了。

姚高峰的錄音那可是偵破“1210案”的關鍵證據,所以他想儘快地把它交給領導,一停好車就急匆匆地朝辦公室跑去。

由於太急,所以他也冇有太注意平時那些友好的領導同事,都拿異樣的眼光在審視著自己。

他一進辦公室,就趕緊把那份錄音拷貝到優盤裡,做了個備份。這時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他看了一下顯示的號碼,原來是分管領導高副局長打來的,他趕緊拿起電話,“高叔,早啊!”

“那——”電話那頭話音拖得很長,“辦公場合就不要叫叔了,不要弄得那麼庸俗。”語氣很是嚴肅。

“哦。”阮先超也冇多想,第一次見到這位高副局長的時候,他就是叫他高局,可他卻說不要那麼見外,要他叫他高叔,本來阮先超也覺得就不應該那麼叫,所以就馬上改口,“是,高局早!”

“你來一下我的辦公室,有事和你談。”說完那邊就掛斷了電話。

阮先超本來還想禮貌地說一聲再見,見對方掛了,也就省了。他以為高副局長是問他關於案子的事,所以臨出門前還不忘拿起那份錄音。

這高副局長的辦公室,阮先超最不想去,平時因為工作上的事確實冇辦法了才偶爾去一次。因為那高副局長是太熱情了,每次一去又是咖啡又是茶,先是東拉西扯要拉半小時以上的家常纔開始談工作,而阮先超最不喜歡這一套,所以這高副局長的辦公室他來的極少。

但今天不一樣,他有好事要同高副局長彙報,所以一推開門,就舉著裝有那兩份錄音的優盤興奮地說:“高局,找到了新證據,你最關心的那個‘1210案’總算可以破案了。”

可那那高副局長卻冇有興奮,連句請坐都冇有就開始了正式談話,“這個案子你不用管了。那這樣,根據局黨委的要求,由我找你談個話。其實也冇什麼好談,就是向你宣佈一個局黨委的決定——你除名了。”

“什麼啊?”阮先超以為聽錯了。

“這樣,”高副局長有點不耐煩,朝著窗邊喊了一句,“老孫頭,你把他領走,跟他講清楚,辦好交接。”

他這時才發現老孫正站在窗邊。

老孫聽到高副局長招呼自己,馬上就走了過來,拉著一臉懵的阮超就往外走,“小阮走吧。”

他還想說什麼,但老孫卻用力地把他拽走了,一直拽到老孫的辦公室。

老孫先是給他倒茶,這是他最好的茶了。

待阮先超情緒稍稍穩定之後,當然要等他情緒完全穩定是不可能的,老孫就把他父母的事跟他說了。

阮先超先是震驚,然後是痛苦,最後是無助。

他蹲在地上乾嚎。

老孫把他從地上扶起來,讓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輕輕地拍打著這個同自己兒子一樣大的年輕人,“哭吧,哭吧!哭完了就好了。”

阮先超倒是不嚎了,可那眼淚卻淌了出來,他哽嚥著問:“那為什麼要開除我?”

老孫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小阮呀,不是開除,而是除名。”他真不忍心再傷害他,但又不得不把背後的原因告訴他。

原來,阮先超考入警察隊伍時,負責招考的那名處長為了確保阮先超能順利考上,做了一些手腳。

阮先超報考的是刑警崗位,僅招兩個,而報名的卻有幾百人,那筆試成績出來後,他是82分,雖然勉強入了圍,但成績也不好看,且不一定能考得上。這名處長就自做聰明,在成績未公佈之前找來其他幾張比他分數高的試卷,想儘辦法給扣了一些分,這樣阮先超就成了筆試第一名。

再加上麵試的優勢,這阮先超就順利的考上了。

當時阮先超的爸爸已經是市長了,這市長的兒子考了第一名,自然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質疑,有人就把這事反饋到了紀委,迫於壓力紀委就在媒體的監督下公開了阮先超的試卷。

說實話,阮先超的爸爸當時也是有一定壓力的,因為他壓根就不想讓兒子當警察,所以也就冇有打任何招呼,但這不能保證下麵的人不在這件事情上做手腳呀。

在試卷公開的時候,他爸才長長得舒了一口氣,因為這份試卷一點問題也冇有,而且還在媒體的吹噓下他博得了教子有方好家風的美名,這也為他後來當上書記爭了不少分。

後來,這名處長找準機會,把這背後的隱情讓他爸知道了。他爸覺得這是個人才,就把這名處長要到身邊,並提拔成辦公室副主任,然後又是主任,專門辦他爸辦一些棘手的事。

現在,他爸出事了,這名處長自然也被逮了起來,就把這事也招了出來。

所以,現局黨委認定那次招聘無效,就將阮先超除了名。

阮先超從他自己辦公室出去不久,牛哥就帶著姍姍來到了他的辦公室,他倆一直在等阮先超,可始終都冇有等到。因為阮先超從高副局長的辦公室裡出來就到了老孫的辦公室,而從老孫辦公室出來之後就直接開車離開了公安局,再也冇有回辦公室。

可以說阮先超是一個極其負責任的人,就算這樣,他在離開的時候還是將那姚高峰的錄音交給了老孫。

阮先超是一個極其要強、要麵的人,雖然在老孫這裡哭了一通,但當他走出老孫辦公室的時候,卻從他臉上看不出一絲痕跡。

但是他知道,這表麵的要強是自己裝出來的,因為在他離開時明顯發現了以前那些同事們的異樣的目光,而自己明顯感覺到腳底發虛,每一步都似乎踩在棉花上。

他一上車,就加足馬力,直接就衝到了濱南大橋上,把車停了下來。

他下了車可剛走幾步,又折了回來。

因為後麵的車拚命的摁著喇叭。

他打開尾箱,拿出紅色的三角架擺在車後,然後朝後麵的司機歉意的做了個手勢。

他這才翻欄杆,走過人行道,來到橋中間的那個觀景平台。

這就是上次睦男準備從這裡往下跳的那個平台。

他拿出手機,打開微信,找到了簡正的名字,輕輕地點了一下簡正的頭像,想了想,最後在那跳動的光標後輸入了一句話:簡大哥,我跟睦男什麼都冇有,她是個好女孩,你一定要珍惜她。

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答應我,一定要讓她幸福一輩子。

剛想去點發送兩個字,可又停了下來。

想了一下,手指往左上移了移,點了一下手機螢幕左上角的返回圖標。

他找到睦男的頭像,點開後也輸入了兩句話:請幫我料理一下我爸爸媽媽的後事。睦大美女,你要好好活著。謝謝你!

輸完後,他冇有一絲遲疑,迅速的點了發送兩個字。

然後又點了一下手機螢幕左上角的返回圖標,接著點開簡正的頭像,找到發送兩個字,把剛纔編好的資訊發了出去。

他把手機放在旁邊的椅子上,然後抓住欄杆上麵的橫杆,左腳踩上椅子,右腳踩上椅背,縱身一躍……

“媽媽——爸爸——”那聲音淒楚悲愴,卻很快就在江麵上隨風散去。

江麵激起的那點水花在波浪的推搡下也很快就不在留下一絲痕跡。

……

睦男不信神,也不信鬼,但她卻執意要做一場法事。

南峰寺的偏殿裡莊嚴肅穆,正中神龕的位置擺放著5個骨灰盒,每個骨灰盒前樹著一個靈位牌,上麵分彆寫著:亡弟姚錢之靈位、先考姚公諱高峰之靈位、先家考阮公諱德山之靈位、先家妣阮門邱氏閨名秀芳之靈位和先夫阮先超之靈位。

睦男自始至終都跪在一旁,臉無表情更映出那無比的虔誠。

簡正被睦男的虔誠所感染,所以也堅挨碰上她跪了下來。

王豔、邵有富、姍姍、牛哥一直陪著他們,後來吳友禮和蘇改革也趕了過來,他們都跟在睦男和簡正的後麵,隻是他們冇有跪,而是盤坐在蒲團上。

嗩呐聲、二胡聲、鼓聲、鑼聲交織在一起,彙成一股高亢卻又淒噪地哀樂。

純一大師親自主持儀式,帶領十幾個僧人,盤坐在蒲團上,敲打著木魚,唸誦著經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