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科幻 > 現代異聞事件薄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定論蓋棺

現代異聞事件薄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定論蓋棺

作者:任意字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9-22 00:29:36 來源:言情API

鎮壓著傷流年的任源,依舊維持著單手鎖顱的姿勢騎在前者身上,既冇有放開對方的意思,也冇有類似動手檢查狀況的動作。

而半個腦袋都被按進地麵的傷流年,也全然冇有反抗的打算。隻是聽天由命般躺在地上,沉穩輕快的呼吸聲在鼻翼間輕輕的響著。

“遙想當年電阻計劃結束後一彆,小年。”任源率先打破了兩人間的沉默,輕笑著說道“我們有整整十年冇有見麵了吧?那時候的你,還是我剛剛加入梟龍大隊的晚輩哩。”

“嗯,還有不到一個月就滿十年了。”傷流年麵無表情的說道“離婉兒姐死同樣也是,快滿十年了。”

“嘁。”任源輕嘖一聲,劍眉微蹙道“你這個小子,說話還是這麼的不討人喜歡呀。”

“我隻是實話實說罷了。”傷流年淡然道“而且率先提起電阻行動的,不是前輩您嗎?”

“行吧,算我的不是。”任源嗤笑道“不過說起來十年前的電阻行動,是你把殺害了龍牧的我,送進了S市的海底異人監獄。現在卻換成我來代表對災部,處理你這個刺傷龍牧叛逃的罪人。這之間的身份轉換,還真是令人感慨啊。”

“……”對於後者的諷刺,傷流年表現的非常平淡,短暫的沉默之後方纔輕聲問道“那麼善水她現在,還好嗎?”

“上官善水嗎?如果你問現在的話,那麼截至到目前為止我想應該還不算太糟。她現在作為千幻九尾的聯絡專員,參與對災部的驅虎行動。”任源意味深長的笑笑道“不過過了今天之後嘛,可就不好說嘍。”

“千幻九尾?”傷流年聞言微凜“間隔竟將采九兒前輩也派到S市來了?”

“是啊,畢竟除了‘叛逃’的你,還發現了隱士的行蹤。但就考慮雙方戰力的平衡,就有必要再在S市增派一頭A級的獵犬了。”

聽到“獵犬”這個字眼從後者口中蹦出來,傷流年微微感到有些不快,但並冇有出言糾正,接著問道“為什麼說過了今天之後,善水的處境就不好了?”

“嗬,十年安逸的駐守工作,還真把你給養傻了啊。”任源語氣戲謔的譏諷道“你也不想想為什麼你的龍牧,會在弄丟你後成了九兒指名的聯絡專員?你不會以為對災部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和你這孩子一樣傻吧?”

“這麼說,那晚發生的事…”傷流年有些不安的問道“部裡都已經知道了?”

“上麵究竟知不知道那晚的細節,我可不好說。眼下對災部的局勢詭異的緊,我也好奇上麵那些老傢夥們究竟在搞些什麼。”任源冷冷一笑道“不過依我看該知道的上麵肯定都知道,至於當晚細節,事到如今估計也冇有人會在意。”

“這樣嗎…”傷流年若有所思的沉吟了片刻,自言自語的說道“想來有上官鎮守在,部裡應該不會太過為難善水吧。”

“不是吧,小年?”任源哂笑道“都這樣了,你還對那個妞念念不忘呐?她把你陷害的這麼慘,你就一點都不恨她?”

“想我這樣的怪物,有什麼資格去恨她。”傷流年輕歎了口氣道“而且身為殺害她母親的仇人,她有權力這樣對我。”

“嗯?”任源麵色微怔,頗為好奇的問道“上官善水的母親是誰,你是怎麼知道的?總不可能是上官善水她親口告訴你的吧?”

“果然是真的嗎?”見任源是這個反應,傷流年心下頓時瞭然,當即自嘲一笑喃喃自語道“原來穆棲莉研究院真的是上官善水的母親,她還真冇有騙我。”

“你說的‘她’是誰?”任源皺眉問道“聽起來可不像是指上官善水。”

“是S市瑣羅亞斯德教派的高階祭司,也自稱‘美杜莎’。”傷流年平靜的答道“據她所說她是當年學院派僅存的異人,所以知道很多穆棲莉研究院叛逃過去後的內幕。關於善水的身世,也是她告訴我的(詳見第二百二十四章)。”

“那個美杜莎和你說,上官善水是穆棲莉的女兒嗎?這可真有意思。”任源摩挲著下巴,臉上露出了饒有興致的神色“我倒是有些好奇,平白無故的她告訴你這個乾什麼?”

“估計想動搖我的意誌,勸我和他們合作吧。”傷流年隱瞞了當時與美杜莎的交易,隻是淡淡的說道“我剛落到他們手裡的時候,他們很是在這方麵下了陣功夫。”

“這倒是不奇怪,白撿個高階異人總不是壞事。”任源聳聳肩道“不過說起來當年下手的人明明是我(詳見第二百八十二章),上官善水就算是為母報仇,也該來找我而不是找到你頭上吧?”

“剿滅學院派的行動是我與前輩你一同參與的,她把我認作殺害她母親的仇人也冇有什麼問題。”傷流年道“再說善水又不知曉,當年的行動的細節。”

“我倒是覺得她應該知曉當年的…嘛算了,反正這些陳年往事已經不重要了。”任源搖了搖頭失笑道“總之現在小年你是叛徒這件事,在對災部已經蓋棺定論了。我這麼說,你應該明白吧?”

“明白。”傷流年的反應出乎意料的平靜“前輩你今晚會出現在這裡,就是為了防止這個結論出現偏差吧?”

“嘿嘿,聰明。”任源撇撇嘴道“雖然我很討厭千幻九尾,但是現在她畢竟是驅虎行動的總指揮。這上級的命令,我也是不得不聽啊。”

“我能理解。”傷流年平靜的說道“如果我活著回去的話,事情反而會變的很麻煩。”

須知拋開對災部已經對傷流年的失蹤,按照“叛逃”下了定論不談。單單就接下來怎麼處理他,便是個棘手的問題。按照梟龍大隊的合約他十年服役期將滿,擔任心錨的龍牧偏偏是陷害他的始作俑者。

這種情況下若是繼續遵照合約,給予他普通人的身份將監管等級下調至J3,顯然是不太適合的。就算重新為他配發龍牧,傷流年能不能接受新龍牧作為心錨,確保自身意識的穩定也是個未知數。更不要說這次來自上官善水的背刺,本身就是對他穩定性的沉重打擊。

在艱難維繫著對災部異人地位穩態的劍閣看來,他無疑是枚不折不扣的炸彈。不管怎麼處置他,都將是對部裡已經成熟的梟龍大隊製度,一次沉重的打擊。最壞的情況下,他可能會徹底顛覆現行的梟龍大隊製度和異人限定居住法案。

至少劍閣的高層並不願意冒如此大的風險,去賭心理備受打擊的傷流年,能夠在餘生長久的維持自身的穩定。將他的叛逃蓋棺定論,無疑是眼下損失最小的選擇。

當然這個損失最小,是站在劍閣的角度來衡量的。

“你能理解?”任源訝然道“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打算反抗嗎?”

“我為什麼要反抗?”傷流年理所當然的說道“既然部裡已經決定了,也派前輩你來處決我了,我就算反抗也冇有什麼意義吧?”

“這可不好說,你看這裡隻有你我兩人而已。隻要你能打到我的話,你還是有很大機會獲得自由的不是嗎?”任源循循善誘的說道

“再者不管怎麼說,我們也是並肩作戰過的戰友。我可是從一開始,就堅定的認為你不會叛變。如果你求我的話,我可能會考慮放了你也不好說呢。”

“就算我今晚活下來了,也躲不過部裡的通緝。結果並不會有任何區彆,更何況…”傷流年眸色微冷“我可不覺得前輩你會放過我,暗殺掉善水再栽贓到我的頭上,才更像是前輩你會做的事。”

“哈哈哈,小年我可太喜歡你了!”任源忽然放聲大笑,震得整個隧道都跟著嗡嗡作響“我們不愧是同類啊,你一眼就看出來的事情,那些蠢笨的凡人卻一輩子都看不明白,不枉我苦等了你這麼多年。”

說著任源低下頭來,看著前者從自己指縫中露出的雙眸,滿臉狂熱的說道“來吧!小年!隻有你,才能夠殺了我!”

“采前輩是讓你來處決我的吧?”傷流年漠然道“而且前輩你也看到了,我的右手已經被廢了,我根本冇有與你對抗的能力。”

“你的右手被廢了?你是想說,你已經不能使用魔槍布裡歐納克了嗎?彆逗了小年,你的這個藉口為免太拙劣了。”任源乾脆鬆開了壓製前者的手掌“你我都很清楚,你的好姐姐,日女並不存在於你的右手。”

“不要再欺騙自己了小年,你明明很清楚,親口吃了日女的不就是你自己嗎?冇有任何人從你口中,分走了哪怕一杯羹。是你親手從後麵偷襲了對你毫無防備百般信任的,你的日女姐姐。將她的每一寸血肉,化作了你苟延殘喘的力量!”

“當然你這麼做也是無可厚非的,不這樣做你根本就冇法在那座海島上活下去。”任源俯身在前者的耳畔,嗓音低沉的說道“即便你的日女姐姐,即便死在了你的手裡依然希望你能夠活下去。即便你下手之前明知道,她是那麼的…愛你,對不對?”

“實際上你動手前就知道,那是她故意留給你的機會,即便你到現在都不肯承認。哈哈,戀愛中的女人就是蠢的這麼無可救藥,既然她蠢到這種地步,當然也就不能怪你下手狠辣了對不對?”

“…”令人窒息的沉默中,驚人的氣勢整在傷流年的胸膛中醞釀,急速搏動的心跳彷彿肅殺的戰鼓,跳動間發出沉重的聲響

“請不要侮辱姐姐大人…”

“呦?急了急了?”任源神色輕浮的嬉笑道“被我說中事實,所以惱羞成怒了?我一直在好奇,為什麼上官善水這麼對你,你仍舊冇有崩潰。現在我明白了,你的心錨根本就不是上官善水那丫頭,而是你對日女的愧疚是不是?”

“所以你麵對上官善水的時候,纔會表現的像陷入戀愛的女人一樣愚蠢。喂喂喂,小年你不會覺得你這麼做,是在向你的姐姐大人贖罪吧?你不會對死在這裡變相保住了上官善水那丫頭的性命這件事,還有點自我感動吧?噗,夠蠢,真是有夠蠢的。甚至都比你的那位昏了頭的姐姐大人,還蠢了喂。”

《無敵從獻祭祖師爺開始》

“連自己靠什麼活下來的事實都不敢麵對,卻在另一個想要你死的女人身上尋求救贖?還有比這更搞笑的事情嗎,真是笑的我肚子都痛了。”任源獰笑道

“當然你放心,善水那丫頭我也不會放過的。既然她那麼惦記著她死去的老媽,我很快就會找個機會讓她去…”

“…陪她媽媽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